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二十六节 死亡如风
    “666666!”

    “尼玛,这个手速,老子都没看清慕神怎么死的!”

    “刚刚谁说弟弟要输了?”

    “大写的服,兄弟两个这手速都给跪了”

    “可惜了,慕神差一点可以换掉的!”

    “慕神弟弟好可爱啊,又萌又帅还厉害”

    “慕神弟弟好可爱?呃,是我想多了吗?”

    “污”

    ……

    弹幕上面各种乱七八糟的内容飘过,差点就被梁辰临死一脚给换掉的梁飞站在塔下已经大笑了三声,洋洋得意地道:“厉不厉害?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梁辰看着黑白屏幕一阵苦笑,一场solo,再说输给自己弟弟,他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这局我输了。”

    “哈哈哈!”梁飞又是一阵得意的笑,“下一局solo什么,你来挑。”

    梁辰道:“亚索吧。”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退出游戏重新建了房间,梁辰选了亚索的瞬间,这句标志性的台词便响了起来,调好符文天赋,很快再次进入游戏载入画面。

    梁辰没有换亚索皮肤,梁飞却是使用的合金装备(源计划)的亚索皮肤,带的技能是点燃和虚弱,天赋是嗜血。

    基石天赋之中,嗜血、雷霆、不灭,甚至于热诚、时光,都是比较适合亚索的,选择什么天赋,只看个人的习惯和打法。

    这局梁辰选择的基石天赋是雷霆,召唤师技能则是闪现和点燃。

    “雷霆?闪现?”梁飞看到梁辰的天赋和技能,啧啧两声,“你还想闪现躲我的龙卷风吗?还是想eq闪现秒我?”

    梁辰笑道:“你回头就知道了。”

    梁飞“嘁”了一声,“看到我刚刚那一套手速没?回头一个点燃,一个虚弱,上来就把你给秒了。”

    梁辰见这小子有点膨胀,忍不住好笑,这边游戏还在载入,就见苏冰凝又发来了一串“哈哈哈哈”,估计苏大小姐也极少见到梁辰这样吃瘪的时候,有点幸灾乐祸。

    梁辰陪她你来我往地聊了两句,等游戏开始,依旧一把多兰剑一瓶血药,便往中路赶去。

    多兰系列的出门装堪称是整个召唤师峡谷里面性价比最高的装备,除了价格便宜之外,提供的属性也相当不俗,这也是很多职业选手都喜欢开局双多兰过度的原因。

    而在solo的时候,双多兰更是常见,就连三多兰四多兰也不奇怪。

    多兰系列的出门装有三件,戒、剑、盾。

    多兰戒是绝大多数蓝耗型法师出门必备,自不必说,多兰剑则是物理英雄尤其是adc的出门标配,在solo的时候,更是最受青睐的装备之一。

    相形之下,多兰盾就有点不太受人待见了。

    但实际上,多兰盾的收益并不低,450的价格与80点血量都与多兰剑相同,虽然没有攻击力加成,但它有一个“格挡普攻和技能8点伤害”的唯一被动,完全可以抵掉多兰剑的攻击力,加上每五秒回复6点血量的被动,对于很多英雄来说,这件装备的收益还要比多兰剑更高,尤其是在抗压的情况下。

    毕竟按照正常出门70点攻击的收益来算,多兰剑的普攻回血也就只有两点,再扣掉护甲,其实还不到两点。

    当然,这局solo亚索打亚索,自然不存在什么抗压的情况,梁辰原本略有迟疑,但算了一下后,考虑到自己天赋里面有2%的吸血,配合多兰的3%,加上一起就有5%的吸血效果,还是多兰剑的攻击力增加更有效,所以才依旧选择了多兰剑而非多兰盾。

    来到线上,梁辰刚刚走出塔下,就看到了梁飞已经在前面停下,把剑一抛,解下腰间的长笛,就原地坐了下来,悠扬的笛声很快飘荡开来。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亦当留心。”

    “树叶的一生,就是为了归根吗?”

    “生命中有三件必经之事,荣誉、死亡,还有宿醉。”

    ……

    梁辰听到两个亚索相隔一段距离的台词配音,忽然笑着问道:“你知道亚索的背景故事吗?”

    梁飞怔道:“什么背景故事?”

    梁辰无奈道:“英雄联盟每一个英雄都有他们自己的背景故事,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梁飞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我玩得好就够了,关系那些破事干嘛?”

    “噗!”

    “慕神一脸懵逼”

    “哈哈哈,笑死我了,慕神弟弟好逗啊!”

    “求问真的是亲兄弟吗?慕神不是电竞才子学霸吗,怎么弟弟这么搞笑?”

    “感觉辰慕冰快要吐血了”

    ……

    梁飞跳了一阵舞,还是问道:“亚索背景故事是什么样的?”

    梁辰笑道:“亚索是艾欧尼亚的剑术天才,也是年轻一代里唯一一个能掌握御风剑术的人,差不多算是未来的剑道掌门,诺卡萨斯入侵的时候……”

    “等等!”梁飞打断他道:“艾欧尼亚不是电一吗?诺克萨斯是哪个区?”

    梁辰差点没忍住跑过去给他两脚,“国服的服务器命名就是根据英雄联盟背景故事里来的,艾欧尼亚是英雄联盟里的一个势力,多克萨斯是它的敌对势力。”

    “哦,那你继续说吧。”

    “诺克萨斯入侵,亚索奉命保护一位长者,就是比较有威望身份的老人,结果亚索觉得大材小用,没什么意思,就跑去战场杀人了,结果回来发现他保护的那个长者被杀了。亚索想要自首,可是却被人冤枉为凶手……”

    “等等!等等!”梁飞又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哥,你再这样扯下去,兵线都快来了,长话短说行不?不然我趁机偷袭你两剑,可不怪我。”

    ……

    “哈哈哈哈!”

    “尼玛,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慕神弟弟太逗了!”

    “两千场亚索路过!不过话说我也不知道亚索背景啊,弟弟说得对,玩得好就可以了!”

    “唉,慕神太不务正业了,好好的solo,插播什么说书啊!”

    “同意!就像最近在追的一本小说,好好的言情,脑残作者非要写游戏灌水!”

    “尼玛你才是脑残吧,那明明是竞技小说好嘛?你是不是瞎,没看到小说名字啊!”

    “没错!那么良心的作者,居然还有人忍心吐槽!”

    “呃,我是不是来错直播间了,主播讲得听不懂就算了,连弹幕也看不懂了。”

    “就我一个人喜欢听慕神讲故事吗?”

    ……

    “为了找出真正的凶手,亚索选择叛出了艾欧尼亚,一路逃亡,后来他的亲生弟弟永恩奉命追杀,找到了亚索。”

    梁飞总算是听明白了,“然后他们兄弟两个决斗?”

    “嗯。”梁辰笑着点了点头。

    “谁赢了?”

    梁辰笑道:“当然是亚索赢了,他弟弟死在了他的怀里。所以亚索的很多台词,都很伤感,还很有哲理,这都是他在逃亡过程之中的真实感触。”

    梁飞“哦”了一声,趁着梁辰说话的时候,走上前来两步。“哧”的一声,一剑笔直向前斩出,极限距离打掉了梁辰身上的护盾,“我要替永恩报仇,干掉他的哥哥!”

    梁辰有点好笑,他还没有学技能,梁飞偷袭一剑后马上转身就走,也来不及去追,他就继续原地等待小兵过来,笑道:“让你一剑又怎么样?背景故事里,永恩打不过亚索,这就是注定的,你还敢来跟你哥solo?”

    “切!咱们从小到大,哪次打游戏你赢过我?”

    “那是我以前不喜欢打游戏。”

    “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梁飞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样子,“你忘了刚刚谁自信满满踢过来,结果被我瞬间反杀了?”

    兄弟两个还在斗嘴,直播间里面已经笑成一片,梁辰瞥了眼弹幕,自己也忍不住失笑,点了点头道:“行!你给我等着!”

    他一边说,一边就点出来了e技能踏前斩,他刚刚就已经看了梁飞的个人状态,很显然,两个亚索solo,梁飞直接把符文里面蓝色雕文的魔抗给换成了暴击,现在是没有魔抗的。

    一级q技能伤害是10倍的ad加成,加上20的基础伤害,而踏前斩的伤害虽然只有七十,但通过小兵叠加伤害,最高是可以叠出额外50%伤害的,按照出门七十多的攻击力来算,e技能的伤害还要比q技能更高。

    而e技能的伤害是魔法伤害,梁飞没有魔抗符文,这个时候e技能打出来的伤害肯定比q技能要高很多。

    “刷!”

    梁辰不断位移叠被动护盾,兵线来到线上之后,直接就e技能扑到了距离最近的一个小兵身上,人随剑走,两段位移,直接就通过小兵来到了梁飞身旁,一剑破盾,再接踏前斩,普攻触发雷霆,一道蓝白电光从天而降的时候,他已经继续踏前斩借小兵位移离开。

    梁飞在梁辰踏前斩来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预判出错,空掉了自己q技能,只打到了小兵,并没有打到梁辰,等梁辰扛着几个小兵伤害回到自己兵线时候,血量还是赚了不少。

    “这套操作,行云流水,简直完美!”大概是被梁飞传染,梁辰也开始恬不知耻地自卖自夸了起来。

    梁飞被梁辰一套伤害加上雷霆,打掉了差不多五分之一左右的血量,不过他带的技能是嗜血,本来赖线能力就强,也不慌,等了一下技能冷却,然后一剑砍在了面前的小兵身上,叠出来了q技能斩钢闪的龙卷风。

    “呼呼……”

    淡淡的风声隐隐呼啸,白茫茫地凝如实质一般,缭绕在亚索周身,所谓疾风剑豪,自然是有风才强,梁飞有风在身,自信满满,走位马上就嚣张了起来。

    九个雕文全部堆暴击,暴击概率是25%,配合亚索的被动效果,暴击翻倍,就是5%,梁飞身上的暴击概率恰是5%,显然就是把九个雕文全部都换成了暴击。

    5%的暴击概率,二十剑才能出一剑暴击,梁辰刚刚亚索带着风上前压走位,补刀的时候恰出来了一个暴击,那么接下来的几剑,暴击率完全就可以无视了。

    所以他也不慌,一边算着梁飞的技能冷却,一边就再次e上前补掉了一个残血小兵,然后转身后退。

    梁飞的斩钢闪冷却完毕了!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梁飞的动作,走位飘忽地往后撤去,梁飞却是得势不饶人,继续前压一步,随后剑刃出鞘,伴着一声标志性的“ha-sa-gi!”喝声,一道龙卷风宛若真正接天连地的飓风一般,势若奔雷,呼啸着便往梁辰身上席卷过来。

    梁辰正在左右摇摆走位,见这道龙卷风斜斜飞来,竟似恰恰封住了自己走位,便急忙后退,可惜还是被风暴边缘给直接卷了起来。

    源计划的亚索皮肤,不论普攻和q技能,都有铿锵金属质感,只听“刷”的一声,他原本血量保持的很好,可是被这一道剑气飓风扫过,血量瞬间就掉了一大截。

    “卧槽!”

    梁辰忍不住就爆了一句粗口,梁飞这混蛋运气也太好了吧,刚刚才暴击过一次,现在这道龙卷风居然又出暴击!

    尼玛,自己刚刚利用雷霆拿到一点血量优势,结果被他一个暴击就直接逆转了?

    “哈哈哈!”梁飞又开始得意了起来,“看到没有?5%的暴击几率也能连续两次暴击!这才是天意,就给你说了,我要替永恩报仇,替他干掉他的哥哥!哈哈,如果我接下来每一次打你身上都出暴击,那该有多爽。”

    “想太多了,5%的暴击概率,你还想剑剑暴击?”

    梁辰毫不留情地打击道,“接下来的十剑,你要是能再打出一个暴击,我都敢直接举报游戏bug你信不信?”

    “不信。”

    梁飞不信邪地真的开始举剑砍兵,可惜5%的暴击概率,能连续两次暴击已经是人品爆发,再想打出来一个暴击哪有那么容易,接下来砍了十多剑都没有再打出暴击来,反而被梁辰升到了二级之后,一个e技能上来eqa打出了雷霆,然后再次借小兵位移逃走。

    梁飞没有魔抗,被e技能的踏前斩又打出了不少伤害,加上雷霆,他这时候血量已经掉了快三分之一了,见梁辰又是打完一套雷霆转身就逃,哪里肯罢休?

    双方的兵线距离很近,梁飞也马上就一个踏前斩,借小兵位移追上了梁辰,再来一个eq二连,想要打一套,可惜梁辰早已算准了他要追上来,梁飞e技能过来的时候,他也已经窥准了梁飞身后的一个小兵,只听“嗖嗖”两声,两个亚索同时踏前斩,梁飞eq二连的旋身剑堪堪扫过梁辰身子,便就直接交错而过。

    这一下子,两人仿佛换了一个阵营一般,梁辰原在蓝色方,结果现在跑到了紫色方的兵线里面,梁飞原在紫色方,现在却跑到了蓝色方的兵线里面去。

    梁飞见已经追不上梁辰,就在兵堆里面赶紧打兵回血,梁辰也在同时积攒出来了龙卷风,兄弟两个身上都是缭绕着疾风,仿若传说中的剑气一般,映衬着两人挺拔的身影,雪亮的剑刃,倒是真有些武侠里面剑客决斗的感觉。

    “ha-sa-gi!”

    “ha-sa-gi!”

    兄弟两人几乎同时挥剑,两道龙卷风交错而过,同时将两人都给击飞了起来,嗜血被削之后,对野怪和小兵的吸血效果已经非常低,所以虽然梁飞带的是嗜血,但依旧很难抵挡一套雷霆的消耗,梁辰很自信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能够建立优势。

    但他没有想到,尼玛这个系统就像是给自己作对似的,梁飞这一剑,居然又出了暴击!

    装备一样,技能一样,伤害一样,可偏偏就因为这个暴击,使得梁飞等若多打了他一剑,把两人的血量差距又给拉低了不少!

    “慕神感觉全世界满满的都是恶意!”

    “这不科学啊,怎么又出了一个暴击?”

    “弟弟已经打兵半天了都没出暴击好好嘛?从概率来说是科学的,不过一打人就出暴击,这个实在有点bug!”

    “哈哈哈,自带暴击buff的男人!

    ……

    “哈哈哈,就跟你说了是天意,我要替永恩复仇!干掉他哥哥!”梁飞也没有想到自己才5%的暴击概率,居然真的又在梁辰身上打出来了一个暴击,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哥你认输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