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二零节 续约合同
    梁辰没有立即回复,小东就又直接发消息过来:“十八万也行,或者十五万,可以吗?”

    聊天文字里是很难看出一个人语气、情绪的,梁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读,只好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基地吗?”

    “嗯,我在房间。”

    在基地?

    印象里小东很少会离开基地,跟自己有点像……准确的说,比他离开基地的次数还要少得多,不过小东的生活里好像只有游戏,好像记忆里关于他的片段,除了在打游戏,就只有上次自己大半夜发疯要去喝酒,他也嗫喏着说要跟着去了。

    想到今天一晚上在训练室都没有看到小东,他又忽然借钱,梁辰皱了皱眉,发了一句“我去找你”过去,然后换了衣服,拿起手机就离开了房间。

    自从梁辰到来之后,小东成为替补,不过他一直都在战队交给LPL官方的选手名单里面,跟之前一些已经不再报备给LPL单纯战队替补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依旧待在主力所在的这一层训练室里面。

    小东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梁辰过来,似乎想说话,嗫嚅着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脸涨的通红,他原本就黑黑瘦瘦的,其貌不扬,人又极不自信,看起来实在有些让人感觉窝囊。

    梁辰笑道:“进去说。”

    小东也不说话,就回了房间,这边的房间都差不多,不过小东这里明显简单了许多,梁辰看着他莫名地就想到了几年前的自己,暗暗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凳子,就在床上坐了下来,重新问了一句刚刚的话:“怎么了,急用钱吗?”

    “嗯。”

    小东咬了咬嘴唇,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我妈要做手术,要二十万,我家里……亲戚都借过一遍了,还差二十万。”抬头看了梁辰一眼,忙又低下头,“不够的钱我等下再去找杨哥他们借,你……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点?”

    梁辰点了点头,笑道:“我这里还有,这就转给你。”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手机,递给小东,让他输入账号,一边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打职业也有段时间了,没有存下多少钱吗……你先输完账号再说吧。”

    小东从旁边包里照出来一张银行卡,正在往手机里面输卡号,输入一个数字就核对一遍,很小心谨慎的样子,梁辰见他有些过分小心的模样,一时间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他以前只觉得小东有些孤僻,但这个时候才看出他懦弱、自卑的一方面,比自己当初更甚。

    他几年前的性格有很大一部分要归结于童年时期家庭的阴影,那么小东又是因为什么?天生,贫穷,暴力,还是其他缘故?

    小东好半天才输完卡号,两只手捧着手机还给梁辰,然后才道:“我以前在青训队里呆了一年,一个月有两千多块钱,然后到战队,现在工资是一万……都给我妈看病还有还债了。”

    梁辰已经把钱赚了过去,给小东看了一眼转账界面,见他眼圈一红,似乎是感动想哭的样子,有些无奈,忙转移话题道:“咱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还不知道你家是哪里的呢?”

    “贵州。”

    梁辰点了点头,爸妈都在外地打工,他以前暑假的时候经常去,沿海城市里的农民工都来自于内地,他没有做过大数据调查,反正就自己通过爸妈这里知道的,其中豫皖贵都比较多,自己印象种那里许多男孩子形象也貌似跟小东差不多,只是向他这样性格的却还是少见,梁飞有俩玩得不错的朋友也是贵州的,但性格要跳脱很多。

    小东拿到钱,就急忙给打电话,梁辰也不好直接离开,就听他在电话里跟病中的妈妈通话,说着家乡话,叽里呱啦的也听不懂,,不过小东好像就一开始说了两句,大概就是借到钱了之类的,然后就变成了他妈妈在电话里叮嘱,小东嗯嗯啊啊的,这倒是所有跟爸妈通话时的年轻人都很像。

    同样是社会底层的家庭,也是有差别的。

    遇到洛冰语之前,还不懂得思考的梁辰并不觉得自己家有什么不好,后来慢慢认识到了差距,加上眼界开阔,因为身处底层,尤其是与洛冰语、苏冰凝这种出身的对比,让他心里其实也有一种隐隐的自卑心里在作祟,但这种自卑心理,在爱情的刺激、理智的控制之下,变成了他迫切创出一番事业的强烈欲望。

    当然,这种欲望,应该称之为“志向”更加恰当一些。

    跟小东简单聊了两句,见他总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又说肯定会尽快把钱换上,梁辰大概明白这种夹杂着感激的不安,也就不再在他这里呆着,过两天等小东从这种心态里走出来就好了,否则连带着他也会感觉很不自在。

    第二天早上照常起床,吃早餐的时候跟苏大小姐发消息,半天没人回,等他都跑到训练室里面开游戏了,她才发来一张图片,对面坐着洛冰语,俩人居然在一起吃早餐。

    梁辰当时正在扳人,听到手机响顺手拿过来打开,差点没趴倒在键盘上,苏大小姐这是想干嘛?

    “我要去跟冰儿学车,你下午训练赛好好打哦。”

    原本想回复的,结果先打了“冰儿”两个字,觉得看在苏冰凝眼里可能会想多,于是删掉,改成了“她”,又担心被冰儿看到,会让她感觉被排斥在外,于是再删掉,重新换成“冰儿”,然后再删掉……

    一个称呼纠结了半天,最后索性回了一个字:“哦。”

    想了想,又怕这个回复会被她们俩一起觉得太敷衍,就补了一句:“那你们好好学。”

    于是,苏冰凝就再也没有回过他。

    小东在梁辰打到第二局的时候就过来了,胡杨泡泡他们几个则依旧是临近中午才起床,这还是因为一点半要打训练赛的缘故。

    两局训练赛,依旧是跟风暴战队,这也算是给明天的总决赛做最后一次模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起床的缘故,训练赛第一局泡泡整个人都在迷,拿了一个蜘蛛,整局比赛几乎都没有E中过人,先是在下路强抓,结果被对面的MV和田野给秀了一波,反而把自己的闪现给逼出来了,结果来到中路闪现E被PAN给秀了一发走位,然后被love反蹲到,被pan的中单卡牌拿到了一个双杀。

    小锋第一年杀进世界总决赛,撞上了走上传奇开始的大魔王woker,第二年杀进世界总决赛,又遭遇到了被很多人迄今为止史上最强的三星王朝,哪怕如今woker已经率领着他的RST战队获得了两次世界冠军,但当年三星才是史上最强战队的呼声依旧没有衰竭过。

    看过当年全球总决赛的战队都大概都还记得当时那支王朝战队统治世界的霸气,他们从小组赛到夺冠,甚至没有拿出过什么第二套和底牌,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在当成娱乐局一样去打,轻描淡写地夺冠。

    如今在风暴战队被许多中国玩家誉为“佛祖”“胖爹”的PAN,当年伴随着三星王朝的崛起,可以说是活生生踏着大魔王woker的尸体,将RST战队一脚从王座上踢下去的,所以他在当年三星王朝崛起的时候,有“魔王杀手”之称。

    可惜,第一年夺冠之后,大魔王woker和他的RST战队的光华太过耀眼,赛场上的精彩发挥并没有为PAN赢得掌声,反而引来许多魔王粉丝的谩骂,在这方面,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的粉丝都没有两样。

    大概是来到LPL之后,PAN才得到了应有的掌声和尊重,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缘故,PAN对待中国很有好感。

    随着在这个圈子里渐渐熟悉,对于一些来华韩援的种种丑闻梁辰也有所知,这无疑更增加了原本就有些大中华天朝上国主义的他对韩援的厌恶,不过PAN大概是他心里印象最好的韩援。

    没有之一!

    不论个人实力、职业态度,梁辰都很难在这个中单选手身上找出黑点。

    卡牌算是PAN的招牌英雄之一,当然因为英雄池太深,他的招牌英雄同样很多,不论如何,他的卡牌玩的很好,决策同样正确,从六级开始就疯狂地针对上路,十分钟连续三次越塔强杀,直接把胡杨抓崩,然后利用中上两路的优势继续推进。

    十五分钟,风暴战队一波四人下路越塔,将梁辰和小罗同时击杀,拔掉下路一塔,彻底宣告局势崩盘。

    三十四分钟,游戏结束。

    全场迷茫的泡泡面对着陈克松的指责,出奇地没有任何不忿神色,默默地灌了半瓶矿泉水,第二局选出来了一个奥拉夫来Couter对方的盲僧。

    大概是上一局的低迷格外地刺激了泡泡的神经,又或者是对方的Love并不太会使用盲僧这个英雄,自从泡泡到达六级之后,从七分钟野区单杀开始,一直到二十七分钟摧枯拉朽推掉对方的基地,Love的盲僧没有用出来哪怕任何一个回旋踢。

    训练赛结束之后,泡泡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以后打风暴战队,千万不要扳盲僧。”

    胡杨笑骂道:“你这话要被love的粉丝听到,能把你微博评论给骂满。”

    “没事,反正love又没开微博。”泡泡满不在乎地道,“再说我又没黑他,再多粉丝也骂不到我头上啊。”

    小罗在旁边补刀:“讲道理的,那不叫脑残粉。”

    “谁知道我说过?我说过嘛?”泡泡撇了撇嘴。

    训练赛后的复盘讲解时,崔秀言和朴在熙两个韩国教练依旧不说话,陈克松点了一下泡泡的发挥问题,又照例进行赛前鼓励动员,正说着,小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经理徐一晨穿着一身得体的浅灰色职业套装,原本七十分的长相,衬着白领丽人一般的气质,也有些动人风姿,在门后沙发上坐了下来,顺手撩了撩头发,笑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陈克松点了点头,笑道:“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只要能够保持状态,明天还是很有机会夺冠的。”

    “那就好。”徐一晨又瞥了一眼梁辰,笑问:“辰慕冰,你这里也没有问题了吗?状态恢复了?”

    梁辰摸摸鼻子,知道她在指自己上次跟自己谈话的事情,就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多了。”

    徐一晨点了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如果你们这里谈好了,那来我办公室一下,有个东西你看一下。”

    “好。”

    梁辰跟着徐一晨来到了一楼的经理办公室,穿过办公区,依旧在是会客区隔着茶几坐下,徐一晨笑着说了一声“坐”,自己也在对面坐了下来,把放在面前的一个文件袋推到了梁辰的面前,笑道:“下个赛季的合约,你可以先看一下。”

    “嗯。”

    梁辰抽出合同,跟上个赛季的合约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有直播和工资两个方面有变动。

    他去年末与金龙TV签了新的合约,合约日期是到今年年底,当初来星光的时候,一方面星光战队急需他来救场,另一方面徐一晨也知道仅仅靠着俱乐部能给出的工资,连梁辰金龙TV给的签约费零头都不够,所以上个赛季的合约里面,梁辰在金龙TV的全部收入,几乎都是进了他自己的腰包。

    否则他也没有那个底气,短短几天五十万就撒了出去。

    江采萱对他这个最有可能成为自己未来妹夫的家伙还是蛮照顾的,签约直播的时候,签约费是根据梁辰人气来浮动的,随着在职业赛场上的表现越来越耀眼,梁辰人气稳固,接近二十万左右的平均在线收看人数稳坐一线主播之列,每个月的签约费收入就有七八十万,算上其他收入,如今的梁辰已经开始逼近年入千万之列了。

    如果是按照理论所得,其实他的收入已经可以跨入千万之列了,但按照个税征收,收入越高,税收比例就越恐怖,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偷税漏税了,他有三分之一的收入都上缴国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去了。

    当然,这个前提是,直播收入都归他所有。

    很多职业选手的人气同样都很高,例如小锋,他的直播人气同样列入一线,但在直播上面的收入却并没有其他一线主播那么高,原因就是签约费用,是平台付给俱乐部的。

    现在的星光虽然同样依赖梁辰,但春季赛已经打到了决赛,他们的成绩已经足够耀眼,接下来春季赛结束之后,就会进入转会期,到时候俱乐部有充足的时间再引入其他ADC选手,包括韩援。

    全华班是一个牌子,但前提是俱乐部的成绩能够保证,假如要在跌出LPL与非全华班之间做出全责,梁辰绝不相信吴良楚会选择前者。

    所以新的合约里面,梁辰在合约期间的直播收入,礼物所得将会与其他职业选手一样,归个人所有,而平台的签约费用则归属俱乐部,大概是考虑到目前的星光依旧离不开他,在这条合约里面有一个补充条款,签约费用里面的30%将会作为俱乐部奖金,再发给梁辰。

    这30%,应该就是俱乐部为了挽留他而做出来的让步,毕竟其他职业选手的签约费用全部都是归属据俱乐部的。

    当然,这跟梁辰的经历也有关,他之前并没有俱乐部,不像其他选手那样子,俱乐部想要买过来还要支付高额的转会费。

    这些转会费,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是由直播平台出的,这也是很多职业选手,尤其是韩援的身价非常高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俱乐部买来后,可以转手卖给直播平台。

    工资条款上,则是按照年薪来支付,价格是一百万,相对于职业选手的工资来说,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但考虑梁辰能够在直播上挣的钱,以及他目前完全可以比肩世界顶尖ADC的职业高度,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梁辰把合同看了一遍,从头到尾不动声色,徐一晨依旧在泡茶,不过也在观察着他的神色,见他看罢合同都不见一点异样神色,心里不禁暗暗吃惊,不过却也多了些重视。

    她原本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又在职场上打磨了几年,平日里自认也有些城府,但也要看是什么事情,自问若是易身处地,换了自己拿到这份合同,倒不至于乱了方寸,可也未必就能像眼前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这样子沉着。

    不过这样,无疑也证明了自己今天的做法是对的。

    徐一晨心里掠过这些念头,手上动作却不停,水雾氤氲,茶香弥漫,将盛着澄黄茶汤的茶杯放在梁辰面前,平静地问道:“怎么样?”

    梁辰笑了笑,端起茶杯,轻声道:“晨姐觉得呢?”作为一个选手,这样子跟俱乐部经理说话无疑有些托大,但现在的他显然有平等对话的资本,因为明天总决赛之后,他马上就会恢复自由身,以他在职业赛场的表现,根本不用去主动寻找下家,只要合约到期的消息放出去,就会有很多LPL战队排队来抢他。

    徐一晨微微一笑,道:“这是草拟的第一份合同,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你,当然不会想要靠这个就能留住你。不过吴总的意思,是明天总决赛结果之后才给你看的,底线嘛,直播签约费50%,薪水可以翻倍。”

    直播签约费的50%,年薪翻倍就是两百万,这个待遇已经是非常诱人了,在目前的LPL国产选手里面,已经是最顶尖的待遇了。

    只是就像徐一晨所说,这份合同是为了试探梁辰,吴良楚的底线在此,但显然并不愿意直接拿出来这样的待遇,身位战队经理,徐一晨为什么会直接把俱乐部的底线告知梁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