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二十七节 我命由我
    “你想多了。”

    梁辰继续补刀消耗,很快两人同时到达三级,也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学习技能风墙,这个技能的定义是“阻挡地方的所有飞行道具”,简而言之,一切有弹道轨迹的普攻和技能都能够挡住,包括亚索自己的龙卷风,甚至于二连都可以挡住!

    雷霆在线上的消耗能力是毋庸置疑地,梁辰每次都是打出雷霆就走,梁飞的操作能力其实并不比梁辰弱,可是在两人操作差不多的情况下,技能的硬差距是无法弥补的,被梁辰几波耗血之后,梁飞的血量再次被压了下去。

    不过梁飞带的技能是虚弱,真的对拼起来,它对亚索的克制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梁辰也不敢大意,稳步耗血,慢慢地消耗着梁飞的血量。

    “嗖嗖嗖!”

    这时两人都已经六级,梁辰主,踏前斩的等级慢慢起来之后,亚索借兵位移变得愈发顺畅,不过梁辰跟条小鱼儿似的窜来窜去,梁飞血量劣势,可没这个心情,否则一不小心就回不来了,所以他血量被压了下来后,就改主学技能了。

    一个大车兵在塔前,梁飞看到,终究按耐不住,小心凑过来,远远地一剑刺出,收走了这个大炮车,刚刚转身,就看到梁辰人随剑走,已经飞快地借着一个小兵位移欺近身来。

    “哧!”

    梁飞刚刚一剑刺出,梁辰就已经再次位移,直接出现在他身上,梁飞反应飞快,长剑一挥,一片剑气挥洒而出,化作一道风墙,想要挡下梁辰随身而来的剑气旋风,梁辰却好似早有预料一般,并没有二连,待他的风墙都已经推出,这才长剑一挥,一道龙卷风飒然飞出、

    “s!”

    将梁飞击飞起来的瞬间,梁辰不慌不忙地补上了一个普攻,等梁飞都已经要从空中落下了,这才轻喝一声,握剑冲天而起。

    “哧哧哧!”

    一阵剑气破空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虚弱的黄色光环已经出现了在梁辰的身上,他的大招打出来的伤害并不高,落地之后再接一套,也只将梁飞打残,他追到了防御塔边缘又砍了一剑,算了一下伤害,并不足以杀死梁飞,便没有交点燃,转头再接小兵位移离去。

    梁飞大招和点燃还在,一堆兵线又即将进塔,所以并没有着急回家,一边在塔下兵线进来,一边忍不住问道:“哥你刚刚不二连,是蒙的还是算准了我会使用风墙?”

    梁辰笑道:“当然是知道你会用风墙。”

    “真的假的?”梁飞满是怀疑的语气。

    梁辰道:“当然是真的,如果是正常游戏团战里面,我肯定会连招,因为那时候仓促之间,能释放风墙来挡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对线和的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相互的技能释放都是清楚的,所以我猜你会释放风墙。”

    梁飞虽然游戏操作和意识不差,但这些心理博弈无疑还差了一些,闻言将信将疑,却听梁辰又道:“你还不回家,就要死了。”

    梁飞看了一眼自己的血量,又看了一眼马上就要进来的兵线,撇嘴道:“你就吹吧,只要兵线进来,我马上就能叠出风来,大招在手,我反杀你差不多,我在塔下,你没有兵线,怎么杀我?别忘了我的暴击,这是天意如此,你就等着我帮永恩报仇吧!”

    兵线距离梁飞的防御塔很近,这时候仅剩最后两个小兵,马上兵线都有进塔,而梁辰这时候身上已经有风,而且时间马上就有消失了,也就是说,等兵线进塔的时候,梁辰身上的风恰恰消失。

    亚索身上的风消失之后,要重新去叠两层旋风烈斩的效果,可以说,这个时候正是一个亚索最虚弱的时候。

    梁辰的血量虽然还有一半,但这并不足以让他进塔再叠释放三个技能。

    所以梁飞断定哥哥没有办法强杀自己!

    梁辰看了一眼小地图,见自己家的下一波兵线已经走出了二塔,微微一笑,轻轻一剑收掉一个残血小兵,然后便如往常走砍一般转身后退了一小步,默默算了一下距离,毫不犹豫地再次回身,人随剑走,一个踏前斩俯冲到了这仅剩的最后一个小兵身旁。

    亚索踏前斩会使得亚索冲出目标单位前一段距离,当初寒假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打自定义,梁辰就曾利用这一点让孙浩的亚索自己冲到了塔下。

    因此,他踏前斩从那最后一个小兵身上划过的时候,就前冲了一段距离,亦在此期间,手里长剑绕着周身一转,原本就缭绕在身旁的剑气化作环形的剑刃飓风冲天而起。

    “砰!”

    一个俯冲本就来到了塔下的梁辰毫无预兆地原地消失,出现了在梁飞的身旁。

    亚索闪现!

    将梁飞击飞了起来!

    点燃!

    一剑!

    斩钢闪!

    踏前斩!

    “rsb!”

    梁飞倒地的瞬间,紫色方下一波兵线恰好来到中路一塔下,梁辰最后一个踏前斩收掉了梁飞人头,马上连续位移,直接逆向往二塔逃去。

    “我命由我,不由天!”

    逃出了防御塔攻击范围的亚索站在一塔和二塔中间的安全地带,一边打兵,一边轻轻淡淡地说出了这句并不广为人知的台词。

    很应景。

    梁飞恰听到了这句台词,想起自己刚刚连续暴击之后,一直在说“天意如此”之类的话,忍不住有点郁闷地道:“我不服,再来!下一局劫!”

    梁辰笑道:“不服就打到你服!”

    “切,我要报仇!”梁飞又开始惯性地膨胀了起来,“我要重现当年那谁双劫之战的经典瞬间。”

    “那你也只能是被秀的那一个。”梁辰笑着打击道。

    梁飞近两个月连续练习亚索锐雯盲僧劫这四个英雄,虽然导致他对游戏里其他英雄并不太熟悉,但对这四个英雄已经熟得不能再熟悉了,结果信心满满地跑来找梁辰,上一局差点就被大哥杀掉就算了,毕竟自己完成了反杀,这局却是从头到尾被压制,最后还是被秀了一个闪现杀掉。

    兄弟两个从小就是被人夸着聪明长大的,而自打上学开始,左邻右舍的孩子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两人,别人学什么费好大劲,他们两个从来都是一听就通一学就会。梁飞虽然初中辍学,但那也是因为他进入初中后到了镇上就无心学习,整天逃课上网打架,在此之前,他只用三分的心思学习,也就能取得别人十分心思学习的成绩作者语:聪明只代表学得快,不意味着不用学,且随着年级增长,越往后,认真努力在学习成绩中占得比例就越大,早恋、游戏、小说,都不是影响学习的理由,但前提是不要因此而耽误了学习,切勿复梁氏兄弟伤仲永之叹。因为担心读者里有学生,忍不住多说两句,见谅。

    梁辰虽然在高中有过一段时间的叛逆,但好在最终还是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什么重点大学,但对于爸妈来说,知道他毕业以后不用像自己这样受苦受累,也就够了,加上他近来愈显成熟懂事,自然更是欣慰。

    可梁辰从小学习就好,现在打游戏也能打来一个世界冠军,这梁飞就不能忍了。

    当弟弟的,在哥哥面前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嘛?

    学习我不如你,游戏你不如我懂事我不如你,打架你不如我,兄弟两个,一个“文”一个“武”,这梁飞早就习惯了,可忽然之间,连游戏都打不过哥哥了,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卫玲教子有方,虽然家境不富,但从小到大,不论吃穿花钱,梁辰梁飞兄弟两人从无攀比嫉妒间隙,梁飞这种心态无非就是年纪心气盛,好胜心理作祟罢了。

    梁辰对自己弟弟性格还是很了解的,对他的心理自然明白,又恰逢入股星光无望,想要自己组建战队,所以之前才会说要给梁飞账号,带他打一局,试试他的真实水平。

    梁飞没有再说话,显然已经憋了一口气,打算着要在下一局好好打回来,梁辰要试他水准,自然也不会相让,常规中单英雄里面,卡牌和劫算是梁辰玩得最好的两个,所以他信心满满,依旧闪现点燃和雷霆进入游戏。

    梁飞同样也是闪现点燃和雷霆。

    两人开局就在中路互扔技能,可惜都没有命中过,很快打兵进入二级,两人几乎是同时秒学技能,移形换位打出一套雷霆,然后再同时后退,如此打到五分钟,血量居然几乎没有区别。

    梁辰毕竟经过职业训练的,细节把握更加到位,始终掌握着推线权,默默算着血量、伤害和经验,抢先到达六级之后,自信先手点燃,结果梁飞反应飞快,分身闪现,竟然连续躲掉了梁辰两个技能,随后影子鬼斩清兵,升到六级开大反打,梁辰同样闪现,却被他预判到了闪现落点,一个鬼斩砍在梁辰身上,最后死亡印记爆开,差点就把梁辰给反杀了。

    不过梁辰毕竟先手,多打出来了普攻,死亡印记爆开之后,两人血量相差无几,都仅剩几十滴血,便同时回家。

    “你身上有多少钱?”梁辰一边看着回城读条,一边问道。

    “一千二。”梁飞有些奇怪,“干嘛?”

    梁辰笑道:“我练过补刀,不占你便宜,一人一把穿甲匕首,不带血瓶。”

    梁飞想了想,道:“好。”

    血量回满,兄弟两个每人带着一把穿甲匕首回到了线上,隔着兵线遥遥相望,梁飞道:“我大招比你先好,我也不占你便宜,我等你大招冷却了再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