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五八节 生死大龙,逆转一枪 下
    唐朝宰相陆象先崇尚仁治,宽以待人,他有一句话说广为流传天下本无事,庸人扰之为烦尔。”这句话的本意是说“庸人制造麻烦”,但是后来慢慢就演变成为了自寻烦恼的意思。

    这个世界没有事情是不用付出代价的,就如梁辰焚稿断情那晚,对的评价所说,他同样也是一个“有缺陷的天才”。

    他没有情感自愈能力!

    这种缺陷大多在一些情商很低的人身上表现的非常明显,以梁辰日常表现出来的情商智商来说,实在不该犯这种错误。

    但就与他不讲道理的恐怖记忆力和超强心算能力一般,这种不合理的零自愈能力,同样也不讲道理。

    所谓苍天不仁,天欲与之,必先取之!

    在某些地方拥有一些超出常人的,在其他地方,就必然要失去一些。

    苏冰凝的出现,简单一个笑容、一个手势,似乎一下子就抚平了梁辰心里所有的浮躁。比赛重新开始之后,他几乎在能够重新操作英雄的一瞬间,就恢复了曾经那种整个人都与英雄融合为一的感觉。

    仿若身在召唤师峡谷。

    “小罗在这个做一下视野。”

    重新恢复了专注的梁辰,扫了一眼小地图,立即就了家的视野漏洞,让小罗在上路河道里面做了一个视野。

    小罗应了一声,去插了一个眼,梁辰则重新看了一遍场上的局势。

    上中下三路外塔,加上中路二塔,他们丢了四座防御塔。

    女警0-2!

    巨魔0-2!

    雷克赛0-2!

    维克托0-1!

    纳尔0-1!

    双方人头比0-8,他们至今没有拿到一个人头,或者推掉一座塔。

    这八个人头,有五个在老鼠的身上,另外三个,打野酒桶身上有一个,中路的辛德拉有两个。

    经济差距大概有六千左右。

    梁辰玩英雄联盟,到现在也有半年多了,他赢了很多场游戏,也输过很多场,他一直都把胜负输赢看得很淡。

    因为他玩游戏,只是为了赚钱。

    只要能赚到钱就好了!

    但现在,看着召唤师峡谷里面属于的半壁江山几乎没有视野,看得原本高高矗立的防御塔只剩下了残骸,看着胡杨在上路带线,看到了对面的慎只能够远远地就退到塔下……

    他忽然感到有些难过,好像真的就站在了召唤师峡谷里面,眼睁睁地看着的家园被焚毁,看着的队友被屠杀。

    为英雄联盟会风靡世界,为通过这款游戏能够产生如此庞大的经济链,为把这款游戏能够赚到钱?

    因为它有这种魅力!

    “竞技的魅力吗?”。

    梁辰心里暗暗自语,不为,此前哪怕是五杀超神秀,他都心如波澜,但这一刻只是在打兵,居然有种心潮澎湃,血脉喷张的激动感觉。

    梁辰自幼喜静懒动,就连锻炼,他也只爱相对而言比较温和的跑步,其他篮球足球之类对抗性的竞技运动几乎没有碰过。

    所以他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也从不明白为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打游戏、喜欢篮球足球……不就是一颗球,一堆动画吗?

    直到这一刻。

    竞技。

    明明依旧是同一款游戏,但带给他的感觉,似乎已经有了本质的蜕变。

    他深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下有些激荡的心情,飞快清掉中路兵线,然后来到野区将三狼收掉,这才E技能穿墙,原地回家。

    一柄多兰,一双草鞋,一件飓风,一把无尽。

    这是他身上仅有的装备。

    梁辰稍微了一下,将跳出来的钱买了一颗真眼,然后直奔中路而去。

    对面的下路一塔依旧坚挺矗立,一大波兵线集结在了塔前,老鼠正在那里收线。

    幽梦、攻速鞋、飓风、暴风大剑、暴击斗篷!

    这个老鼠估计再过两分钟,连无尽都能合成出来了!

    “必须要杀死老鼠,不能再让发发育下去了!”梁辰扫视了一下地图,“我来当诱饵,就算是换,也一定要杀掉这个老鼠!”

    胡杨正在上路二塔守线,对面的慎在塔前压着,酒桶和牛头人酋长都刚刚在上路野区出现,因为老鼠在下路,他们短内似乎并不打算推上路二塔。

    泡泡在旁边保护着胡杨,刚刚从酒桶的桶下惩戒抢来了蛤蟆怪的经验与经济,反正两层惩戒都在,并不担心对面开龙没有惩戒,闻言说道老鼠太肥了,隐身两个暴击,瞬间就能把你秒杀,换他?”

    “换掉也是赚了,只要老鼠一死,对面的进攻节奏肯定就会被拖下去,能拖下去就有机会。”梁辰一边说着,一边就来到下路二塔前去打石头怪,对面的老鼠这个时候,已经快要把塔下的兵给清光了。

    “行,听你的。”

    虽然开局的时候,梁辰有点失误,但既然他做出了决定,胡杨、泡泡、小罗都马上表示支持。

    吴迪却忽然往下路二塔前打了一个标记,说道我来当诱饵吧,你先来中路收掉这波兵线,然后来收老鼠的人头。”

    梁辰不禁转头看了一眼右手边的吴迪,后者只是盯着屏幕里的游戏画面,素来淡漠的脸庞上依旧没有表情,酷酷的样子,“我们家没有前排,你找输出的能力比我强,你起来才能打出输出来。”

    “好。”

    梁辰没有过多迟疑,带着队友的殷切希望,转身回到了中路接过了辛德拉刚刚推的兵线。

    为了引诱老鼠前来偷人,巨魔特意来到了中路露了一个面,上路野区的雷克赛则直接回家,然后直奔下路而去。

    对面的老鼠清掉了最后一波兵线,然后在视野之中消失了。

    “呼!”

    一片柔和蓝光从天而降,照亮了石头怪旁边的草丛视野,吴迪见状就跑去将这个饰品眼点掉,然后就在这里打起小兵来。

    上单在上路二塔前,雷克赛刚刚在上路出现,辅助刚刚在中路露面,ADC在中路收线,这些所有的迹象无不在表明着,维克托只有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在下路。

    他还敢出塔收兵?

    对于任何一个发育良好的老鼠来说,这都是不能容忍的,尤其是对于一个5-0数据前期发育超顺的老鼠来说,这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梁辰飞快清掉了中路的兵线,走位躲开了辛德拉一个二连,然后一边往塔下走,一边就用蓝色饰品在红BUFF墙外照了一下。

    “老鼠没有来中路,吴迪你,他应该快来了。”梁辰一边提醒,一边就急忙往下路赶去,如果他无法及时跟上输出,被这个老鼠在杀人后刷新技能,隐身逃去,那么这一波就亏大了。

    小罗和雷克赛已经先一步向下路赶去。

    虽然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任何对面老鼠会杀维克托的迹象,但既然辰慕冰这么说了,他们便选择,毫不迟疑地执行。

    这一支在LPL春季赛上连跪的战队,已经初现真正世界级强队的执行力与凝聚力。

    石头怪旁边的草丛里面是有视野的,不过三角草丛里却没有视野,因而吴迪并不能够确定对面的老鼠会从那里出现。

    队友都已经在赶来埋伏的路上,他这里还有最后的三个小兵,他的装备并不好,除了英雄专属的海克斯核心科技之外,就只有一件冰杖。

    老鼠依旧没有出线,这让吴迪的心里有点疑惑,他很想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但为了演的逼真,他并没有节省技能,一个死亡射线划过,三个小兵直接被第二段的伤害给收走。

    老鼠依旧没有出线。

    吴迪暗叹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嗨,是我!”

    一个声音突兀地在他耳边响起,毫无预兆地,一只老鼠拖着长长尾巴举着冰冷的弓弩出现在他的身旁,伴随着“丢丢丢丢丢丢!”的很贱台词,幽梦开启的声音响起,配合老鼠隐身后的攻速加成,“咻咻咻”的毒箭入肉声音几乎毫无间歇,一根根毒箭全部射在了他的体内。

    徒然出现的老鼠将吴迪给吓了一跳,不过一直在防备着的他毫不犹豫地反手扔出来了身上仅剩的三个技能。

    虹吸能量!

    内爆力场!

    混乱风暴!

    几乎就在他飞快打出三个技能的瞬间,这个连大招都没有开启的老鼠,就点掉了他将近一半的血量!

    维克托的Q技能是两段伤害,打出来第二段伤害后会获得一层护盾以及移速加成,接着这个加速效果,以及技能附带的冰杖减速效果,他飞快地往塔下逃去。

    “咻咻咻!”

    一根根毒箭漫天散射!

    老鼠开启了大招,继续不停地走砍攻击,他身上还是带着红BUFF的,伤害非常高,眨眼之间,有冰杖加了四百血量的维克托就变成了残血。

    老鼠六层被动叠满!

    “吼!”

    便在这个时候,巨魔开启了冰封领域加速,冲了上来,就一根竖起来了一根冰柱,将老鼠往塔下卡了一个身位,防御塔顶立即就亮起,射出来了一道红色的激光。

    “dominating!”

    爆死了维克托之后,老鼠已经六杀主宰比赛,见巨魔冲来丝毫不怂,借着幽梦加速效果还在,继续走砍风筝。

    “砰!”

    雷克赛钻地冲了出来。

    维克托有冰杖后的一套爆发,伤害已经不少,老鼠被维克托的大招粘着灼烧掉了不少伤害,此后又被冰柱减速,巨魔上来咬了不少血量,这个时候,血量也仅剩下了四分之一左右,看到雷克赛冲了出来,马上就一个闪现躲开,转身就逃,想要先进入隐身状态再作后图。

    老鼠进入隐身之后,是有加速效果的,因而未免他隐身逃走,泡泡直接就跟了一个闪现上来,跟上伤害,不让它隐身。

    “瞄准!”

    一阵“咔咔咔”的机括声音传来,女警开启了狙击,老鼠目前的血量只剩一两百血,又没有治疗,不可能在女警大招之下逃生,泡泡和小罗立即就放缓了攻击的强度,只黏住不让它隐身。

    “嘣!”

    一发带着愤怒火焰的子弹沿着红色狙击线狠狠地打在了老鼠的脑袋上,直接一枪崩死,终于终结了这个老鼠的人头。

    “还好。”已经在泉水里面默默读秒的吴迪轻轻笑了起来,“一换一,只要不丢大龙,就赚了。”

    “老鼠是他们家最肥的一点,没有老鼠,他们打不了大龙。”一直酷酷的吴迪在这一刻甘愿成为诱杀老鼠的诱饵,这让梁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暖意。

    游戏是为了放松。

    经济是为了胜利。

    为了胜利,他们可以在训练室里一坐十个小时,同样也可以赛场上付出所有,哪怕是用的死亡去换来队友身上的几百个金币。

    只要能赢!

    梁辰没有再说,只是让雷克赛和巨魔去中上两路支援,则默默地将兵线带到了对面的一塔下。

    “呼呼呼!”

    一圈圈红光从天而降,对面的辛德拉带的技能是点燃,不可能有传送,那就是说,这个传送下来的人是对面上单慎。

    之前慎出现在地图的时候,梁辰已经将他的装备给记在了脑海里面。

    忍者足具、日炎斗篷、提亚马特、幽魂斗篷。

    而且他似乎已经有一段没有回家了,应该有不少金币。

    如果这个慎回家之后再传送,有日炎、振奋、护甲鞋外加提亚马特,那么梁辰肯定会如这个慎所想的一样毫不犹豫转身后退,但是现在……

    你的队友都在上路,你一个慎,只靠着一把提亚马特和日炎的灼烧,就想杀我?

    梁辰瞥了一眼脚下那个来自于老鼠身上的红BUFF,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对于骨灰战队的上单,他曾听过一些,似乎是去年全球总决赛的MVP,在骨灰战队状态低迷的时候,差不多可以说是他和Pim两位韩援撑起了这支战队。

    但那又如何?

    这已经不是去年全球总决赛上单Carry召唤师峡谷的版本了!

    ADC才是整个召唤师峡谷里面,唯一一个名字简称里面都带着“Carry”标志的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