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节 单身二十年的手速
    “轰!”

    一声轰鸣,游戏开始。

    梁辰点开装备栏,对于出门装的选择,一时有些踟蹰不决。劫的出门装很多变,可以多兰剑一红,也可以长剑三红,甚至于打远程英雄,多兰盾加一红也不错,腐败药水出门同样也可以。

    略一迟疑,他还是选择了比较中规中矩的长剑三红出门装。

    这种出装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装备成型快!

    因为长剑可以直接用于升级合成下一件装备,用出门经济抵消掉了一部分购买下一件装备的金币,而不像多兰、药水那样子,下一件装备的钱都是要重新积累。

    梁辰对的操作很有信心,但如果说比对方更好更细腻,那却不尽然。

    装备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尤为重要。

    买好装备,泉水壁垒消失,梁辰直奔中路而去。

    对面上单凯南,中单妖姬,打野雷克赛,下路烬和牛头;己方则是上单波比,中单劫,打野蜘蛛,下路EZ和星女。

    走下泉水,直奔中路,梁辰来到中路塔下,扫了一眼小地图,并没有看到对面的人出现在视野之中,便往前走了两步。

    似乎与他想法不约而同,一个手持权杖,身戴披风的身影,带着几分诡谲和漠然,静静地自对方的中路防御塔下走出,淡淡地站在了整个召唤师峡谷的中央位置。

    没有动作,没有台词。

    没有任何操作,就静静地在那里站着,大概是因为心里作用,自然而然地,就能够感觉得到,仿佛有一股孤傲肃杀的气势,从中路朝着整个召唤师峡谷蔓延开来。

    梁辰记得上次排到这位大魔王的时候,还是在去年直播的时候,跟大舅子一起打韩服,那一次他用的是红色战队中单七夜的账号,打得是ADC位置。

    那一局woker在他们家中路,使用的同样是妖姬,对阵北美第一中单贝尔特的发条。

    那一局里面,北美大师兄的劣势局补发育能力,贝尔特发条逆转局势的R闪,还有这位中单大魔王的超强压制力、侵略性,都给梁辰留下来了很深的印象。

    打了一个照面,梁辰就转身回到了塔下,按下统计面板,看了一眼对面妖姬的出装。

    黑暗封印!

    三瓶血药!

    “这个出装,有点自信啊!”

    梁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并无任何张狂嘲弄,只是坦然自若的沉着,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就算我不是职业中单,可即便拿到联赛上面,也不至于被当成中路的计量单位,被你拿来叠杀人戒指层数啊!”

    “全军出击!”

    很好听的系统合成女声发出来了基地出兵的提醒。

    中路的兵线远比上下两路要短,这条路是召唤师峡谷里面,最容易发育起来的一条路,因为线短,兵线到达的快,自然获得资源的速度也是最快的。

    技能型的英雄要比普攻型英雄成型更快,强势期到来更早,之所以把最容易发育起来的这条中路交给技能型的中单英雄,便是因此。

    前期靠打野,中期靠中单,后期靠ADC。

    在ADC没有发育起来,接管比赛之前,团队需要一个发育良好的中单英雄,来承担起输出的重任,并帮助打野带动起来整个团队的节奏。

    兵线很快就在中路线上遭遇,梁辰远远地躲在兵线后面,并没有要上前推线的意思。

    在比赛里面,线上的推线权,是每一个选手都非常重视的事情,因为掌握了推线权,你就可以早一点去支援的队友,或者说是配合打野入侵对方的野区,而对面的线上英雄因为被推线,要在塔下吃兵,是没有办法及时支援的。

    但那是五个人浑然一体的职业比赛!

    排位里面,贸然推线未必就是好事,因为你即便推线,也未必就能够配合家的打野做出事情,甚至于还会被埋怨说你搞事。

    对面的大魔王不是求稳,还是认出来了对面这个ID名字就很嚣张带着“China”前缀的劫,就是今年IEM上面全胜夺冠一战封神的“icy”,也没有要推线的意思,默默地等着双方的小兵互相伤害,然后慢慢地同时残血。

    梁辰见小兵血量不多,就慢慢走上前去,刚刚走出两步,就听忽然“砰”的一声,刚刚还远远游弋,一副“咱们安稳发育,不要担心我消耗你”模样的妖姬,已经直接直接踏空在他脑袋上踩了一脚,然后瞬间返回原地。

    梁辰反应飞快,立即一个手里剑甩,可惜这个举动早已在对方的意料之中,魔影迷踪落地之后,便往旁边草丛轻轻的一个小走位,闲庭信步般躲开了这一道剑气。

    梁辰见技能被躲,也无异状,对面毕竟是称霸中路数年之久的传奇中单,他一个打ADC出身的,不要说是在中路对线被躲一个技能,就算他拿的是ADC,被对面躲掉技能都不是怪事。

    梁辰A掉了两个残血小兵,然后马上转身逃出了妖姬的普攻范围,好在对面也要补刀,在这期间只打出来了一个普攻,血量损失不算太厉害。

    吃掉第一波兵,梁辰被打掉了近乎半管血,不得不嗑下了第一瓶药水,慢慢恢复血量。

    单人线上,第二波兵的第一个小兵阵亡的时候,对面英雄将会升到二级。

    梁辰落后了一个小兵的经验,看到第二波兵线到来,就往后退了两步。

    他们两个人的天赋和技能都一样,雷霆、闪现、点燃。

    梁辰的血量还没有恢复上来,如果被妖姬抢二,配合雷霆和点燃,很可能会被单杀。

    看到梁辰被压回塔下,直播间里弹幕上,很快就刷了起来:

    “我擦勒,慕神你可以怂,不要躲在塔下啊,不要怂,就是干!”

    “一报还一报啊,辰慕冰也有这一天,喜闻乐见!”

    “果然不愧是大魔王”

    “说我慕神怂的都是脑残,不劫三级六级才是强势期吗?”。

    “坐等强杀”

    ……

    梁辰并没有去看弹幕助手,虽然血量亏了一些,但他不急不躁,一边走位,一边用手里剑补刀,默默地等待着等级提升。

    双方的打野都没有出现,妖姬很快吃掉了兵线,随着蓝色方最后一个小兵被集火阵亡,一波紫色方小兵就齐齐冲进了防御塔下面。

    大概是判断出来了蜘蛛就在上路野区,所以妖姬刚刚就已经在靠近上路河道的位置做了一个眼,然后也跟在兵线后面,往塔下走来。

    “哧。”

    梁辰站在塔下补掉了两个兵,因为担心妖姬会上来消耗,他并没有用技能快速清兵。

    果然!

    刚刚补掉这两个兵,他就对面妖姬的走位开始有意识的靠前,梁辰一边算着小兵血量,一边就开始盯着妖姬的身影。

    “哧。”

    防御塔打了两下之后,劫又是一个普攻,轻轻巧巧地收掉了这个近战小兵的经验和金币。

    “砰!”

    小兵阵亡的瞬间,妖姬又一次直接踏空踩了下来,WQE一套连招几乎是瞬间就全部打完,眨眼间便重新回到了防御塔外,而这个时候,防御塔不要说打出来攻击,连代表着防御塔仇恨的红光都没有亮起来。

    如果不是妖姬和劫之间,连接着一条锁链,几乎让人以为刚刚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都是错觉。

    “哧!”

    妖姬落地的同时,一个虚幻的模糊黑影也出现了在她的身旁,手里短剑绕着身子一转,便“刷”的一声,打掉了妖姬一截血量,随即又是一个手里剑,自塔下和黑影身上同时交叉甩出,“噼啪!”一声,一道炽盛的蓝白色电光便从天而降,劈落在妖姬头顶。

    影奥义——

    诸刃!

    分身!

    鬼斩!

    之前妖姬为了压血量还走位,曾被梁辰补刀的手里剑命中过,又被一套连招打出来了雷霆,血量瞬间就跌落到了半血左右!

    “情况,雷霆?”

    “我眼花了吗?两个技能会打出来雷霆?”

    “尼玛,活久见,两个技能打出来雷霆?”

    “情况?求解!”

    “慕神应该是在妖姬近身的时候打出来了一个普攻!”

    “打出来了一个普攻的,不过手速太快,有些人没有注意到”

    “666,真的假的,防御塔都没反应,辰慕冰的普攻已经打出去了?这手速”

    “单身二十年的手速,值得信任!”

    “尼玛,不要黑我慕神,人家有房东的好嘛?”

    ……

    因为之前已经吃掉了一个药水,这一波打出来的伤害又差不多,虽然妖姬触发了第二断E技能幻影锁链的伤害,但梁辰同样也打出来了两个手里剑双剑合璧的额外伤害。

    他此时的血量只比半血低了一点,并不算亏太多,不过因为一个手里剑穿过的时候,打掉了两个小兵的血量,这两个兵想要成功补掉,就有些难度了。

    尤其是妖姬依旧站在塔前,虽然淡然宛若闲庭信步,但梁辰绝不敢因此而放松警惕。

    他在塔下翼翼一边补刀,一边瞟了一眼小地图,只见家的打野刚刚打完河蟹,正在往对面的四鬼走去,好像有点想法的样子。

    蜘蛛前期在野区是蛮强势的,可是雷克赛也不差吧?

    更重要的是,你没有看到你们家的劫已经被压在塔下,这个妖姬如此压线吗?

    梁辰心里一闪念掠过这些腹诽,自然不会真的放在心上,眼看对面进入塔下的小兵马上都要全部阵亡,正想着如何控线再发育一波,等待的强势期,眼角余光忽然就瞥见了一个暗蓝色身影从旁边墙壁底下钻了出来!

    雷克赛居然已经埋伏在了一塔旁的墙壁外面,直接冲塔上来强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