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百零九节 高考的梁辰,离婚的苏洛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苏冰凝捂着手机,睁大了一双眼睛,凶巴巴地样子瞪着旁边的洛冰语。

    洛冰语平静地目视前方,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好像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当然是送你回家呀。”

    “谁说我要回家啦?”苏大小姐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差点没忍不住要把眼前这个曾被自己视为偶像的女孩儿给打一顿,“我要去找梁辰,你刚刚不是说送我过去见他吗?”

    “啊?我刚刚说要送你去见他吗?”

    洛冰语脸上露出一抹讶色,然后很快就归于平淡,却并不掩饰她冰雪般澄净眸子里的一抹笑意,“那可能我们的理解有些偏差,我刚刚说的是送你回家,你答应了。”

    “你……”

    苏冰凝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清丽脱俗的谪仙居然也会耍这种小心机,不过微微一顿,就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两人之间短短接触,勉强还算相互印象不错,但那份协议签订之后,就意味着他们原本就存在的竞争关系已经正式挑明,洛冰语这么做,阻止她去见梁辰倒是其次,最重要的原因,是想要借此向她传达出一个信息:宣战。

    虽然接触不多,但通过来自梁辰那里的了解,以及外界风评、自己所见,苏冰凝对洛冰语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她跟自己一样,肯定有私心,但不会在暗里使什么阴谋,就像她会接受协议补充条款里的第三条一样,上面说的是,“在协议执行期间,如有苏、洛任何一人确定梁辰对洛已经没有感情,协议立即终止,洛必须无条件退出”,也就是说,她苏冰凝随时可以打着自己已经确定梁辰对她没有了感情的名义,迫使洛冰语退出这场所谓的竞争。

    洛冰语接受了,因为她知道苏冰凝因为什么找到她。

    她们争得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并不是仅仅以在一起为终点,所以苏冰凝已经胜券在握,却主动“议和”,所以洛冰语已经拥有了平等对话的资格,却在补充条款里,拱手送给了自己的对手一道随时可以把自己驱逐出局的令箭。

    这是一场干系终身幸福的争夺,或许有心机,但绝不会有阴谋,所有的一切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有阳谋,堂堂正正、明明白白。

    两个女孩,一个将将十八,一个不满十七,青春之所以难忘,之所以美好,就在于比它小的时候懂得太少,比它大的时候烦恼太多,正处于人生之中最美好青春年华之中的两个女孩,也在努力追逐自己心中最完美的爱情。

    “你以为把我送回家,我就不能再出来吗?”短暂出神的苏冰凝轻轻哼了一声,心里暗暗决定,回头有时间,第一件事就是要学开车!

    洛冰语轻轻瞟她一眼,却不说话,苏冰凝有些奇怪,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抬头再看一眼洛冰语,后者眼神有些无奈,“你就没有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什么?”

    苏冰凝狐疑地看着她,然后就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语气焦灼,似乎在喊自己的名字,“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忙把被自己捂住的手机给拿了起来,一个没拿稳,差点给丢出去,手忙脚乱地抓住放在耳边,忙道:“喂,喂,喂……梁辰你能听到吗?我刚刚……哦,信号不太好,这个破手机,每次电量一低,信号就不稳定。”

    好吧,苹果手机信号问题也不是一代两代的事情了,梁辰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心里松了一口气,语气忍不住有点埋怨,“那你刚刚乱叫什么?吓得我这一身冷汗。”

    “什么叫做乱叫呀,你会不会说话!”苏冰凝苏冰凝没好气地嗔了他一句,又瞪了一眼旁边的洛冰语,“我跟一个朋友在一块呢,刚刚就在你那边,原本想去见你来着,结果没想到她那么笨,让她送我去找你,她就直接把我送回家了,人家刚刚发现方向不对,当然被吓一跳啦。”

    除了隐瞒了自己口中那位“朋友”就是洛冰语的事情之外,她说的基本都是实话,梁辰听她语气正常,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我跟朋友在一块呢,先不跟你说了。”

    苏冰凝是知道梁辰不会隐瞒自己什么事情的,唯恐他在电话里提起洛冰语的事情来,当着洛冰语的面,总归有些尴尬,就先一步结束了通话。

    “嗯,拜拜。”

    “拜拜。”

    苏大小姐甜甜地道了别,挂断电话,旁边的洛冰语依旧在专注开车,好似对旁边两人通话毫不在意的模样,等苏冰凝挂掉,才道:“他今晚没有训练赛吧?”

    “嗯,明天还有最后两场训练赛,后天下午总决赛。”苏冰凝对这个时间安排还是很清楚的,想了想,轻轻咬着唇,又道:“昨天两局训练赛,全部都输了,梁辰的发挥好像也很不稳定。”

    洛冰语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隐隐有些忧虑,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他只是性格缺陷,并不是说情商低,情绪控制能力还是有的,虽然我不怎么懂这个游戏,但这跟其他的比赛并没有什么区别,训练赛也不等于比赛,而且……”

    她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据我所知,风暴战队现在高层变动,很多选手都不由自主地被牵扯了进去,他们的状态并不好,而梁辰他们经过常规赛一路连胜,尤其是前几天还能开着直播就挂机,大半夜陪他去喝酒,队内气氛肯定要比现在的风暴战队好很多,既然是团队游戏,一个团队的氛围,肯定要比个人的能力更重要一些。”

    “你不懂的,任何一个团队都需要一个核心,梁辰就是他们战队的核心,他是Carry点,也是指挥,如果他状态不好,肯定就会影响整个战队状态的。”

    苏冰凝白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像是一个大师王者在看着青桐小学生,仿佛在说你个菜鸟懂什么,不过虽然这样,她心里终归还是有些忧虑。

    梁辰踏足职业圈到现在,只有短短两个月,能够获得这么高的人气,靠的就是IEM夺冠,一战封神。

    他是以“出道即巅峰”的王者姿态进入广大国服玩家视野之中的,假如在后台的总决赛上,他能够击败风暴战队拿下第二个冠军,那么他的人气无疑将会更上一层楼,而如果失败了,那么IEM一战封神获得光环就会变得暗淡许多,跟那些出道很亮眼,可很快就被遮掩了光环的其他职业选手,不会再有什么两样,聚集在他身上的人气与关注,也许不会散去,却必然会降低。

    对别人来说,这是很正常的职业道路,但对梁辰来说,就等若失败。

    因为不论他,她,她,都没有时间耽误。

    其他人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去拼自己的事业,成家立业,这个顺序很正常,但在梁辰身上,他必须先立业,才有可能成家。

    所以……

    后天的比赛,不能输!

    可那毕竟是风暴战队啊,自成立开始就一直统治着LPL赛区,虽然在世界赛上的发挥并不理想,但没有人能够否认这支战队的强大实力,想要击败他们,谈何容易?

    洛冰语平静地道:“当务之急,是保证梁辰的心态不受影响。”

    “我知道。”

    苏冰凝说的知道,并不是说知道这个“当务之急”,而是知道是什么影响了梁辰的心态,对洛冰语的割舍不下,对自己的愧疚不安,都是影响他心态的因素。

    所以接下来该做什么,她当然也知道,只是明明是那个家伙对不住自己,该他来哄自己才对,现在却要反过来,她就算再懂事体贴,心里总归还是有些不忿与委屈。

    洛冰语看了她一眼,像是明白她此时心中感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参加过高考吧?”

    “当然。”苏冰凝的神色有些疑惑。

    洛冰语道:“在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每一个考生都是各自父母重点呵护的对象,有求必应、无微不至,为的就是让他考出好的成绩,等高考结束之后,考生的地位自然就会下降,有什么恩怨委屈,不妨到那个时候再算总账。”

    苏冰凝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现在显然梁辰就是那个要参加高考的考生,她们两个就是那对无微不至的父母,再多的委屈,目前都得忍着,只能等到高考结束再算账。

    这么一想,忍不住就觉得有些好笑,洛冰语脸上也露出些许笑意,道:“不过我们这对家长,高考就要离婚的……”

    她顿了一顿,眼眸微暗,轻轻地道:“所以高考之后,假如抚养权在你那里,记得把我这一份账,也帮我算找他一下。”

    苏冰凝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消失了,低低地“嗯”了一声,又道:“如果‘抚养权’在你那里的话,你也要记得,帮我找他算账。”

    车自燃不是洛冰语在北京的那辆幽蓝跑车,只是这里一个朋友那里临时借来的座驾,通体莹白,是保时捷Cayenne系列的一款跑车,两百万左右的价格对普通人来说称得上是可望而不可及,但在她们这种层次里,已经是很低调了。

    那辆幽蓝跑车虽然市价也就六百多万,与很多顶级跑车动辄千万级以上的售价来说并不算高,可却是绝版限量的车型,价值比这款Cayenne保守估计,也要十倍以上。

    苏冰凝下了车,正要关上车门,忽听车内传来低低的一声:“谢谢”,微微一怔,望见洛冰语那双澄净冰澈的眸子,心里有些触动,不知为何,忽然心里一酸,几乎掉下泪来,忙回以一笑,道:“你送我回来,该是我来道谢才是。”

    她目中一闪而过的眼神并没有逃出洛冰语的观察,知道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道谢,便微微一笑,挥手道别。

    “拜拜。”

    苏冰凝也挥了挥手,关上车门,转身进了檀宫。

    洛冰语透过车窗,看着苏冰凝长发飘飘裙裾轻扬的纤秀身影,脑海里浮现出来了《道德经》里“大成若缺”那一段,怔怔出了一会儿神,才轻轻一笑,重新发动车子,掉头离去。

    老子《道德经》有言:“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又有言:“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至北宋苏轼,在写给欧阳修的一封信里,即《贺欧阳修致仕启》之中,将老子这番大道至理,引申出来了另外一个传诵至今的成语,叫做:大智若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