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六节 两连败,赛场落泪
    “怎么可能?杰斯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泡泡直接就叫了起来,对面塔外没有传送位置的,杰斯徒步走来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

    “他直接传送到塔后赶来的。”

    泡泡一愣,这在醒悟过来自己陷入了思维误区,对面塔外没有绕后眼位传送,并不代表不可以传送到后,而杰斯没有直接往防御塔上传送,很显然就是希望他们越塔,其目的是要以ez和布隆的阵亡,为杰斯拿到人头。

    这一波双方打了一个二换二,但梁辰只拿到了一个人头,而作为对方的主要carry点,杰斯却拿到了两个,而且……

    杰斯的装备成型,远比女警要快的多啊!

    “砰!”

    泡泡脑中刚刚闪过这些念头,就听到了一声闪现声音,对面的杰斯从塔后三角草丛闪现过墙,直接就往梁辰身上扑去。

    “砰!”

    梁辰毫不犹豫地也交出来了自己的闪现,绕着自己对线时候留下了一个夹子拉开了距离,然后再布一个夹子封走位,这才摆脱掉了杰斯的进攻。

    然而虽然自己逃得一命,但他并无任何轻松的感觉,开局七分钟,这个杰斯已经四个人头在身上了!

    本就中期强势的杰斯,在前期拿到了如此巨大的优势,到了中期,他会拥有怎样恐怖的伤害?

    在竞技里面,永远只有胜负,没有人情,英雄联盟至今已经是第六个年头,lpl联赛成立也已经有三年多了,被爆冷击败的战队简直数不过来。

    星光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三十三分钟,游戏结束!

    无论梁辰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遏制住狼队利用上路优势不断入侵的势头,开局七分钟就有四个人头在身的杰斯,宛若当年用长枪重炮轰开清政府闭关锁国大门的西方列强,火力简直不要太可怕,一炮就能打掉人马半管血,如果打在脆皮身上,稳稳的一炮就要回家。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东西都是浮云!

    三十分钟就已经六神装的杰斯,毫无疑问地便具有绝对实力的碾压。

    大概是习惯了这段时间的胜利,或者说赛前对狼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轻视,在游戏结束的时候,除了梁辰之外,四个队友都有片刻的恍惚。

    毕竟在上一次与狼队的交手之中,他们还用刻意破三路的方式完成了心理上的践踏,小罗更是拿到了职业赛场上史无前例的辅助冲泉五杀。

    季后赛开局,他们居然输给了狼队?

    “噢噢噢!”

    狼队的粉丝声不断地在比赛场馆里面回荡,星光战队目前可谓是气势如虹,哪怕是他们这些粉丝,在赛前也就都是明白这场比赛悬念不大的,不是他们很喜欢的战队弱,而是星光太强了。

    在这种低预期、高现实的反差就像是原本以为相亲对象是厄加特,结果来到赴约地点却看到了琴女一样,现场的狼队粉丝兴奋自豪到了极点。

    这可是星光啊!

    自辰慕冰加入后就保持着不败战绩的星光战队!iem全胜夺冠,回归lpl后一路连胜,只在最后收官战里,在风暴战队那里丢失掉了一局,除此之外,他们没有输过任何一局比赛。

    谁都知道bo5的第一局至关重要,因为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选手的士气、心态和发挥,拿下bo5第一局,无疑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甚至在一些狼队粉丝的心里,都已经觉得哪怕狼队被让一追三,输掉了这场bo5,都感觉自己对狼队没有任何怨言了,毕竟他们已经打赢了一局。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第二局,星光又输了!

    哪怕第一局输了,星光战队的粉丝依旧充满着信心,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能够看明白第一局输掉的原因是被狼队预谋已久的大招给counter了,势如破竹的杰斯根本无法阻挡。

    这种套路可以打赢一局,却很难打赢三局!

    只要扳掉杰斯就可以了!

    第二局星光确实是扳掉了杰斯,但是这一局是狼队先选,他们出乎意料地选择了紫色方,然后又把最后一手counter位留给了上单。

    这位被誉为国产上单未来希望的狼队上单游侠又是出人意料,选择了又一个carry型上单。

    狂暴之心——凯南!

    这个同样在上路压制了胡杨整个对线期,不过因为辰慕冰下路早早地拿下一血塔打出优势,所以整体局势来说,还是星光战队胜算更大,甚至于通过中期的运营,星光战队已经开始慢慢地把优势转化成为了胜势。

    二十八分钟星光利用兵线牵制强推狼队中路二塔,胡杨的波比捶飞凯南,一波团战后击杀打野和辅助,拿掉二塔转战大龙。

    正是这个凯南,在这波关系游戏胜负最重要的那一波大龙团战里面,化身一道雷电,孤身入场,万雷天牢引发出万道雷光,一波三杀抢龙逆转局势。

    随后星光转入守势,又是这个凯南连续两波团战切入后排,尤其是最后一波,凯南绕后,星光反打,辰慕冰的希维尔本来已经凭借着恐怖的输出击溃了狼队其余四人,却又被这个凯南闪现大招切死希维尔逆转了局势。

    一波四杀的凯南,是的整个比赛场馆陷入一片狂呼,哪怕不是狼队粉丝的中立玩家,乃至于星光战队的粉丝都忍不住为这个凯南欢呼起来。

    如果说第一局失利,是在梁辰预料之中、承受之内的话,那么第二局的失败,无疑也是给他的当头一棒。

    怎么会输?

    上一局失利之后,他们经过中间的休息讨论,这一局已经恢复了原本的下路核心体系,中路负责稳如防御塔,上单负责抗压,下路负责carry,这一局到了中期的时候,因为上路劣势过大,确实有过几**折,但总体来说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前面的所有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唯独到了大龙那一波,对面凯南选择的时机确实大出他预料,也正是从那一波开始,对面开始转守为攻,此后这个凯南因为装备太好,才会导致最后的溃败。

    他莫名地想起来了一个人。

    诸葛亮。

    “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这是开国伟人晚年时于召见叶剑英元帅的时候,在病榻上所赠的一首诗,“诸葛”是谁自然人尽皆知,这两句诗却让少为后人所知的宋朝宰相吕端时隔一千年后再度名扬天下。

    当然,梁辰此时想到的人并非吕端,而是诸葛亮。

    诸葛一生唯谨慎,可谓道尽了诸葛亮一声的鞠躬尽瘁,为报刘备之恩,诸葛孔明唯恐旁人办事不用心,事必躬亲,生生累死了自己,也导致整个蜀国上下都庇佑于自己的羽翼之下,以至最后“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寥落之况。

    诸葛军师的“锦囊”无人不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传说之中这位智近乎妖的诸葛军师可以说是算尽了一切,以《三国演义》中所说上方谷火烧司马懿为例,诸葛亮算尽了一切,终将司马懿诱至上方谷,火势冲天,司马懿手足无措,吓得下马抱住两个儿子大哭:“我父子三人皆死于此处矣。”

    但偏偏这时候天降骤雨,满谷之火,尽皆浇灭,以致功败垂成。

    当初梁辰看这段时,也曾疑惑过为何诸葛亮草船借箭能算出天有大雾,却在这个时候算不出会下雨?

    《三国演义》是小说性质,偶有瑕疵也不为怪,不过梁辰懵懂无知,当年可是把《三国演义》当成真正历史书来读的,所以他后来曾问过洛冰语。

    洛冰语的答案,大概是诸葛一生唯谨慎,怎能不算天气?但可惜那上方谷又名“葫芦峪”,乃是一个峡谷,按照现代科学解释,峡谷因为地势隔绝,会形成局部的“小气候”,在因为湿度太大造成局部下雨现象并不奇怪,诸葛亮机关算尽,终究还是人不算不如天算。

    其次,如“七星灯续命”,将成之际被魏延扰乱失败,大概也是人算不如天算的佐证,这一次的失算,使得诸葛亮命丧五丈原,自此蜀国由盛转衰,再也无力北伐。

    刚刚加入星光的时候,梁辰打这款游戏才半年,却以一己之力拯救了星光,靠得是什么?

    y能力自然是一部分,但更重要的却是他的指挥能力,他没有过任何职业、指挥的经验,凭什么超过其他身经百战的职业选手?

    这是因为其他人靠得是经验,而他靠得是他至今不知缘故的恐怖心算能力!

    诸葛亮算的是三国争霸的天下大势,梁辰算的是召唤师下路里面两支战队争锋的比赛局势,以诸葛亮的“智近乎妖”,尚且人算不如天算,召唤师峡谷里面,哪怕一个技能的早一瞬晚一瞬,一个鼠标点击走位的毫厘之差,都可能影响到比赛的胜负,尤其是四个队友五个对手,人的思想与反应何等复杂,想要处处算计,料敌必中,次次不失,谈何容易?

    输给风暴那一局,梁辰本就有所预料,所以他并不会动摇信心,输给狼队第一局,梁辰甚至有“这局是我让给你们的”这种念头,而输给狼队的第二局,终于带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冲击。

    梁辰摇了摇头,甩掉那些莫名其妙的念头,起身的时候,耳边听到的是塔下狼队粉丝的欢呼,眼里看到的却是四个队友,他们都没有直接回后台,而是站在原地等着自己。

    四双目光,都在看着自己。

    梁辰忽然想起去年的星光战队,似乎也曾发生过与此类似的一幕场景。

    那是去年的春季赛常规赛,小锋刚刚转会来到星光不久,对阵的便是他们今天的对手狼队,下路打出来了碾压优势,可是到了中期却被狼队一点一点扳回了局势,最后输掉了那一局比赛。

    未能carry队伍的小锋心态崩溃,现场落泪,虽然第二局卷土重来的他虐杀了狼队,但小锋现场落泪的图还是广为传播。

    这也成为了证明小锋职业态度、极其渴望胜利的一个佐证。

    时隔一年,同样的舞台,同样的两支战队,同样也是线上打出优势却没有能够成功carry队伍获得胜利的adc。

    难道adc这个唯一在缩写里挂着“carry”名字的位置,反而才是不能caary队伍胜利的位置吗?

    当初小锋接触游戏的时候只有十五六岁,他的生活里差不多只有游戏,这也是导致他那时性格不成熟的一个原因。

    可是,我虽然没有两连亚的荣耀,但我经历的,似乎只多不少吧?

    难道也在这里哭一场不成?

    梁辰看了一眼不远处地摄像机,自嘲一笑,微微低了低头,缓缓吐出一口气,再抬起来的时候,已是扬起一脸灿烂。

    抬起手掌,与四个队友轻轻击在一块,口中含笑吐出一句话。

    “不就输两局吗?回头打个三比零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