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八节 缓兵之计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出自电影《无间道》里台词的话流传甚广。这世上任何人任何东西能够成功,都必然有它的道理,这句话既然能够广为流传,自然有它的道理。

    现在梁辰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虽然woker上一局输了,但他的妖姬发挥可谓有目共睹,别的不说,哪怕梁辰不是职业中单,凭他如今的游戏状态,在他拿到自己顺手英雄的情况下,能够打得他不敢与之对线的人,真的不多。

    梁辰看了一眼阵容,己方的中单是沙皇……希望他能够扛住大魔王上局失利后再选妖姬的复仇之火吧!

    他暗暗嘀咕一声,又看了一眼自己家的辅助,不禁苦笑一声。

    唤潮鲛姬——娜美。

    希望她能够释放好预判水泡吧,否则这一局自己的团战遭遇,未必就能比上一局“团战未开我先死”的烬好多少。

    事实证明,墨菲定理虽然没有道理,但你不得不承认,它很准。

    你越是担心某种状况的发生,它就越会发生!

    中路的沙皇六级之前被单杀两次,直接线上崩盘!

    开局十分钟,梁辰被妖姬Gank三次,娜美的水泡……一次都没有名中过。

    梁辰试图想要用自己职业联赛上近乎于百发百中的魔法水晶箭来逆转局面,可惜这是rank局,没有队友给与的走位压力,凭借着woker的反应速度,弹道太慢的水晶箭并没有办法命中太过灵活的妖姬。

    这场游戏在二十五分钟便结束,整局游戏里一次未死的魔王妖姬成功完成对梁辰的复仇。

    点出失败界面,梁辰看着自己3-3的数据,也不在意,笑了一笑,就重新开始下一局的游戏匹配。

    ……

    “你答应了?”

    清泉月亮湾,江采萱刚刚听苏冰凝讲完了下午与洛冰语战略级意义的会面经过,见苏大小姐听到自己问话之后轻轻点头,差点没忍住把捧在杯子里的牛奶都给倒在这个脑袋缺根弦的表妹头上。

    “这摆明了就是洛冰语的缓兵之计,你看不出来?”江采萱用一种“竖子不足与谋”的无奈眼神看着苏冰凝。

    苏冰凝坐在梁辰原本开直播的电脑前,一手支颐,望着面前直播画面里的梁辰,轻轻眨着清亮眸子,很无辜地语气说道:“我知道啊。”

    “知道你还答应?”江采萱扬了扬杯子,似乎有点忍不住,恨不得想要把它砸在苏大小姐光洁如玉的额头上,却终究还是下不去手,把杯子重重地搁在了桌上,拉着椅子往苏冰凝身旁靠了靠,伸着手指就点在了正在看梁辰直播的苏冰凝光洁额头上。

    “我上次不是告诉过你,如果洛冰语没有出现,就等梁辰解开心结,如果洛冰语出现了,就什么都不要管,先跟梁辰把名分确定下来?”

    苏冰凝依旧托着雪白下巴,鼓着香腮道:“可是洛冰语说得确实有道理啊,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很短,我们都还不满二十岁,完全等得起嘛。而且,如果梁辰心中放不下洛冰语,即便他跟我在一起了,又有什么用?我才不要他心里总是有着另外一个女人的身影。”

    江采萱闻言,又有一种拿杯子拍在她脑门上,把这个傻乎乎的表妹给砸醒的冲动,“你傻啊!在面临这种感情选择题的时候,有没有名分,做出来的选择能一样吗?只要名分确定下来,你完全有足够的时间等待梁辰放下洛冰语,即便梁辰放不下……”

    江表姐顿了一顿,缓缓说道:“洛冰语早晚也会放下的!”

    见苏冰凝怔怔地转头望来,江采萱叹了一口气,道:“就像洛冰语说的,你们都还小,接下来的人生还有很长一段路,既然梁辰跟你确定了关系,那么洛冰语即便再舍不得、放不下,早晚也都会舍得下、放得下的,等她喜欢上了别人,嫁给了别人,梁辰自然就会放下这段早已错过的感情。”

    她看着苏冰凝亮晶晶的眸子,放缓了语速,却加重了语气:“反之,假如梁辰选择了跟洛冰语在一起,那么再过两年,你早晚也会爱上别人。失恋一开始的时候,会难受一阵子,但不可能会难过一辈子,洛冰语如此,你也是如此,哪怕你感觉天都塌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你早晚会嫁给另外一个男人……没有谁的生活离不开谁。”

    这种话听起来很简单,但理解起来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对于一个正沉浸在甜蜜初恋之中的女孩儿来说。苏冰凝显然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听江采萱说罢,不禁微微愣了一愣,似乎在想什么,眸子里掠过刹那的茫然和思索,但很快就“哦”了一声,转头继续看直播了。

    按照原本梁苏洛三人之间的关系,在梁辰感情归属的争夺权上,苏冰凝无疑是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但洛冰语约见的一番会面,竟让苏冰凝打赢了所谓“不让感情影响梁辰事业”的约定,这等若苏冰凝主动放弃了自己占据的优势和主动权。

    一两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太多的事情,完全可以改变所有的一切!

    假如苏冰凝真的坚守这个约定,那么毫无疑问,随着洛冰语一步步回归到梁辰身边,她与梁辰之间的隔阂、误会一点点消弭,苏冰凝的优势也将荡然无存。

    抛开其他条件都不提,就算那个时候,苏冰凝与洛冰语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凭洛冰语表现出来的情商、手腕,自己这个傻表妹能争得过她吗?

    江采萱对此完全不抱希望。

    她说刚刚那番“没有谁离不开谁”的话,其实已经是在给苏冰凝未来的失恋埋伏笔,以免到时候这个傻丫头受伤过甚。

    她差不多算是看着苏冰凝长大的,对她的性格了若指掌,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嫁给除梁辰之外其他男人的这种概念,所以刚刚那番话对于苏冰凝如今单纯如纸般爱情观念的冲击,江表姐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但苏冰凝居然只是一句淡淡的“哦”,就浑若无事,这令江采萱有霎那的愕然,奇怪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苏冰凝回头看着江采萱,眨了眨那双纯净如泉的明亮眸子,平静地道:“可是,我现在就是喜欢他啊。”

    她虽是简单一句话,江采萱却依旧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论将来如何,不论梁辰最终将会做出怎样的选择,现在她都喜欢着梁辰,哪怕未来如果有一天梁辰选择跟洛冰语在一起,哪怕她到时候会伤心欲绝,或者说数年之后情伤愈合,会跟另外一个男人共度余生……

    这些所有的假设,都不会改变她现在爱着梁辰的事实。

    怀最美好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也接受最坏的结果。

    江采萱细细品味着那一句“我现在就是喜欢他啊”里所包含的深情,以及纯美无暇的单纯爱情观,半晌方才伸手捏了捏苏冰凝白嫩脸颊,幽幽叹道:“梁辰若是错过了我们家冰凝这么好的女孩儿,实在是他这辈子最错的决定、最大的损失,恐怕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天打雷劈都不为过!”

    苏冰凝嘻嘻一笑,回头继续去看梁辰的直播,过了一会儿,忽然转头看着江采萱,眨着大眼,一脸委屈,闷闷地问道:“如果梁辰真的跟洛冰语在一起了,那怎么办?”

    江采萱正因她刚刚那句看似简单,实则颇有人生返璞归真境界的一句话而感慨这个自己眼里依旧如幼年般单纯小表妹居然也已不知不觉长大,在自己还在杞人忧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活在当下”的意义,兀自感慨间见到了她这般瞬间变成正常恋爱中女孩患得患失的模样,一时又气又笑,戳着她的脑门嗔道:“你也知道梁辰很可能会再跟洛冰语走到一起啊?那你还答应她!”

    苏冰凝怔怔地坐在那儿,明媚大眼里水雾凝结,一颗颗晶莹泪珠毫无预兆地就断线珍珠一般滚落了下来,咬着嘴唇,带着哭腔说道:“因为他只有打好职业,才能够出人头地,以后不论娶谁,都不会重新经历当年北上的遭遇,不会被人把尊严踩在脚下,都只能够强颜欢笑,假装无所谓啊。”

    江采萱看着呜呜哽咽的苏冰凝,听她这般说,一时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自当年情伤便一夜脱胎换骨的她近些年来愈发理性,此时却忍不住有一种要跟着流泪的冲动,忙眨去眼里泪光,一手抚着她柔顺长发,一手拿纸巾拭去她脸上泪水,柔声劝道:“好了,不哭,不就是一个洛冰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家都说男人喜新厌旧,洛冰语什么的,跟那古代冷宫里面的嫔妃娘娘一样,早就是明日黄花,成过去式了!连杜甫这老家伙都说‘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咱们好好加油,大不了来个美人计,把梁辰给生米煮成熟饭,还怕它煮熟的鸭子能飞走了不成?”

    苏大小姐本来在哭,听表姐这般说,又是“喜新厌旧”又是“冷宫娘娘”,连“煮熟的鸭子”都搬出来了,忍不住又扑哧一笑,犹如玫瑰含露一般,我见犹怜,光彩耀目。

    江采萱见她笑了,便也跟着笑了起来,又劝慰两句,苏冰凝并非多愁善感的性子,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江表姐见她不再难过,便借故离开了房间。

    走出这个被苏大小姐戏称为“直播室”的房间,右手边相邻便是书房,苏冰凝来到书房里面,关了上门,微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拿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