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八十八节 小学生的错误
    王锦城。

    看到他的瞬间,店内的三个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梁辰并没有去注意苏冰凝的表情,因为他完全猜得到,可作为这家店铺的主人,又是苏冰凝的长辈,墨子铭的态度无疑是很重要的,因而他看到王锦城的时候,就先看了一眼墨子铭的神色,见他也跟着皱起眉,虽然抱以欣然态度,心内却有些疑惑。

    难道墨子铭认识也这个王锦城?

    这倒是有可能,毕竟王锦城家中显然与苏家有些交情,而墨子铭同样是苏父的朋友,如此说来,认识倒不奇怪,不过墨子铭貌似对王锦城印象不佳,唔……这是一个好消息。

    梁辰心里正在揣测,就听墨子铭忽然道:“站住。”

    王锦城满脸的笑容,可看到苏冰凝挽着梁辰的手臂,还是有点僵硬,约莫是正在调整自己的情绪,听到墨子铭的话,不禁微微一怔,神色不善地盯着墨子铭,“你说什么?”

    墨子铭不咸不淡地道:“本店不接待穿西装的人,先生请去别家吧。”

    “这……”这个答案显然出乎了王锦城的所料,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凭什么?”

    “不凭什么。”墨子铭依旧冷冷淡淡的样子,“不接待就是不接待。”

    他这样子无疑不像是一个正常字画店老板该有的态度,不过梁辰并不反感,他并非斤斤计较的人,可也绝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仁义君子,他对苏冰凝绝无怀疑,可是有这样一个人总跳来跳去,心里多少有些膈应的,能让他滚出去自然最好。

    王锦城虽然与面前这个墨子铭并不熟悉,甚至连这“墨轩堂”的规矩都不知道,可却隐约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传闻,又有苏冰凝在场,不敢放肆,但若要就此放弃,又觉不甘,想了一想,便咬一咬牙,转身走了。

    苏冰凝见他知难而退,一直板着的俏脸这才露出笑容,朝墨子铭甜甜一笑,说了一句“这个规矩可要好多啦!”拉着梁辰转身进了内室,入目只见满满一个房间,墙壁上悬挂的尽是字画,古意盎然。

    梁辰随手往左手边看了一眼,见是一副山水画,他看不出好坏,却认得那落款上的“李宾之”三个字,乃是明朝大学士李东阳的字!

    “这是真迹?”梁辰虽然不懂什么字画,可也知道如果是明朝正德年间的古董,还是当朝大学士的亲笔,怎么也不会这么随意地悬挂在墙壁上吧?

    古董,尤其是字画最为娇贵,对环境温度、湿度等很多因素都有要求,如果所有古董都像这样子随意挂在墙上的话,再多一些年,只怕这世上都没有古董了。

    苏冰凝低声道:“都是真迹啦,墨叔叔这里虽然价格贵了一些,不过还没有出现过赝品……他的眼力,连我爸都佩服呢。”

    墨子铭就站在两人身后,也不说话,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两人。

    “现在可以进来了吧?”

    外面忽然又传来王锦城的声音,随着话音,不知道从哪里重新换了一身运动服的王锦城就直接走了进来,向墨子铭道:“墨轩堂总没有把客人往外赶的规矩吧?”

    墨子铭淡淡一笑,道:“自然没有。”

    “那就好。”

    王锦城看起来颇为健忘,脸上露出笑容,来到梁辰与苏冰凝面前,道:“冰凝你也是来给苏爷爷买寿礼的吧?我一直在国外,对爷爷的喜好也不怎么清楚,如果不是听我妈说,连爷爷喜欢字画也不知道,回头你可得帮我掌掌眼,免得花了冤枉钱。”

    苏冰凝依旧亲密地抱着梁辰的手臂,甜甜笑道:“我是陪梁辰来的。”

    梁辰这个时候才微微一笑,道:“你好。”

    “你好。”王锦城年纪不大,虽然不至于像梁辰这样小小年纪就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可也不至于当着苏冰凝就做出什么有失风度的事情,也点了点头,满脸笑容地道:“梁兄弟也是为苏老爷子大寿准备礼物的吗?到那天,今天就算了,到时候可得喝两杯。”

    梁辰笑道:“只怕到时候见不着我。”

    王锦城吃惊道:“怎么,难道梁兄弟竟然都没有收到邀请吗?”随意地摆了摆手,“没有关系,我与冰凝家里是世交,到时候我派车来接梁兄弟就好了,想来伯父那里,这点脸面还是肯给我的。”

    梁辰依旧满脸笑容,带着微微歉意道:“多谢好意,不过那天我有比赛,就不必了。”

    “比赛?”王锦城想了一想,这才道:“哦……我记得了,前天跟几个朋友一起聚聚,我一哥们跑去投资电竞了,一个好像是叫什么狼队,听说前两天刚刚输给星光,良楚也在,还把我那哥们嘲笑了一顿。”

    他比了比大拇指,道:“听良楚说,你是他们战队主力,很是看重你,改天有空也带我玩两盘。”

    梁辰笑道:“吴总有命,我当然不敢不从。”

    “别别,可别说什么又命没命啊,这话我可当不起。我跟良楚有些交情,可还没有到能随意使唤他手下……呃,员工的程度。”

    王锦城有些惶恐的样子,“兄弟这话可就严重了,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天下撸友是一家吗?我虽然还没玩过那游戏,但改天玩两盘,也就算是撸友了嘛?对吧?”

    梁辰笑道:“有道理。”

    王锦城见他笑容依旧,颇有些“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的淡然,顿时就有种蓄力一拳全部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禁心里暗骂:这个家伙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几岁,哪里养出来的如此城府,被自己这样子嘲讽也能面不改色!竟然有种看着自己父辈们当面谈笑背后刀的深沉……

    他跑来这里当然不是巧合,敢跳出来挑事,自然也是有后手的,苏冰凝喜欢梁辰,这点只要他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出来,可喜欢又如何?培养一段感情不容易,可想要毁掉一段感情还不容易吗?

    可惜面前这个被自己挑衅的家伙始终含笑如故,反倒是旁边的苏大小姐已经磨着银牙,眸子里开始有点火花闪耀的趋势了,心知自己有点过火的王锦城马上就放弃了继续言语激怒梁辰的打算,瞥了一眼旁边的字画,道:“我不太懂得爷爷喜欢什么风格的字画,冰凝你觉得这幅怎么样?这幅是山水画吧?好像爷爷就喜欢山水画……傅心舍?傅心舍是谁?有名气吗?”最后一句却是问的墨子铭。

    苏冰凝闻言想了一想,眸子里掠过了一抹疑惑的神色,爷爷钟爱中国字画,她耳濡目染之下也有一些了解,可是傅心舍这个名字实在闻所未闻,便低声问梁辰:“你知道傅心舍是谁吗?”

    梁辰要比苏冰凝高出十多公分,王锦城站在那副山水画前,挡住了苏冰凝的视野,可是自他这里看去,却是能够看到落款的,他嘴角掠过一抹笑意,轻轻咳嗽了一声,见王锦城转过身来,这才道:“那三个字,念做溥(pu)心(xin)畲(yu)。”

    苏冰凝微微松了松握着梁辰的手臂,挪了一下身子看了一眼,果见是溥心畲三个字,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半晌止不住,大概觉得不雅,便掩着嘴半个身子都埋进了梁辰怀里,香肩颤动,隐隐传来一阵压抑不住的低笑声。

    王锦城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庞霎时间涨的通红,如同充血一般,满脸尴尬,站在那儿,张了张嘴,却又闭上,连脖子都红透了。

    他刚刚挑衅梁辰的时候还在随意地秀自己刚刚从国外留学归来的事情,虽然这已经不算什么稀罕的事情,可那也要看是对谁来说,在他看来,除非梁辰能娶到苏冰凝,否则他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出国的希望。

    然而爬得越高摔得越狠,他此刻恨不得抓起那副不知价值几何的字画遮在自己脸上。

    连人名字都能读错,这是小学生都不会犯得错误啊!

    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

    他简直无法想象那种场景!

    梁辰拍了拍几乎趴在他怀里的苏冰凝,声音里带着笑意,道:“溥心畲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字仲衡,后改为心畲。他是满清恭亲王奕訢的孙子,工山水、善人物,与张大千齐名,有‘南张北溥’之誉,他的画应该不凡,不过我这人不学无术,跑来这里也只是附庸风雅,不太懂得欣赏,只知道这些,这幅画究竟能不能入苏老爷子的眼,我还真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

    说着朝王锦城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就差拱了拱手学着古装电视剧里面的样子拱拱手或者作个揖了,再说“小弟才疏学浅,王兄见笑!见笑了!”了。

    梁辰说罢,就感觉怀里渐渐安静的苏大小姐娇柔的身子又颤了起来,忍俊不禁的笑声在这安静的室内好像被放大了一样,听起来不是一般的清楚。

    王锦城闻言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你踏马都这样子了还叫做不学无术、附庸风雅,那老子算什么?

    他一张脸红得发紫,心底暗暗咬牙,这混蛋刚刚看起来笑的一团和气,没有半点脾气的,这是逮着个机会就是往死里打啊!如果真让这家伙到时候参加苏老爷子大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这件事说出去,自己还有脸再登苏家的门,有脸再见人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