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一节 扁鹊的大哥
    下路开始爆战争的时候,梁辰和兰博正在兵线上面育,因为盖伦的q技能沉默效果可以打断传送引导,所以兰博虽然传送下去作用更大,但却不敢先开启传送。天』籁『小说ww

    梁辰因为知道德莱文前期的强势,所以明知兰博在等自己先传送,还是先开启了传送。

    “呼呼呼……”

    两个正在对线的英雄一前一后怔在原地不动,一团红光飞快从他们脚下盘旋而起,缭绕周身,映照着德玛西亚盖伦棱角分明的脸庞、高大威严的身躯,愈显得威严英武,仿若战神一般。

    相形之下,个头矮小的约德尔人兰博,就要差了几个台阶了。

    不过个子大、长得帅,并不能当饭吃,传送下去路,拼的是伤害和技能,一个六级的兰博在这种小规模团战里面,是拥有毁天灭地伤害的!

    所以……

    梁辰看到梁飞一脚把德莱文踢回来的时候,马上就中断了传送,然后开启了自己的q技能,借着加效果冲到了兰博的面前,举起大宝剑就狠狠地剁在了这个约德尔人的头顶。

    伴随着“铛”的一声大响,传送旋风骤然消失,梁辰打断了兰博传送之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逃。

    “轰轰轰!”

    兰博不可能看不到盖伦上来打断自己,在梁辰大剑砍下来的时候,就开启了自己的护盾挡掉了一部分伤害,与此同时大招铺天盖地的洒了下来,一排排火箭从天而降,在梁辰脚下笔直地铺满了一条烈焰焚烧的道路。

    “砰!”

    梁辰几乎是在那排烈焰道路还没铺泻完成的时候,就已经毫不犹豫地就交出来了自己的闪现,直接出现在了兰博的身侧,一个普攻之后,瞬间接e,挥舞着大剑就开始了转圈圈。

    兰博是在梁辰沉默前释放出来的技能,这时候沉默时间还没过,没有办法释放技能,梁辰转了一圈,等沉默效果消失了,马上就转着圈圈后退,见这个兰博并没有拉开距离的意思,就直接转着圈圈往后退。

    兰博不退自然是因为自己的技能还没释放过,而盖伦的技能都已经没了,接下来是兰博打伤害的时候,自然不会轻易退却。

    梁辰扭开了鱼叉,又开启了护盾,可是被兰博追着一阵烧烤还是掉了一大截血量,这波他交了闪现,但是并没有占到血量的便宜。

    “an-enemy-has-been-s1ain!”

    系统传来宣读,对面的德莱文被ez击杀!

    “这波我们赚了,我也赚了。”梁辰见弹幕上面有人问为什么交闪,笑着解释道,“兰博没有大招是打不过我的,虽然我交掉了闪现,但接下来在他大招没有冷却的时候,他是不敢跟我打的,这样足够让我育一段时间。当然,兰博的闪现很快也就会没了的……梁飞你听见没?”

    “没有。”梁飞很干脆地拒绝,“我在打小龙呢,打完小龙还要帮嫂子拿蓝,哪有时间帮你抓兰博?再说你可是职业选手,打个排位都打不过,好意思让我帮你吗?”

    “我们家的蓝还没有刷呢,你哪里帮她拿蓝去?”

    “对面的蓝刷了啊。”

    “你以为人马会给你留着吗?”

    “你刚刚在打架没看到,对面的蓝还在,人马没有拿蓝,估计是要去抓你或者去抓中路的那个傻比了。”

    “我有视野保护。”梁辰扫了一眼小地图,就看到了人马的头像已经出现了在中路,与亚索、流浪的头像很快重叠,然后……流浪的头像就不见了。

    “an-a11y-has-been-s1ayed!”

    你的队友被击杀!

    “看吧,这个人真的菜!对面蓝都在,摆明了去抓他了,他都不知道猥琐一点。”梁飞又开始找机会吐槽了。

    “行了。”梁辰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视野保护,你又没提醒他,回头给他在河道插个真眼保护一下。”

    “我的真眼放在下路了。”梁飞现在虽然看不出什么大智慧,可是小聪明还是有不少的,依旧用大嫂来netter大哥。

    他们这时候已经拿掉了小龙,梁飞正在帮苏冰凝拿蓝,苏大小姐拿人手短,只顾嘻嘻偷笑,也不帮梁辰说话。

    梁辰很想说“对面的打野在针对中路,你保护下路有什么用?”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咽下了这句话,梁飞一直跟爸妈生活在一起,到现在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有什么事情都会跟老妈汇报,平时打游戏的事情自然不会说,可是今天是跟自己和苏冰凝开黑,肯定还是会告诉老妈的。

    既然如此,还是让梁飞几乎保下路吧,最好自己这局还能坑一点,然后靠着苏冰凝和梁飞翻盘,按这小子的性格肯定会找老妈吹嘘,游戏里面的内容老妈自然不懂,但苏冰凝跟梁飞关系好一些,还是能给苏冰凝在老妈面前增加一些印象分。

    卫玲无疑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母亲,相对于梁辰很多同龄人的母亲来说,她已经非常开明,但她毕竟是一个母亲。

    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

    她的思想观念里面,依旧有一些那个年代,以及为人母者共有的一些“缺点”,所以她很不喜欢洛冰语。

    很不喜欢!

    因为她一直都认为是洛冰语毁了梁辰!

    站在她的角度来看,儿子自小听话懂事,学习年年拔尖,正常情况下是完全可以考上北大清华之类名校的,可是就是因为高中认识了那个什么洛冰语,学习一落千丈,北大清华的苗子,结果最后只考上了一个普通的二本大学。

    在她的眼里,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几乎就等同着梁辰未来的成就高度。

    她如何能对那个从没见过面、高中就跟自己儿子谈恋爱、害得他无心学习的女孩子喜欢起来?

    这件事情给梁辰带来的冲击很大。

    他后来曾在网上看到过一段话,大意是说一个女孩子和公婆关系如何,起决定性作用的人是她老公;一个男人和岳父岳母关系如何,起决定性作用的人是他老婆!

    这句话适用于据大多数正常人群,无大是大非问题情况下,自己会不会调停处理,才是爸妈对自己另一半印象的关键因素。

    所以他现在偶尔会给爸妈网上买一些东西,都是打着苏冰凝的名义买的,虽然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例如他第一次打着苏冰凝名义送给老妈的东西就只是一个暖手宝,最近一次的东西是一双拖鞋。

    这些东西并不值钱,但无疑可以表明这个“儿媳”心里把梁辰的父母放在了心里,这种情况下,哪怕没有苏冰凝寒假跟着梁辰回家的经历,梁守义和卫玲对苏大小姐必然也是印象极佳,有朝一日苏冰凝嫁了过来,能不疼这个儿媳吗?

    他们疼儿媳,苏冰凝自然会更加乖巧孝顺,如此一来进入良性循环,还用得着担心婆媳关系不合?

    春秋战国时期,魏文王问神医扁鹊,他们兄弟三个谁的医术最高,扁鹊答说是大哥,魏文王又问为什么扁鹊的大哥医术最好,却反而是扁鹊名气最大。

    扁鹊答说:“大哥治病,是在别人病之前,所以他没有名气;二哥治病,是在别人病之初,所以他小有名气;而我治病,是在别人病危垂死的时候,所以我的名气最大。”

    简单来讲,就是自己媳妇跟老妈吵架了你能劝好,那不是本事,让她们婆媳亲若母女,从不吵架,那才是本事。

    所谓上兵伐谋,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梁辰觉得自己就像是扁鹊的大哥。

    “you-have-been-s1ayed!”

    一声惨叫忽然在耳边响起,正洋洋自得地“扁鹊的大哥”回过神来,现电脑已经黑白屏幕,画面中央,死不瞑目的德玛西亚盖伦宝剑丢在一边,尸体躺在兵线上面,正被小兵还有对面的兰博一遍一遍的践踏。

    “哥你被杀了?还是单杀!哈哈哈……”语音里面的梁飞一阵幸灾乐祸。

    苏冰凝也有点好笑地嗔道:“你在想什么呢,人家打你都不还手,还打算给对面送温暖呀?”

    “呃,刚刚电脑卡了一下。”梁辰干笑两声,“我这不是给你们caryy的机会嘛,不然我直接把上路打穿了,还有你们什么事情?”

    “嘁。”

    “哥,你脸皮真厚。”

    梁辰原本交闪,是打算利用自己多了一个大招反压兰博一波的,结果只顾着想事情居然忘了游戏,反而被这个兰博给单杀了,如此一来,他就算是想要在上路打出局面也不容易。

    这局真的只能靠梁飞来带节奏了!

    梁飞心态确实不好,但操作和带节奏能力确实没的说,因为第一个蓝打得比较晚,第二个蓝刷新的也很晚,这个人马前期被梁飞杀了一波,不过后来抓到流浪拿了一个人头,补了一下育,看到蓝色方的蓝buff快要刷新,就想要过来抢蓝。

    对面的人马带了闪现,摆明了是三相幽梦无尽流的半肉半输出人马,这种出装的人马在前期的gank能力会有些弱,但后期的切后排能力和容错率无疑更高,幽梦加,闪现大招,一蹄子踩上来,基本上踢到谁谁就死的节奏。

    梁辰和兰博都刚刚回家(梁辰被打回家丢了一波兵,然后兰博回家更新装备去了),流浪虽然跟梁飞有点矛盾,但看到人马过来,还是二话不说地就支援了上来,可惜人家亚索也是中路压了二十多刀的,哪会这么容易让他过来,直接一个“ha-sa-gi”,龙卷风将流浪卷起,然后哼哼哈兮的一阵剑刃风暴把流浪打回塔下。

    然而流浪虽然被打残,亚索终究也是耽误了一点时间,人马和梁飞在蓝buff一番纠缠,最后梁飞又一次拼惩戒拼赢了人马,抢掉了这个蓝buff。

    亚索支援过来的时候,梁飞已经义无反顾地踢到了人马脑袋上一顿暴打。

    梁飞的闪现还差一点时间,人马的闪现却是冷却完了的,正常情况下,一个有大招有闪现有加的人马面对瞎子即便打不过也是能逃走的。

    “你加?老子有天音波!”

    “大招穿墙?老子也能摸眼翻过大龙坑!”

    “你闪现?老子……我,我……我踏马追死你!”

    在二十多万观众的注视之下,梁飞硬是从自家蓝buff追到了对面的上路二塔下,最后一脚神龙摆尾活生生踢死了这个人马。

    当梁飞杀掉了人马又插眼位移逃出升天的时候,整个直播间里面到处都是“666”的弹幕,不知道还以为这个直播间里面的主播打出来多秀的操作呢。

    “尼玛,这是多大仇啊,用得着千里大追杀吗?”

    “卧槽,最后这个盲视野预判q真的碉堡了!”

    “不吹不黑,弟弟操作真的没得黑,空掉任何一个都杀不掉这个人马”

    “我好像在哪一场比赛上面看到过这一幕啊,不过被杀的是新王族战队的打野人马”

    ……

    梁飞一波千里追杀,忍不住也有点洋洋自得:“怎么样,厉不厉害?”

    梁辰笑道:“厉害,不过假如你能把下一个蓝buff给中单的话,他一定觉得你更厉害。”

    “他太菜了,跟他浪费,还不如给我,或者给嫂子呢。”梁飞依旧对这个流浪耿耿于怀,“对吧,嫂子?”

    苏冰凝笑道:“我拿对面的蓝就好了,等一会儿要打团的时候,还是把我们家的蓝给流浪吧,他比较缺蓝,我还要靠他的禁锢保护呢。”

    “那好吧,我下个蓝让给他。”梁飞一副这个蓝buff要喂狗了的语气,“反正等下他被杀了,我还能杀人再抢回来。”

    梁辰无奈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老老实实地在上路抗压育。

    对面的兰博育不错,梁飞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上来gank了一波,他的出装路线是绿色战士附魔,然后黑切、九头蛇,绕后回旋踢一套技能就直接秒杀了兰博,梁辰连个助攻都没有混到。

    二十五分钟对面中路二塔一波团战,梁飞卡视野绕后,闪现躲牛头击飞,一脚将德莱文踢了出来,还撞飞了牛头和兰博,一脚三人,一波一换五拿下大龙,彻底奠定了胜局。

    梁辰很“如愿”地从头到尾都在打酱油。

    这大概是他开始玩英雄联盟一来,不论排位还是比赛,第一次存在感这么弱的游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