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六二节 苏洛会面
    恋爱之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没错,或者说所有人在感情面前都是盲目的,但这种零智商只是在喜欢的人面前。

    当感情出现危机的时候,再天真的女孩子,也会瞬间化身为古时皇宫里历经各种勾心斗角磨砺出来的嫔妃娘娘。当然,谁能独占三千宠爱于一身,没有到最后,谁都说不好。

    苏大小姐感觉自己现在就仿佛化身成为了宫廷剧里面的正宫娘娘,她母仪天下的地位遭到了挑战。

    当然,究竟谁是正宫娘娘,苏大小姐还没有搞清楚。如果按照江表姐的“小三必胜”理论来说,似乎把自己当做那个初入宫就让君王不早朝的挑衅者比较有优势,而且按照各大宫廷剧里面的套路,笑到最后的肯定也是不断被皇后迫害的“小三”。

    但是哪个女孩子,或者说哪个人,愿意把自己置于道德劣势方呢?

    她知道梁辰还放不下洛冰语,因为他和她之间的感情,还没有被他们两个人亲手划下句号。

    焚稿断情,是梁辰给她的承诺,也是梁辰与她之间的一个全新起点,但这并不是他和洛冰语终点。

    她一直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哪怕洛冰语出现,她也不气不恼,这不是说她深刻理解并严格执行了江表姐“小三必胜”理论,而是她单纯地不希望梁辰难过。

    她并不知道,表姐告诉她的“上善若水”,其实只是为了争而不争,在这里的“不争”,只是一种刻意的、为了争而采取的手段,而她此时的这种心态,反而更符合“上善若水”的真意。

    可是她不想要梁辰为难,不代表她愿意拱手退出,爱情是自私的,自古皆然,没有谁能例外,苏冰凝当然也不是感情里面的圣人,亦或者如电视小说里面那样子,说一声“只要你幸福我就幸福”,然后含笑成全别人。

    所以当她答应了洛冰语见面的请求之后,就立即从各个方面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是的,这是一场战斗!

    从无任何恋爱经验的苏大小姐自然也没有过爱情保卫战经验,但女孩子在这个时候根本不用人教的。

    她拒绝了洛冰语说去上海有活动,顺道去清泉见面的提议,而是将会面地点就放在了上海。

    在上海,她是地主。

    所以地点她订,时间则随洛冰语。

    梁辰问的时候,她当然在说谎,因为不论是她,还是洛冰语,都没有想过这件事要告知梁辰。

    她不知道洛冰语是什么缘故,但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这种事情被梁辰知道,她会感觉很不好意思。

    总感觉自己很不矜持似的,为了那个家伙,居然还跑去跟洛冰语决斗……唔,按照小说或者电视里的套路,这应该就是决定归属权的决斗吧?

    如果这种事情被梁辰知道,她还有没有脸见人了?

    就算真的出现决斗这种戏码,也应该是梁辰为了抢自己,去跟别的男生决斗去好吗?

    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跟别的女孩子抢他了?

    会面时间在下午三点,地点则在自己堂兄名下的一家私人会所里面。

    苏大小姐特意换了一身装束,在包厢里托着下巴望着窗外无聊等待的时候,忍不住有点气鼓鼓地模样。

    “咚咚。”

    门忽然被轻轻地敲响,苏冰凝转头望去,只见漂亮的女侍者轻轻推开了门,微微含笑道:“苏小姐,洛小姐到了。”

    说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态,门外便走进来了一个年轻女孩儿。

    苏冰凝曾将洛冰语视为偶像,也是她唯一一个喜欢的明星,她曾看过洛冰语的演唱会,甚至从别人那里收集到洛冰语签名。

    她知道洛冰语很漂亮,她甚至曾被誉为整个华夏娱乐圈十年来最美新星。

    但第一次这般近距离见到洛冰语,她还是感觉一种强烈的惊艳。

    衣如白雪,发如墨染。

    一双璀璨明亮如同星辰般的眸子,一张清丽含笑仿若画卷中的容颜。

    礼貌起身相迎的苏冰凝一时怔在了那儿,脑中却跳出来了宋玉《神女赋》里面的两句话:

    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

    皎若明月舒其光。

    饱含机锋的开场对白,坚贞不悔的爱情宣言,旁敲侧击的告诫劝导……苏大小姐为了这场“决斗”做好了很多的准备,她甚至犹豫着要不要把梁辰焚稿断情的事情告诉洛冰语,以此让她意识到她和梁辰早已分开,破镜难圆。

    然而到了这一刻,真到了王见王的时候,她才发现战斗经验是多么的重要。

    因为她脑中一片空白,做的所有准备工作全都不翼而飞,只剩下一句不该是以情敌立场,而是以粉丝立场的一句话:

    “难怪那么多人称她为‘谪仙’。”

    洛冰语也在打量着苏冰凝。

    有句话叫做知人易,知己难,这话放在此时苏冰凝身上却也恰当。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梁辰并不是单纯的外貌协会,但让他忽视外貌,显然他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

    甚至就连苏洛二人,若是梁辰其貌不扬,只怕也难爱上他。

    梁辰曾与苏冰凝坦言,当初第一次打游戏,之所以会打第二局,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在场。

    自古便是有财有色,可大概是因为洛冰语影响了梁辰的审美观,哪怕是在他不曾接触过英雄联盟,还没找到致富之路的时候,他看待女孩子的眼光其实也颇为苛刻,虽然极少流露出来,但从他的很多表现里面,并不难以看出。

    若论沉静脱俗,苏自然远不如洛,可她娇俏甜美,自有一种令洛冰语也不及的韵致。

    黯然失色的漂亮女侍者不知何时,已无声无息关了门,悄然退去。洛冰语微微一笑,道:“你好。”

    “啊?”不知脑袋里面在想什么苏大小姐这才回过神来,一声有些愕然的“啊”,就把洛冰语来此前的所有准备都轻而易举地化为了乌有,她忍不住抿嘴一笑,眼含笑意,“我可以坐下吗?”

    “哦,哦,请坐。”

    苏冰凝坐了下来,感觉自己表现的实在有点傻气,就像当初在清泉时莫名其妙地把青椒捡起来塞到了梁辰嘴里又把自己给羞哭的那一幕似得,怎么自己一遇到事情,就表现的这么傻呢?

    她在心里埋怨自己的不争气,稳了稳心神,因为自幼家教本就坐的笔挺的脊背又挺了挺,抬眸见洛冰语也正抬眸,却是朝自己胸前望来,下意识便觉得有些羞,刚刚鼓起要说的话才到嘴边,还没说出来,便又忘记了。

    “我要说什么来着?”

    满腹懊恼的苏大小姐一边保持着优雅端坐的姿态,一边急忙回想自己之前早就准备好的开场词,却听对面的洛冰语已经说话了。

    她轻声问:“他一定很喜欢你吧?”

    苏冰凝眸中忍不住掠过一抹愕然,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却见洛冰语嘴角含笑,眼眸似水,明明是在看着她,却似乎根本不是在看着她,复又说道:“她一定很喜欢你。”

    苏冰凝一时说不出话来,仔细地打量着洛冰语,终于知道为什么感觉洛冰语并不是在看着自己了。

    因为她说话时的神态……

    好像自己在照镜子的时候啊!

    洛冰语回过神来,收回打量着苏冰凝的目光,笑道:“你跟我想象之中,很像。”

    苏冰凝抿了抿唇,问道:“怎么说?”

    洛冰语未及说话,刚刚离去的漂亮女侍者便轻轻敲了敲门,端着一个紫砂壶进来,将茶壶放下,复又无声退去。

    苏冰凝方要动手,洛冰语已经笑道:“我来吧。”拿了两个托盏的青花瓷茶杯,拎着紫砂壶斟了两杯茶,一时间满室茶香四溢。

    洛冰语将一杯捧到苏冰凝手里,一杯端在自己面前,并未尝茶,便问:“是他告诉你的?”

    苏冰凝微微摇头,想了想,微微抿唇,还是说道:“寒假的时候,我无意……嗯,看到了他的日记,所以知道你最爱明前的狮峰龙井。”

    洛冰语微微一怔,抿唇沉默半晌,才说了一句:“我妈那儿倒是有些今年的新茶,可我还没来得及尝过,倒是多谢你了。”

    她轻轻品了茶,放下茶杯,向苏冰凝笑道:“绝大多数女孩子,在没有遇见喜欢的人之前,都想象过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你知道我原本想象之中,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吗?”

    苏冰凝不知她为何说这个,便摇摇头。

    洛冰语笑道:“我觉得我喜欢的人呀,首先一定要帅气……”见苏冰凝闻言有些惊愕地样子,抿嘴笑道:“我是说真的。当然,也不是单纯地指长得好看,我觉得你应该会理解,男人的帅气并不是说他长相多么英俊,而是他的说话、处事、思想,甚至于不用说一句话,站在那里,就会让人感觉到很有……”

    她歪了歪脑袋,似乎是临时起意,在想用什么词更妥当一些,苏冰凝见状便有些试探意味地轻轻说道:“感觉?”

    洛冰语笑道:“我很少跟人谈起这些,一时想不到怎么形容,不过‘感觉’这两个字,很有感觉。”

    苏冰凝忍不住也笑了笑。

    洛冰语又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才十五岁,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说着抿嘴一笑,“你既然看过他的日记,应该是知道的。”

    苏冰凝点了点头。

    洛冰语笑道:“他那时候很呆的。”眸中忍不住露出一抹回忆之色,明亮如星的眸子里,眼神有些迷离了起来,“他一直在遇见我的地方等我,其实我早就看到了。”

    见苏冰凝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洛冰语笑道:“我在车里面,他看不到我的,一连好多天……我一直都没有跟他说过,我一直都能看到他的。”

    “我在那里跟从老师学画,有时候累了,站在窗前,就能看到他。”

    “他经常都是蹲在路边檐下,穿着一件有些旧的浅绿T恤,还有件卡其色的七分裤……嗯,很不搭。远远地看到有人来,就会站起来,挺直了腰,或者会走动几步,装作路过的样子。”

    洛冰语一边说着,脸上便忍不住露出一些笑意,“其实我一开始根本没有认出来他,后来时间久了……嗯,好像是七天吧。他总说是七天,可我记得好像是有八天……就发现是他,莫名其妙的,就感觉……嗯,很好笑。”

    她虽是在说“感觉好像”,脸上却已经没有了笑意,收回了思绪,看着坐在对面的苏冰凝,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很聪明,也很厉害。虽然他一直觉得我比他厉害,琴棋诗书歌舞画,哪一个没有几年几十年的苦心造诣,能够学得会啊?这世上哪有不学而精的人?只是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而我恰恰博而不精,能骗骗他罢了。”

    苏冰凝差点没忍住想要说很多各自领域上堪称大师级的人物都对她赞扬称颂不已,好在话将出口,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自己的情敌。

    嗯,情敌。

    就算她表现的再好,那也是情敌。

    洛冰语捧着茶杯,浅浅抿了一口,笑道:“我给他出过很多难题,让他读书、背书、跑步、给我讲故事、写诗、写歌……”

    她说到这儿,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微微沉默了一下,才重新抬起脸来,看着苏冰凝,眼神有些落寞,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我原本想象之中,等他慢慢长大,慢慢蜕变,变得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成熟,那时候,我就没有办法再在他面前装作什么都会什么都厉害的样子了,只好乖乖地,什么都听他的就好了。”

    洛冰语看着苏冰凝,咬了咬唇,轻轻地、低低地,说道:“……就像你一样。”

    苏冰凝看着她眸中隐约氤氲的水雾,心里微微一颤,却见洛冰语说罢,用力眨了眨眼,转眼之间,笑颜如花,哪里还有半点刚刚失落、羡慕、悲伤的模样?

    笑颜如初,亦惊艳如初的洛冰语含笑说道:“我原本参加了明星召唤师活动,打算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的,结果那天小雪忽然突发奇想,说要找梁辰打游戏。我没有想到你会来,更没有想到小雪会喊出我的名字,更没有想到……”

    她说到这儿,便住了口,掠了掠柔顺秀发,笑道:“原本想跟你见见面,聊聊天的,结果全都是我在说了,不好意思。”

    苏冰凝摇摇头,笑道:“我很喜欢听啊。”忽地想起洛冰语刚刚的话,不由问道:“你参加了明星召唤师?梁辰也会参加吗?”

    洛冰语笑道:“你不要多心,明星召唤师活动因为周杰伦档期冲突,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最终的日期,邀请梁辰参加,只是我与腾讯协商的条件,他自己现在都还不知道,并不是瞒着你。”

    苏冰凝心里松了一口气,又听洛冰语道:“电子竞技发展的很好,据我所知,已经要列入今年巴西里约奥运会项目之中了,而且就有英雄联盟的比赛。”

    见苏冰凝目中露出喜色,洛冰语微笑道:“可惜参加的四个国家里面,并没有中国。”

    “啊?”苏冰凝并未察觉自己原本的敌意和戒备已经不知不觉地消弭无形,只是忍不住有些失望。

    洛冰语笑道:“既然已经有电子竞技项目,中国参赛是早晚的事情。而且即便没有奥运,以英雄联盟为首的电竞职业圈也已经开始走向了明星化、偶像化,这个行业的发展潜力还很大。梁辰很有潜力,也很有实力,英雄联盟你比我厉害很多,你应该知道,他有能力在这个行业里得到更多。”

    苏冰凝不知道她说这些的用意,便点了点头,继续听她说下去。

    “梁辰有一个很不好的缺点……”洛冰语说到这里,又顿了一顿,看着苏冰凝。

    苏大小姐很快意识到了她想说的话,便道:“你是说他很容易受到影响?”

    洛冰语点了点头,眉头微蹙,有些不解地道:“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我也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以他表现出来的情绪控制能力,本不该这么轻易被感情所影响的。”

    苏冰凝忙道:“他自己说,他没有自我的情感修复能力,这好像是他能够过目不过记忆力和恐怖心算能力的副作用。”她回想了一下梁辰当初说的话,“他好像是说,因为他很容易能够将所有精神沉浸在一件事情里面,所以才能过目不忘,可是感情与其他的东西不同,因为这个样子,他陷进去就拔不出来。”

    苏大小姐说到这里,却忽然直到此时,才后知后觉醒悟过来一件事。

    假如按照这个理论的话,那岂不是说,梁辰只要是喜欢了一个人,就永远无法放弃她?

    那他对洛冰语……

    她怔在了那儿,一个人的心那么小,如果被一个身影填满,还能容得下第二个人吗?

    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洛冰语见她怔怔出神,面有哀色,她冰雪聪明,立即便反应了过来,忙笑道:“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度,坚如磐石,也抵不过水滴石穿。就算他因为性格缺陷,导致情感调节能力较常人差了许多,也不是完全没有……”

    她咬咬唇,轻声道:“你想想他认识你的经过,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瞒不过有心的。而且……他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人吧?”

    苏冰凝想起与梁辰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心里好受了许多,又觉两人明明是情敌,洛冰语这时候居然在安慰她,不禁又是感动又是郝然,方欲说话,忽地醒悟过来洛冰语刚刚那句“他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暗指深意,霎时羞得满面通红,忙摇手解释道:“我跟他没有……没有……没有……”

    两女四目相视,凝望刹那,便同时红了脸,垂首不语。

    过了半晌,洛冰语才低声道:“你方才不是说,看了他日记……”

    “不是!”苏冰凝话一出口,反把自己吓了一跳,忙压下了声音来,红着脸解释道:“我,我……我爸妈给我相亲,我寒假就跑他家里去了,然后有天晚上他去同学家里喝酒,我没事做,就去他房间找书看,就翻到了他的日记。”

    话中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一句“去他房间”,就点明了要解释的意思。

    洛冰语笑道:“不论怎样,梁辰很容易受到感情影响,而且……”她看了一眼苏冰凝,“他今年才十九岁,我比他小一岁,你又比我小一岁……”

    说到这儿,又顿了一顿,“我十一月六号生日,你三月十五生日,算起来我们算是同龄。”

    苏大小姐看她一眼,低声道:“我跟他说,我只比他小一岁……你可不要告诉他。”

    洛冰语有些奇怪地道:“为什么?”

    苏冰凝气鼓鼓地道:“他说他就喜欢比自己小一岁的。”

    洛冰语很快明白过来,这是梁辰因她,或者说是性格缺陷而留下来的“后遗症”,也就是梁辰自己曾自嘲的“活在洛冰语的阴影里”。

    她不禁失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说的。不管怎么样,我们三个年级都不大,我想不论以后怎样,至少现在,你我,或者他,想要的都是一生一世。”

    苏冰凝听她说到了正题,忙收起来了不该有的心思情绪,凝神听她说下去。

    洛冰语叹道:“人的一生其实很长,我们看过很多故事,小时候看童话,长大后看小说、电视,长大后知道童话都是骗人的,但电视里未尝不是如此。很多电视都是以结婚为结局,可人的一生那么长,有时候结婚只是一个开始,谁也不能保证说,结婚了,就不会再分开了。”

    她说的这些,实在不是一个正常十八岁女孩的思维,但却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自若,苏冰凝听着忍不住点了点头。

    “真正能令两个人永不分离的,不是婚姻,也不是法律保护的那一张结婚证书,感情才是。”

    洛冰语又咬了咬唇,“我不知道他还喜不喜欢我……”

    苏冰凝听到这句,又傻乎乎地道:“他肯定还喜欢你。”

    洛冰语笑道:“也许只是还放不下吧。梁辰的性格成长,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催化的,所以难免有缺陷,但现在有缺陷,不代表以后就还有……这也是我刚刚说他最近两年职业发展的原因。”

    “我们都还小,而且不论他要娶你,或者我,甚至于哪怕最后,跟他走完一生的人不是你,也不是我,事业对于他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苏冰凝道:“你是说?”

    洛冰语叹息道:“我不知道现在他心里,究竟还有我多少分量,但我不希望,我想你也不希望,他因为这些而导致比赛受影响。”

    “以他的性格,又有当年在我家的经历,恐怕很难接受你我的帮助,他能靠的只有他自己,用他自己的双手,去打赢一场又一场的比赛,去获得名声和人气,打拼他自己未来的事业版图。而最近两年,蓬勃发展的电竞行业,恰恰给了他赚取资本黄金时间,他心里应该早有计划。”

    “以他目前的性格,不论你我,都很可能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听人说,电子竞技选手的职业生涯都很短暂,巅峰不过三两年甚至于一两年。”

    “一生很长,我想不论你我,都等得起这一两年。”

    洛冰语那双清澈明眸一眨不眨地望着苏冰凝,缓缓说道:“我这次约你,除了很想见见你之外,就是想要跟你订下一个约定,在尽量可接受范围内,不要让感情的纠葛,影响到他的发展,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