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八节 有重大事情宣布
    “哈!”

    梁飞看到自己精准一脚命中了老哥的卡莉斯塔,心内忍不住有些自得,一阵眉飞色舞,飞快按下第二段回音击过去,他也是知道这一段回音击过去老哥必死的,不过他并不打算杀掉他,毕竟是自己哥哥嘛,送个五杀也没有什么。

    盲僧的第二段回音击是在踢到人的时候才会打出伤害,而梁飞对自己的手速非常自信,完全可以在飞过去的途中插眼W取消掉第二段回音击的伤害,等到时候知道自己是谁,老哥还不得瞪大了眼睛感激自己这个潇洒折身漂移,饶他狗命还送给了他一个五杀?

    梁飞眼里都已经看到自己潇洒折身送五杀的漂亮轨迹了,刚刚把眼摸出来,就听到“砰”的一声,一身血红的锤石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都已经摸眼转身了,就被这个混蛋锁链一挥,直接从空中抽了下来。

    “卧槽!”

    梁飞忍不住骂了一声,这个傻比锤石想干嘛,没看出来自己是要去送五杀的吗?转念一想,这锤石又不是自己,哪里会有这么高明的眼力,能够看出来自己已经打算摸眼转身绕老哥一条狗命了?

    这么一想,虽然觉得自己有点厚脸皮,但总归是实话嘛,而且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少年热血大多如此,很多事情都只知道站在自己的角度,梁飞自然也想不到人家一个辅助看到ADC生命受到威胁,能够做出闪现E上来把他盲僧给打断的反应,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一波操作完全是可以被收入TOP集锦的。

    当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很快就会登上各大游戏门户网站的热门视频里面去。

    “嗖!”

    梁辰也没有想到小东会再次做出这种闪现救自己的举动,以为必死的,叫他闪现打断了盲僧,惊喜之余,反应也很快,血色长矛立即就甩了出去,两个暴击出来,盲僧瞬间血量就空掉,他毫不犹豫地就按下了“E”键,就等着“哧啦”一声裂帛声响五杀到手了。

    结果就见旁边飞出来了一道暗红色的狭长标枪……

    “刷!”

    “ACE!”

    想象之中那声威严荣耀的那声“penta-kill”并没有响起,而是一声团灭,这个大大的“团灭”宣读图标旁边,显示的赫然却是豹女的头像。

    “卧槽!”

    “尼玛!”

    梁辰、梁飞以及电脑前的不知道多少直播观众同时爆出粗口,只有石宇愕然地看着自己团灭对方的系统宣读,一脸懵逼。

    “6666666,这一枪我服!”

    “一枪报仇,为半决赛雪耻”

    “辰慕冰:山水有相逢,咱们夏季赛见”

    “哈哈哈,笑死我了,抢得一手好五杀”

    “没看懂,全局都在躺,人家Carry了,结果一枪把五杀给人抢走了,搞事?”

    ……

    “sry”

    “wode”

    石宇尴尬地在用英文和拼音道歉,“xiang-jiu-ni-de”

    梁辰也有点无奈,不过即便对方道歉他也不会在直播面前说什么,就算他心里很不爽,而现在对方已经道歉,他也就更不好说什么,就打了几个点点回了,然后赶紧带线推塔。

    “这个脑残锤石!”

    梁飞在游戏上确实是很有天分,能够在韩服打上接近王者的段位足以说明,不过性格还是如此,并没有因为段位提升而有什么太大的改善——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不是不能改变,但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上一波他都打算送五杀了,结果这个锤石还闪现上去厄运钟摆打断了自己的位移,否则未必……不,是肯定就不会被豹女标死,那样就可以如愿送给老哥五杀了。

    现在可好,自己还是死了,老哥还没拿到五杀,那个脑残锤石还把闪现给交了。

    没错,都怪这个脑残锤石!

    梁飞有点恼怒地点击着鼠标,看着自己的倒数计时,心想那个锤石虽然有点脑残,但几波操作确实还不错,于是想了一想,就打开商店买了一个装备——水银系带!

    两分钟后,梧桐看着自己黑白屏幕,有点不解和郁闷地道:“这个盲僧在干嘛?”

    这波团在中路河道处爆发起来的,这局发挥非常亮眼的盲僧果断先手开团W摸眼近身,水银秒解控制,QRQ一套技能直接开团,操作行云流水,非常亮眼……如果他踢出来的人不是锤石的话。

    “呼”

    盲僧一套爆发确实可怕,可是梁辰反应也不慢,怎么说这都是给自己签订了契约的伙伴啊,果断一个大招就把林东给吸了回来。

    “卧槽!”

    梁飞眼看自己都要杀掉这个脑残锤石了,结果被老哥一个大招给救回去了,气得差点没忍住冲上去再把他的卡莉斯塔给秒杀了……梁飞保证,如果他还有技能的话肯定会去这么做的!

    “6666,水银瞎子,这个真的服”

    “活久见,水银瞎子开团踢辅助”

    “隔着屏幕都能够感受到盲僧的怨气,上一波这个瞎子是要送五杀的啊,也是中国人”

    “好像真的是要去送五杀的,Q摸眼啊,可惜被打断了,不然未必会被豹女抢”

    ……

    梧桐他们对这个盲僧的表现已经养成了信任,看到盲僧上去的时候,就也都跟着冲了上去,本来以为会跟着这个一直Carry的瞎子走向胜利的,结果没想到这个盲僧居然把路带歪了。

    “轰!”

    被梁辰吸回去的小东看到对面全部冲来,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马上就往人群里面砸去,直接击飞了龙王和凯南两个人,波比、豹女、劫三个人马上就饿虎扑食一样冲了上去。

    “输了!”

    一波团战,除了梁飞最后如愿杀掉了锤石后残血逃走之外,其他人全部阵亡。梁飞也没有要守家的意思,对面集结中路推进,他则从高地墙绕了过去,果断击杀掉了上一波送五杀时“误杀”了他的豹女,然后被梁辰收掉了人头。

    梧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实在搞不懂这么盲僧在干嘛,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前期节奏带的飞起,但自从辰慕冰差点五杀那一波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在玩一样,打团莫名其妙跟一个辅助较劲。

    包括最后这一波,假如盲僧不是上去跟豹女换掉,继续守家的话,对面是不可能一波结束的,可是盲僧也死了,对面卡莉斯塔攻速太快了,“嗖嗖嗖”推塔,即便他们复活,也未必能够来得及去阻止啊!

    “Defeat!”

    红色失败界面显得有些刺眼,不过梁飞看起来倒是洒脱的很,虽然自己掉了点分,但这一局老哥肯定会赚上不少,总体来说还是不亏的。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么算也挺有道理的,就点出了游戏,直接起身去吃饭了,刚走出两步,忽然又顿住,回头在赛后统计界面看了一眼对面辅助锤石的ID名字,嘀咕道:“jack,我记住你的ID了,下次不抓崩你,我就跟……你家ADC姓!”

    “这也能赢?”

    2-7凄惨数据的石宇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不过脸上笑意倒是掩饰不住的,嘿嘿笑道:“这局有点迷,不过躺的很舒服。”

    “这个盲僧有点迷啊。”

    最后两次盲僧摆明有点太不理智,其他人都能看出,梁辰当然也不会一无所觉,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前段时间还在国服白银挣扎的梁飞换了一个名字,就跑到韩服王者局里掌控雷电去了,因而也不以为意,就继续跟小东开下一局双排。

    “叮咚。”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梁辰拿过来看了一眼,是苏冰凝发来的语音消息,有点奇怪地问:“小樱姐姐刚刚跟我打电话,说你们俱乐部经理找她要我的电话,跟我说一声,你们俱乐部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呀?”

    徐一晨要苏冰凝电话?

    梁辰也想不出有什么缘故,就问:“那她跟你联系了吗?”

    苏冰凝很快回复道:“没有啊,否则我还奇怪什么?”

    梁辰笑道:“那就不要管他了,如果有事的话应该会去找你的,也许就是想存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呢。”

    “也对。”

    苏冰凝其实就是没事想找他说说话,两个人之间如果想说话,那自然就有说不完的话,自然不必去费尽心思找什么话题,说完这个,自然而然地就又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在干嘛?”

    梁辰想都没想,就回道:“洗澡?”

    “去死!”

    梁辰在直播,不方便发语音,都是在打字,苏冰凝却还是在发语音过来,又是羞又是笑,嗔道:“色狼!”顿了一顿,又道:“我在看视频啦,跟你有关哦。”

    梁辰问道:“那个什么逗比时刻?”他人气足以比肩一线主播,是很多关于主播之类娱乐视频的常客,又是刚刚夺冠,只怕最近关于他的各类消息更多。

    “不是,是关于你们决赛讨论的。”苏冰凝笑吟吟地道,“你不是金克丝大招三杀抢龙嘛,很多人都在说那一波是Love的锅,因为他到死惩戒都还在,没有用出来,金克丝一级大招都能把龙抢掉,惩戒肯定可以的。”

    梁辰失笑道:“那一波就算是没有抢到龙,我的装备也可以起来了,又不是远古巨龙或者大龙,影响没有那么大。”

    苏冰凝甜甜笑道:“我也觉得,反正都是输嘛,怎么输都一样,不过能抢龙还是要更帅一点……你到底是不是碰运气抢到那条龙的?”

    “你觉得呢?”

    “我觉得应该是运气。”苏大小姐很诚实地道,带着撒娇一般的语气,轻轻哼道:“如果说那个大招角度你能算到,我相信,要是说连小龙血量你都能算到,人家才不信呢。”

    梁辰笑道:“我也不信。”

    他打字回道:“金克丝以及大招最大伤害两百五,额外伤害加成是1.5倍,我当时身上有大剑,这些伤害就有四百左右了,当时命中的是奥拉夫,金克丝大招是附带斩杀效果的,会额外附加目标已损失生命值25%的伤害,奥拉夫当时血量接近一千五,斩杀效果附带伤害怎么也有三百,加在一块有七百左右,奥拉夫当时惩戒伤害也才六百多,应该是打算要惩戒了的。”

    他“哒哒哒”打完这一通长篇字,手指都有点酸了,先发过去,然后又补充道:“只能说是运气差。”

    打野惩戒并不是等到大龙小龙血量到达惩戒伤害以下才使用的,因为有时候要抢龙,就会有一个“惩戒线”,就是把惩戒伤害往上再加一些血量就可以惩戒了,因为队友当时还在输出,要计算进去。

    这个惩戒线从惩戒伤害往上加的血量,自然是越往后越多,大后期打大龙的时候,大龙三千血量的时候就要凝神准备,两千血量就可以出手了,因为后期ADC一个普攻暴击至少就有五六百的伤害,像是烬、女警这种,完全可以打到一千以上的暴击伤害,再加上其他队友的输出,两千不惩戒对方打野就可以抢走了。

    当然,没有对方抢龙的时候,就不必这么严格了,当时风暴战队打龙的时候又是前期,Love捏着惩戒在最后用并没有什么问题,也是谨慎之举,可惜差了点运气,被梁辰一个大招抢走了,估计在网上又被人给喷的不轻,毕竟他在决赛上三局发挥都不太好。

    跟苏冰凝聊了一会儿,又打了几局游戏,梁辰就按照原来的时间回了自己房间,洗簌后找了晚明思想家李贽的《焚书》,看了几页,总觉心下空空荡荡,似有所失,书也看不进去——其实心里明白是什么缘故,可却不敢去深想。

    正想着,手机就“叮咚”一声响了一声,梁辰心里一跳,忙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却是吴良楚在俱乐部群里发的一条消息,艾特了全体成员:“明天下午一点,一楼大会议室召开全体会议,有重大事情宣布,大家今晚早些休息,不要迟到、缺席。”

    一般而言,关于战队的事情大多都在二楼小会议开会,梁辰自从加入之后,还没有去过一楼大会议室开会,心里忍不住就有点奇怪,暗想不知道是关于LPL夺冠还是MSI的问题,居然要跑到大会议室开会,而且说的还是有重大事情宣布……

    他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对,不过他在星光战队虽然有些话语权,可在整个俱乐部来说,还不算是真正的管理层,不了解一些真相也不奇怪,不论是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就知道了。

    正想着,手机就又响了起来,梁辰看了一眼屏幕,并没有来点显示的照片,可那上面简简单单一个名字,就已经足够让他心跳加速,立即就把刚刚吴良楚说明天重要会议的事情给忘掉一边去了。

    冰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