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二十九节 电一白银吊打王者的传说
    德玛西亚之力——盖伦!

    作为草丛三基友之一,同时也是整个英雄联盟里面最具标志性的英雄人物,盖伦的人气虽然不如亚索、剑圣、薇恩之类,但他的名气绝对犹有过之,锁定盖伦的瞬间,整个直播间里面弹幕如雪花一般全部都在刷“6666”。

    然后很快,这些“66666”里面,就出现了断断续续的人在刷“国服第一亚索”“坐等慕神翻车”之类的话,梁辰怔了一怔,这才看到对面的五楼秒锁了亚索。

    “国服第一亚索?”

    亚索这个英雄人气如此之高,能被人称为国服第一亚索,想来还是有些实力的,亚索这个英雄如果顺起来,真的能可以秀翻全场的,梁辰想了想,正要说话,就听苏冰凝道:“梁飞你也去帮一下中路吧,我看你哥直播弹幕里说,对面亚索是国服第一亚索。”

    “没事,我还国服第一盲僧呢,看我一脚踢死他!”梁飞依旧保持着迷之自信。

    苏冰凝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我跟你哥就等着看啦。”

    梁飞自信满满地道:“放心吧,只要队友不脑残,我的瞎子肯定carry全场。”

    “哈哈哈,我快笑死了!慕神弟弟太逗了!”

    “我觉得弟弟这样子很好呀,率直坦诚,多可爱!”

    “感觉兄弟两个情商差距有点大啊,弟弟完全愣头青一个,什么话都敢说。”

    “同感!这个弟弟有点脑残!”

    “尼玛,白银局的瞎子跑去打钻石,辰慕冰也是脑袋秀逗了吧?”

    “拜托,慕神才十八岁,他弟弟才多大?这个年纪,又是在打游戏,你想让他有多成熟?”

    “我感觉以后慕神可以经常带弟弟开黑了,迷之欢乐!”

    “摆明了有人在带节奏,房管封了吧。”

    “房管呢,都死了吗?出来干活了!”

    ……

    对面选择了亚索之后,很快进入载入界面,上面的蓝色方阵容为:梁辰上单盖伦,梁飞打野盲僧,苏冰凝下路ez,辅助锤石,中单流浪。

    下面紫色方阵容为:中单国服第一亚索、下路国服第一德莱文、知名主播雪特辅助牛头,上单兰博、打野人马。

    梁辰见梁飞盲僧又是的那个“传统僧侣”皮肤,奇怪地道:“盲僧好像是至高之拳手感比较好吧,怎么用这个皮肤?”

    梁飞理所当然地道:“便宜啊!这个才二十块钱,那个什么至高之拳要一百,都能买五个这皮肤了,当然用便宜的啊,反正别人能看到有皮肤不就行了。”

    “好吧,你赢了。”梁辰有点无奈,本以为苏冰凝又要发笑,却是半晌都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略一沉吟,便明白了缘故,微微一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进入游戏,梁辰刚刚买了多兰盾加一瓶药水准备出门,就看到自己家的辅助发了一条消息:“慕神求好友啊!原本还以为要辅助你呢……”

    随着昨天击败风暴战队,星光战队成功以九连胜逆袭,梁辰也完成他当初“慕超神”的狂言,如今可谓是风头正劲,人气爆棚,打国服遇见粉丝也是正常的事情,也不以为异,一笑置之。

    然而他笑容还没绽开,就看到那个辅助锤石又补充一句:“原本还以为要辅助你呢,白白失望了一把,竟然是辅助房东,哇哈哈哈!房东从不加人好友,你能跟她商量一下不,我是女孩子,给我一个好友位嘛。”

    梁辰扯了扯嘴角,就听耳机里面“扑哧”一声,苏冰凝已经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这个锤石太可爱了。”

    “哥你人气不行啊,嫂子不打职业,人气都比你高,哈哈哈……咳咳!”幸灾乐祸地梁飞一边笑一边补刀,好像是一不小心笑岔了气,笑了一阵就猛地咳了起来。

    “尼玛,锤石66666!”

    “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神补刀啊!”

    “卧槽,锤石我给你82666分!”

    “没见过面这样子补刀的粉丝,辰慕冰已经一脸懵逼了!”

    “这个神转折,完全猝不及防!”

    ……

    梁辰看了一眼这个锤石的id名字,作出一副恼怒的样子,却是忍不住也带着笑意:“这个锤石的id是什么……‘陵雨’,行,我记得你的id了!“

    这个妹子锤石应该是在看直播的,梁辰刚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她在队内频道里面发了几个点点,又道:“慕神不要记仇嘛,我还经常去现场给你加油呢。”

    梁辰回了两个点点,就没有再回,见对面也没有要打团的意思,跟苏冰凝和梁飞说了一句“我去线上了”,然后打了一个标记,往上路过去。

    “嫂子你不帮我打红吗?”梁飞看到苏冰凝去了石头怪那里,忍不住有点奇怪。

    梁辰道:“下路打德莱文不好打,让他们吃野怪,你可以自己打红的。”

    梁飞“哦”了一声,自己打了红,低端局里大多都是下路帮打野打第一个buff开局,他在白银局里打惯了的,一时改不过来,才会感觉奇怪。

    “你不会被红buff打死吧?”上下两条边路的兵线都来的比较晚,梁辰躲在上路旁边的草丛里面等着兵线过来,就把视角切到了梁飞身上,还真担心这小子习惯了有人帮忙打怪,结果忽然没人帮了,再被野怪给打死了。

    梁飞基本功确实不错,一边拉怪走砍,一边撇嘴道:“国服第一盲僧,你以为是我吹出来的吗?”

    “不然你以为呢?”

    “切!你等着看,我要踩着国服第一亚索和国服第一德莱文的尸体,成就我国服第一盲僧的威名!”

    梁辰无奈摇摇头,懒得搭理这个着急证明自己实力的中二少年,跟着兵线走出了草丛,就看到对面的兰博也喷着火走过来了。

    论对线能力,兰博无疑是要比盖伦强上一截的,不过这个兰博好像有点稳,出门装跟梁辰一样,也是多兰盾加一红,看到梁辰从草丛里面出现之后,依旧隔着好长一段距离远远地喷着火焰在那里灼烧空气,根本不打算利用自己一级的优势推兵抢二。

    “这个兰博是打算跟我和平发育吗?”梁辰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安安稳稳地等着小兵残血,这才上去,刚刚提着大宝剑砍死一个残血小兵,对面兰博控好了温度,就也上来了。

    梁辰也不跟他打,“铛铛”两声剁掉小兵,转身就走,正在无聊发育,就从小地图看到梁飞已经来到了上路河道,他一个人打红,血量不满,正在打河蟹回血。

    “你要来抓吗?”

    “不去,我要反野。”

    梁飞打完河蟹,连对面红buff的野区视野都没有,就很有目的性地走了过去,然后趴在对面红buff墙后的草丛里面蹲着,半晌都不动一下。

    梁辰忍不住道:“你怎么知道对面什么时候打红?”

    梁飞依旧趴在草丛里面一动不动,盯着一片漆黑的红buff野区,自信满满地道:“现在应该就在打了,我再等等。”

    “尼玛,迷之自信!”

    “弟弟到底在干嘛,这是把大师局当成了白银局来打嘛?”

    “我真是醉了,辰慕冰弟弟脑残吧?”

    “搞笑,连眼都不插,就这么自信跑来反野?”

    “房管死了吗?出来干活了!”

    “虽然我也不懂弟弟在干嘛,但是人家既然这么自信,肯定有理由的!”

    “白银的理由,呵呵呵!”

    ……

    按照梁辰的判断,其实也感觉人马差不多在打红buff了,不过即便是他来打野,肯定也会先插一个眼,然后再来反野,像梁飞这种……

    “差不多了。”

    他脑中还没来得及怎么评价梁飞这种行为,就听梁飞嘀咕了一声,然后站在墙后的草丛里面,隔着墙就一脚往里面踢了上去,随着天音波划过一道笔直轨迹没入那片被战争迷雾笼罩的黑暗之中,就听到了“砰”的一声,出现了红buff墙内的那只绯红印记树怪。

    它血量已经仅剩不到三分之一了!

    绯红印记树怪的起始血量是一千八百,二级惩戒的伤害是四百一,这些数据梁辰早已经熟记于心,看到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红buff的血量,还没看清楚到底多少,就不禁心中叫了一声好。

    二段q落地的瞬间,梁飞直接补了一个普攻,几乎就在抬脚普攻的瞬间,一个惩戒已经从天而降。

    “砰!”

    绯红印记树怪应声倒地,化成了一道血红色的光环飞到了梁飞脚下。

    对面的人马辛辛苦苦地把红buff打残,还没有来得及惩戒过红buff回血,自己半天辛勤的劳动果实就被人窃取了,偏偏这时候血量不多,敢怒也不敢言,马上就转头逃走。

    “砰!”

    梁飞见它想逃,抬脚就踹在了这只人马的蹄子上,红buff的减速效果之下,四肢蹄子的人马跑得还不如两只脚还瞎了眼的盲僧快,只好交出了闪现逃走。

    梁飞一直留在身上的饰品眼终于发挥了作用,根本不用闪现,插眼位移跟上,“砰砰砰”几脚,一道耀眼蓝白电光刚刚闪过,就听到了“first-blood”的一声。

    盲僧击杀了人马,拿到一血!

    跟着梁辰视角全程ob看到了这一幕的直播间二十五万观众瞬间就沸腾了,“66666”的弹幕雪花一般,一层盖着一层。

    “我靠,留着眼就是为了省闪现?尼玛,这么自信!”

    “为毛有一种弟弟比我慕神还牛掰的赶脚?”

    “刚刚说弟弟白银瞎玩的人给老娘滚出来!!!”

    “内牛满面,这真的是一个白银瞎子吗?”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种瞎子会在白银里面爬不出去?”

    “国服电一,老子叶良辰服辣!”

    “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难道电一白银吊打郊区王者原来真的不是传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