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零六节 好久不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声音越来越近,梁辰本来紧张地看着包厢门,却忽然收敛了目光,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托盏,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心却依旧随着那渐渐接近的声音而忍不住加快了跳速。

    那隐约的女声来到门外,却又渐行渐远,只是路过……

    梁辰有些失落,又似是松了一口气,暗想自己实在沉不住气,冰儿就算是到了,也是一个人前来赴约,怎么可能会在路上说话?跟侍者聊天还是在打电话?亦或者像电视小说里面那样子,找个挡箭牌……

    刚想到这里,就听包厢门忽然轻轻敲响了两下,然后轻轻推开,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侍者推开了包厢门,向身后的美丽女孩做出了一个请的姿态,然后目光就落在了梁辰的身上,眼神里带着些审视和好奇的味道。

    样貌秀气的女侍者并不玩英雄联盟,自然也不认得眼前的梁辰就是辰慕冰,就算是认得,也不会多么大惊小怪,毕竟全国的LPL明星都在上海,而且对于不玩LOL的普通人来说,偶像光环微乎其微。

    但她不知道辰慕冰是哪个,却不能不认得洛冰语。

    虽然传闻中洛冰语家境显赫,但这并不会影响她的形象,反而让更多的人相信她是娱乐圈污浊环境里少见的一株清濯青莲。

    出道两年,洛冰语还不曾有过任何绯闻传出,而现在居然私下单独与一个年轻男人相会,也就难怪她会生出审视与好奇的心态了。

    好奇是人之常情,审视则是因为她也是洛冰语的粉丝,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如此幸运,得到谪仙垂青。

    之所以认定为“相会”,而不是“相见”,也并非是她心思太不纯洁,实在是洛冰语出道以来,此类传闻太过空白,以至于她单独与人相见,便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不过再好奇,毕竟也不是自己能够探寻、知道的,漂亮的女侍者很有职业素养地朝梁辰微微躬身。

    “谢谢。”洛冰语微微含笑致谢。

    “啊……不客气,不客气。”

    一直彬彬有礼的女侍者带着有些激动、欢喜的笑容离去,洛冰语关上包厢门,慢慢转过身来,一双明亮如星辰般的眸子看向梁辰。

    有些人生来就注定不凡,哪怕在千千万万人中,也会被一眼注意到。

    洛冰语无疑就是这种人。

    自小到大,不论现实生活还是影视作品里所闻所见,她都是梁辰所见所知最美而没有之一的人。

    如果按照梁辰之前那套美女百分制的评分标准,如今渐已长成的她应该是世上唯一一个接近满分的人。

    因为这个打分标准,包括梁辰的审美观,完全都是以她为标准而建立的。

    丝发披肩,肌肤晶莹,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吊带裙,外罩同样雪白的长款丝质披肩外套,这种里外都是白色的穿着本该是单调的,可那丝质轻薄柔软,顺滑地贴在她愈显修长婀娜的娇躯上,竟显出如同山水画一般跌宕起伏的美感,衬着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清雅脱俗气质,衣洁如雪,人美如玉。

    自古便有佳人如玉美人如诗的说法,在浩瀚如烟海的华夏文明里,描写女子美貌的诗词不可枚数。

    从“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到“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从“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到“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渠出绿波”,从“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到“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梁辰不知道这些诗词所描写的古代女子究竟有多美,他只知道,当他第一次读到这些诗词的时候,脑海里面想浮现出来的,都是这个女孩儿的容颜身影。

    冰儿。

    冰儿。

    冰儿。

    ……

    曾经多少次,一遍一遍,默默地呼唤着这个名字,然而今非昨,人成各,时隔两年,终于再相见,多少个日日夜夜思念积蓄成的千言万语,却已经无从说起。

    “不先让我坐下吗?”洛冰语见他只望着自己,抿着嘴角微微一笑,颊上梨涡浅浅,只是这句话出口,便想到了上次与苏冰凝的见面,也是自己先开口,同样也是类似的一句话,心里酸楚,眼神不禁一黯,脸上笑容却是不变。

    她笑起来其实很甜,那种清雅脱俗的恬淡气质便无形之中被冲淡了许多,好像只是一笑,就从高高在上、恬淡脱俗、不食烟火的谪仙,变成了曾经那个天真执着、娇憨顽劣、聪颖可爱的冰儿,仿若穿越了两年的时光,又俏生生地站了在他的面前。

    梁辰下意识地一句“请坐”就要出口,到了嘴边,却又噎住,脑海之中懵懵的,只是苦涩地想:“什么时候,跟她也要说一个‘请’字了?”

    人与人之间,随着关系亲疏的变化,很多事情都会随之而变,简简单单一个“请”字,有时候是礼仪,有时候则是疏离。

    洛冰语见他欲言又止,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念头,也不客气,自己在他对面坐了,轻轻眨了眨眼,带着笑意,道:“你比我先来上海,多少算半个东道,要我来动手吗?”

    这家茶馆因客人喜好不同,是可以自己烧水泡茶的,旁边就有磁炉水壶,泡茶以碳火铜壶最佳,但现代社会,就算是很多茶艺爱好者,也都已经很少会有人去用碳火铜壶去烧水了。

    梁辰打开磁炉开始烧水,转身坐好,就见洛冰语坐在对面,一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望着自己,心里不禁一跳,脸色却还能维持着平静,看着她那双冰雪清眸,终于说出来了相见之后的第一句话:“好久不见。”

    他表面平静,内心波澜却只能用起伏汹涌来形容,洛冰语却是浑若无事,好似故友重逢一般,眉目如画,笑意盈盈,有些忍俊不禁地样子,“你还不会还打算把那首歌也唱一遍吧?”

    梁辰前来赴约,原本已经做好了迎接眼泪、怨愤,甚至于责骂心理准备,因为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她并没有放弃当初与自己的那段感情,如今自己深陷两难,退无可退,已然负了她,不论她如何对自己,都是自己应得的,他只有愧疚。

    但他没有想到,看到的是一个言笑晏晏的洛冰语,她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当年的事情,或者当它不曾发生过,这让原本心里愧疚、不安的梁辰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落差。

    这种落差之下,让梁辰心里的愧疚,毫无理由、毫无立场、毫无道理,却难以自遏地滋养出来一股怒气。

    他从来没有生过她的气,被她逼着学习、锻炼、背书的时候没有,孤身北上没有见到她的身影,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责难的时候没有,本就过分的自尊被她爸妈朋友踩在脚下的时候,也没有。

    而现在……

    她根本不在乎!

    当年的梁辰心里波动很难逃出她那双冰雪般的眸子,而现在随着他性格成熟、城府渐深,他已经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梁辰知道自己才是理亏的那一方,所以他借着并不明显的呼吸压下了心里躁动的怒气,反应却慢了半拍,听到洛冰语这句话,不解地道:“什么?”

    “《好久不见》呀,你没听过吗?”

    她当然知道他听过这首歌,因为当初就连听歌,他也是随着她的喜好来,大概是高一结束后的暑假,他在又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还曾笑谑说要像歌里唱的那样,拿着她的照片,去她所在城市,希翼着能在街角的咖啡店里给她也来一场“精心安排的偶遇”。

    梁辰想起当初的情景,精神有瞬间的恍惚,当初的自己,一定没有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会亲口跟她说出这句话,作为开场白吧?

    “我唱歌太难听,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吗?”

    洛冰语歪着脑袋看了他一眼,嘴角有着一抹笑意,“昨天看到有人说你大半夜拉着队友去唱歌,还以为你现在喜欢唱歌了呢。”

    她眨了眨眼,眸子里忍俊不禁的笑意,带着好友般的调侃意味,“还以为你现在的女朋友,把你给教好了呢。”

    梁辰一窒,半晌无言,沉默许久,缓缓呼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刚抬起头,便见对面的洛冰语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好啦,算你有点良心。”

    她笑颜如花,笑盈盈地看着他,“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那时候都还小,哪里懂得那么多,你不会因为有了女朋友,就对前女友怀有愧疚吧?这样三心二意的话,我也瞧不起你哦,还是说……”

    一隙贝齿轻轻咬着诱人红唇,溢着一抹盈盈笑意,“还是说,我之前在微博上面给星光加油,让你误会什么了?”

    梁辰目中震惊、刺痛的神色一闪,转瞬变成了深深的自嘲,而后很快复归平静,笑道:“当然不会。”

    他轻轻呼吸了一口气,笑道:“对了,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话本是被刺痛了之后下意识的掩饰之语,但还是透出了些许愤怒、质问的反击:你不是不在乎吗?你不是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吗?那你还把我约出来做什么?

    洛冰语好似没有发现丝毫异状,轻轻叹了一口气,带着笑意嗔道:“刚刚还夸你有良心,真是夸错了!不论怎么样,咱们也是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吧?我可是第一次来上海拍戏,就想着见你一面,你好像一副很不愿意看到我的样子?不会是怕女朋友吃醋吧?”

    梁辰摇了摇头,“她没有那么小气,而且我来,她是知道的。”

    洛冰语点了点头,抿嘴一笑,“今天苏家老爷子大寿,我还去了呢,刚刚就是那里过来的,见过她……嗯,很漂亮,看起来也很好,你眼光还是很好嘛。”

    “你从那里过来的?”梁辰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对呀,还看到了你送的那副《李鸿章画像》,苏家大小姐很热情地、委婉地告诉我这是你送的。”

    洛冰语宛若在跟朋友闲聊,美丽无瑕的容颜上带着一抹笑意,“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好运,能让她对你这么上心,”

    说到这里,又抿着嘴角轻轻一笑,“像怕我还会把你抢走似的。”

    她说到这里,眼神越过梁辰,往后面瞟了一眼,笑道:“水好像已经开了。”

    梁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见水已沸腾,就转身去泡茶,熟练地温具洗茶冲泡,浑然不知身后那个刚刚还笑颜如花的女孩儿,已是泪盈长睫……

    然而等梁辰泡完茶,重新转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浅浅含笑的澹然,脸颊如玉,肌肤晶莹,吹弹可破,哪里能看出半点方才还要珠泪盈眶的模样?

    白雾弥漫,清香馥郁,梁辰先给洛冰语倒了一杯嫩绿明亮的茶汤,自己这边刚刚倒好,就见她轻轻抿了一口,笑道:“云雾毛尖,怎么想起来喝这茶了?”

    古有“君子六艺、文人七雅”的说法,七雅即“琴棋书画诗酒茶”,到了洛冰语这儿,她的兴趣爱好却更为广泛,虽不好酒,却把音乐、插花、戏曲、旅行、电影、小说之类都给补充了进来,称得上是古今结合中西合璧。

    梁辰当年曾对她说过要陪她走遍世界名胜,尝遍中国名茶的话,中国喝茶的可考历史就有四千年之久,名茶何其多?早早来到后点单,看到菜单里这个“云雾毛尖”,印象里似乎也位列中国十大名茶之席,冰儿应该是喝过的,自己却从未尝过,这辈子肯定没有办法陪她尝遍中国名茶了,索性能把十大名茶尝尽一遍,也算是稍慰心意,所以才点了这个“云雾毛尖”。

    不过此情此境,梁辰自然不会说这个缘故,只是如她方才那般淡淡一笑,道:“随便点的。”

    洛冰语“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又细细地尝了两口,就搁了下来,抬眸看了他一眼,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她眸中的眼神,那细细密密如同雨帘一般的长睫便复又垂下,声音平静地道:“我还是更喜欢龙井。”

    梁辰的思绪因为这句话而不自禁地飘荡开来,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微凉的午后,那天面前的这个女孩儿为了庆祝他的生日,给他一个惊喜,偷偷跑到了他的学校里面,循着班级标牌,走过一个个教室,终于找到了他的教室门口,浅浅含笑地说了一句:“老师不好意思,打扰您一下,我找梁辰。”

    他知道她爱茶,可在那个小县城里面,肯德基麦当劳、奶茶店咖啡店都有,可是茶馆实在不好找,她拉着他到了学校附近的奶茶店里面,点了两杯五块钱的奶茶,半是欢喜半是责怪地嗔他:“我才没有那么娇气呢,有就喝,没有就不喝嘛!谁跟你说我只喝茶了?”

    她捧着奶茶,咬着吸管,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娇憨纯稚的模样,向他叮嘱道:“我喜欢了什么东西,就会一直喜欢。小时候跟着我妈喝茶的时候,最喜欢明前龙井,所以就一直喜欢。我喜欢上音乐,是因为听到了古筝声音,很喜欢,然后就一直喜欢。我临摹书法的时候,选的是《谢安中郎帖》,所以哪怕长大后知道书法都尊王羲之为圣,我却还是一直喜欢谢安……”

    因为是上课期间,空荡荡的奶茶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以及另外一对大概也是逃课出来的小情侣,坐在旁边的那个男生不知是听女孩儿如数家珍的叮嘱出了神,还是盯着她精美无暇的侧脸轮廓忘了我,被自己的女朋友连叫数声也没有应声,气得那个打扮时尚的早熟女孩拍桌离去。

    然后再仅剩两人的奶茶店里,满足了男人劣性根的他正半是虚荣半是好笑,正在咧嘴笑,就被她给轻轻掐了一把,故作气恼的娇俏模样跟世上所有恋爱中的女孩子一样可爱,“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呀?你要记清楚一点,不然下次忘记,我会生气的。”

    他笑着问:“那你喜欢了一个人呢?”

    她羞得踢了他一脚,最后却还是微红着脸,小声说:“自然也是喜欢一辈子。”

    那一刻她波光流溢的眸子,第一次让他体会到什么是“柔情似水”;

    那一刻她微微翘起的嘴角,第一次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此生无憾”;

    那一刻他握住了她的手,心里只想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仿佛时光重叠,他又看到了她坐在自己的面前,只是五块钱一杯的奶茶,换成了五百块钱一壶的绿茶,她眼里的柔情也不复存在,变成了单纯的好奇,当时的她看到自己发呆,多半会忽闪忽闪地眨着那双漂亮的眸子,或者可爱地嘟起小嘴,娇憨地问:“你在想什么呀?”

    现在的她,那双眸子更加明亮、澄净,却没有了那种娇憨纯稚,反而给他一种似笑非笑的感觉,平静地说:“其实云雾茶也不错啦,不过我不喜欢,你不会因为这个就生气了吧?”

    梁辰微微一笑,“当然不会。”

    “那就好,我也觉得你不会变的这么小气。”洛冰语捧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英雄联盟最近几年挺火的,我也在看要不要投资一下,所以最近一直在关注LPL,你是圈内人,肯定更清楚,回头我可能还有事情要请教你。”

    她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关注比赛的事情,并没有给梁辰同意与否的机会,又道:“对了,明星召唤师活动好像已经邀请了你吧?”

    “嗯。”

    梁辰原本以为在明星召唤师活动上才会跟洛冰语见面,所以在有了决定之后,杜婷再问他的意见,他就已经同意了,杜婷自然也就马不停蹄地给腾讯那边去了肯定答复。

    接下来的第二天苏洛再次见面,又过一天,梁辰才接到了洛冰语的短信,否则若是当时知道有这次见面,也许就未必会再答应去参加明星召唤师活动了。

    “那刚好。”洛冰语看起来颇为欢喜的样子,“我刚玩这个游戏不久,还不太会,有空的话,你教我一下。”

    梁辰并没有发觉他语气上的微妙转变,自从刚刚说起电竞的话题之后,她说以后请他帮忙、让他带自己一起打游戏,用的都是陈述句,轻描淡写,并未征求他的意见。

    又或者说,已经默认为他答应了。

    “小雪蛮喜欢这游戏的,刚好可以一起玩。”

    洛冰语抿着嘴角,想起上次开黑小雪故意不肯救他的事情,忍俊不禁地笑了一笑,颊上两个浅浅地酒窝就又浮现了出来,眸子闪动的晶亮眼神,隐约间似乎也有了当初娇憨纯稚的神彩,“再加上你现在那位女朋友,我们就有四个人了,如果能再找一个人的话,就够五黑了。”

    梁辰怔了怔,终于察觉到了有些异常,洛冰语却已经起身,他的目光随着她的动作而抬起,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两年的时间,她不仅出落得气质愈发脱俗,一袭白衣之下,胸脯更高了,腰肢更细了,娇躯曲线愈发显得玲珑起伏,婀娜动人。

    当年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她,已经……长大了。

    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梁辰的眼神,一直澹然自若的洛冰语,晶莹无瑕的脸蛋透出些许微红,轻轻抬起一只如玉般的手掌,理了理额前的发丝,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着看了一眼梁辰,缓缓展颜一笑,转身开门离去。

    最后这刹那展颜的笑容,绚亮明媚,依稀之间,似乎当年那个冰儿又回到了面前,梁辰正沉浸在最后展颜的惊艳里,见她已经转身要走,急忙起身,却没能说出一句话,怔怔地目送那一袭白衣袅袅远去。

    这次见面,梁辰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过去的那段感情做出一个了结,他很清楚是自己负了冰儿,但他没有选择,他已经负了一个,不能再负另一个,所以哪怕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她,他还是来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过程会如此的顺利,顺利到他有种正在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感觉。

    “就这样……结束了?”

    他在原地呆了很久,心里空荡荡的,有些怅然,有些失落,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古怪感觉,一直横亘在他心底,始终挥之不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