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二节 身家多少才能娶你?
    梁辰下午泡茶思考人生,然后开直播、接受solo、三黑排位,还没来得及吃晚饭,打完这局就觉得有点饿了,不过还没有到饥肠辘辘的地步,就又开了一局。

    他有意试梁飞适合的位置,上一局梁飞的盲僧毫无疑问mvp级别发挥,这一局就让他拿了中单,自己和苏冰凝走下路。

    梁飞选了劫。

    大概无巧不成书,冤家路窄,对面的中单流浪,正是上一局己方的流浪。

    梁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一局的恩怨,这一局的中路打得格外火爆,开局五分钟就爆发一血,梁辰带的是点燃,流浪是传送,就是这个点燃的差距,成功让他拿到了一血。

    七分钟流浪拿蓝,又被梁飞利用抢先到达六级的等级压制再杀一波,中路宣布崩盘。

    十五分钟,小龙团里梁飞先秒ad,再斩流浪,一波三杀。

    二十七分钟,梁飞单人带线来到对面下路二塔,结果被对面流浪开大带着打野蜘蛛包夹,以一敌****杀一人,成功逃脱。

    梁辰他们趁此机会拿下大龙,奠定胜势。

    三十一分钟,梁飞在红buff处抓到了对面的adc,并以一敌二杀掉了对面的下路组合,连破三路。

    三十五分钟,一三一分带,梁飞闪现秒杀对方ad,随后冲泉再次获得三杀,一波结束游戏。

    12-3-2的超神劫毫无疑问又是mvp。

    “哈哈哈,厉不厉害?”梁飞是开了官方助手的,见自己又被评为mvp,忍不住有点得意洋洋。

    梁辰懒得理他,关了直播吃罢了饭,这才回到房间给梁飞打了一个电话。

    梁飞在寒假前就已经从金龙tv直播赚到了三十万,对于这个素来贫困的家庭来说,这已经是一笔巨款,家里去年盖房欠了不少钱,梁辰本要先把这些钱还上,都已经把钱打到了老妈卡里,然而最后爸妈却只拿了一万还上了老妈那边一个表亲那里欠下的债,剩下的钱便都要他存下留着。

    梁守义和卫玲都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还没有到含饴弄孙的时候,在他们的观念里,依旧保留着自己身为父母应该抚养儿子的想法,如果不是那边打算在县城买房催了还债,只怕那一万块都还不会从梁辰这里拿。

    对于爸妈心里的这些想法梁辰大概能够理解,反正少了自己这边的开销,每年也给爸妈省下几万块,剩下的外债不用几年也能还清,再者真到了要用钱的时候,爸妈肯定还是会告诉他,因而就把剩下的钱给留了下来。

    梁辰在星光战队的合约是每年二十万,他只签了春季赛,也有十万块,不过当初经理徐一晨有言在先,随着在俱乐部打出成绩,待遇会有提升,她倒是没有食言,iem夺冠之后,梁辰分了奖金,拿了红包,徐一晨还又把梁辰的签约费给上提了30%,也就是三万块。

    iem冠军奖金大概折合人民币六十万,扣税只有还剩不到五十万,按照吴良楚的意思,俱乐部给教练组等工作人员奖金补偿,这近五十万全部给了梁辰他们五个人,外加吴良楚的红包,他来到星光后的总收入也有二十五万。

    然后是金龙tv的签约费,职业选手的直播签约费是归属俱乐部的,很多选手与俱乐部的合约费高达几百万,这些钱很多都是俱乐部与直播平台签约,然后从这部分收入里拿来支付给选手的。

    不过梁辰本身就有一定的人气,又与金龙tv签约在前,加上当时星光战队在lpl上一场未胜,急需梁辰来改变这种颓势,所以在直播签约费上给出了很大的让步,梁辰的百万签约费自己拿到了一半,也就是五十万。

    直播的礼物收入是归属选手个人的,加上这些收入,梁辰目前的总资产是已经*近了百万之巨。

    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可是一百万乍听起来多,可若计较起来,相较于他的目标,真的不算什么。

    如果他专职做主播的话,这个收入大概还能翻两三倍都不止。

    别的不说,在与金龙tv的签约费方面,续约的时候就有签约费会根据人气而上浮的条款,却没有细则,怎么加、加多少,完全都是江采萱说了算,因为苏冰凝的关系在这里,正常情况下江采萱自然不会亏待了这个“未来妹夫”,可是梁辰开始打职业之后,这个条款就差不多形同虚设了,因为合约里没有细则,星光方面也无可奈何。

    梁辰需要大量的资金来铺设未来,但即便他人气再高,短短一两年内,也很难靠个人赚到一支lpl俱乐部的价值,所以按照他自己组建战队的设想,人员配置就是首要问题。

    一个完整的俱乐部,从管理层到后勤,从选手到替补,每一个都少不得,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管理层(包括教练组)和选手,因为职业战队是靠战绩来说话的,战绩又是依靠选手打出来的。

    优秀的管理层可以培养好的选手,但前提是选手要有这个天分。

    梁飞无疑是有这个天分的。

    老妈都是每天下午下班后再买菜做饭,梁辰吃罢打电话的时候正在吃饭,梁飞找梁辰solo的时候,曾说如果赢了,要梁辰答应他一个条件,其实梁辰当时便猜着与游戏有关,电话里问了一下,果然也不出意料。

    梁飞想要专职打游戏。

    梁飞性格莽撞冲动,远不如梁辰这般让人放心,卫玲担心他是看到哥哥打游戏赚钱了,所以一时眼热冲动,不计后果,自然不同意。

    再者,哪怕梁辰如今赚了不少钱,但在卫玲眼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踏实,总觉得不是一个安稳踏实的工作,同意梁辰去打职业已是难得,怎会让自己两个儿子都跑去打游戏?

    梁飞这种性格自然不懂得如何劝人,翻来覆去就“人家都能挣钱”“你看我哥?”“不信你问问我哥去”那几句话,怎么能说服的了卫玲?

    梁飞性格与老爸梁守义,很容易发脾气,不过兄弟两个人自幼都听老妈的话,梁飞虽然说服不了卫玲,可老妈不同意,却也不敢不听,这才想了这么个solo的办法,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实力,然后让梁辰帮忙劝老妈。

    梁辰问清事情始末,知道老妈心里症结所在,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劝说了,便把打算明年自己组建战队的想法说给了老妈听,并说只是有这个念头,具体还要看梁飞是不是适合,这才让卫玲稍稍放下了心。

    老妈松了口,梁辰再隔着电话与梁飞说了半天,把跟老妈说的话又说了一遍,然后要他正常上班,休息的时候打游戏,看他最后能打到什么段位,过段时间再看他适不适合打职业。

    他特意强调了两遍梁飞游戏喷人的事情,见梁飞还是有些不以为意,想了想,便索性说过两天给他一个韩服账号,让他去打韩服。

    梁飞连英语单词都不认得几个,让他去打韩服,想喷人也没有办法。

    挂掉电话,梁辰说的口干舌燥,刚刚泡了一壶茶,在灯下摊开了《曾国藩家书》细细看了一段,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这次却是苏冰凝。

    苏大小姐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想让梁飞去打职业?”

    梁辰轻轻“嗯”了一声,笑道:“这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哪有呀。”苏冰凝解释道,“梁飞找我,只是说他有事求你帮忙,又怕你不同意,所以才要找你solo的,他就跟我说这些,让我帮忙。”

    “所以你就一口一个想看我跟他solo,唯恐天下不乱是吧?”梁辰笑了笑,“刚刚电话里面,我妈还提起你来着,你这还没过门,都快比我这个当儿子的还亲了,我妈喜欢你就算了,梁飞也都快把你当姐姐了。”

    “那是,本小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当然比你受欢迎嘛。”苏冰凝听他说“还没过门”,心意已是昭然若揭,忍不住有点害羞,更多的却是欢喜,习惯性地用傲娇来掩饰自己的羞涩,顿了一顿,又道:“其实梁飞现在年纪还小,完全可以去学别的东西啊,我看他其实挺愿意听你话的,你为什么不让他学别的呢?”

    她虽然从不曾经历过什么世事,但以她的出身,哪怕不曾特意学习什么,耳濡目染之下,眼界见识自然非凡,她说这番话,是从长远角度来梁飞考虑的。

    电子竞技需要天分,这一点梁飞是有的,但他的性格显然远不如梁辰这么成熟,梁辰打职业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竞技选手,这些苏冰凝都是知道的。

    而梁飞呢?

    以梁飞今晚表现出来的性格来说,假如他去打职业,能够成为一个优秀,或者说是合格的电子竞技选手的可能性都不是太大。

    她不相信梁辰看不出这些,那他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弟弟去打职业呢?

    梁辰自然懂得她的意思,笑道:“让他去打职业,是因为我不想到了最后,还只局限在电竞领域啊。”

    苏冰凝奇怪地道:“什么意思?”

    梁辰夹了书签合上书,往椅背上轻轻,苦笑道:“假如我建立了一支战队,并且打入lpl,立足脚跟,如果一切顺利,到时候我才二十出头,被人报道出去的话,也是冠冕堂皇的冠上‘白手起家,二十岁身家千万’的话,可是这样子,你……你爸妈,都能放心把你嫁给我了吗?”

    苏冰凝怔了一怔,咬着嘴唇,却沉默了下来。

    假如按照梁辰所说,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白手起家,二十岁出头就身家千万,在现代社会自然也称得上是青年才俊,不知道多少女孩梦中的白马王子,可是这样子,真的就足够让她的爸妈接受他了吗?

    几千万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但以她的家境出身来说,几千万,只是一辆车子,一栋别墅罢了。

    相对于很多同龄人来说,梁辰目前所做到的无疑已经很好很优秀,但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目前做的还不够,远远不够。

    他才不到二十岁。

    这个年纪的男孩,绝大多数都还在校园里面花着家长的钱挥霍着青春,有的谈情说爱,有的安逸散漫,即便是电竞选手里,每天要考虑的最大问题,也就是训练和比赛。

    而他每天在干嘛?

    他比很多lpl选手的训练都更加刻苦,他在努力carry着自己的战队,因为他需要最好的战绩,他必须成为最耀眼的电竞明星。

    但这样还不够。

    他需要有一支自己的战队,需要自己成为老板,他需要学习,学着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老板,因为只有那样子,他才有不被她家人看轻的资本。

    但即便是这样子,即便他真的有了一支自己的俱乐部又如何,还是不够。

    刚刚的害羞欢喜一下子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苏冰凝怔在那儿,眼睛酸酸的,忽然有点想哭,她珠泪盈眶,泪光盈盈,语带哽咽地唤了一声:“梁辰……”泪水便再也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苏冰凝在梁辰的面前一直都是天真乖巧的模样,因而梁辰也习惯了宠爱她呵护她,平日里极少与她说这些事情,便是不想她为此忧心,因为这两天一直在考虑这些事情,所以一时说了出来,听她语带哭音,一时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忙道:“你哭什么啊?乖一点,别哭了。我既然跟你说了,自然就有解决办法,再说我现在可不是两年前那种逆来顺受的性子了,就算到了最后你爸妈瞧不上我,现代这社会……”

    他哼哼两声,“大不了咱们来个先斩后奏、奉子成婚,你爸妈如果坚持不肯让你嫁我,还能让你未婚生子不成?”

    “你……”苏冰凝本来还在觉得是因为自己才让他过的这么累,默默垂泪,闻言霎时间满脸晕红,又是害羞又是好笑,最后却只哼了一声,道:“我爸妈才没有那么不讲道理呢。”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低声道:“我听我哥说,我爸早就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啊?”梁辰忍不住有点心虚,干笑两声,问道:“那你爸说了什么?”

    苏冰凝见他这般紧张,忍不住有点好笑,还有些欢喜的味道,拭去泪痕,支支吾吾地道:“什么也没有说啊……我爸一直很疼我的,也许、大概、可能……默许了吧。”

    哪怕没有当初江采萱的那番话,从江表姐和苏大少对待这个妹妹的态度来看,苏冰凝在家受宠程度就可见一斑,这种情况下,苏冰凝有这种念头并不奇怪,但梁辰可不会天真到这种程度。

    苏父苏母宠爱苏冰凝,这一点梁辰绝不怀疑,但这种宠爱也并不是没有原则和底线,他记得苏冰凝当初就曾说过她高中的时候想要考电影学院,还为此跟爸妈怄气许久,最后还是苏冰凝坚持不住妥协了。

    从这里就能看出来,苏父苏母对女儿固然宠爱,但涉及到了女儿的未来,他们的态度非常强硬。

    在未来职业的选择上,苏父苏母的态度尚且如此,关系到了苏冰凝的终身幸福,他们真的会那么简单地由着苏冰凝来决定吗?

    他想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一个疑惑来,便移开了话题,奇怪地道:“对了,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一件事,你当初说过是因为跟爸妈怄气,很长时间没有学习,所以高考没有考好,才去了我们学校。我当时没有多想,也不知道你家情况,可是现在想想,凭你家的关系,不论国内国外,想进个名牌大学应该不是难事吧?”

    苏冰凝迟疑了一下,才斟酌着说辞,轻声说道:“我当时还在跟我爸妈怄气嘛,就想去找表姐,所以才想去清泉,我爸妈觉得我年纪,就同意了。然后清泉一共就两个大学,我又不想跟舅舅舅妈住一起,刚好表姐刚买的这套房子离我们学校比较近,所以就选了我们学校啊。”

    梁辰何等聪明,如何听不出她话中许多蹊跷,忍不住追问道:“觉得你年纪小,就同意了,那等你长大了呢?就没有别的条件?”

    苏冰凝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咬着嘴唇,低低地道:“有。”

    梁辰感觉有些压抑,却还是语气如常地问道:“什么条件?”

    苏冰凝声音越来越低,却是听得清清楚楚:“我爸妈说,要我十八岁之后,出国留学。”

    梁辰心里一沉,这才是苏父明知自己和苏冰凝的事情,却至今不曾有过任何干预的原因吧?

    苏冰凝见他不说话,忍不住有点心慌,忙道:“你别担心嘛,我不愿意去,我爸妈总不能绑着我出去留学呀。”

    梁辰心知假如父母要*子女去做什么事情,手段多得是,但不想苏冰凝担心,便也笑道:“没事,到时候如果你爸妈要*你出国,我就跟你一块三顾茅庐去。”

    “什么三顾茅庐呀。”苏冰凝嗔道,“你会不会说话?”

    梁辰笑道:“你放心吧,我既然考虑到了这些问题,就肯定有办法堂堂正正地娶你进门。”

    “谁说要嫁给你啦?”苏冰凝一直想要的就是他的态度,如今梁辰给了明确话,却又忍不住害羞起来,她轻轻哼了一声,又道:“那你是打算要离开星光了吗?”

    “离开星光是肯定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梁辰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跟星光的合约到春季赛结束就到期了,一开始决定来星光的时候,是打算趁此机会与俱乐部讨价还价,想要星光股权的,现在想想还是太天真了一点,不过如果重新续约,我的身价肯定会上涨,没有意外的话,夏季赛我还是会留在星光,只有今年能打进msi或者全球总决赛,我才能有明年自立门户的资本。”

    他说到这里,笑了笑道:“而且说实话,我在这里感觉还不错,不管氛围还是关系,都还不错,我也希望能够在这里帮队友和战队多拿几个荣誉,最好是世界赛上的荣誉,这样不论对我还是对大家,都有好处。”

    苏冰凝重重地“嗯”了一声,道:“那你好好加油嘛,我相信你肯定可以的!iem冠军,lpl冠军,msi冠军,然后再是s系列赛冠军,打职业第一年就实现大满贯,你肯定会成为一个传奇的。”

    梁辰笑着接话道:“然后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苏冰凝自然知道他这话说的是自己,虽然害羞,却还是忍不住心里甜蜜欢喜,声音娇柔地嗔道:“这就人生巅峰啦?你就这么一点追求呀。”

    热恋情浓,自然是有说不尽的话,两人一直聊到苏冰凝这边手机没电,这才挂断了电话,她把手机充上电,人往沙发一躺,握着小拳头在胸前,眸子迷离地望着天花板,宛如喝醉了酒一般,感觉脑袋有点迷迷糊糊的,嘴角却是笑意盈盈,心里充满了欢喜。

    “犯什么傻啊?”

    一只温润的手掌忽然在她眼前晃了晃,把苏冰凝给吓了一跳,一下子跳了起来,反倒又把刚刚洗完澡出来的江采萱给吓住了。

    “哎呀,表姐你吓死我了!”苏冰凝拍着胸口呼出了一口气,“你走路都不带声的呀?”

    一身雪白浴袍的江采萱没好气道:“你还要我走正步过来吗?在这地毯上,你穿着拖鞋倒是给我走出声来试试?”

    姐妹两人正在楼上的小客厅里面,壁挂电视上放着一部不知道什么的偶像剧,却被苏冰凝给静了音,江采萱裹着浴袍便在旁边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打开了电视声音,一边笑道:“怎么,他有给你说什么甜言蜜语了,把你开心成这个样子?”

    “什么甜言蜜语呀。”苏冰凝有点脸红,一双亮晶晶地眸子里却是遮掩不住的欢喜和甜蜜,低声道:“他说要娶我。”

    江采萱哑然失笑,无奈地摇摇头,心说:“他想娶你,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见她开心,也不忍这时候跟她说这些,轻轻拿手指在苏冰凝光洁额前点了一下,笑道:“这样看来,梁辰确实是比你聪明多了。”

    “他本来就比我聪明嘛。”苏大小姐不但不恼,还有点以此自豪的模样,反应慢了半拍,才奇怪道:“表姐是在说什么?”

    江采萱道:“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反常的地方?”

    “不对的、反常的地方?”苏冰凝看了她一眼,又歪着脑袋盯着电视屏幕想了半天,才转过头来,忽闪忽闪地眨着亮晶晶的大眼,试探地问道:“我爸妈不同意?”

    江采萱失笑道:“你爸妈同意与否,看的是梁辰自己的表现,不过眼下这个还不是当务之急,其他方面呢,还有什么反常的地方没有?”

    苏冰凝又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

    “你……唉。”江采萱无奈地摇摇头,“果然恋爱中的女孩子智商为零,你忘了当初梁辰搞个那什么焚稿断情,跟你说过什么?”

    苏冰凝茫然道:“让我等他啊。”

    江采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伸着手指在她额头上用力戳了一下,苏冰凝嘻嘻一笑,往后仰了仰,又伏身揽住了江采萱的腰,一脸讨好的甜美笑容,“表姐你说嘛,到底什么不对啊?”

    江采萱身上是浴袍,被她一扯,浴袍滑落,凝脂白玉般的肌肤便L露在外,虽说只有姐妹两人,可这样终究不雅,她忙拉好浴袍,把苏冰凝给推着坐正,这才道:“你忘了他当初为什么不肯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了吗?”

    苏冰凝怔了一怔。

    江采萱继续道:“他眼下一文不名,哪里有那么大的把握得到你爸妈的认可?所以他当初不肯把话说明白,就是不愿耽误你,可最近这段时间他对你的态度越来越明确,今天更是直说要娶你的话,你就不觉得奇怪?”

    苏冰凝眨了眨眼,细细回想了一阵,轻轻咬着嘴唇,晶莹贝齿在鲜嫩樱唇间隐隐露出一隙,轻轻地道:“洛冰语?”

    江采萱点了点头,精致妩媚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笑容,“这家伙倒是对得起你一往情深,当初洛冰语没有出现的时候,他不想耽搁了你,如今见你越陷越深,洛冰语又要出现,又担心你患得患失,伤心难过,索性便直接与你确定了关系……”

    她轻轻捏了捏苏冰凝白皙柔嫩的脸颊,笑道:“这下你不用再担心被洛冰语了吧?”

    见苏冰凝脸上又溢出甜甜笑容,江采萱心里暗暗一叹:“梁辰这样子做,更多的还是怕洛冰语回来后,自己会再摇摆不定吧?所以才会一反常态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态度,以名分来约束自己的心,不过……名分真的能够约束得了心吗?苏冰凊说阻拦梁辰参加明星召唤师未果,以梁辰性情,当洛冰语真的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不知又会作何反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