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五零节 二选一,苏还是洛? 万字毕
    苏冰凝对“冰儿”这两个字反应稍慢了半拍,所以她还是很顺利地给了小雪一个治疗光环,然后又一个大招定住了对面的薇恩。

    但是没有人打伤害。

    包括她自己。

    冰儿?

    她怔在了电脑前,脑中电光火石之间,闪过的却是游戏载入画面的时候,洛轻尘、辰慕冰、夏语冰三个id名字一字排开,当时她心里那种莫名的古怪感觉。

    她想起了“辰慕冰”这三个字的意思。

    梁辰的辰,倾慕的慕,洛冰语的冰。

    那么“洛轻尘”呢?

    应该是“洛倾辰”才对吧?

    洛冰语的洛,倾慕的倾,梁辰的辰。

    ……

    她和他两个人,起个名字都这么同步吗?

    对面的三个人忽然之间,全部都跟掉线了一样愣在了那儿,这一幕显然是薇恩娜美阿狸三人没有想到的,不过他们可不会因此而客气。

    “你们在干嘛?掉线了吗?”

    小樱奇怪的声音打破了语音里面的沉寂气氛。

    梁辰这才回过神来,屏幕已是一片黑白,除了已经反应过来自己闯了大祸的蛮王逃走之外,盲僧、寒冰、琴女三个人全部都已经阵亡。

    他有点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脸,可惜连他自己都能够想象的出来,这个笑容有多难看,微微沉默,这才说道:“我的错。”

    “好吧,没事,反正我们还是优势。”

    小樱笑着安慰一句,然后语音里面又是片刻沉寂,接着才响起小雪的嘀咕声:“本来就是。”

    苏冰凝与洛冰语,都没有再说话。

    小雪因为自幼被保护太过,性格有些失于稳重,但实际上这才是这个年纪男孩女孩的正常性格。

    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上有父祖长辈宠,家里有哥哥姐姐疼,便是自幼一起长大的紫雨冰三人,也都把她当成妹妹一样。

    她自小到大,都没有过人让她受过委屈,何谈苦难?

    站在她的角度来说,她只看到了冰儿的无奈、努力、难过,梁辰经历的种种,她根本看不到也想不到,更不用说理解。

    对她来说,梁辰刚刚那句“我的错”,简直就是说到了她的心里。

    当然,不论是她,或者梁辰,这个“错”,都不是指游戏里面。

    阵亡的盲僧、琴女、寒冰,身上都是有悬赏额外赏金的,算是给薇恩补了一波发育,但是双方的经济差距并没有就此受到太大的影响。

    小樱并没有察觉到因为刚刚小雪慌乱之中喊出来的“冰儿”二字,导致了气氛的微妙变化,任她打破了头,也不可能猜得到国民女神洛冰语会是辰慕冰的前女友。

    她在推上路二塔的时候,被对面三个人追,成功地利用装备优势和妖姬的高爆发、灵活性,上演了一波一打三的个人秀,丝血拿到了一波三杀。

    这个三杀之后,小樱直接标记了大龙,蛮王再下路高地前被薇恩给杀死,但是这条大龙还是很快被他们打了下来。

    三十多分钟,游戏结束。

    “还玩吗?”

    小樱一边看上一局的数据,一边笑着问了一句。她本是随口一问,因为本来也没打算就只打一局的,但却意外地发现自己问罢后,语音里面又是一片沉寂。

    她终于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忍不住问道:“怎么啦,都不说话?”

    苏冰凝笑道:“玩啊,好不容易凑到一起,再打一局嘛。”

    梁辰闻言就点了再来一局,默认邀请了上一局的队友,四个妹子很快接受了邀请,一个个进入了组队房间。

    “锵!”

    直播间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个车队已经苦苦等了半天,跟梁辰同时按下了开始,这一次匹配的速度简直是“秒匹”,立即就进入了选择界面。

    苏冰凝笑道:“这局我去上路吧,小樱姐姐你打野好了,多帮我一下嘛。”

    小樱笑道:“好啊。”

    苏冰凝又道:“辰慕冰你去辅助吧。”

    她上单,小樱辅助,然后让梁辰去打辅助,上一局小雪是中单,洛冰语是adc……

    苏冰凝选择的英雄依旧是琴女,这个英雄一般用来打辅助,但实际上她的伤害很高,同样可以用来打中单,苏大小姐这个时候选出来,显然是中单琴女的打法。

    梁辰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当初看英雄介绍的时候,琴女这个英雄背景故事里面的一句话。

    “叆华,有声胜无声。娑娜,无声胜有声。”

    叆华,是琴女的古琴。

    娑娜,是琴女的名字。

    他记得苏冰凝有一次说过,她一开始喜欢琴女,就是因为这个英雄的名字,她喜欢琴,她也喜欢琴。

    后来喜欢上了,就一直喜欢着。

    此时无声胜有声……

    许久不曾说话的梁辰微微苦笑,他当然不会认为苏冰凝主动要求去打上路,又说让他打辅助,是故意让他和洛冰语一起走下双人路。

    他没有想到印象里面乖巧懂事,却在感情方面一片懵懂有点傻乎乎的苏大小姐,居然会用这种方法,给他出了这样一个选择题。

    亦或者说,这是女孩儿极其隐晦的试探——我主动退一步,你会跟她走一起去吗?

    二选一吗?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了洛冰语所在的三楼,出现了一个英雄头像。

    光辉女郎,拉克丝。

    秒锁!

    她很快在聊天界面离开打出来一行字:

    “我去中路。”

    “啊?”这个结果显然让小雪有点意外,她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懵懂迷糊的样子,“那我去打adc吗?可是我不会啊”

    然后就有一个声音似乎跟小雪说了一句什么,听不真切,小雪就“哦”了一声,接着选择了寒冰,还有点无辜样子轻声说道:“寒冰太容易死了,我不太会,如果坑了,你们不要怪我啊。”

    听到这句话,不要说小樱,就连心事重重的苏冰凝和洛冰语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两个直播间弹幕上面更是笑声一片,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还有比上局蛮王更坑的吗?”

    “其实我觉得,从来开不出大招的蛮王,比寒冰更容易死”

    “笑死我了,难道这妹子还以为自己上局不坑吗?”

    “辰慕冰:我不相信还有比你蛮王更坑的!”

    “已笑疯,这妹子太可爱了”

    “是我错觉了,刚刚好像有另外一个声音在笑”

    ……

    梁辰却在盯着那个光辉女郎拉克丝的头像怔怔出神。

    拉克丝出身于德玛西亚显赫贵族家庭,她天赋超绝,光华耀眼,她以善之名行走世间,深受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上下的喜爱;她是家族里面唯一的女儿,肩负着家族赋予的使命,她加入军队,曾孤身深入诺克萨斯高级会议的密室,带回了极具价值的内部消息。

    她美丽,聪慧,天赋超绝,光华耀眼,她被冠以“光辉女郎”的荣耀,几乎等若所有美好的化身。

    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美丽夺目的一面,却没有人关注她究竟付出了什么,就连背景故事上面,也只介绍了她曾深入诺克萨斯高级议会窃取到了重要情报,却只字未提她一个女子深陷敌方腹地,经历过什么样的艰难遭遇过什么样的危险……

    选择这个英雄,是无心的吗?

    “辰慕冰,选择英雄啊!”

    梁辰被小樱的声音惊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多,不及多想,就选择了锤石。

    游戏载入的时候,小雪问道:“辰慕冰,你的锤石厉害吗?你得保护我啊,我不想死。”

    梁辰笑道:“好。”

    游戏很快载入完成,梁辰刚刚买好装备,泉水壁垒还没消失,就看到了对面的中单亚索全屏发来了一条消息:“哈哈哈,慕神,我狙击到你了,看我丝血反杀!极限单杀!瞬间秒杀!”

    也不知道这家伙手速多块,梁辰还没看完,他复又发来一条消息:“鉴于接下来我将要秀翻全场,好友位我就不奢望了,慕神你记得我的id啊,这个把你虐暴的中单叫‘年少轻狂’!”

    梁辰笑着回了一句:“记得了。”

    这个刚发出去,就看到接连几条全屏消息发来。

    adc大嘴:“慕神我叫徐莱,要记得我的名字啊。”

    打野盲僧:“慕神我是路过路过再路过,能r闪一脚踢三个的话,求个好友位行不?”

    上单奥拉夫:“慕神你是良辰是吗?我是良东,你国服第一寒冰,我国服第一奥拉夫,我是你弟啊!求个好友位成不?”

    梁辰看到最后这条奥拉夫发来的消息,忍不住有点无语,语音里面几个妹子已经相继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小樱笑道:“良辰,良东……辰慕冰你说实话,网上那个叶良辰到底是不是你的小号?哈哈哈,笑死我了。”

    大概因为刚刚忍俊不禁的笑声,气氛好像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梁辰笑着回道:“有良心吗?”

    这个奥拉夫反应很快,立即打字回道:“有啊,我妹就叫良心。”

    “扑哧……”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良心……”

    “66666!这个奥拉夫好逗,已笑疯”

    “尼玛,看醉了,这是来狙击的还是来认亲的啊?”

    ……

    小樱她们忍不住失笑的时候,两个直播间里面加一块差不多有五十万的观众也是欢声一片。

    梁辰无语,只好回了几个点点过去。

    对面一边打字,动作也没停,梁辰他们在紫色方,他刚刚来到河道插了一个眼,就看到对面的亚索、盲僧、奥拉夫一马当先,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过来。

    洛冰语和小雪本来游戏就不熟悉,加上只顾着看对面发来的消息,出门有点慢,这个时候还没赶到,梁辰也没有要打的意思,直接就转身撤退。

    上单奥拉夫、打野盲僧、中单亚索、adc大嘴、辅助婕拉,对面五个人全部从视野里面冲了出来。

    小樱在中路塔后的草丛里面也插了一个眼,然后就跟梁辰一块撤回了塔下。

    “哈哈哈哈!”

    “吃我一斧!”

    “把他们通通砍翻!”

    “长路漫漫,且随疾风前行!”

    “嗬嗬嗬嗬嗬嗬,用餐时间到啦!”

    “双眼失明并不影响我追杀敌人,因为我能闻到他们身上的气味!”

    “我的猎物认为自己很聪明!死亡正在盛开,我们的季节是相反的,我是春天,你是秋天!”

    ……

    对面的五个家伙不愧是来狙击的,明明知道草丛里面有眼,有的站在草丛里面,有的站在防御塔旁边,就各自跳起舞来了,有的把剑一扔躺在地上,有的开始在地上种花,有的扔着斧头蹦跳,有的眼都瞎了还在那叉着腰得意洋洋,随着这些跳舞动作,一句句嘲讽台词也在不断地响起。

    “慕神,记得啊,把你堵在塔下跳舞的是很秀很牛掰的‘年少轻狂’!”

    “给我二十分钟发育,还你一个不输团战,我是初中萌男,我叫徐莱,我为大嘴代言!”

    “慕神你要记得,正在你面前跳舞嘲讽的国服第一奥拉夫,我叫良东,我是你弟!”

    ……

    “你妹的!”

    梁辰看到这一幕都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选的不是机器人,如果是机器人的话,随手就把这群家伙给钩一个到塔下来,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再嚣张?

    几个妹子已经快要笑疯,就连知道自己不能出声的洛冰语都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苏冰凝忍不住笑道:“梁辰你太招人恨了。”

    小樱也笑道:“我只见过你堵别人泉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你堵在塔下跳舞,辰慕冰你能忍吗?反正我不能忍。”

    “忍个毛!干它!”

    梁辰看到寒冰和拉克丝都已经赶来,直接就从塔下走了出去,往中路一塔二塔之间朝三狼处的野区入口打了一个标记。

    “先杀亚索!”

    在这个入口跳舞的是亚索和奥拉夫,他们插在塔下的眼已经被苏冰凝和小樱点掉,没有视野,梁辰也没有急着学技能,走过就挥舞着手里的血色锁链打在了亚索的身上,破掉了他的护盾。

    “铮!”

    一身粉红的甜心宝贝娑娜拨动琴弦,两道光华打在了奥拉夫和亚索的身上,随后一片紫色冰箭射来,将两个家伙给减速到。

    还在跳舞的这俩货瞬间血量就掉了三分之一,看到对面五个人英雄全部都冲来了,顾不得再装,急忙拎起斧头抓起长剑,转头就跑。

    “等我先控!”

    梁辰飞快按下ctrlq秒学了q技能死亡判决,然后再次按下了q按键,只见屏幕里面一身猩红的锤石轻轻抬起了手臂,一根血色锁链便“刷”地伸了出来。

    一直在盯着锤石动作的亚索毫不犹豫就一个闪现,逃回了草丛里面去,正在想自己这样闪现逃走,会不会害了躲在自己身后的奥拉夫,就看到那根血色的锁链笔直地出现了在自己的眼前。

    “卧槽!”

    还没来得及秀起来的亚索忍不住叫了一声,这个锁链居然预判到了他闪现的位置!

    血色的锁链拖着亚索的身躯往后拖拽了几步,随即站在亚索身后的魔法少女拉克丝扔出来了一团粉色光华,这团光华一触到亚索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团透明的粉丝光圈,将亚索禁锢在了里面。

    然后继续往亚索身后飞去,将后面的盲僧也给禁锢了下来。

    紫色的冰箭。

    粉色的音符。

    红色的光芒。

    一堆炫丽普攻飞过……

    “first-blood!”

    对面的大嘴刚刚跑到防御塔另外一侧跳舞去了,并没有来得及给出治疗,亚索还没从锁链的禁锢下挣脱,就直接惨叫倒地。

    小樱的雷克赛手短,连一个助攻都没蹭到。

    亚索刚刚阵亡,就全屏发来了一串“6666”过来。

    奥拉夫看到这一幕,吓得直接就闪现逃走,盲僧虽然被禁锢,但是因为距离有点远,梁辰他们没了控制,也就没有再追。

    拿到一血的人是洛冰语。

    然而实际上,这个一血本来应该是苏冰凝拿到的。

    锤石的钩子控住了亚索,打输出的是寒冰、琴女、拉克丝这三个远程英雄,梁辰因为正在算着要不要按下第二断q技能上去给虚弱,所以他很仔细地在看当时几个英雄的普攻情况。

    他清楚看到了亚索死前的一幕,寒冰最后一支冰箭射出之后,亚索仅剩最后十几滴血量,这个时候苏冰凝的琴女下一个普攻已经出手,毫无疑问这个普攻完全可以杀死亚索拿下一血。

    但是琴女普攻抬手的动作都已经出来了,却莫名取消了这个普攻。

    梁辰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哪怕是职业选手,也不可能保证自己不会出现失误,尤其是在前期补刀、对拼的时候,每一个普攻都可能会英雄到整个比赛的节奏和胜负,至关重要。

    这个时候,如果出现普攻失误,就需要按下s键将这个普攻取消掉,然后再打出下一个普攻。

    所以曾经特意联系过这个技巧的梁辰对刚刚琴女取消普攻的这一幕并不陌生。

    s键停止一切指令!

    是苏冰凝故意让出了这个一血。

    梁辰怔了一怔,忽然想起来刚刚苏冰凝主动说要去上路,然后让他去打辅助的事情来。

    在感情世界里面心思单纯甚至有点傻乎乎的苏大小姐,刚刚真的是以退为进,以此逼他做出一个二选一的选择吗?

    还是说,她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跟梁辰一块走下路,以免刺激到洛冰语,让她难过伤心?

    梁辰想到自己刚刚的念头,一时自惭无地,有种恨不得要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苏冰凝让位置,让一血,自然不会是因为当初曾把洛冰语视为偶像的原因,实际上自从知道了洛冰语是自己的“情敌”之后,她在苏冰凝的眼里,所有的偶像光环就已经全部消失了。

    这个傻乎乎的女孩儿,这样子为洛冰语考虑,只怕是心里明白他对洛冰语余情未了,担心这样刺激洛冰语,会让他感觉尴尬。

    她只是单纯地,傻乎乎地站在他的角度考虑和处理问题。

    反倒是他在疑心她在以退为进,逼他在这个时候做出选择。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伪君子的本质,原本就是小人!

    梁辰从没有过这样一刻,如此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性格之中的劣性根,与纯真善良的苏冰凝相比,他真的像是站在天鹅面前的癞蛤蟆。

    一只幸运得到了天鹅青睐的癞蛤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