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四九节 “冰儿”! 五千字章
    梁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当然不会因为一局普通的排位游戏,因为被这个中单妹子抢了一个人头,就心怀芥蒂,哪怕是在职业赛场一颗人头的分配就牵扯到发育资源,他也不会因此而放在心上,何况眼下?

    他只是感觉有点古怪。

    不论是之前之间他死亡闪现,这个妹子的“治疗流蛮王”没有交治疗救他,还是刚刚这个旋风斩抢人头,他都感觉好像有点故意的意思。

    小樱之前跟他说,这个小雪是他的粉丝,所以才想要找他一起打游戏截止到目前为止,他没有看出来哪怕有任何一点迹象表明这个小雪是他的粉丝。

    那么她到底为什么要找自己打游戏?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下路那位寒冰头顶上的名字:洛轻尘。

    梁辰摇了摇头,感觉自己有点想太多,帮蛮王推了一波线,然后标记了峡谷先锋,小雪这次倒是没有再搞事,老老实实地跑过去帮他一起打峡谷先锋。

    话说这个峡谷先锋的攻击力实在有点高,妖姬、盲僧、蛮王三个人打了半天才打掉,小雪见这个大家伙快死了,就转头去追着河蟹砍,并没有要抢这个的意思当然,梁辰觉得她也许根本不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处。

    对面的兰博被小樱打得有点惨,乌迪尔也消失了半天,并没有要来抢峡谷先锋的意思,梁辰如愿拿到这个,回到野区扫光一遍,回家买了一双草鞋,一件小木槌,然后把剩下的钱又买了一颗真眼,这才往下路走去。

    “我刷个野怪,大招马上就冷却。”

    梁辰刚刚跟下路的俩妹子说了一声,就看到对面的乌迪尔从三角草丛的真眼那里绕后过来了。

    “乌迪尔来了,走!”

    下路的苏冰凝和那位“洛轻尘”也看到了打野绕后,急忙后退,不过因为刚刚被瞎子抓了一波,对面的薇恩和娜美打得有点猥琐,导致寒冰和琴女的位置比较靠前。她们虽然立即往后走去,但看样子,应该还是要被乌迪尔给追上。

    “我即是狂澜,且无法被力挽!”

    肩负着鲛人族唤潮使命的娜美一声轻喝,抬起手里的法杖,镶嵌其上的月石发出了耀眼的光华,一阵“轰轰轰”的怒浪在她脚下汹涌澎湃,碧浪滔天,朝着急忙后退的寒冰与琴女滚滚而去。

    苏冰凝的闪现已经用掉了,只好一边打加速和弦,一边说道:“你闪现躲开娜美大招往塔下走,不要被乌迪尔晕住,不用管我,我走不掉了。”

    打了这一会,她已经发现这个“洛轻尘”虽然是新手,对于其他英雄技能一窍不通,但寒冰玩的不错,反应也很快,她第一次似乎是因为不明白英雄技能,被娜美的水泡击飞过,接下来熟悉了对面的技能后,就很少再被水泡命中了。

    因为担心这个寒冰又不知道乌迪尔的技能吃亏,她才急忙在语音里面提醒了一句。

    在教新手方面,苏大小姐觉得自己非常有心得,因为她教的所有学生,都打上了韩服王者,而且还被冠以“新生代国产最强”“世界顶尖级之一”之类的荣耀称号好吧,其实她就只有梁辰这一个学生。

    不过带这个新手妹子打下路,却是让苏大小姐感觉有点像是当初教梁辰打游戏的时候,而且非常巧合的是,当初他们也是琴女和寒冰的下路组合。

    不过这个寒冰已经打到了二十多级,虽然因为时间太忙,经常很久才能玩一次的缘故记不得英雄技能,但她无疑比当初的梁辰要厉害很多。

    前有奇兵来袭,后有怒浪汹涌,一身鲜红的觅心女王艾希并没有急着闪现逃离,而是在原地稍微停了一下脚步。

    一阵呼啸的寒风,以她为中心逸散开来,吹动着她长长的头发和红色的披风。

    “嘣!”

    一支七彩巨箭射出,精准地将刚刚走出三角草丛的乌迪尔眩晕在了那儿!

    “漂亮!”

    苏冰凝喜出望外,她也没有想到这个明显是新手的寒冰会有这种意识,先一步将这个乌迪尔给定住了,这样的话,她们逃回塔下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咚!”

    弃儿出身的琴女是一个哑巴,她不能说话,琴音就是她的声音,同样是辅助,同样是团控大招,但她的大招相比较于娜美,声势要弱许多。

    但效果分毫不差!

    被娜美大招击飞的瞬间,琴女原地插下一个真眼,反身大招,一片耀眼华丽的音符将隐身追了上来的薇恩给眩晕在了原地。

    娜美大招击飞之后,还会有一个减速的效果,寒冰并没有选择闪现躲开娜美大招,同时都被击飞减速了,逃离的速度大大减缓。

    “叮!”

    “叮”

    本来在前面的寒冰给琴女接连打了两个撤退信号,不知为何,自己却停下了脚步,落在了琴女的身后,反手一片冰箭成扇形飞出,将追上来的薇恩和娜美给减速到了。

    苏冰凝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有闪现,想要卖这个闪现,让琴女先走。

    明白过来之后,苏冰凝毫不迟疑地逃回了塔下,追了上来的薇恩见到对面的居然落后了下来,果断就舍弃了琴女,一根恶魔箭矢狠狠射出,“砰”的一声大响,将这个寒冰被钉在了墙上。

    “吼!”

    一声兽吼声远远传来,乌迪尔在巨熊形态加速效果下飞快冲来,远远地就一个闪现,冲到了寒冰的面前,“砰”的一声,再次将她眩晕。

    苏冰凝看到这一幕感觉有点过意不去,这个寒冰是因为就她才会被薇恩钉在墙上的,否则她完全可以闪现逃走,如果那样的话,被薇恩定墙、被乌迪尔闪现敲晕的人,都应该是她才对。

    不过如果现在上去的话,她肯定也只是送上自己的一条命,有点心急的苏大小姐看到寒冰已经残血,一边往塔后跑去,一边在语音里面催促道:“你快点啊!”

    “来了!”

    梁辰终于赶到,一个金钟罩飞到了琴女的身上,脚还没落地,就马上一脚天音波踢出,踢在了化为猛虎形态,正趁着寒冰不能动“砰砰砰”打她的乌迪尔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队友正被攻击,这个盲僧二段回音击的速度都快了不少,金钟罩飞到琴女身上,随后天音波再次位移,瞬间变出现在了乌迪尔的身上。

    “呓库!”

    大概是因为看到自己家的艾希妹子血量见底,垂危濒死,盲僧的一声厉喝里带着罕见的怒意,一脚神龙摆尾,将乌迪尔踢飞,然后撞起了薇恩和娜美。

    “神来一脚!”

    “英雄救美!”

    “6666!”

    明明只是一个毫不在意的匹配局,但梁辰却莫名奇妙地感觉自己当初冲击国服第一的时候,都没有这一刻这么专注,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弹幕,一脚踢飞了三人之后,看到寒冰闪现躲在了自己身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飞快走到了被击飞的薇恩身旁,“砰砰砰”,一脚一掌,再接催筋断骨手。

    被盲僧技能拍中的敌方单位,会暴露在视野之中,因而哪怕这个薇恩落地后很快一个翻滚,也没有办法进入隐身状态。

    仅剩最后一点血量的寒冰闪现躲在了梁辰身后后,并没有再继续逃走,不知道是躲在盲僧身后有了一种安全感,还是自信对面没有办法杀死自己,不慌不忙地射出一片扇形冰箭,很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从容,好像刚刚如果不是梁辰及时赶到,差点就被秒杀的人不是她一样。

    苏冰凝这个时候也赶来,给残血的寒冰加了一口血,血量恢复一些的寒冰继续弯弓搭箭,一箭一箭射在薇恩的身上。

    这个薇恩的大招时间还没过,但苏冰凝之前逃走的时候,插在兵线中央的真眼却还在,等薇恩再次进入隐身状态逃走的时候,这个真眼便将她的身影清晰的照耀了出来。

    “嗖嗖嗖!”

    寒冰开启了技能,一阵箭雨收走了薇恩的人头。

    扛着薇恩、乌迪尔、娜美三个人伤害的盲僧这时血量也已不多,梁辰正要后撤,就发现一阵绿光在自己身上亮起,给他加了一些血量。

    寒冰的治疗!

    她还有治疗?

    梁辰忍不住有点意外,这个寒冰真的是新手吗?这个心态真的有点稳啊,刚刚差点被秒,居然手里还捏着治疗没有用掉!

    唔,这份自信,有几分哥的风采

    他心里暗暗嘀咕一句,毫不犹豫一脚踢了上去,配合寒冰的减速收掉了乌迪尔的人头。对面仅剩一个娜美逃走,梁辰他们也没有再追,三人一起推线到了塔下,直接推掉了对面的下路一塔。

    现在国服的更新速度快了很多,已经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子比韩服美服落后十天半个月的情况,现在国服也刚刚进行了版本更新,正式引入了一血塔的机制。

    苏冰凝是知道一血塔机制的,看到防御塔快要掉了,就先远离了一段距离,想把这六百五十块钱让给寒冰吃掉,结果却发现那个盲僧好似根本不知道有一血塔这回事一般,坦然自若恬不知耻地站在塔下分享掉了一血塔的赏金还偷偷收走了一个炮车兵。

    “厚脸皮!”

    苏大小姐又气又笑,不过反正是匹配,对于梁辰这种抢发育的做法也不在意,却忽然想起来这个寒冰刚刚卖“她自己”救自己的事情来,在语音里面甜甜笑道:“谢谢你刚刚救我。”

    这个“洛轻尘”依旧没有说话,只在队内语音里面发出来了一个笑脸符号。

    苏冰凝一边回程,看到这个笑脸符号,忍不住就有点奇怪,感觉这个“洛轻尘”好古怪,就算是不爱说话,在这个时候,也应该说一句什么啊,为什么要发表情符号,也不肯说话呢?

    难道

    苏冰凝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个念头:难道她跟琴女一样,也是哑巴?

    苏大小姐很善解人意地没有再说话,也在队内频道里面发了一个笑脸符号,很体贴地保护着残障人士的敏感心灵。

    梁辰看到明明是五黑开语音,这俩妹子居然开始打字交流起来了,忍不住有点无语。

    “nspr!”

    妖姬在单线上面的滚雪球能力非常强,上路的小樱第取得了优势之后,第三次单杀对面的上单兰博,然后也推掉了对面的上路一塔。

    “可以啊!”

    又一座防御塔的经济到账,梁辰忍不住笑着夸了小樱一句。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了一声“nsbns”的宣读。

    你的队友被击杀!

    狐狸击杀了蛮王!

    梁辰特意看了一眼蛮王的头像,果然看到那个代表着大招的绿点还亮着,这个妹子“开发”出来了治疗流蛮王的套路,为的是大招之后用治疗给自己补血,不过目前看来,这个套路好像还没用过

    因为她根本没有开过大招!

    他脸上忍不住有点笑意,有按下了统计面板,看到了这个蛮王的治疗术倒是已经用掉了,忍不住又笑了笑。

    这么说起来,这个治疗流套路还算有点用嘛。

    上下两路外塔都推掉了,接下来妖姬盲僧寒冰琴女全部都来到了中路,直接推掉了中路一塔,狐狸撤退的晚了一点,被妖姬一套技能秒杀,随后寒冰大招定住娜美,又破掉了二塔。

    因为是匹配局,打得都比较随意,小樱见中路二塔已经推掉,就回到了上路,继续欺负兰博去了,梁辰也开始各种野区入侵。

    小雪的蛮王从头到尾就拿到了一个人头,等级比琴女还要低一级,都快二十分钟了,也才四十多个补刀,不过小姑娘显然不在乎这些,跑到下路去跟寒冰抢兵线,抢到了一个小兵都能“耶!”的一声,开心半天。

    说真的,梁辰其实挺羡慕她的。

    在他原本的印象里面,游戏其实也就是用来放松的,是一种娱乐,但当这种娱乐变成了“职业”后,就失去了原本的“娱乐性”。

    它不再是游戏。

    它是竞技!

    竞技场上有热血,但更多的是残酷,尤其是对于他来说,每一场比赛每一场游戏,都是目不暇接的各种数据和算计。

    他只能嬴,一直赢下去,才有可能达到他想要的高度。

    梁辰一时有些恍惚。

    好像自从当初北上归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这样无忧无虑开心过,哪怕是在苏冰凝面前,他会因为她而感动、温暖,可是却再也没有办法感受到过去那种没有烦恼的欢笑。

    不是她不好,也不是他不喜欢她,只是人长大了,懂得了但当,懂得了责任,自然就再也躲不开烦恼。

    没有烦恼,无忧无虑,似乎都已经被封存在了很遥远的过去记忆里面。

    他无奈地摇摇头,回家补充了一波状态,看到苏冰凝操控着琴女,跟蛮王、寒冰一起带着兵线冲上了对面的下路二塔前,就也买了装备,然后接着家园卫士的效果冲下了泉水,往下路赶去。

    现在游戏时间才二十分多钟,按照梁辰的估计,经济领先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八千到一万的样子,对面的薇恩发育尤其差,到现在才刚刚做出来破败加攻速鞋,被堵在了二塔下根本不敢出塔。

    这个版本的薇恩,其实已经不用第一件出破败了,但这个薇恩前期被打得有点惨,这个时候只能够先做出来合成平滑,对于薇恩来说属性又非常契合的破败。

    “咻!”

    梁辰刚刚来到下路,就看到寒冰一个鹰眼箭照出来了对面的蓝刷新,苏冰凝就保护着寒冰一起去拿对面的蓝,小雪却似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两个靠山都不见了,还站在对面的二塔前耀武扬威。

    “是时候算账了!”

    对面的薇恩看到寒冰和琴女都不在,果断直接开大上来强打,一声怒喝,披风一甩,人便已经消失在空气之中。

    薇恩一箭!

    恶魔审判!

    啪!!

    小雪估计还在高兴着没有人跟她抢兵,正在抡着大刀砍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狠狠一箭钉在了二塔旁边的草丛墙上。

    下一刻,一片耀眼的蓝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漆黑的草丛,也将蛮王被眩晕的身影暴露了出来。

    啪啪啪!

    这个薇恩应该是主的,虽然等级装备都落后,但在大招的攻击加成下,一轮三环爆开,也把蛮王的血量打掉了一半。

    娜美反应慢了半拍,但薇恩恶魔审判近两秒的眩晕时间,还是让她及时地扔出来了自己的技能碧波之牢,将这个蛮王裹在水泡里面再次控住。

    从水泡之中落地,小雪已经仅剩三分之一的血量。

    毫无疑问,她的水平很菜,但不能否认她玩的很认真,虽然她经常开不出大招,虽然她经常补不到兵,但她还是很认真,很认真地抢人头,很认真地砍兵

    为了方便补刀和抢人头以及逃命,她主学的是技能旋风斩。

    从头到尾还没有开出过一个大招的女孩儿一个旋风斩冲到了薇恩的面前,还没来得及砍出一刀,就看到这个一身暗蓝杀气腾腾的暗夜猎手背后披风一甩,再次在她视野之中消失了。

    与此同时,对面的防御塔后,拖着九条毛茸茸红彤彤如同火焰般尾巴的九尾妖狐也冲了上来。

    已经被狐狸连续一次秒杀掉的小雪吓得立即开启了自己的大招。

    果然,狐狸一套,蛮王瞬间残血,好在她已经开启了大招,血量虽然已经到底,但周身一团无尽怒火熊熊燃烧不灭,使她并没有倒下。

    “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这才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的小雪急忙大叫,视野之中瞥见了盲僧赶到了自己身后,下意识就要往他身边逃去,可是立即就发现自己对面的狐狸在自己身上释放了一个点燃,一团火焰正在自己身上静静地燃烧着。

    她之所以玩蛮王带治疗,就是被这个点燃给烧死了太多次,所以才“很聪明”地开发出来了这个“治疗流蛮王”的套路。

    这个盲僧肯定是不会有治疗的,小雪等魅惑效果结束,“啊啊啊”地大叫着,就飞快地点着鼠标朝着刚刚从对面野区走过来的寒冰和琴女逃去。

    只顾着盯着自己身上点燃效果看的她,下意识地大喊着:“啊啊啊!冰儿冰儿冰儿!我要被烧死了,我要被烧死了,给我治疗给我治疗!救我救我救我”

    冰儿

    梁辰已经算好了角度,刚刚一脚踢在了狐狸的身上,正要闪调整位置,再来一个一脚踢三人神级大招,听到这个名字,手上动作不由一慢,一脚将对面的狐狸踢回了塔下,然后又原地一个闪现。

    冰儿?

    冰儿!

    他只觉脑中一片空白,只有那个仿佛自封存记忆里面忽然跳出来的名字,在不断地回荡,轰然作响,一遍又一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