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零五节 终相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记忆里这首歌歌词简单,循环了很多次,但当伴奏结束的时候,梁辰竟然有种还没唱完的感觉,不过他终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少年,一首歌唱罢,积郁在心底的情绪仿佛得到了疏解,感觉轻松了不少,理智便也慢慢复归。

    “我没事。”

    看着胡杨他们几个怪异的眼神,梁辰挤出一个笑脸,旁边的胡杨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就好。”又往屏幕上面努了努嘴,笑道:“没想到你唱歌还不错,这首歌也给你顶上去了,唱完继续喝。”

    “好。”

    梁辰一共就点了两首歌,第二首歌名为《林中鸟》,开头便是“当当当”激昂的伴奏音乐。

    “来不及祈祷就开始奔跑,总觉得外面世界有多美好”

    “用几滴眼泪才换来骄傲,我要的光荣哪怕只有一秒”

    “角落太寂静城市太喧闹,这世界很忙其实我都知道”

    “离开了地面就随风飘摇,决定要走遍天涯心比天高”

    “我就像那一只林中的小鸟,努力挣脱冲向蓝天怀抱”

    ……

    与之前那首《不再联系》相比,这首《林中鸟》不论唱腔、曲调、填词,都要激昂积极的多,就如同这两首歌的歌手,给人的感觉也有区别,是一个男孩与一个男人之间的区别一般。

    “我就像那一只林中的小鸟”

    “举头望月孤独有谁知道”

    “那带血的羽毛不向命运乞讨”

    “跌倒只能让我越飞越高”

    “跌倒只能让我越飞越高”

    “这一只林中鸟!”

    “这一只林中鸟!”

    ……

    在此之前,梁辰从来没有醉酒的经历,这是他第一次“借酒消愁”,不知道是不是很有“慧根”,他第一次借酒消愁,就体会到了“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感觉。

    因为他根本没有醉。

    哪怕他唱《林中鸟》的时候,一句歌词一口酒,哪怕跑到厕所足足吐了三次,腹内翻江倒海,哪怕他走路都要人陪,他的意识里都始终保持着一丝清醒,他很想大喊他就是那只羽毛带血、奋力冲天的林中鸟,可他模糊的听觉里,只听到自己抱着话筒又唱了一遍《不再联系》,一遍一遍地,唱跑了调,哑了嗓子,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腹内空空,脑袋昏沉,梁辰坐在床上怔了一会儿,拿起旁边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刚刚亮起,就看到了一个未接电话,还有跟在电话后发来的一条消息,自然不会是洛冰语发来的。

    “咦,人呢?”

    梁辰下意识地想给苏冰凝回个电话,不过打开了最近通话,正要回拨,却又怔了一怔,然后起床洗澡洗脸刷牙,又灌了一杯昨晚的凉白开,拿着手机来到阳台,窗外阳光灿烂,连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

    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头脑渐渐恢复清明,梁辰这才给苏冰凝打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一声,很快就接通,苏冰凝娇软甜美的嗓音里透着欢喜:“喂,梁辰。”

    梁辰笑了笑,道:“听起来好像心情很好啊?”

    苏冰凝轻轻哼了一声,娇声道:“才不开心呢,你都不理我。”

    梁辰苦笑道:“刚睡醒,这不马上就给你回电话了嘛。”

    “才睡醒?”苏冰凝有些惊讶地道,转瞬想到了什么,气鼓鼓地问道:“你昨晚干嘛去啦?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子,大半夜跑出去大……做坏事了?”

    “大什么坏事?”梁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了怔又道:“他们说?谁?”

    “昨晚大半夜的你跑出来诈尸,胡杨、小东挂机……”苏冰凝声音里又带着笑意,说道:“这件事已经跑到电竞新闻里面去了,很多人都在说职业选手该不该为普通玩家树立榜样,挂机要不要受到显示惩罚呢,不过胡杨的挂机理由真的好搞笑。”

    她说着就“扑哧”笑了起来,“我刚刚还看到有人P了一张图呢,上面就有胡杨在说队友生孩子,然后你躺在他身后,笑死我了……我还特意把图保持了下来,等下我发给你,哈哈哈。”

    梁辰听着她在电话那头一阵笑,脸上忍不住也露出笑容,无奈道:“这点破事也报道……不管他,我有件事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

    梁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才道:“昨天冰儿忽然给我发消息,说她就在上海,约我明天见面。”

    他想过很多种苏冰凝听到这件事后的反应,却没有想到她只是微微一顿,就“哦”了一声,很平静地问道:“你答应了?”

    “嗯。”

    “好吧。”虽然看不到人,但通过她的语气,梁辰完全能够想象出来她在电话那头撅着小嘴的可爱模样,“那你就去见她嘛,又不是去约会,我没有那么小气啦,你放心吧。”

    她当然没有那么小气,可从强调的那一句“又不是去约会”来看,也不是傻乎乎的只知道温柔体贴大方,所有现任对前任的戒心还是有的。

    “对了。”

    梁辰正想说什么,电话里面的苏冰凝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竟把梁辰要去见洛冰语的“头等大事”给忘掉了一边,道:“你还记得那副《李鸿章画像》吗?”

    “记得啊,怎么了?”

    “我现在就在爷爷这里呢,我爸妈、大伯、伯母,还有舅妈都在……哦,舅妈就是表姐的妈妈啦,爷爷跟我爸他们谈事情,我听到他们说起了李鸿章,就把你在墨二叔那里说的话说了一遍,爷爷还夸我明辨是非呢,看样子你这个礼物真的选对了,明天我把那幅画送给爷爷,他肯定很喜欢。”

    梁辰笑道:“你这算不算盗版?”

    苏冰凝哼了一声,梁辰又道:“你爸不是独子吗?怎么又来一个大伯?”

    “是我爸的堂兄啦,不过跟我家很亲近的……你怎么知道的?”

    “听你表姐说的。”这是他之前刚开直播,苏冰凝打赏引发矛盾后,江采萱为了劝他而说过的。

    “表姐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个,我怎么不知道?”苏冰凝有些奇怪,不过也不放在心上,道:“等下我去基地找你,你不要出去哦。”

    “你来干嘛?”

    苏大小姐的声音里马上就透出来了一股冷冰冰的杀气:“你好像很不开心?”

    “没,哪能啊,巴不得你住在这里。”

    “哼。”

    苏冰凝来基地的目的很简单,简单到梁辰有点哭笑不得——她来给梁辰准备明天去见洛冰语时穿的衣服。

    浅绿休闲裤、格子衬衫。

    黑色小脚裤、白色衬衫。

    从休闲裤道牛仔裤,从衬衫到T恤,苏大小姐磨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最终敲定了梁辰深色牛仔裤、白色T恤、外罩一件黑色夹克的明天穿着,看着镜中挺拔帅气的梁辰,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你以前好看,还是现在好看?”

    梁辰就是再笨,也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虽然以前也很帅,但肯定是现在更帅。”

    “厚脸皮。”苏冰凝有点好笑地掐了他一把,又带着审视地眼光打量了他一眼,重重地点头道:“肯定比当初更帅。”

    用很笃定的语气说罢,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却全然不似刚刚语气那般笃定,问道:“对不对?”

    明白自己帅不帅已经成为衡量她和她谁更适合自己评判标准的梁辰微微一笑,很自恋地道:“当然是越来越帅。”

    苏冰凝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皱着鼻子,轻轻哼道:“那也是我的功劳。”

    梁辰扯了扯身上夹克,道:“为什么要穿外套,会不会热?”

    “我来的时候已经看过天气了,穿着也不会热的,除非你心跳加快。”苏冰凝向他甜甜一笑,“你要是觉得热的话,可以明天可以穿刚刚那一套。”

    “这还有监控心跳的作用……”梁辰苦笑一声,伸手环住她纤细腰肢,将那盈盈娇躯揽到怀里,轻轻抚着柔顺地秀发,叹了一口气,道:“你放心吧。”

    苏冰凝轻轻“嗯”了一声。

    明天就是苏家老爷子大寿,苏冰凝很快就要离开,梁辰把她送出了基地,自然就有苏家的人在外面等着,梁辰目送她离去,回到基地,吃晚饭,然后打了两局训练赛。

    这次训练赛的对象是风暴战队,因为关系到总决赛的成绩,同样也决定了能不能代表LPL去参加接下来的MSI季中赛,所以经理徐一晨也到了。

    然而两局训练赛,全都输了。

    复盘讨论之后,徐一晨特意把梁辰、陈克松以及崔秀言三个人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简单说了几句,又留下了梁辰,语重心长地道:“昨晚的事情,我听杜婷说了,明天没有训练赛,你好好调节一下自己的状态,你要知道我们战队的成绩,几乎完全取决于你一个人,不要因为生活上的事情,影响到职业。”

    她说的委婉,但梁辰自然听得出来弦外之音,点头笑道:“晨姐你放心吧,我会的。”

    “嗯,后天还有最后一次训练赛,然后就要直接去赛场了,好好调节。”

    今天的两局训练赛,梁辰的发挥确实称不上太好,不过他并不心慌,因为他知道原因在哪里,等明天见罢了洛冰语,一切尘埃落定,没有了心事,自己的状态自然会恢复。

    他还要为了另外一个人去奋斗,就像那首歌里奋力冲天的小鸟,而不是江表姐口中只能拖累天鹅的癞蛤蟆。

    不知是不是因为事到临头的缘故,梁辰反而慢慢恢复了镇定,一夜竟睡的格外安稳,可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就又开始心绪不宁了起来,跟苏冰凝断断续续地发消息聊了几句,穿着她昨天就选好的着装,食不知味地吃了午饭就打车出发,等来到约定的地点,比原本定好的下午三点,时间提前了足足两个小时。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梁辰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渐渐从十三点跳到了十四点,又慢慢地向着十五点逼近过去,自今早开始就漂浮不定的心,又开始慢慢地沉静了下来,这时候才发现在自己身上好像有汗,想到昨天苏冰凝的话,不禁微微苦笑。

    这里环境很好,闲逸安静,加上心理作用,所以导致虽然隔音很好,外面走廊里渐渐接近过来的隐约女声却还是传了进来,梁辰心里勐地一跳,下意识地就要站起身来,手按在了桌上,身体顿了一顿,又重新坐了下来,目光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紧闭的包厢门。

    声音越来越近,梁辰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眼神一眨不眨,却莫名感觉并未有什么焦距,思绪飘荡,却也仅仅只是片刻就回过神来,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想着准备稍候的说辞,可脑海里却只有一个很不着调的念头,难以自禁:

    终于要见面了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