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二一节 你喜欢我,对不对?
    谈判的时候拼的是底牌和心理,因而梁辰也很懂得拿捏分寸,说话那句话后就装着淡定模样抿了一口茶,可听到徐一晨的话,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相信这个世上有好人,但不相信徐一晨这样一个在职场上打磨了数年的俱乐部经理,会冒着得罪老板的风险来帮助他。

    徐一晨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微微一笑,道:“以吴总的身家,不差这些,而且……”她看着梁辰,笑道:“我很看好你的未来,这件事,你可以当做是我的投资。”

    她说的“看好”与“投资”,自然不会是因为梁辰在职业赛场的表现,跟苏冰凝的关系才是她这么做的根本原因。

    这一点梁辰当然明白,不过也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有些感激的模样,道:“谢谢晨姐。不过,我依旧只签一个赛季。”

    “只签一个赛季?”徐一晨皱了皱眉,这份合同上拟定的期限是一年,同时她也知道吴良楚的意思,同样是至少一年为期。

    “嗯。”梁辰点了点头,正斟酌着说词,却见徐一晨想了一想,就道:“这个还要看你明天的表现,假如真的能够拿下LPL冠军,你才会有足够的谈判资本,否则薪资方面吴总或许会让步,但期限方面,很难。毕竟对你来说,换一个新的战队,短时间内很难磨合,而且未必会拥有现在这样的话语权。”

    言下颇有些愿意无条件帮他争取利益的意思,不过最后拍板的人是吴良楚,假如吴良楚一意孤行,她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吴良楚的决定。

    从徐一晨办公室里面出来,梁辰心里依旧有些疑惑,暗想徐一晨虽然是经理,可毕竟是吴良楚手下打工的,提前把草拟合同给自己看,并且把老板谈判底线都给亮了出来,这种行为不啻于背叛,一旦被吴良楚知道就有被炒鱿鱼的风险,她为什么会这样子做?

    以此来交好自己吗?

    假如把苏冰凝的关系考虑进去,确实有可能,毕竟吴良楚从正常渠道,连拿到苏老爷子寿宴请帖的资格都没有,看起来这个富二代,跟苏大小姐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明天的决赛,不论什么事情,归根到底,还是要在赛场上面打赢才行,梁辰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先给压在了心底,只要明天能够夺冠,拿到接下来参见MSI季中冠军邀请赛的门票,他就有足够的资本去讨价还价。

    回到训练室里面打了两局排位,杜婷很快就通知,要求他们都去小会议室开会,梁辰他们来到了小会议室,主题却是关于明天总决赛的仪式问题。

    是的,仪式。

    随着英雄联盟的玩家群体越来越广,影响力越来越大,现在举办比赛也都开始更加高大上了起来,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子直接坐在电脑前去打。

    明天的决赛,会有一个开幕式,现实表演,然后是两支战队入场,杜婷就是来告诉他们明天入场细节的,比如主持人说到哪里,他们该做什么,给培训了一下,以免到时候出乱子。

    “这怎么像是演出的感觉?”听杜婷说完,泡泡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我觉得挺好玩的,到时候出场摆一个帅气点的pose,肯定能吸引一堆妹子的眼光。”貌似已经重新回归单身的小罗有点浮想联翩。

    “呵呵!”

    泡泡果断就一副呵呵你一脸的深情,“你没听到刚刚的入场顺序吗?上野中AD辅助,你前面俩偶像派,尤其是辰慕冰,这货人气贼尼玛高,你还像吸引眼光?到时候观众反应不要差距太大,你就知足吧。”

    “呃……”

    小罗一想也对,到时候辰慕冰在他前面,以这货的人气,肯定是全场欢呼,然后换了自己,差距太明显的时候实在有点尴尬。

    这么一想,小罗忍不住就有点郁闷,问道:“能换一下顺序吗?让辰慕冰在我后面。”

    “不能!”

    杜婷对这两个家伙关注的重点也是有点无语,狠狠瞪了泡泡一眼,“你们两个尤其要注意一点,到时候摄像机摆在你们面前,就在那里不要动就好了,或者打个招呼也行,千万不要露怯,知道吗?”

    “放心吧,LPL里面不是一直都有摄像机嘛,又不是第一次,不会怯场的。”泡泡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一样,LPL场馆那才多少人?这次总决赛的现场观众人数,是那时候的好几倍,那么大的场馆,现场观众喊起来,你们隔着二耳机估计都能听到。”

    杜婷一阵谆谆叮嘱,不过想到到时候还会有现场工作人员指引,也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并没有太过担心,说完之后就散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与冰儿见面的缘故,梁辰一直都没有感受到太多接下来明天决赛的紧张气息,但走出会议室之后,很快他就感觉到了。

    杜婷叮嘱完之后,吴良楚又亲自来到俱乐部慰问了一番,虽然都是没有什么营养的废话,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他对明天决赛的重视,毕竟能够夺冠的话,整个俱乐部会升值很多。

    然后是老妈卫玲的电话,也从梁飞那里知道了自己明天要打决赛的消息,她不懂得游戏,而且明天还要上班,也没有时间去看,但还是好一番叮嘱,大意就是好好发挥就可以了,不要有心里压力。

    梁辰一边“嗯嗯啊啊”的应着,一边在心里想,这话好像在当初高考前就跟自己说过。

    老妈的电话刚刚结束,又接到苏冰凝的电话,她是知道最近几天梁辰都没有心思准备比赛的,今天又训练赛,所以也没有来找他,不过早已经买好了明天的门票,还是拉着苏冰凊一起去看的,美名其曰让他去看看梁辰怎么帮他复仇,顺便学习一下,免得下次还是输给风暴战队……虽然苏冰凊作为一个失败者,一点都不想去现场看决赛,但无奈在家里,这个妹妹地位比他这个哥哥高很多,再说她一个人去现场也不放心,所以还是会陪她一起去。

    远在学校里面的王冲、刘铭力、李媛媛他们,也都打来了电话,或者发来了消息,让他好好打比赛,再拿一个冠军,或者说肯定会看直播,以示支持。

    就连王雨晴都发来了一个短信,说会去现场看比赛。

    睡前的梁辰有些心神不宁,却总是下意识地不让自己去寻找心神不宁的根源,但该来的总会来的,他关了灯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又忽然响了起来。

    梁辰心里就是一跳,感觉身上竟然有点出汗的样子,再无一丝睡意,想了想,还是微微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拿过手机。

    “我也会去现场看比赛,好好加油哦,再拿一个冠军。”

    梁辰看到这条信息,却是忍不住怔了怔,因为发来这条信息的人是冉初晴,并不是他原本下意识认为的那个人。

    “安啦,会的。”

    这个小女孩对自己隐约有点好感,梁辰是察觉到了的,所以回复的时候也很注意拿捏分寸,不能太亲近,也不敢太疏远。

    放下手机,梁辰依旧没有睡意,明知不该,却怎么都管不住自己的思想,找出各种理由来告诫自己,但并没有效果。

    “咚咚咚。”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梁辰下意识地一个激灵,拿起手机,就看到了一个没有署名的号码,显示的归属地是北京。

    他心里又是一跳,明明等了很久,就在等这个电话,但真的来了,却有种面对着内心之中某种禁忌的畏惧,说不出为什么,却本能地知道,那是根植所有人类深处,也是人性之中无法根除,也无从未消失过的劣性,让他不敢去接这个电话。

    “咚咚咚。”

    手机铃声依旧在响着,梁辰僵在黑暗之中,心里闪过的却是,这时候,她那边,电话该想过几声了?

    是不是要出现无人接听的提示了?

    一种更加强烈的恐慌忽然笼罩了他所有的知觉,梁辰伸手拿过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呀?”

    空灵悦耳的嗓音,淡淡地,柔柔地,带着一股令人如沐春风般的清新笑意,“你不会是不敢接我的电话吧?”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原来的恐慌、不安,就仿佛是烈日下的冰雪一般,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梁辰保持着声音的平静,说道:“明天有比赛,睡得比较早。”

    “哦。”

    洛冰语依旧笑吟吟的,“怎么样,紧张吗?”

    梁辰心想打比赛不紧张,接你电话很紧张,不过当然不会说出来,就笑了笑道:“还好。”

    “她给你打电话了吗?”洛冰语带着笑意,像是在跟一个普通朋友相处一般,悦耳的嗓音非常自然、平静。

    “嗯。”

    “我们今天早上在一起吃早饭。”

    “我知道,她给我发照片了。”

    “嗯,我也知道。”洛冰语听起来蛮开心的样子,“因为给你发照片,就是我提议的,你感觉怎么样?”

    大概是受到了她的影响,梁辰有些不安的心,也慢慢恢复了宁静和平和,奇怪地道:“什么怎么样?”

    “前女友和现女友相处的这么好,没事还约着一起吃早饭,作为当事人,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感想。”洛冰语的悦耳嗓音里的笑意,带着一些调侃的味道。

    梁辰一时哑口无言,因为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啦,不跟你闹了。”

    她撇了撇嘴,“知道你肯定一肚子疑惑,其实说起来很简单,不过我跟她有约在先,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简单来说,在你拿到世界冠军,或者退役之前,你能看到的都是这种场面……这样的解释,你能理解吗?”

    那份休战协议,其实说白了就是封存住了他们三个目前的关系,把感情上的纠葛推迟到了梁辰夺冠或者退役之后,以此来避免对他职业产生影响。

    协议的事情,不论是洛冰语还是苏冰凝都不想告诉梁辰,倒不是刻意隐瞒,只是毕竟都是女孩子,脸皮嫩,不好意思罢了。

    “如果你要是觉得亏欠了我或者她……嗯,你的话,应该主要还是会觉得对不住她吧,就好好打比赛好了,早点拿到冠军,早点去创建你自己的俱乐部,那样比任何语言,都更有效果。”

    梁辰默然许久,才轻轻地唤了一声:“冰儿。”

    “嗯?”

    “对不起。”

    电话那头一下子就沉寂了下去,过了很久,洛冰语才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字,缓缓地,冷冷地,带着一股冰雪般的冷冽,说道:“梁辰你记住,如果你真的欠我什么,一句对不起,还不清!”

    然后挂掉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来一条信息:“你睡着了吗?”

    梁辰老老实实地回复道:“没有。”

    “生气了?”

    “没有。”

    接着电话就又响了起来,一接通,黑暗里就响起她有些闷闷地声音,带着记忆之中那种娇憨纯稚,“好啦,不想跟你吵架的。谁让你那么气人?”

    顿了一顿,又轻轻哼了一声,“你知道我跟她现在都怎么安慰自己吗?”

    梁辰问道:“什么?”

    “你是高考前的考生,我们俩是家长,有什么账,都等高考完再跟你一起算,到时候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你不会欠任何谁什么的,把心放宽,好好睡觉,好好比赛,知道吗?”

    梁辰忍不住失笑,又听洛冰语问:“我给你打电话,她知道的,不过却不知道我会说什么……你明天会把谈话内容告诉她吗?”

    又是一个梁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主要是摸不清她俩现在的关系,总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如果回答会告诉,她就会不开心,而如果回答说不会告诉,她就会去苏冰凝那儿告自己黑状一样。

    好在洛冰语很快说话,声音带着一股女孩儿撒娇的娇蛮语气,道:“你不准告诉她,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最后问的那个“好不好”,语气温柔缠绵,黑暗之中听起来更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梁辰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又开始有点没出息的加速跳动了起来,“什么问题?”

    “你还喜欢我,对不对?”语气有些娇羞,更多的却是一种隐隐的恐慌,以及期待。

    她终究只是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少女,哪怕在聪明,在爱情里面,又怎能保持着所谓“谪仙”的超然出尘,“虽然我知道你还喜欢我,可是我还是怕……”

    “梁辰。”

    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就连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你告诉我,你还喜欢我的,对不对?”

    这个时候,假如梁辰回一句不喜欢,或许就可以斩断许多纠葛的,这应该也是最理智的做法,可是此情此境,听着电话里面女孩儿饱含深情与恐慌,用令他怜爱心疼的语气问出这句话,他哪里能够说得出来那个“不”字?

    “嗯。”

    说出这个字的瞬间,梁辰心里有些不安,更多的却是一种踏实的感觉,就像是忽然从患得患失里解脱了出来一样,只是他的坦然,不是问心无愧,而是终于敢于从内心里,第一次承认自己的错误了。

    有些决定明明知道是错的,但当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的感觉反而是安定了下来。

    梁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但他清楚地听到了电话那头,洛冰语很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也是。”

    她又问:“以前的事情,你还怪我吗?”

    梁辰摇了摇头,笑道:“不怪。”

    “我去拍戏了,也不怪我?”

    “不怪。”

    “我爸妈,还有小雨的事情,也不怪?”

    “不怪。”

    “你写的那首变成我写的了,也不怪?”

    “不怪。”

    “清泉演唱会后,我去你学校找你,第一次失败就没有去第二次,也不怪?”

    “不怪。”

    梁辰想了想,又道:“那天演唱会,我去看了。”

    “你去了?”

    “嗯。”

    洛冰语忽然哼了一声,半晌不说话,梁辰忍不住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

    “你都去看演唱会了,都不肯见我一面?”梁辰没生气,洛冰语听起来反而好像是生气了。

    梁辰抹了一把汗,不知不觉也恢复了轻松的语气,笑道:“我就跟人说,我是你男朋友,然后就能见到你了?”

    洛冰语“嘁”了一声,“只怕会被跟你一起去看演唱会的苏大小姐掐死吧?”

    “呃,你怎么知道她去了?”梁辰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冰凝坐在自己身边,距离舞台都很远,冰儿不可能看到她的,被抽到的幸运观众也是郭远那货,她怎么会知道冰凝也在?

    “刚刚是猜的。”

    洛冰语又哼了一声,“不过现在不用猜了。”

    梁辰:“……”

    “好了,不跟你说了,赶紧睡觉吧,明天好好打比赛,我会看直播的。”洛冰语顿了一顿,有点惋惜的样子,“其实我也想去现场看的,一点很好玩。”

    梁辰心说好玩个毛,你一出现在比赛现场,那还有人看比赛吗?不引起骚乱才怪!口中却道:“那你就跟冰凝一块去呗,大明星洛冰语亲临LPL总决赛现场,一定会上头条。”

    “你真这么想?”

    “当然。”

    “鬼才信你呢。”

    听着电话里面女孩儿娇嗔,梁辰有种重回高中时候的感觉,他笑了笑,唤道:“冰儿。”

    “嗯?”

    “我想听你唱歌了。”

    他以前几乎每天都是听着她的歌声入睡的,有时候是她录下来的,有时候是电话里面,在“焚稿断情”,给出苏冰凝那个承诺之前,他一直都保持着这个习惯。

    “不唱,你想听的话,找你家苏大小姐去吧。”洛冰语哼了一声,却还是轻轻地唱了起来,,没有了伴奏音乐,在这寂静的黑暗里,愈发能够听出她空灵的音质,有一种直抵心灵的清澈。

    你离开的那一天,天空有点灰

    见不着你最爱的蓝天

    少了一个人的依偎,多了些朋友的安慰

    一切都不是错觉

    我还有太多心愿,太多梦没有实现

    桌上还留着,过去的照片

    我一个人的失眠,一个人的空间

    一个人的想念,两个人的画面

    是谁的眼泪,是谁的憔悴,洒满地的心碎

    我一个人的冒险,一个人的座位

    一个人想着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