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九节 宁教我负天下人
    “你在干嘛?”女孩儿的嗓音淡然空灵,带着笑意,却没了决赛前一晚她打电话来时,问“你喜欢我,对不对?”时声音微颤的深情,同样也没有那晚寥寥数语就使得两年怨气烟消云散的娇柔。?

    梁辰并不是笨人,此时虽然并不知道苏洛两人之间有什么协议,但也猜得到苏冰凝即便是为了自己考虑,也不可能容忍洛冰语继续以消失两年的“初恋女友”继续出现,所以很多事情已经了然于心,假如按照很多人标榜的道德来作行为标准,他应该很有男子但当的站出来义正言辞的做出选择,让另外一个——按照他之前做出的选择,应该就要让冰儿从他的生活里消失,再也不要出现,然后说一句“长痛不如短痛”。

    诚然,这也应该是最理智的做法,可他不是圣人,也不是君子,他只是一个披着君子温和外表,却有着小人心肠的伪君子,没有圣人道德。

    退一步来说,古往今来,那么多名垂青史百世流芳的道德模范,他们真的给身边的家人、亲朋带来幸福吗?

    历史上有多少道德君子、刚正清官,这些人纵然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又做出了多少于国于民于家于己有益的事情?

    梁辰读史,并不仅仅只是看,现在的他已经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后世的眼光去看历史,自然就拥有“事后诸葛”的英明睿智,当然这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的行为思想与道德标准,都是有社会时代桎梏的,现在简简单单的明星**事件在网上都能惹出轩然大波,上推一两百年,谁会当回事?

    有人说在古代**合法,出轨要浸猪笼,而现代是**违反,出轨无罪,历史在展,道德律法也有变更,是进步还是倒退,梁辰自然没有那个本事和能力去说个结果,但以古鉴今,他知道每一个时代都有其局限性。

    他不藐视世俗,却也不愿被社会固有的风气、道德、法规捆住手脚,他有自己的决断与思想。

    周恩来总理在里说:“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话无疑是对的,但梁辰信奉的是“人性本劣”,他相信古今中外,这个世界上所有存在过、以及正存在的所有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的,也就是双重标准,评判别人的时候俨然道德模范,可如果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另外一套标准。

    当然,他自己也是。

    他不知道假如这种情况出现在其他人身上,其他人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他只知道当初自己虽然下定过决心要与冰儿道别,但现在,他已经失去了那时的勇气——而事实证明,一时的意气和单方面的决定,确实也并不代表就能做到,现在的局面,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怎么不说话?”

    电话那边女孩儿有些疑惑的嗓音将梁辰惊醒过来,他很快收起那些杂乱的心思,笑道:“在看书,李贽的。”

    “?”洛冰语嘻嘻一笑,声音娇柔,透着一如当年那般纯稚娇憨的狡黠笑意,“童心说吗?”

    自从汉武帝接受了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之后,历代封建王朝为了统治,都在推行和宣称儒家思想,当然也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外儒内法,剂之以道”才是历代王朝真正的统治策略,自从程朱理学盛行,加上千年展,原本领先的封建制度就成了阻碍社会进步的枷锁,于是再明朝晚期形成了化思潮。

    按照目前国内学术界的主流观念,晚明已经被认为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末期,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缘故就是晚明文化思潮的开放、开明、开化程度,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拉开了中国近代化思潮的帷幕。

    东林党的“限制君权,天下选举”,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心隐的“君臣相师,君臣相友”,王夫之的“虚君立宪”,黄宗羲的“君权本质”,,谢肇淛“解放妇女,恋爱自由”王夫之“优胜劣汰”,并提出皇帝也不能侵犯私有财产,方以智的汉字拼音化,瞿太素的普世价值观……

    提起化,我们先想到的都是唐诗宋词,但实际上在化历史上,春秋诸子、魏晋风流、晚明思潮、五四运动,这才是化思想最为璀璨的时代。

    所谓唐诗宋词,都是在封建王朝统治下的文章盛世,有封建皇权的压制,很难有真正具有推动意义的思想冒出来,有这个念头也会被抓去砍头,而春秋、魏晋、晚明、五四,这四个时期,都是皇权没有建立,或者说统治力和影响力非常薄弱的时期,被封建皇权压抑的人文思想才能够冒出来。

    晚明思潮多是在萨尔浒战败前后,也就是明朝将要亡国的末世繁华时才出现的,其源头大概可以追溯到王阳明心学,而在王阳明之后,就可以数到李贽的“童心说”,也是受王阳明心学启迪的。

    所谓童心,即“赤子之心”,按照李贽原话“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

    洛冰语这时候说起来,当然不是要跟梁辰讨论什么“童心说”,想要问的就是这句“一念之本心”,有质问的意思,不过非常隐晦。

    梁辰不知道怎么回答,主要是现在没有办法回答,因而就当做没有听懂她的意思,笑道:“有点看不明白。”

    “几百年前的古文,确实有点晦涩,看不懂就不看嘛。”

    洛冰语也没有再继续问他,或者是跟他解释什么是童心说,不知道是不是洞察了他的念头,梁辰莫名地感觉有些紧张,感觉全身汗毛都有些要竖起来了,电话里面女孩儿嗓音却依旧含笑,淡淡的,轻轻地,软软的,甜甜的,“还没恭喜你LpL夺冠呢,怎么样,要不要感谢我一下?”

    梁辰紧绷的心弦松懈了下来,笑道:“为什么要谢你?”

    “谢我给你加油啊。”洛冰语依旧嘻嘻含笑的样子,“这么没良心啊?”

    聪明有“小聪明”和“大智慧”,再往上就是比较有传说色彩的“大智近妖”,小聪明不如不聪明,大智则若愚,在梁辰看来,苏大小姐或许还称不上是大智慧,但“真聪明”是肯定的,很有些大智若愚的感觉,而洛冰语……

    说实话,大概是因为少年时期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洛冰语会给他以“近妖”的感觉,他能够知道苏冰凝的念头,却从来都很难看出洛冰语心里的想法。

    跟聪明人说话省事,但也很累,因为她简简单单一句话,你也会不由自主地多想。

    当年的梁辰当然不觉得累,因为他那时一心一意地爱着他的冰儿,心里无愧,而现在则总担心她会委屈、不开心,话语中会有弦外之音来抱怨、敲打自己。

    例如她这句“没良心”,就让梁辰忍不住有点想多。

    “怎么谢你?”

    “嗯……”洛冰语想了想,道:“请我吃饭,等我什么时候有空了,就给你打电话,记得要给你家苏小姐报备一下。”

    梁辰忍不住就皱了皱眉头,前晚那个声音颤抖问他“你喜欢我,对不对”的女孩儿,那个熟悉的冰儿,好像又变成了那天下午茶室相见,那个让他陌生的洛冰语了,这种有些看似俏皮,云淡风轻的语气,像是戴上了一层面具一样。

    他轻轻“嗯”了一声,然后电话两端就都没有了声音,沉寂许久之后,才听那边的洛冰语“哼”了一声,没有了刚刚故作轻松的淡然,冷冰冰地问:“你生气了?”

    内容是在问梁辰生气了,可语气分明是在说:“本小姐现在不开心了!”

    于是那个熟悉的冰儿,就又回来了……

    梁辰无奈苦笑一声,来到床上两腿一分,仰躺了下来,轻轻舒了一口气,脸上就忍不住露出笑容:“哪敢生你的气啊,我现在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是嘛?”洛冰语的声音透出了一抹笑意,“我是哪一头?”

    梁辰下意识地就略过了古时平妻“两头大”的说法,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妮子给下的倒钩,于是也不敢接话,干笑两声,直接跳过这个话题:“对了,明星召唤师活动是哪天举办来着?”

    “推迟了。”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一些念头,洛冰语刚刚透出些许笑意的声音就又冷了下来,落地上都要掉出冰渣一样。

    “呃,为啥?”

    “周杰伦档期冲突,调到msI之后了。”

    之前都已经决定是msI之前了,那时候档期肯定是调好的,梁辰虽然不是圈内人,却也知道明星档期安排都可以排出好几个月之后的,真的因为周杰伦档期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估计他要去参加msI,冰儿担心他分心才是明星召唤师活动推后的真正原因吧。

    只一个人气比肩天后的洛冰语当然没有这个能力调整这个活动时期,但加上她家里的背景就是一切皆有可能了,当年北上梁辰曾从秦洛雨那里隐约知道,冰儿家中有人在体育总局任职的,这也是她在娱乐圈没有人敢动任何心思的其化部已经并入体育总局了。

    挂掉电话,梁辰看着那句“一念之本心”怔怔呆,先贤思想如同璀璨星空,辽阔浩瀚,他自然没有资格比肩,他只是感觉有些自惭形秽。

    不是面对先贤自惭,而是觉得对比两个女孩儿,他实在太过卑劣了一些。

    放回,随手又拿来一本,梁辰随手翻了几页,正要放下睡觉,忽然看到了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里的一段,曹操多疑,误杀吕伯奢全家后方才知道真相,却又残忍地拔剑杀掉了吕伯奢,面对陈宫的质问,曹操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这一段在孙盛所载,说的是“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略作修改,就把雄才大略的曹操“奸雄”形象里的“奸”字给无限拔高了。

    不过不论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还是“宁我负人,毋人负我”,曹操的自私都是可见的。

    梁辰看着这句话怔怔出神许久,直到合上了书,两句话依旧都还在脑海之中徘徊盘旋,挥之不去。

    “我是曹孟德那种人吗?”

    自知之明梁辰还是有的,他拍马也比不得雄才大略的曹操,可人性卑劣之处是共通的。

    三国相关人物里,梁辰最不喜欢的是汉献帝,其次是刘备,他认为刘备太过伪善,因而也不喜欢蜀国政权,但欣赏刘禅,同样也欣赏曹操,不过同样不喜欢曹操,也不喜欢诸葛亮,他喜欢周瑜,却不是历史上的周瑜,而是苏东坡词里当年小乔初嫁了,“羽扇纶巾,樯橹灰飞烟灭”的那个周公瑾。

    但在这一天深夜梦里,梁辰却梦见自己变成了曹操,像是穿越到了电视剧里面一样,先是多疑杀掉了好心好意待他的吕伯奢家人,然后明知是错的,却还是冷酷残忍地挥剑杀死了一片真心的吕伯奢,然后他提着滴血的宝剑,冷冷地在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梦里光影变换,明晦不定,他看不清自己的脸庞和神色,只知道那一刻的自己心如寒铁,冷地可以把自己全身血液冻僵。

    做梦的时候一切恍如真实,但其实潜意识里还是知道这是做梦的,但却难以挣脱,森寒的内心,冰冷的血液,似乎把他的意识也都给冰封住了。

    虚幻的黑暗世界,脚下伏尸满地,掌中剑犹滴血,宛若雄才大略一代奸雄的梁辰,做出来了一个令他睥睨天下雄主霸气刹那烟消云散、第二天回想起来都不好意思跟人提起的中二举动——

    他提着那把滴血的剑,缓而决地在空中写了一行鲜血凝成的字:

    宁负天下,不负卿。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