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五节 装逼也要行云流水
    “这波可以。”

    作为召唤师峡谷里面唯一的一个双人线组合,任何一个辅助都不希望自己让人头、守兵线、保发育,尽心尽职,最后养出来的却是一头猪一样的ADC,反之亦然,ADC同样也是很挑辅助的,没有一个ADC希望自己在被骚扰、去换血、遭突进的时候,自己的辅助都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戏,或者没有作用……那还不如看戏呢,至少这样你自己会开心不是?

    辅助挑也挑辅助,那至于谁能挑谁,就要看谁的话语权大,谁的分量重了,ADC达到小锋那种高度,俱乐部给他挑选辅助是常事,而大牌到了小锋现在的辅助TAN那种地步,在战队里都是半个教练一样的存在,自然也是能够挑选自己的ADC。

    以梁辰在战队里面如今的重要性和话语权,想要换一个辅助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他虽然在训练上有时候也会说一下小罗,但还真没有去“挑”过,而且小罗确实打得也不错,就是对待游戏少了一些专注,心思比较“花”了一点。

    不论职业还是路人,他很少能够遇到在下路跟自己配合如臂指挥一样感觉的辅助,一开始接触游戏的时候,跟苏大小姐双排有过这种感觉,不过后来随着段位提升,他自己的游戏理解也在飞速增长,苏冰凝很多时候就有些跟不上他的意识了,需要语言来沟通。

    在这一次跟小东双排,居然有种意想不到的顺畅,不过这跟他对小东的低要求也有关,因为先入为主,并不认为小东的辅助有多好,结果小东连续两波亮眼发挥,就让他感觉有些出乎意料的惊喜。

    平心而论,在辅助水平上小东虽然不错,但现在跟小罗还是差了一点,毕竟小罗可是专业辅助,而小东应该才玩没有多长时间。

    不过下路打得好,这时候也很难带的起节奏,在路人局里面,还是打野带节奏更快一些,梁辰刚刚收掉两个人头回家,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了对面的盲僧从野区钻出来,来到中路,一波干脆利落的EQRWQ连招,中间穿插着普攻,直接单人秒掉了自己家的中单劫。

    可怜的劫原本是想要去Gank一波上路凯南的,结果在河道就遇到了这个盲僧,上来就被秒杀,波比想要来支援,跟凯南刚好撞在了一起,又被打了一套,灰溜溜地逃回了塔下。

    “这个盲僧有点肥啊。”

    这才刚刚开局,盲僧就已经有两个人头在身上了,整个召唤师峡谷里面也就爆发了四个人头,两个在梁辰的卡莉斯塔身上,两个在盲僧的身上。

    不过两个人头的盲僧跟两个人头的卡莉斯塔,在这个时候的战斗力相比,盲僧无疑要强太多了,马上都要三级打野刀了。

    梁辰天赋带了领主嗜血,直接就打算飓风无尽的暴击流出装,刚刚拿了两个人头回家,身上就先买出来了反曲之弓以及一把十字镐,反曲之弓这个装备因为有附带十五点的额外伤害,所以在前期作为第一个攻速小件买出来效果不错,跟卡莉斯塔也比较契合。

    豹女已经往下路赶来了,不过对方的下路组合刚刚阵亡过一次之后,现在都显得比较稳妥,EZ反正要叠女神泪,就远远地Q小兵,娜美也再不敢像之前那么嚣张地上前来消耗了,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奶妈的角色,就在EZ旁边加加BUFF。

    “这下路真尼玛猥琐。”

    石宇有点郁闷地骂了一声,原本想要去强杀的,结果来到蓝色方下路的三角草丛,就看到了真眼,辰慕冰又发来了一个撤退信号,他就只好转头去单身SOLO小龙去了。

    “这条土龙能够拿掉的话,我们还是大赚的,因为前期推塔很厉害,这条龙。”

    “噗!”

    石宇嘴巴里跟直播观众保持着互动,一边吹嘘一边打龙,一会儿变人一会儿变豹,上蹿下跳,正跟小龙SOLO的不亦乐乎,就看到隔墙忽然插下来了一颗黄绿色的饰品眼。

    这时候小龙血量已经不多,但石宇的豹女同样也已经残血,所以看到有人插眼后就有点心慌,马上就往外逃去,结果就见小龙坑里面,隔墙跳下来了一个眼蒙青布的盲僧。

    “完蛋,小龙要被抢了,白白做嫁衣!”石宇忍不住有点懊恼。

    然而盲僧落地之后,根本就没有说要抢龙的意思,一脚天音波擦着小龙扇着翅膀的庞大身躯飞过,直接踢在了他的豹女背上。

    “喝!”

    二段回音击飞上来,落地拍下催筋断骨手,再接上两脚,可怜的豹女惨叫一声,直接倒了下来。

    石宇看着自己黑白屏幕,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兀自保持着一脸懵逼的表情。

    “这盲僧好6啊!”

    “哈哈哈笑死我了,生无可恋脸”

    “唉,石宇果然变菜了,什么最强新人打野,可怜我慕神,无缘无故地躺输”

    “野区崩了,这个瞎子要起飞了”

    ……

    “这个瞎子6的飞起啊。”

    梧桐操控着他的凯南,正在上路继续把波比压在塔下,原本以为这局自己家野区要崩的,结果这么盲僧上来3-0的开局,反而对面的石宇拿到了豹女,这才不到十分钟,就已经连续死掉两次了,等级还没有瞎子高,简直惨的不能再惨。

    一个等级落后的豹女说是崩盘绝不为过,因为这个英雄的优势就是刷野快,要保持等级领先才能打出应有的作用。

    他凯南线上强势,可是如果被豹女一直照顾,这局还是很难打,结果现在自己家盲僧完全是在野区横着走,把国产第一新人打野石宇给养了猪,自己在上路线上完全感觉不到来自野区的一点压力,简直不要太舒服。

    “domindator,这名字可以,霸气!”

    梧桐也是大学辍学来打职业的,英文单词还认得一些,这个单词的意思也知道,看着弹幕助手上面一堆说自己躺赢的弹幕,笑道:“这局躺的挺舒服,其实能够一直躺也不错,主要是这打野给力。”

    “哈哈哈,梧桐是在指责love吗?不过这盲僧确实甩love的瞎子几条街”

    “一个少林扫地僧,一个手残小学生,有可比性吗?人家这么Carry的盲僧,干嘛这么侮辱人家?”

    “忽然想起来了昨天决赛上的奥拉夫,能被辰慕冰大招三杀抢龙也是醉了,到死都不惩戒”

    ……

    梧桐扫了一眼弹幕助手,也不说话,看到小地图上盲僧收掉小龙回家,然后直奔下路过去,心想这个盲僧去下路干嘛,帮优不帮劣,现在下路几乎已经被辰慕冰打崩了,现在过去不是送三杀吗?

    不过想到这个盲僧刚打了红,二级就去下路抓辰慕冰,有些恍然,这个盲僧应该是认出了辰慕冰,不想让他发育起来,这才有意针对的吧。

    就是不知道这个盲僧是哪国人,在韩服用英文,应该不是韩国人吧,看这起名字的风格,应该比较像是欧美那边的,也能在排位里面认出来了辰慕冰吧?

    嗯,这人现在确实人气比较高,尤其是总决赛直接三比零横扫了我们之后……

    梧桐暗暗叹了一口气,当年季中赛夺冠之后,他也曾风光一时,甚至有世界第一上单之势,可惜时过境迁,下个赛季想打首发都难了。

    “梁飞,吃饭了。”

    虽然梁辰接触到英雄联盟之后,短短一年时间就有千万身价百万身家,但梁守义、卫玲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有太大变动,他们如今都才四十出头,年富力强,加上一直以来的思想,根本没有要靠儿子养家的念头,依旧在外打工。

    四年前的梁辰,就是在这个城市里遇到了洛冰语,因而改变了他自己,甚至整个家庭的命运走向。

    梁飞辍学后就跟着梁守义做车床工作,已经有三年多了,现在技术学到手,工资也涨了上去,认真工作的话一个月也有五千多块,不过他年纪小贪玩,经常迟到旷工,能够拿到的工资并不多。

    应该有些梁辰的原因,加上他自己工作也确实比较苦累,又脏,年后的梁飞就不愿意再去上班,说要换其他工作,当然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找到,每天就在家里打游戏。

    外出打工的家庭里,像梁飞这种年龄的孩子有很多,生活重压下,初中辍学的也比比皆是,像他这样打了几年工,随着年级长大想要换工作的也有不少,不过在家里闲这么长时间,还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的,就不多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梁守义与卫玲对子女的一些溺爱迹象,虽然有时候也会说他两句,但总的来说,并没有苛责。

    老妈是下班后再买菜做饭,然后叫梁飞吃饭的,不过他显然没有什么心思搭理,键盘鼠标按得啪啪响,眼睛盯着屏幕,头也不转地道:“恁先吃。”

    江淮方言与普通话差距不大,不过一些方面还是有区别的,这个“恁”本来是一些地方的方言,后来也列入了普通话里面广泛使用,不过意思却有别,在梁辰他们那里,代表的是“你们”的意思。

    “就知道玩游戏,饭都不吃了,也不知道有啥好玩哩。”

    每个老妈都是絮叨的,卫玲自然也不免俗,见他又打游戏顾不得吃饭,也就唠叨几句。

    梁飞回家买了装备,一边点了鼠标往下路走去,转头见老妈还在,满脸得意笑容地道:“我这就要去杀我哥,妈妈你过来看看,呐,就这个……这个人就是我哥用的英雄,他还不知道我改了名字,没认出来是我,刚好这一局排在他对面,我刚刚已经来抓了他一波了,不过没杀掉他,这次我装备好,肯定能杀了他。”

    卫玲不懂游戏,不过听梁飞这样说,也就明白了大概意思,伸头看了一眼,大概是觉得通过这样方式一家人也能产生“交集”,有些新奇,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噫”了一声,道:“你不是整天说这游戏几千万人玩吗,这样都能碰到一起去,那也太巧了吧?”

    “哎,这不一样。”

    梁飞不忘显摆自己的厉害,“一大半的人都在青桐白银呆着,接近十个人里面才有一个人能上黄金,钻石就是几十分之一了,我现在是王者……哦,现在才大师,不过就快王者了。”

    梁飞眉飞色舞地说着,又洋洋得意地问:“你知道王者啥意思不?就是这游戏里边最厉害的,平均都得几千个一万个玩这游戏的里边,才能有一个王者,我哥现在就是王者,不过这局我赢了他,明天差不多就能排到王者里面了。”

    “那他输了呢?”

    “那也没事,他胜点多着呢,又不会掉下来,我得早点打上去,最好这局能虐爆他,然后我再截图发给他,跟他显摆显摆去,让他看看到底谁菜……不跟你说了,你赶紧吃饭去吧,我该杀人了!”

    梁飞已经来到了石头怪旁边的草丛里面,直接就往下路打了一个标记,三角草丛有一个真眼,对面辅助看起来操作还不错,不过好像不怎么会控制视野,三角草丛这个真眼有很长时间了。

    梁飞上次被哥哥教育了一顿之后,这段时间一直在打韩服,开始也是忍不住要喷人,不过一来他骂人人家看不懂(一堆拼音,就算是国服的人到韩服也得看半天,还未必能看懂),二来韩服玩家的整体水准和素养确实要比国服更好,除了偶尔有人认出来了他是中国人,在屏幕上俩人谁都看不懂对方说什么的互喷一顿之外,也没有多少人搭理他,加上一堆拼音骂了半天,自己看着都不懂自己说了什么,也没啥意思,还把自己累了个半死,后来的梁飞就慢慢喷人比较少了。

    直到后面段位打上来了,很多队友也都能够跟得上他的节奏,即便是被他抢了兵线资源也不会说啥(梧桐默默流泪),梁飞就感觉自己开始顺风顺水了起来,从钻五打上大师,才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会操作有个屁用,这是一款智商游戏!”

    口中非常自得与蔑视地说着这局来自于哥哥梁辰、自己最近刚刚有所领悟的游戏要诀,梁飞自信满满,“你们两个人,还想打我们三个不成?我可不是下路这俩菜逼!”

    这一波把对面发育最好的老哥给杀掉,然后拿掉一血塔,只要限制住老哥的发育,对面就没有啥翻盘点了,接下来稳虐的局。

    等虐泉老哥这局,最后给他发消息的时候,自己是在泉水跳舞,还是直接冲进泉水的时候给他全屏发消息呢?

    “兰亭临帖,行书如行云流水;月下门推,心细如你脚步碎……”

    电脑音响里刚刚切了一首歌,刚好放到他最爱的那首《兰亭序》,梁飞语不成调地跟着哼了两句,心想:“唔,这是一个问题,逼要装,但不能装得太明显,要跟临帖一样,行云流水,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自己的大神气质……”

    他虽然喜欢这歌,特知道《兰亭序》好像是什么书法,却不知道歌词写的什么意思,反正就知道临帖行云流水,装逼也要行云流水,人还没有走出三角草丛,就开始幻想着这局结束自己该怎么装逼更潇洒、更能凸显自己的大神气质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