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一一节 古柳下惠,今辰慕冰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冰凝当然不是真的要找洛冰语SOLO,身为国服电一钻石组的选手,她觉得自己这点矜持和傲气还是有的——虐一个即便来到明星召唤师活动上面,也是打娱乐局的妹子,有什么意思?

    就算她是洛冰语,那又怎样?

    就算她是自己情敌,那又……好吧,其实苏冰凝觉得如果能把这位淡然沉静的谪仙在游戏里面虐杀几局,感觉肯定还是很不错的,唯一可惜的就是自己段位太高了,有点不好意思去欺负一个还没有满三十级的新人。【www.AiQuXs.coM

    “假如我真的跟她SOLO的话,你帮谁?”

    梁辰心想还好我妈不会玩LOL,否则我还真没得选择,咳了一声,用一种很无辜的语气,幽幽说道:“SOLO是不能让别人帮的。”

    “哼!”

    “好吧,帮你。”

    “算你识相。”苏冰凝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好啦,人家不会让你为难的,她不是说要开黑嘛,那就今晚吧,刚好你没有训练赛,否则接下来要打LPL决赛,又得准备MSI,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有时间。”

    “那好吧,我问问她有没有时间。”梁辰自然而然地把她找洛冰语开黑的原因,当做了她想要向洛冰语宣告她这个正牌女友的存在,她虽娇生惯养,却不是得寸进尺、恃宠而骄的性子,不会做出什么刺激冰儿的事情来。

    而且……

    梁辰后知后觉,已经慢慢反应过来当时洛冰语表现有些异常,加上她一反常态地加好友、邀游戏,这些举动难免让他“误会”,觉得冰儿会有些不甘……

    希望通过这次开黑,或许能够让冰儿早些放弃吧。

    这种决定让他感觉有些难受,但事已如此,别无选择,他只能继续本着“两权相害取其轻”的念头,狠一狠心,咬一咬牙,坚持下去。

    “她肯定有时间的。”苏冰凝信心满满,她要找洛冰语开黑,当然不是为了打游戏,更不是为了梁辰所猜的那个缘故,她和她,都只是想通过这次开黑让梁辰“放心”。

    梁辰听她语气笃定,不禁有些好笑,“你怎么知道?”

    “额……猜的嘛。”几乎没有过说谎经历的苏冰凝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忍不住有些心慌起来,“好啦好啦,你先去找她吧,我再去找个朋友,刚好五黑。”

    “嗯。”

    梁辰挂掉电话,想起苏冰凝刚刚说的话,忽然又皱了皱眉头。

    “找个人就够五黑……她知道冰儿一定是两个人?”正想着,忽然又响起上次开黑的事情来,心里稍定,暗怪自己多疑,冰凝应该是上次开黑冰儿就是跟小雪一起的,所以才会下意识的认为是两个人,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私下去见冰儿,逼她放手?再说,冰儿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

    他一边想着,一边就拿过手机接受了好友申请,然后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你现在有什么吗?冰凝说想要邀你一起玩游戏。”

    洛冰语很快回复道:“你知道我是谁?”

    “呃……”

    梁辰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凭他对洛冰语的了解,接下来小妮子肯定要找他算账,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搭理她。

    然而出乎意料,她很快就又发来一句:“刚好有空,我叫一下小雪,这就上线。”

    梁辰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可以在他面前毫无顾忌撒娇弄痴的冰儿,纳兰容若那首《浣溪沙》下意识地就浮现在了脑海之中,一时心中怅然,回了一句,就起身离开房间,来到了训练室里面。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很多人事物,往往都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正因如此,这首词末尾那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就成了全词的点睛之笔,与纳兰容若的另外一首《木兰词》开篇首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样,成为了他名传后世,最著盛名的不朽经典之句。

    纳兰容若与妻子卢氏感情甚笃,可惜卢氏早亡,纳兰容若思念亡妻,这才写下这首千古佳作,比苏轼的那篇《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并不逊色,下阕那句“被酒莫惊春睡重”,写的是妻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而那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则是借用了堪称华夏五千年历史第一才女李清照以及她第一任丈夫赵明诚的典故。

    李清照与赵明诚之后可谓是才子佳人的恩爱夫妻典范,流传下来的佳话为数甚多,“赌书泼茶”典出二人所写的《金石录》,两人一起煮茶的时候,往往都是以典故问答对错来确定谁先来喝茶,这“赌书”是闺中情趣,自然不为争强好胜,往往是赢得因为太过开心,没有喝着茶,反而泼了一身茶香,所以才有“赌书消得泼茶香”之句。

    梁辰想到这里,一时情绪也有些黯然,不过很快打开电脑,登录游戏,又跟苏冰凝一起开了语音,就把这些不该有的情绪很快隐藏了起来。

    “雨萌来了……你还记得吧?那个古板贪财的墨叔叔,就是她的二叔,我们俩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哦。”

    梁辰点了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她看不到,就笑着“嗯”了一声,他倒不觉得那个墨子铭多么贪财,不过确实还记得那天苏冰凝来基地这边,煲了半天的电话粥,好像就是跟这个凌雨萌。

    正说着,就忽然听到了耳机里面有一个女孩子的清脆声音道:“哈喽哈喽!辰慕冰,我是凌雨萌,你未来媳妇的闺蜜,等下记得不要抢我人头哦,不然我这人记仇,说不定就背后说你两句坏话。”

    这打招呼的方式有点特别,苏冰凝也有种啼笑皆非的无奈,没好气地斥道:“凌雨萌,你要死啊!”

    “嘁,还没嫁给他呢,就开始损我了啊?”貌似远在大洋彼岸的凌雨萌撇了撇嘴,“重色轻友!哎,辰慕冰你长得帅吗?怎么把我们家冰凝给追到手的?”

    “凌雨萌,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把你踢出去?”

    “好啦好啦,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早恋似的,害什么羞呀,真是的。我记得你不是说过,过年的时候都跑他家里去了吗,怎么……辰慕冰你不要告诉我,我家冰凝这么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都送到你嘴边了,你到现在还没吃?”

    “呃……”

    梁辰抹了一把汗,这个凌雨萌不是跟苏冰凝从小一起长大的么,怎么比苏大小姐彪悍这么多?

    “不是吧?真没吃?你这是要比肩柳下惠的节奏啊……”

    凌雨萌还没说完,忽然就没有了声音,梁辰切过语音频道看了一眼,真的被苏大小姐给踢出去了。

    “我先去骂她一顿。”

    电脑前的苏冰凝估计脸都能红的滴血了,声音里面都能听出来一股羞意,梁辰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上次独处的旖旎光景,她潮红的脸蛋、水汪汪的眸子、丰盈香软的娇躯、似是断续似是急促的娇喘,那还有些稚嫩却已经足够诱人的风情,都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一时间不禁有些心猿意马,感觉有些血脉喷张,无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勉强压了压“砰砰砰”乱跳的小心脏,轻而深情地语调问道:“你这周末要回去吧?”

    “嗯?”

    有点浮现连篇的梁辰并没有发觉语音这个回应自己的悦耳声音冰澈空灵,与苏冰凝那种甜腻柔软并不相同,还在问:“我记得你说过,江表姐是不是要忙金龙TV的事情,不会跟你一起回去?”

    “嗯?”那个冰澈空灵的嗓音,尾音袅袅,露出了一些疑问的语气。

    “你一个人回去的话,也是一个人住在校外,还不会做饭,我反正决赛之后也没什么事情,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好啊。”

    耳机里面那个女孩儿声音应了一声,依旧冰澈空灵,却透出来了一些似笑非笑的感觉,冷冷地,淡淡地,“就是不知道你家苏小姐同不同意?”

    “呃……”

    只是语气词,女孩儿的嗓音还不容易辨别,但一开口说话,那种不同音质之间的区别就比较明显了,梁辰一个激灵,从自己的美(wei)好(suo)幻想中清醒过来,就见电脑屏幕上面,自己刚刚切换过来的语音频道界面,上面赫然多出来了一个新的账号,而苏冰凝的那个账号,代表着麦已经连通的小喇叭标志并没有亮起。

    不用说,羞极了的苏大小姐肯定是打电话去找凌雨萌算账去了,没有她打电话的声音传来,图标也没亮起,那就是说,苏冰凝是闭了麦的……

    那,刚刚说话的人是?

    梁辰瞥了一眼语音频道里的第三个账号,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刚刚还“砰砰砰”乱跳的小心脏,“噗”的一声,差点就不跳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啥,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打什么主意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