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十六节 祝你幸福
    不过虽然不知道怎么拍个戏也要这么久,但有点起床气的苏大小姐对睡得正香被人打扰后的烦操、讨厌还是很清楚的,忙道:“那你先睡吧。』』『天籁小说Ww『W.⒉”

    “没事。”说了几句话,洛冰语睡意渐去,声音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开始恢复了平日里的澹然沉静,道:“怎么了,你说吧。”

    “是这样的……”

    苏冰凝把梁辰告诉她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问道:“他说的那些都对吗?”

    她以前对梁辰是非常信任的,不仅是爱情上的信任,对他说过的话,也没有过任何怀疑,如果是以前遇到现在这种事情,她或许也会担心,但绝不会说出这种问别人梁辰说的对不对的话来。

    不知道是因为曾经把洛冰语视为偶像,还是因为看过梁辰日记,知道洛冰语虽然比梁辰还小一岁,却完全称得上是梁辰半个人生导师的缘故,苏冰凝感觉自己虽然跟洛冰语是情敌,但却很信服她,其实细细想来,洛冰语也表现过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事情,可她还是问出了这句话,这个被誉为“谪仙”的女孩儿,好像天生就有令人信服的本事。

    人在缺觉的时候,大脑反应会变慢,洛冰语也不能例外,沉吟了一下,让自己因为疲惫困倦而停止运转的大脑慢慢灵活起来,问道:“梁辰说那个王锦城没有看起来那么冲动?”

    苏冰凝想了一想,道:“嗯,他的原话是说:‘王锦城没有看起来那么冲动、脑残’。”

    洛冰语又问:“这个王锦城很喜欢你吗?”

    “我怎么知道?”情敌的立场让苏冰凝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就带起了一些情绪,“他喜不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确认一下。”洛冰语笑了笑,换了一个措词:“他想娶你,这个没错吧?”

    苏冰凝也感觉自己有点太敏感了,“嗯”了一声,答道:“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才不想嫁给他呢。”

    洛冰语沉吟了一会儿,道:“我不认得这个人,但如果他像梁辰说的那样,有点城府的话,那应该就不会去报复梁辰的。”

    “为什么?”

    洛冰语道:“王锦城打压梁辰,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娶你,但如果他继续报复梁辰,只会惹你反感、厌恶,家庭促使的婚姻也不是只看门第,你父母不可能逼你嫁一个你讨厌、痛恨的……”

    苏冰凝截断了她的话,道:“我现在就不喜欢他。”这个不喜欢,是讨厌的意思。

    “不喜欢的讨厌跟痛恨不一样,就像很多小说电视里的男女主角一般,一开始有些反感,只要一件事就能形成改观,印象还会更佳。”

    洛冰语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笑意,“你现在担心王锦城会报复梁辰,对吧?”

    “嗯。”

    “假如王锦城说,他并不打算报复梁辰,你会有什么感受?”

    “如果他真的不找梁辰麻烦,嗯……”苏冰凝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我会觉得这个人其实还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差,毕竟这件事真较真起来,还是梁辰先动手的,理亏在先嘛……不过,他真的会不报复吗?”

    洛冰语笑道:“这就够了。”

    “什么意思?”

    “你会觉得这个人其实还不错,他不报复梁辰的目的就达到了。”

    苏冰凝本就聪明,一听他这么说,就明白了,踟躇道:“你是说,王锦城不报复梁辰,就是想要用这件事情向我示好?”

    “嗯。”

    苏冰凝脑海里下意识地掠过了梁辰跟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在那句“所以我就没有危险了呗”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至少没有牢狱之灾,或者被报复”,她当时没有在意,但现在想起来,这句话好像还有别的意思,而且梁辰的神色也有些古怪,他肯定是猜到了王锦城的打算,他是担心自己会对王锦城印象改变吗?

    当初梁辰Iem夺冠后,表姐说过的那个“小三必胜”理论,忽然就莫名其妙地浮现了在她的脑海之中,现在的王锦城也是第三者插足,他也会赢吗?

    正想着,手机就“嘟嘟”的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就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因为她在跟洛冰语通话,就处于了通话等待状态,显示的归属地是上海。

    “我先接一个电话。”

    “嗯。”

    苏冰凝跟洛冰语说了一声,接通了那个电话,轻轻“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王锦城的声音,“冰凝,你起床了么,没打扰到你睡觉吧?”

    刚刚洛冰语的提醒,已经让苏冰凝放下了对梁辰的担心,不过因为刚刚自己闪过的念头,尤其是对梁辰之前表现的怀疑,却开始在心中放大了起来,她担心的自然不是梁辰会输给王锦城,而是在想,梁辰跟洛冰语一样,已经看穿了王锦城要利用放弃对他的报复来取悦自己,那么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些?

    “我已经起床了,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不论出于怎样的原因,王锦城在可以去控告、报复梁辰的时候,没有这样子做,这是事实,所以苏冰凝王锦城的态度倒没有以前那样差,加上心里很乱,还在想其他事情,声音就有些轻,她原本声音甜美,这样轻轻说话,就显得有种温柔的感觉。

    隔着空间阻碍,王锦城自然不知道这些,听着电话里面女孩儿声音温柔甜美,竟忍不住有些心跳加,不过还是按照原本打好的腹稿说道:“你见到梁辰了吗?”

    苏冰凝听他提到梁辰的名字,纷乱的心微微定了定,先抛开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决定还是先弄清楚王锦城的目的再说,就“嗯”了一声,说道:“你现在是星光的老板,而且已经宣布让他替补,他还打了你一拳……”

    她这样简洁说了一遍,听起来感觉怪怪的,好像梁辰变成了因为而恼羞成怒打人,然后又找女朋友告状的反面角色一样,就补充道:“这是我哥告诉我的……你没事吧?”

    她自然不是多么关心王锦城,不过还是觉得王锦城伤势轻一点比较好,毕竟这是梁辰造成的后果。

    “昨天被送到医院,今天醒来已经好多了。”

    王锦城不留痕迹地夸大了自己的伤势,实际上昨晚就已经把自己受伤的照片在朋友圈里面了出去,不是为了自曝其短,只是想要在自己联系人里面的苏父苏母都能看到罢了。

    苏王两家关系不错,否则苏父苏母也不会答应让苏大小姐跟他相处一下看看,见他受伤,接下来跟他的父母聊起来自然就会提起这件事情,到时候不用多说什么,只要他老妈“简明扼要”地把事情说一遍,苏父苏母的心里自然就会出现梁辰恼羞成怒打人的印象。

    至于他王锦城买下星光,不论是出于什么缘故,于公或者于私,都是可以理解的,苏父苏母更不可能为了一个梁辰而出头,不要说是梁辰,就算是苏冰凊在同辈之中吃亏,只要不是有损家族利益,苏父苏母都不可能自降身份的。

    吃亏也是历练,这种家庭出于社会金字塔高层,站得高自然忘得远,眼光不会狭窄到自己孩子吃了一点小亏就要帮忙出头找回场子,那样对子女的成长并没有什么好处,没有足够的历练,温室里的花朵怎么可能成为一株足够为家族遮风挡雨的大树?

    吃亏,本身就是一种历练。

    当然,人跟人还是有区别的,假如苏冰凊或者他王锦城吃亏,那自然是历练,因为他们虽然出生在温室里面,但生来就是树,而梁辰生来就是草,这是上天注定的,没有办法改变。

    树被折断了两根枝叶是修剪,而草被折断,那就是毁灭。

    苏冰凝喜欢梁辰,并不意味着梁辰就是胜者,因为拥有最终宣判权的人并不是她,而是苏父苏母。

    这是一场战争,他和梁辰就是战争的敌对双方,这种敌对关系早已经注定,而同样也注定要以一方失败或者投降而结局。

    决定胜负的人就是苏父苏母。

    在这场战争里面,苏冰凝只是一个筹码,现在这个筹码握在梁辰手里,也是他最大的优势。

    而自己的优势则是家庭。

    从这个角度来说,战争双方无疑是不平等的,因为他出生的起点,就已经站在了社会金字塔的高层。

    而梁辰必须要在苏冰凝适婚年龄前,短短三年、五年、七年,绝对不会过十年的时间之内,达到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穷尽一生之力也无法触摸到的高度。

    这种不平等,所有人都知道,包括掌握最终宣判权的苏父苏母也同样非常清楚,但不平等又能如何?

    出身这种事情,本身就没有道理可以讲!

    换个角度来讲,这世上不平等的事情何止如此,比如梁辰先一步认识了苏冰凝,并且相恋,而自己初恋就遭受到了那么大的打击,承受一个男人在爱情里最为难堪的痛楚,在这方面,双方难道就平等吗?

    现在梁辰得到了苏冰凝的认可,就相当于有了一条直通檀宫苏家的路,但这条路并不好走,充满了坎坷险阻,因为要跨越社会阶级往上爬。

    假如梁辰能爬上去,来到位于社会金字塔顶层的苏父苏母面前,那就说明梁辰拥有给与苏冰凝幸福的能力,苏父苏母自然也不会棒打鸳鸯,会顺着女儿的心意认下这个女婿。

    假如梁辰爬不上去,那也只能怪他自己,苏父苏母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跟着梁辰去社会下层陪他受苦。

    他王锦城要做的,就是在梁辰往上爬的时候,把梁辰踩下去!

    所以他现在出手干预,并不违反战争规则,这是规则允许的,因为这场战争里面,从长相、性格、才华,到家境、地位、财富,所有都是可以用来比拼、战斗的资源。

    这是王锦城对情敌的第一次出手和攻击,足够凌厉与沉重,假如梁辰撑不过去,那就只能怪他自己没有能力,怪不得别人。

    而就算撑过去,除非梁辰能够跟他站在同一个高度上,或者已经得到了苏父苏母的认可,否则他王锦城依旧拥有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当然,这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让苏冰凝对他印象太差,否则就算得到了苏父苏母的认可,也没有办法获得胜利,因为苏父苏母不可能忽视女儿的感觉。

    这些事情,他清楚,梁辰也清楚,但苏冰凝并不清楚,因为梁辰没有办法把这些跟她说清楚——难道他还能当着苏冰凝的面,去告诉她,你爸你妈是故意放纵王锦城来打压我的,他们只认钱,哪怕我们两个人再如何两情相悦,除非我能爬到一定高度,否则他们都不可能把你嫁给我,他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这些话吗?

    既然如此,那他王锦城就有很多可以挥的空间了。

    “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王锦城已经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但这并不妨碍他这么说,就算是事实,又会有那个女孩子希望听到自己的追求者说:“我追你想娶你只是因为你有一个显赫耀眼的家庭和足够妖娆娇媚的姿色?”

    “我确实买下了星光,让梁辰替补,也跟梁辰说过,只要他跟你分手,就把星光俱乐部给他……”

    这些事情是绝对隐瞒不了的,所以王锦城很坦然地说了出来,然后微微一顿,酝酿了一下情绪,像一个苦恋女神多年的男孩在表白一样,用一种低沉、悲凉、苦涩的声调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会不开心,怪我、骂我,甚至恨我,但我没有办法,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嫁给别人,至少是在他有能力给你幸福之前。”

    这些话他早已经练习过不知道多少遍,每一个语调、一个用词,都是考虑斟酌过的,说白了就是先占住一个“深情”的立场,然后打出梁辰现在没有能力给苏冰凝幸福,自己不放心也不甘心放弃的大旗,以此来给自己的行为“正名”。

    他不打算否认梁辰对苏冰凝的感情,但他可以跟苏冰凝的爸妈一样,在梁辰的能力上找出突破口。

    现在的梁辰,没有办法给苏家大小姐幸福,他没有那个能力,也配不上!

    “我知道你现在很喜欢梁辰,我尊重你的选择,甚至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去蓄意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但人是会变的,感情也是,至少是现在的梁辰,并不适合你。”

    王锦城一副“我喜欢你,想要让你幸福”的语气和立场,道:“我承认很羡慕、嫉妒他,但我不会因为这个去抹黑他,梁辰是普通的农村家庭出身,这没有错吧?他有很强的自尊心,自强自立,也没有错吧?平心而论,我很欣赏他,自尊自强自立,这些都是优点,但正因为这样子,他跟你更不适合。”

    “最简单的来说,假如他有困难,不论是创业还是生活,他遇到困难了,有资金缺口,或者是遇到了阻碍,你会忍心眼睁睁看着他受苦、为难吗?以你的善良,当然不忍心,可你要帮他,他会答应吗?他会感激你吗?他只会由自尊变得自卑,过分的自尊心被刺激,他不仅不会感激你,或许还会怪你,或者自责,不论怎样,都只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从出生之后,就注定了他跟你之间的高度不一样,除非有一天他能够达到你的高度,否则这个矛盾永远都解决不了,可是他拒绝你的帮助,他一个人白手起家,有那么容易吗?又要耗费多少年的时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

    “我知道你喜欢他,也相信他,可是你应该可以想象,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出身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要吃多少苦、受多少累,假如他要娶的人不是你,而是一个同样普通家庭出生的女孩子,这些苦他本不必吃的,同样可以平平淡淡、幸幸福福的过完一生。”

    王锦城一口气把自己准备的话说了一大半,听着电话那头的苏冰凝一直不出声,心里暗喜,又忍不住冷笑,趁热打铁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吧,医生说我很快就可以出院,我不会对他有什么报复,但我依旧不会让他上场,你可以当做我是在打压他、为难打,可以怪我、怨我,但我问心无愧,原因我刚刚已经说过了,第一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嫁给别人,第二我不认为一个只会打游戏的男人能够给你幸福。”

    王锦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特意让呼吸的声音可以通过话筒传过去,笑了一笑,用一种苦涩、低沉、深情、坚定的声音说道:“我没有无私到可以直接退出,把自己心爱的女孩拱手相让,但也不会死缠烂打,假如有一天,他真的有能力给你幸福,就算我再不甘心,我也会罢手的。”

    “或许我依旧说不出来‘祝你们幸福’这句话,但我肯定会真心真意地跟你说一句‘祝你幸福’,然后默默消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