<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十八节 你不要再喜欢我了
    从清泉到上海的航班要一个多将近两个小时,加上路途中的时间,苏冰凝下了飞机后,已经接近中午了。天』籁『小说Ww』W.⒉

    她独自来上海,自然是有人来接的,负责来接她的人就是上次去星光俱乐部基地接她的那位西装笔挺的中年人,名唤荆藤,她跟哥哥苏冰凊则叫他“荆叔,是退伍军人出身,不过并不是在中国服役后退伍的军人,而是华裔血统,前些年才拿到了中国国籍,那时候她还小,记忆里因为爸爸给荆叔弄这个国籍,好像蛮麻烦的,长大后知道世界上最难拿到的国籍是中国国籍,也就没有再多想。

    “荆叔,那个七四医院在哪里呀,要多久?”苏大小姐虽然是在上海长大的,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医院。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到达七四医院需要三十六分钟。”

    西装笔挺的荆藤除了脊背崩的笔直之外,看起来跟普通的司机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不过他的一些习惯,还是能够看出军伍风格,当然真正的军伍风格到底是什么,苏大小姐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觉得荆叔做事很干脆利索,而且说话很少——在电视小说里面,这种人一般都很厉害。

    她隐约听说过荆叔曾经去过中东战场,是真正经历过战争炮火和鲜血洗礼,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铁血军人,这个消息是前几年哥哥苏冰凊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时候说的,对荆叔崇拜的不得了,还头脑热,说什么要拜师学艺,后来就被老妈给狠狠收拾了一顿。

    苏冰凝并没有坐在后座,而是在副驾驶位上,一般情况来说,专职司机驾车的时候,坐车的人都是在后座,不过爸妈对荆叔都很尊重,苏冰凝自然也把他当成了半个长辈来看,只要是荆叔开车,一直都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这是跟大摇大摆坐在后面,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荆叔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苏大小姐满腹心事,也没有心思聊天,怔怔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来到七四医院,荆藤代为登记后,就落后半个身位,在苏冰凝身后,一块来到了三楼的高护病房。

    病房门开着,比肩大酒店的奢华套房里面,前面电视上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英雄联盟游戏视频,好像是韩国Lck赛区的比赛,因为有解说提到了“RsT”这个名字。

    王锦城躺在床上,手臂、脑袋上都缠着雪白的绷带,靠在墙上半坐着,好像是在看游戏视频,颇为认真的样子,手腕上还挂着点滴。

    “咚咚。”

    荆藤守在门外,没有要进来的意思,苏冰凝轻轻敲了敲旁边的房门,床上的王锦城转头看来,立即就是一副惊喜不胜的样子,忙就要起身,惊喜之下,连手腕上挂着点滴都忘了,因为行动过于剧烈,输液管被扯东,疼得他“啊”的一声惨叫,脸上表情惊喜里混杂着痛楚,十分怪异。

    ——虽然点滴是卡着时间才刚刚挂上去不久的,但为了真实,打点滴、剧烈运动,这些可都是真的,虽然有绷带固定,但针插在血管里,哪怕些微的移动也会非常疼,王锦城这声惨叫可谓是真的不能再真了,痛楚之余,还不忘想着要表现的更加惨烈一点,于是暗暗咬牙,手臂装作疼痛下意识的动作,往床上一碰,虽然他手臂上没什么伤,并不疼,但已经足够让他在继续挥表演一下了。

    “哎呦……”

    非常演技派的惨叫声里,王锦城余光瞥了一眼,就等着苏冰凝上前来扶住他了,可以趁机有点身体接触,追女孩子的途中,一些小小身体接触是可以拉近距离的,因为能够消除女孩子心里的距离感。

    男女之间的身体距离,是随着感情加深而一点一点缩减的,在相处的过程之中,一些很普通的接触,就可以给与一定的心里暗示,会拉进距离,但要把握尺度,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这也是表明两人之间关系很准确的一个信息,因为绝大多数女孩子都非常反感不熟悉的人跟自己有任何身体接触。

    当然,这种所谓的肢体接触,并不是非礼之类猥琐动作,那样不仅显得自己下作,同样也只会惹人厌恶,王锦城这点还是明白的,也没有蠢到那种地步。

    对于已经相处的很不错的男女之间来说,这种肢体接触可以作为试探,而不熟悉的男女之间,男生主动的肢体接触只会惹来反感,除非这种肢体接触是建立在“不得不”的前提上。

    这种不得不,大概可以分为“意外”和“紧急”两种,比如电视小说里面的摔倒、跳崖、救人、事故、落水……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心理暗示同样会生效,就像很多电视小说里面,男女主角一开始都是各种意外而有身体接触,然后再生感情,这些都是有道理的。

    王锦城的打算,就是想要采用电视小说里面的套路——紧急!

    他都已经把先后动作演练了好几遍,第一步装作看电视很入神,这一步很关键,否则没有办法解释自己过度的惊喜,下一步受伤,这一步没有别的要求,就一个字:“真!”

    为了这个真,王锦城也算是真的豁出去了,手臂在床上碰一下并不疼,但他现在感觉打点滴的地方有点凉,感觉好像是针挑破了血管飞出去了……

    演到这个地步,哪些影视演员也没老子这么敬业吧?

    王锦城心里想着,就等着第三步开始了,这一步同样没啥太多眼球,就一个字:度!可以装一点,甚至能“无意”地占一点小便宜,但不能过分,不能惹苏冰凝反感。

    “你没事吧?”

    轻柔甜美的嗓音响了起来,正在惨叫的王锦城心里暗喜,一边忍着疼痛一边抬起头来,口中说着“没事没事”,就要装着要自己起来的样子,去跟计划里应该已经来到面前要扶自己的苏冰凝来一点意外接触。

    结果抬起头来,就看到一袭素色印花长裙的苏大小姐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她,澄净明亮的眸子看着他流血的手腕,目光里有些歉意,轻声问道:“要我帮你叫护士吗?”

    “不……还是叫一下吧,麻烦你了。”

    王锦城也现了自己手上在流血,打点滴的针真的被扯掉了——有点疼!最重要的是,苏冰凝站在刚刚进门的位置,不要说来扶他,就连靠近病床的意思都没有,就只好改口让叫护士来了,否则自己手上这血还在流,虽然是静脉,可也不是个事啊。

    苏冰凝下意识地转头四下看了看,透过门外长廊的玻璃窗,只能看到外面草坪林木,环境很好,但是……护士在哪?

    她张了张嘴,脸有点红,有点茫然地问王锦城:“那个……护士在哪?”

    王锦城看着自己手上的血都要把床单给染红了一片,想哭的心都有了,才反应过来这位大小姐就算住院,也是有人二十四小时贴身陪护,哪里用她主动张开去叫护士,忙道:“没事没事,我想起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床边一个触摸按钮按了一下,转头看向苏冰凝,恰到好处地透出几分尴尬,笑了笑道:“一着急给忘了……你先坐一下,我伤的不重,你不用担心,不用特意从清泉再跑回来一趟的,倒让我觉得过意不去。”

    这番话也是他早就打好腹稿的,不论苏冰凝来上海,是不是因为关心他,都要这么说。

    王锦城不喜读书,但喜欢武侠,尤其酷爱金庸武侠,金老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本书构建了一个行侠仗义、儿女情长的武林江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败的初恋经历,王锦城尤爱那本《神雕侠侣》,翻覆看过许多遍,他觉得其中的杨过可谓给世上男儿树立了很多泡妞绝招。

    在当初杨过初入古墓遇到小龙女的时候,就有这么一段,小龙女教训杨过的时候,杨过总是说姑姑是为了我好,于是小龙女就觉得她真的对他好了。

    王锦城深以为然。

    不过他显然忘记了还有另外一句话,叫做“独处管住心”,因为独处的时候,人对事件的展预往往就会顺着自己心里期望的轨迹,而会不自觉的忽略现实,会跟现实产生很大的出入。

    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

    王锦城以为苏冰凝会来扶他,苏冰凝没有。

    王锦城希望苏冰凝会关心他,苏冰凝没有。

    王锦城希望苏冰凝会坐下来,苏冰凝还是没有……

    “我就不坐了。”

    苏大小姐微微躬了躬身,乌黑光亮的秀披散在肩头,随着身体的动作而轻轻飘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似乎一股隐隐的清新香在房间内弥漫开来,她抬起白玉般的手掌理了理秀,澄净明亮的眸子看着王锦城,道:“我知道梁辰并不是莽撞冲动、不计后果的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生过什么事情,因为梁辰没有告诉我,那他肯定就是不想让我知道。而且,不论怎么样、因为什么缘故,梁辰动手打你是事实,所以我特意来上海,跟你说一声抱歉,也谢谢你不再追究这件事情。”

    王锦城脸上神色顿时就僵在了那里。

    苏冰凝又道:“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但是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喜欢我了,因为我以后要嫁给梁辰的。”

    这种“你不要再喜欢我”的话,听起来有些稚气,有点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感觉,不过苏冰凝说得很认真,王锦城同样也没有觉得有任何好笑的地方。

    “我知道,我爸我妈很希望我能够跟你在一起,我一直也都很听他们的话,假如我没有遇到梁辰,没有喜欢上他,或许我依旧会很听他们的话,听从他们的意思去嫁人。”

    苏冰凝咬了咬唇,语气里慢慢透出了一些坚决的味道:“不过我既然遇到了他,也喜欢上了他,我就不会再嫁给其他人。我不是电视小说里面,为了爱情就可以不顾家人、抛开一切的痴情女子,因为我喜欢梁辰,我也爱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哥哥、表姐,我也舍不得他们,但是……”

    女孩儿眸中隐约闪烁着泪光,声音却依旧平静、坚决:“假如我爸我妈反对我嫁给梁辰,我也可以拒绝嫁给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女人都是独身主义者,她们不嫁人,同样也生活的很好。”

    “而且,我相信梁辰,他很聪明,也很努力,我相信他能给我幸福,也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获得我爸妈的认可,让他们放心地把我交给他。”

    她轻轻呼吸了一口气,有些激动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继续道:“我爸我妈,跟叔叔阿姨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我也很尊敬叔叔和阿姨,或许你跟我,还有梁辰,未来也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但你必须要放弃我爸我妈跟叔叔阿姨一起撮合的这场联姻,因为我不喜欢除了梁辰之外的其他任何人喜欢我。”

    说到这儿,有护士进来了房间,帮王锦城包扎处理手上的伤口,王锦城面无表情地看着美丽的女护士给他处理好了伤口,见她拿着点滴似乎要继续帮自己挂上,就摆了摆手,让她离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可是我不想放弃。”

    苏冰凝看着他道:“或许每一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但是我只是一个自私的小女孩,我喜欢的人是梁辰,我只想嫁给他,如果你只是喜欢我,那你的喜欢与我无关,如果你要利用叔叔阿姨跟我爸妈之间的关系,想要娶我,或者说利用一些手段来打压梁辰的职业道路,那就会影响我跟梁辰的未来——我们就是敌人,我会跟他一起对敌。”

    韶颜稚齿的女孩儿一袭长裙,乌黑亮丽的秀披在肩上,明亮的眸子澄净纯澈,如同一汪清泉,清甜美丽的脸庞上还有些带着稚气的认真,说出这番话来,并无任何气场气势,但却有一种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美好感觉,让人怦然心动之余,想要奋不顾身去守护这份美好。

    “言尽于此,替他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也为他再跟你说一声:谢谢。”

    说完这些,苏冰凝转身离去,奢华却空档的病房里,王锦城怔怔地看着她纤丽背影被关上的房门隔断,再也看不到,却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关上的房门出神,久久不曾回过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