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节 Z字回旋
    看到梁飞以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意识预判抢红拿一血,不要说直播间里面的观众,就连梁辰都有点目瞪口呆。

    这时亚索已经支援了过来,不过惩戒红回血之后,梁飞的血量已经差不多满了,人马已经阵亡,亚索一个人面对一个满血双的盲僧,身后还有流浪,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线上去吃兵,还得小心着被盲僧n。

    兰博见亚索退了,自己也就在三角草丛插了一个眼,然后也回了线上,因而梁飞杀人之后,就很嚣张地直接去打四鬼。

    梁辰看到梁飞杀了人,就知道亚索肯定要退,他本来走的不远,回线比兰博也快很快,白白赚了两个兵,口中却问梁飞:“你怎么确定人马在打红的?”

    梁飞道:“感觉啊。”

    梁辰有点无语,梁飞既然这么笃信,自然不会是什么盲目的第六感,这应该是他自己一直打游戏培养出来的嗅觉,很多职业选手打比赛久了,都会有这样的一种“嗅觉”。

    当然,通俗来讲,这就是“意识”!

    因为野区一波单杀,人马的野区半壁江山失守,梁飞一个人在对面的野区“为所欲为”,连带着亚索和兰博也被这个盲僧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所震慑,不要说压人了,连正常补刀都得小心翼翼的。

    盲僧出现在上路,下路的德莱文和牛头自然就没了后顾之忧,德莱文对线能力确实要更强一些,苏冰凝又不是玩惯了的,就远远地利用技能补刀,等待着兵线进塔。

    梁辰本就是为了看梁飞的发挥,在上路能补刀就补,不能补就吃经验,时不时地观察着梁飞的动向。

    梁飞回家后升级了绿色打野刀,然后就直奔对面的下路野区过去,看样子是要把反野进行到底了。

    对面的人马显然也是防着盲僧继续反野的,打三狼的时候惩戒获得了狼魂,梁飞刚刚从河道进入蓝野区,那只狼魂就游了过来示警,梁飞也不搭理,隔墙一个眼插下去,果然看到对面的人马正在撤退,蛤蟆怪不依不饶地追在它屁股后面吐臭口水。

    人马之前没有吃到红的经验,打了三狼之后,经验还是差看一点才能到三级,看到装备等级都领先的瞎子过来反野,自然只能后退。

    “对面辅助过去了。”苏冰凝在语音里面提醒道。

    “没事,他们抓不到我。”梁飞应了一声,一脚提过去,砰砰两脚接上惩戒,直接抢走这只蛤蟆,然后毫不犹豫地就往蓝墙内走去。

    “锵!”

    仅剩一人在中路线上的流浪在蓝墙后打了一个小心行事的警告,显然是说对面的亚索已经包围过去了,自己却在塔下补刀,没有要来支援的意思。

    “这个流浪是青桐吗?连支援都不懂!”梁飞插眼过墙,绕开了牛头和人马的,刚刚翻过蓝墙后,果然就看到了对面的亚索,懊恼地道:“这个傻比流浪,他来支援的话,我们两个人肯定能杀死亚索的,几个兵比人头还重要吗?”

    梁飞身上的双还在,对面亚索肯定不敢打的,因此梁辰也不担心他有危险,闻言笑道:“他应该是觉得反正你能走掉的,不如留下发育。”

    亚索果然不敢直接打,迎面与盲僧打了个照面,隔着一段距离刺了一剑,便转身往线上去了,反倒是梁飞气势汹汹地又上去踢了一脚,被亚索扭身避开了。

    他一边转身回河道去打河蟹,一边愤愤不平地打字道:“大师局里也有这种脑残,我们两个都有闪现,我还有红,肯定能杀掉这个亚索,几个小兵比人头都重要?”

    对面亚索确实玩得很溜,流浪线上显然是有点压力,刚刚塔下吃了一波兵,缓解了一下发育,看到这个盲僧发消息,就打了三个点点。

    梁飞兀自气愤难平,又打字道:“菜逼!”

    平心而论,如果流浪来支援的,肯定是有可能杀掉亚索的,但梁飞和流浪虽然都有闪现,亚索风墙和闪现都在,未尝就没有逃走的可能性,流浪来支援肯定没错,但即便不来支援也不能就说他错了,这是一种选择的问题。

    流浪选择了发育,而梁飞同样没有损失,只是梁飞显然并仅仅满足于自己不吃亏。

    “我晕,弟弟脾气这么火爆?完全不像慕神啊。”

    “就喜欢这暴脾气,流浪本来就是菜逼!”

    “其实流浪不来也没错啊,亚索也有闪现的”

    “搞笑,流浪过来稳杀的好嘛?”

    “总算明白为啥弟弟这么牛掰的操作意识,还在白银组混了,这心态”

    “世界级操作,王者级意识,青铜级心态”

    梁辰这时候也已经彻底明白过来梁飞不能上分的原因了,实际上不论黄金白银还是青铜段位,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困扰他们上分的原因,都不是操作,而是意识和心态。

    何为意识?何为心态?

    简而言之,知道自己打的什么位置该做什么事就是意识,明白想要打赢游戏就必须配合队友认真打下去,这就是心态!

    梁飞无疑是一个非常希望带起全场节奏的打野,但是很显然,他的个人操作与游戏意识虽然堪称顶尖,可是心态

    如果没有很好的心态,操作和意识达到顶尖未必就是好事,以梁飞为例,他个人操作和意识都顶尖,他越厉害,眼里看到的队友就越菜,自然就会骂的越厉害。

    在这款极其讲究团队配合的游戏里面,他能上分就怪了!

    梁飞是打了红就去反野的,然后从人马身上拿到了蓝,自己家的蓝还在,他刚刚去下路反野完,回到自己家野区就刷了一圈,然后就跑来打蓝,流浪蓝量已经不多,看到了这一幕就走了过来想要拿这个蓝,流浪这个英雄本身就很依赖蓝,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打野都会把这个蓝给他的,然而

    “蓝给你有用?菜逼!”

    虽然心态不好,但梁飞的手速还是很快的,这边打字,这边一个惩戒落下,直接就抢走了蓝。

    流浪被连续骂了两遍,跑过来拿蓝又丢了两个兵,再好的心态也忍不住有点火气,便打字道:“就一波没支援,你又没损失什么,还没完了?”

    “你还有脾气了?”梁飞“啪啪啪”地打字飞快,“菜逼就是菜逼!说再多都没用,这局你一个蓝别想拿!”

    流浪半晌都没有再说话,不过想来应该是已经把梁飞给屏蔽了。

    梁飞依旧不依不饶:“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想要蓝吗?有本事你去杀人抢对面的蓝啊?”

    梁辰皱了皱眉头,道:“梁飞,够了。怎么打个游戏还这么多的废话?”

    梁飞嘴硬道:“我又没说错,他本来就是菜!”

    很多时候一个黑点就足以抹杀掉所有的优点,眼下又是这么多人在看直播,梁辰无暇与他讲什么道理,加重了语气道:“行了,从现在开始不要打字,老老实实打好自己的,能听懂吗?”

    “哦。”梁飞怏怏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梁辰瞥了一眼弹幕,见果然有很多人在带节奏。说起来,其实这种事情很正常,谁打游戏没喷过两句?但是在中国,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放在网络上,就肯定有人喷!何况这件事梁飞的做法本身确实有些不理智,尤其是在直播的情况下,这种行为无疑会被无限放大,然后上升到一个关乎国服电竞环境甚至于成败的高度毕竟网上从来不缺键盘侠。

    当然,梁飞被人喷两句也不委屈了他,因为他刚刚对流浪的做法,本身就也跟那些无脑喷人的人相差不远。

    梁飞性格莽撞冲动,又是初中辍学,虽然如今年级还但老妈心里未尝没有操心过他未来的前途,以目前国内电竞行业的发展趋势,对梁飞来说,走上职业道路是一个很不错的出路。

    他已经有了要自己组建战队的念头,又见梁飞有这个天分,自然就有让他以后跟自己一起打比赛的打算,如此一来,对他的“名声”自然格外地看重。

    以小锋在职业赛场上那种r级别的表现,就是因为排位挂机喷人,惹来了多少骂声?如果梁飞还没开始打职业,就留给了很多人“喷子”的形象,有这个黑点在,以后想要扭转的话,不知道要多付出多少倍的努力。

    “好啦好啦,好好打就是了。”苏冰凝笑着缓和气氛,“梁飞你到六级后来下路抓一下吧,这个德莱文发育的有点好。”

    “好。”梁飞应了一声,这边正在刷野想要早点到6,就看到小地图上面,才刚刚三级的人马开启了毁灭冲锋,直接绕后逼掉了流浪的闪现,忍不住嘀咕道:“这个人真的菜,没视野了还不知道后退。”

    梁辰无奈道:“你能闭嘴吗?”

    梁飞原本刚刚打完蛤蟆怪,看到梁辰一个德玛被兰博把兵线推到了塔下,正要去n的,闻言马上就转身往四鬼打了一个标记,**地道:“你自己抗压吧。”

    梁辰哭笑不得,苏冰凝却是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按照真实年纪来说,她其实与梁飞同年出生,只比梁飞大了不到一岁,但因为是以梁辰“同学”的身份出现在梁飞面前的,加上梁飞“嫂子”都出口了,自然而然就会有一种心理上的年龄差距,一直都是被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的苏大小姐难得有种姐姐般的经历,很有大嫂范儿地笑道:“不用管你哥,让他自己自生自灭,也许被兰博单杀一次,还能帮人家兰博留个截图呢。”

    对面的下路组合打得比较凶,苏冰凝的补刀被压了十多刀,梁飞打了一波野怪回家买装备的时候,对面牛头直接闪顶,将走位靠后的锤石给击飞撞了回去,德莱文拿下了这个人头。

    梁辰的传送一直留在手里,但这个时候梁飞刚刚从家里出来,他传送过去也没有用,只好让苏冰凝后退,放弃了被推到塔下的兵线。

    “没事,嫂子你放心好了,这个德莱文没有闪现,等我拿完红,马上就把他踢到你面前,让你杀了他!”还没到达六级的梁飞一边往红走去,一边就在吹嘘着自己的闪。

    之前刚梁辰的时候,最后时刻能插眼回旋踢反杀梁辰,其实颇有运气成分,但梁飞对自己的闪还是很有信心的,一个没有位移没有闪现的德莱文,不把你踢回来,老子不是白白练了两个月的盲僧?

    他打了红升到六级,然后就直奔下路而去,锤石和对面的德莱文、牛头都刚刚复活赶来,苏冰凝虽然也回家买了装备,但她出了女神泪,德莱文本来补刀就领先,又拿到了一个人头,加上被动的额外赏金,这时候回到线上后两刀就能砍掉她一半多血量,一个人差不多就能压着和锤石两个人打,牛头自然就毫无顾忌,直接就来三角草丛排眼。

    梁飞已经在三角草丛里面等着了,锤石也提前过来,梁飞一掌拍下挂上减速,锤石的钩子就飞了过来,直接将牛头人酋长宽厚的胸膛洞穿,然后马上按下第二断死亡判决飞了过来。

    正常情况下,即便被锤石钩住牛头也不怕,但一个六级的瞎子在旁边就不一样了,被吓了一跳的牛头直接就交出了大招解控,然后牛角一顶,不管来到身旁的锤石,就把梁飞给撞了回去。

    “刷!”

    锤石一个厄运钟摆将牛头给小小地控了一下,然后往梁飞面前扔了一盏灯笼。

    梁飞刚刚落地,鼠标一点,就踩着灯笼飞了回来,然而锤石上一波是交了双招这才换掉了德莱文闪现的,又因为刚刚被杀,现在还没有到六级没有大招,因而厄运钟摆后就没有控制技能了。

    “轰!”

    牛头很聪明地留了一个技能,就等着梁飞踩灯过来,双臂一举,“轰”地一声,原地一个大地粉碎,同时将梁飞与锤石一起捶飞了起来,趁此机会赶紧逃走。

    它身上挂着红,逃得并不快,梁飞落地之后并没有着急使用自己的天音波,而是不紧不慢地跟在牛头身后追去。

    “瞎子有闪!”

    文超、雪特和中路的国服第一亚索也是一起三黑的,雪特一边控制着自己的牛头逃走,一边在语音里面大呼小叫。

    “别怕别怕,我有!”文超对德莱文这个英雄使用的可谓炉火纯青,利用技能打断地方突进技能早已轻车熟路,只要能在瞎子二段的过程之中将他给一斧头劈下来,他有闪现也没那么容易把人踢回去。

    “嫂子,杀德莱文!”

    梁飞看到对面的牛头快要走到德莱文身旁了,这才轻喝一声,一脚天音波就踢了上去,雪特虽然已经在走位躲了,但牛头这个英雄身躯本来就庞大,目标很明显,梁飞又是算了很久的预判,一脚就踹在了这个牛头人酋长的身上。

    “喝!”

    梁飞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第二段回音击,瞎子抬脚飞起,瞄准了牛头人酋长的后脑勺就重重一脚踹了上去。

    “呼!”

    旁边的文超早已经在盯着盲僧的动作,见他第二段技能飞来,马上就一个开道利斧甩了出来,带着尖锐的啸音就往牛头身后劈去。

    盲僧的第二段技能,文超早已打断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他对这个预判非常自信,然而眼看那个盲僧都将要撞上自己抡出去的大斧头了,他却看到一个绿色的眼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

    对敌经验丰富的文超心中立即就掠过了一抹不安的危机感,他刚刚撤退的时候,血性冲刺的加速效果已经用掉了,这会儿还没来得及捡斧头刷新,电光火石之间,毫不犹豫地就按出来了治疗加速。

    然而,已经晚了!

    “噗。”

    伴随着一声轻微声响,第二段回音击笔直往牛头身上飞的盲僧,在即将撞上那柄大斧的瞬间,瞬间转变了方向,出现了在德莱文身前的眼上,身影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开口过大不太规则的“”字。

    “砰!”

    这个眼位距离德莱文还有一点距离,是没有办法直接大招的,但这个盲僧手速快得可怕,几乎在飞身扑到眼上的瞬间,身影就已经消失了。

    天音波!

    金钟罩!

    摸眼闪现!

    三段位移,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很不标准的“”字轨迹的盲僧布蒙双眼,一身武服,出现在了德莱文的身后。

    “呓库!”

    跨越了牛头人酋长庞大魁梧的身躯,躲开了德莱文无往不利的开道利斧,伴随着一声标志性的盲僧式神龙摆尾,飞起一脚,就将这个德莱文给踹回了兵线上面。

    “刷!”

    一道淡黄色半月形弹幕扫过,苏冰凝一个大招扫掉了德莱文一截血量,她身上有闪现的,六层被动攻速加成叠满,半点不怂就直接一套技能打在了德莱文的脸上,梁飞和锤石抛开了牛头不理,气势汹汹地就往德莱文身上扑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