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十七节 自古深情留不住
    有句话叫做“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这里的“套路”可以引申为很多含义,比如“方法”。

    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要讲究方法的,包括追女孩子。

    对于王锦城来说,女人根本不用追,因为太多女人围绕在他搔弄姿了,但这不代表他不了解、不会哄女人,不论什么事情,见得多、经得多了,总是会有经验的。

    很多时候,不怕一个女孩子对你印象不好,只怕她对你没有印象,虽然第一印象很重要,但在很多时候,前面印象不好,再经过一次事情扭转,这个时候产生好感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也是很多小说电视里面,男女主角都是欢喜冤家、由爱生恨的原因。

    一开始在苏冰凝的印象里观感不佳,自然不是王锦城刻意的,假如能够有一个最佳的第一印象,谁愿意行险?

    但第一印象不好,却也不代表就没有机会了。

    现在就是自己的机会!

    王锦城对自己的表现非常自信,情场老手的女人会更懂得金钱的重要性,感情稚嫩的女孩子则无法拒绝甜言蜜语,现在自己两者兼备,根本没有失败的理由。

    他一口气说完了自己准备良久的一番话后,就沉默了下去,电话里面片刻沉寂之后,就听电话那头,苏冰凝轻声问:“你现在还在医院吗?”

    王锦城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回答道:“嗯,医生说还要过些天才能给出院。”

    苏冰凝又问:“哪一家医院?”

    王锦城听到这一句话,心里忍不住就是一阵心跳加的喜悦和期待,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久违了,因为不缺钱不缺女人又没有多少事业心的他,真的是很久没有什么是缺少和值得期待的了,强自镇定下来,道:“七四医院,怎么了?”

    “我下午会去上海。”

    苏冰凝的第一句话就令王锦城感觉到了一阵再也难耐不住的狂喜,然后第二句话话,就令他忍不住浮想联翩:“有些话,我想当面跟你说。”

    “我的伤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再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你还在上学,没有必要为了我特意回来。”王锦城勉强还能继续维护自己一门心思为自己“女神”考虑的痴情形象。

    “没事的,那就这样吧,下午见面再说。”

    挂掉了电话,跟洛冰语原本暂时中断的电话就再次被接通,电话那头的洛冰语不知道有没有睡着,苏冰凝轻轻咬着嘴唇,问道:“你睡着了吗?”

    “没,在看一些东西,是那个王锦城打来的电话吗?”

    洛冰语很快应了一声,虽然是在问,语气却分明笃定就是王锦城打来的电话,“他怎么说?”

    “跟你说的一样,他不会对梁辰采取任何报复行动,不过也不会放弃对他的打压,梁辰依旧不能登场。”

    洛冰语“嗯”了一声,道:“那就好。”

    站在她的立场,确认梁辰不会有什么麻烦,其实就已经足够,两人的通话到此也可以结束了,不过她并没有急着挂掉电话,笑着问道:“他的目的达到了吗?”

    这个目的,指的自然是王锦城以放弃报复梁辰而讨好苏冰凝,以此扭转他在苏冰凝心里的印象。

    “我也不知道。”

    苏冰凝迟疑了一下,道:“应该算是成功了吧,不论怎么样,是梁辰先动手打了王锦城,而王锦城放弃了对梁辰的报复,这是事实。”

    她说到这儿,心里有些疑惑和不安,她很喜欢梁辰,但同样知道明辨是非,就像她刚刚说的,不论出于怎样的原因,是梁辰先动手打人,而王锦城放弃了对梁辰的报复,她对王锦城自然多少都是有些感激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王锦城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

    可是以梁辰的聪明,他摆明了已经猜到了王锦城的打算,为什么却不肯告诉自己?

    之前他说那些话时候的表现,已经表明了他是担心自己会因王锦城表现而对他印象改观的,假如他把王锦城的打算提前说出来,甚至他完全可以说王锦城居心叵测,以此来使得自己对王锦城印象依旧恶劣——这个时候,她并不在乎梁辰去这样揣度,或者中伤王锦城,因为王锦城完全有可能就是这样,而且梁辰和王锦城是情敌啊。

    可他没有。

    爱情里的人,不都是占有欲非常强烈的吗?尤其是梁辰这种大男子主义倾向的人,那他为什么这样子?

    他不在乎自己会对王锦城产生好感吗?

    她咬了咬唇,又道:“我不知道梁辰为什么会动手,但既然他没有告诉我,那我就不问,就像他没有告诉我王锦城的打算一样——我相信他,他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只做我应该做的。”

    苏冰凝知道以洛冰语的聪慧,自己能想到的,她肯定也能想到,虽然那份协议在短时间内缓和了两人之间的情敌关系,使得两个性情相投的女孩儿能够维持一定的和谐关系,但那毕竟只是缓和,这种竞争关系依旧是存在的,所以哪怕她现在心里因为梁辰没有告诉她而有些不安,却不愿意在洛冰语面前示弱,让她认为自己跟梁辰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有可乘之机,这句话说起来,就有点表明她和梁辰感情依旧、信任依旧的意思在里面了。

    洛冰语好似完全听不出、察觉不到什么一般,只是笑着问了一句:“你要干嘛,替他像王锦城道歉?”

    苏冰凝轻轻“嗯”了一声,道:“不仅仅是道歉。”她顿了一顿,又道:“我要去一趟上海,可我不想让梁辰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想一个办法,不跟他说我去干嘛,又不骗他,还能让我去上海的。”

    “不骗他,还不告诉他?”

    洛冰语想了想,笑道:“这个可有点难,你觉得怎样才能既不骗他,又不告诉他?”

    苏冰凝想了半晌,语气非常不确定、弱弱地道:“就跟他说我要去上海,然后让他不要问我去干嘛……行吗?”

    刚刚说完,就听电话那头的洛冰语“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苏冰凝自己也觉得这办法实在有点笨,还有点无赖,但她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忍不住有点脸红,却听洛冰语带着笑意道:“他肯定会吃这一套的,这个办法不错。”

    这句“他肯定会吃这一套的”听起来,好像有点表明她比自己更加了解梁辰的意思,苏冰凝心里泛酸,就撇了撇嘴,接着听到洛冰语说她这个本办法不错,心里就更加怀疑了——她不会是故意在给自己挖坑吧?

    “真的?”苏冰凝的语气里满是怀疑。

    “真的。”洛冰语的生意里依旧透着笑意,“想瞒着他来上海,办法多的是,可你既然不想骗他,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就让他不会要问就是了。”

    苏冰凝还是有点无法相信,“他会那么听话?”

    “会。”

    “为什么?”

    洛冰语心里说了一句:“因为他猜得到你去干嘛”,却不说出来,只是笑道:“他明明知道王锦城的打算,却没有告诉你,你不是也相信他,没有因为这个而怀疑他、质问他吗?”

    苏大小姐想了想,也有道理,不过心里还是想:“他才没有我这么乖巧体贴、善解人意呢!”这话如果当着表姐或许会说出来,当着洛冰语,自然就不好意思说了,就道:“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去上海,最大的阻碍就是梁辰,现在有洛冰语的保证,苏冰凝心里安定了许多,挂掉电话,然后把身上的吊带短裙脱了下来,换上一身素色长款印花长裙,对镜整理完毕,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露出一个清甜娇俏的笑脸,然后眨了眨眼,这才转身推门下楼。

    重新回到电脑室,梁辰依旧坐在电脑前打游戏,貌似战况比较激烈,并没有现她的到来,苏冰凝在后边看了一眼,忍不住撅了撅嘴,用力“哼”了一声。

    梁辰开的外音,并没有戴耳机,苏大小姐一哼,就听到了,回头看了她一眼,瞥见她换了一身长裙,那及其诱人晃眼的雪白大腿就看不到了,就忍不住流露出一些失望神色,被苏冰凝敏锐地觉,又气又笑,伸手就掐了他一把。

    “别闹别闹,最后一波了。”

    这局游戏已经打到了大后期,游戏时间过了四十分钟,从野区开始崩盘,全靠下路在苦苦支撑,经过刚刚一波大龙团战后,背锅的打野闪现抢掉了大龙,终于把身上的黑锅给甩了出去,梁辰一波三杀收割之后,直接六件神装在身,开始率领着队友们反扑。

    他们正在进攻对方的中路高地,高地防御塔在上一波已经被推掉了,就剩下了一个高地水晶,就看对方是不是要守这一波了,如果打起来,这一波团战之后,胜利的一方完全可以直接结束游戏。

    “哒哒哒哒哒!”

    梁辰操刀的是adc金克斯,在队友的保护下开启轻机枪模式疯狂射击着对方的中路水晶,苏冰凝想起这是自己的晋级赛,输了就晋级失败,也忍不住有点紧张了起来,在梁辰旁边叫道:“蜘蛛,蜘蛛!它跟奥拉夫绕后过来了!”

    梁辰已经用他这一局绝对carry的表现获得了队友的认可,几乎所有人都保护在他的金克丝身边,蜘蛛直接就被人给挡住了,但开启了大招和疾步的奥拉夫却是无可阻挡,浑身通红,举着大斧头就嗷嗷叫着扑了上来。

    “没事。”

    梁辰打出最后一个普攻之后,毫不犹豫地闪现前冲,捏了一张黄牌开启疾步正要上来晕住这个金克丝的卡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梁辰这个侧前闪现卡着射程一炮暴击轰掉了将近一半的血量。

    “砰!”

    卡牌毫不犹豫地闪现近身,黄牌飞出。

    梁辰在他闪现的同时,手指就已经放在了水银按键上,几乎是同步一般的秒解控制,以至于看起来卡牌的黄牌根本没有产生效果。

    “轰……”

    卡牌闪现的时候,第二火箭炮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在他黄牌飞出的瞬间,梁辰第三火箭炮也直接命中,无尽、飓风、幻影三件暴击装备高达8o%的暴击几率,使得三火箭炮全部打出来了暴击,卡牌连中亚都没有来得及按出来,直接就被爆死。

    金克丝被动“罪恶快感”触,进入暴走模式!

    “qu1tra-ki11!”

    在暴走模式下的金克丝并不比奥拉夫差多少,有天赋和饮血剑的双重吸血,梁辰完全凭借着恐怖输出点死了奥拉夫,奥拉夫一死,对方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突破他长达七百码长射程的火箭炮火力封锁区了。

    一波带走!

    “终于打赢了,有奖励没?”梁辰放下了鼠标键盘,转身就想伸手去搂苏冰凝,被苏大小姐很不给面子地拍了回来,嗔道:“你不要闹,我有事情跟你说。”

    梁辰往椅背上一靠,还是握住了她的手,笑道:“怎么了?”

    “你先答应我,不许问我原因。”苏冰凝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眼神却有点闪烁,很没底气,跟她凶巴巴的语气实在有点不配。

    梁辰笑道:“好。”

    “真的不问?”苏冰凝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样子。

    “不问。”

    苏冰凝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才道:“我想去一趟上海,今晚就回来。”说着偷偷看了一眼梁辰的脸色,见他依旧笑着点头,反而又有点生气了,扁着小嘴,气鼓鼓地瞪着他。

    梁辰笑着把她揽入怀里,笑道:“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心思单纯的苏大小姐立即就被他转移了注意力,奇怪问道:“什么?”

    “让我亲一口。”

    “唔……”

    苏大小姐好一会儿才推开梁辰,脸如红潮,眨着水雾迷蒙的眸子,从他怀里站了起来,嗔道:“讨厌!”

    梁辰笑着环腰抱住她,嗅着女孩儿身上淡淡的清新香气,问道:“什么时候去?”

    “马上。”被他脸颊亲密地贴在腹上,苏冰凝又有点脸红,不过没有推开他,只是说道:“我会跟表姐说,让他派人来接我,上海那里也有人接的,晚上肯定就能回来。你记得把我的号打上去呀,我回来要看到一个已经晋级的‘夏语……’”

    她说了一半,忽然顿住,不知想到了什么,伸手掐了梁辰一下,睁着一双大眼瞪他道:“我不要再用这个名字了,你帮我换一个。”

    梁辰有点奇怪地道:“换成什么?”

    “不知道,你帮我想,反正不要这个。”苏大小姐有点生气的样子,“凭什么你们两个的名字,一个‘辰慕冰’,一个‘洛倾尘’,到了我这里就是‘夏语冰’?”

    梁辰抹了一把汗,“就一个名字罢了,你要是不开心,那我改一个。”

    “不要,那样太心虚了,欲盖弥彰。”苏冰凝就是认定了自己也得换成一个情侣名字,“你帮我想一个,把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放在一起……还得好听。”

    “好吧。”

    梁辰只能答应下来,飞快地想着哪有能把他和苏冰凝名字放在一起,还得好听的昵称。

    苏爱辰?

    敢起这个名字,苏大小姐能杀了他!

    要不……冰爱辰?

    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苏冰辰?

    嗯,这个听起来还不错。

    梁辰心里默念了两遍,又感觉怪怪的,怎么好像是苏大小姐的弟弟?

    不过“冰”“辰”两个字还是比较搭的,他又开始琢磨了起来,“冰”“辰”之间再加一个字,加什么字呢?

    表达爱情的都是有什么词?

    爱慕、倾心、喜欢、心上人、意中人、两情相悦、天长地久、至死不渝、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梁辰头疼的时候,王锦城正在兴奋,兴奋地幻想和期待。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盛,绝大多数男人活在尘世间,追求的不过是财权色,而对于王锦城来说,他年纪轻轻,现在又没有事业心,能追求的不过就是财色了,但钱他有,美女也不缺,予取予求,“求不得”的东西实在不多。

    而一旦有,自然也就格外的强烈。

    这个想要得到,却又无法得到的,自然就是苏冰凝,不论是感情,还是这个人,或者说苏家女婿的名分,最终都要着落在这个女孩身上。

    所以他此刻也无法保持淡定。

    他依旧呆在病房里——挂掉苏冰凝电话后才匆匆住进来的,房间里面配置堪比五星酒店,还有长相身材都很不错的美丽女护士陪伴,不过王锦城现在一点心思都没有放在眼前的“制服诱惑”上。

    等待期间的幻想,使得他浮想联翩,且越来越偏离实际,那种忐忑、兴奋、期待地感觉,竟然比当初第一次恋爱,把那个后来给他绿化脑袋的初恋推倒在床上,进入她身体的时候还要更加强烈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