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零四节 春风十里
    事实证明,友谊这玩意很多时候也靠不住。

    大学算是一个小社会,而女生的思想往往都要比男生要更加成熟,所以大学校园里面沉浸于安逸生活里面的男生不少,而女生大多都已经开始为毕业后步入社会开始做准备了,不论是学业考证还是兼职,相较于男生都要更有计划。

    当然上课也更加积极。

    所以随着班级女生慢慢到来,梁辰很快就成为了围观的对象,在国内任何一所大学里面,不玩游戏不玩英雄联盟的女孩子绝对不少,但没有听过英雄联盟的人应该不多。

    何况是去打职业,还拿了世界冠军!

    现在的梁辰在学校知名度甚至还要在苏冰凝之上!

    自然而然就成了很多女孩子好奇关注的对象,你一句我一句,或是调侃他和苏冰凝的关系,或是好奇地问一下他在战队里面的情况,或是问问他还会不会回学校来上课……俨然就成了中心人物。

    从九点多等到十点,从十点等到上课,梁辰望眼欲穿,也没看到王冲他们过来。

    “他们不会是又睡着了吧?”坐在他旁边的苏冰凝见老师都开始讲课了,王冲他们都还没有踪影,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不用管他们。”远离校园有段时间了,重回课堂的感觉还不错,梁辰一边轻声说了一句,一边看着苏大小姐书页上一手秀气端庄的钢笔字迹。

    在这个到处都是圆珠笔水笔的年代,哪怕是在大学校园里面,还在坚持用钢笔的人也已不多,苏冰凝是特意练过字的,一手颜体楷书端庄秀气,在当今这个毕业后除了签名几乎就没有再写过字的年代极是难得。

    梁辰自忖也算有点墨水,可写字……的确有点臭,因而意外发觉苏大小姐写得一手好字,便翻着书页看起苏冰凝写的笔记来。

    翻了两页,忽然看到了几行曲词。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之子何之。

    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这是元代散曲作家徐再思的《折桂令》,讲的是花季少女思念爱人“相思病”的症状,曲不忌俗,真挚自然,可谓是难得的佳作。

    不过苏大小姐居然也会看元曲?

    知道她是爱屋及乌的梁辰还没来得及感动,就听教室后门传来开门声,王冲、刘铭力、洪泽、郭远、罗峰108五个家伙一个不少,拎着酱饼豆浆还有一瓶红花油进了机房。

    上面讲课的老师刚毕业没几年,对于这些学生的散漫也早习以为常,眼皮也不抬,继续讲课。

    “王冲他们来啦。”苏冰凝小声提醒了一句,转头瞥见已经被梁辰拿到他自己面前打开的书页,“啊!”的一声尖叫便响彻了机房。

    整个机房霎时间寂然一片,鸦雀无声。

    不论是下面睡觉的聊天的玩手机的,还是上面讲课的,包括刚刚从后门进来的王冲刘铭力他们五个家伙,一下子全部都愣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靠后位置的两人。

    “呃……”梁辰看了一眼全部聚焦过来的一双双眼神,再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满脸通红双臂护胸实则是把那本《计算机应用基础》给抱在怀里不给他看的苏大小姐,朝着台上的计算机老师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没带书。”

    “梁辰,你回来了?”计算机老师还记得这个学生。

    梁辰就“嗯”了一声,笑道:“这两天没有比赛,就来看看。”

    老师点了点头,再看一眼梁辰身边满脸通红的苏冰凝,平静道:“虽然你现在休学,但上课还是要有点上课的样子,公众场所,注意影响,老老实实听课,不要再有什么小动作。”

    梁辰看着周围一圈或是惊愕或是艳羡或是敬佩的眼神,终于知道“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了。

    他很想说你们看到的不是真相,不是每一个尖叫脸红双手护胸的妹子都被人非礼袭胸的好吗?

    “好了,我们继续来讲编码。”

    ……

    其他同学一副很理解的模样很快各忙各的,就连王冲他们几个本来想要去做到梁辰身边的,也只是把红花油交给他,然后就马上坐到了后排的位置上去,见梁辰似乎要说话,刘铭力嘿嘿一笑:“年轻人嘛,热恋情浓,我们理解,理解,懂的。”

    “懂你妹啊!”

    梁辰低骂一句,见旁边罪魁祸首的苏大小姐红着脸还在那偷笑,坐直身子,端着架子,咳了一声道:“笔墨伺候。”

    端坐听课的苏大小姐微微一愕,然后翻了一个白眼,全当他神经,根本不理。

    梁辰也不觉得尴尬,自己伸手把书拿来,苏冰凝下意识就又红着脸不想给他看,梁辰笑了笑,还是硬抢来,一边又从她文具袋里面拿出那支白腻如玉握在手里会有沁凉玉石质感的钢笔,翻开刚刚那首《折桂令》所在的那一页,拿起笔似乎要写什么。

    苏冰凝脸蛋微红,却还是眨着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

    纤细修长笔尖在纸页上面慢慢划出来了一横,然后便不知为何,有微微的迟疑,梁辰抬头看了一眼苏冰凝,然后微微一笑,再无迟疑,笔下两字便一气呵成流畅写罢。

    已阅!

    “哼!”原本满怀期待的苏大小姐轻轻哼了一声,半晌都没有再搭理他。

    梁辰笑道:“要不我换个‘准奏’?”

    “去死啦!”苏冰凝伸手掐了他一下,“讨厌。”

    ……

    中午是两个宿舍的小聚,下午三节,然后回到回到江苏两人住处,给苏大小姐再做了一顿晚饭,吃罢后梁辰就得去赶飞机了。

    梁辰本意是要自己去,苏冰凝却执意要送他去机场,梁辰无奈,只好偷偷给江采萱发了一条消息,让她在飞机起飞后自己或者派人去把苏冰凝接回来。

    已经上大学的苏冰凝当然不是生活自理能力差到了这个地步,相反虽然她对梁辰几乎百依百顺,却并不是没有主见的女孩……否则也做不出来寒假陪梁辰回家的事情来。

    只是男生喜欢了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就会莫名奇妙的觉得,她柔弱到离开了自己就会被所有人欺负一样。

    两人都没驾照,只能打车去,出门后苏大小姐又临时起意要坐公交,梁辰摸了摸口袋还真找到了几枚硬币,刚好够投币,就拉着苏大小姐去等公交了。

    一路闲聊漫步来到路边公交站台,身旁女孩儿简单黑白搭配,娇俏甜美,肌肤如玉,黑发如瀑,沐浴在夕阳余晖的光芒之下,仿若诗词画卷里面走出来一般。

    “你看我干嘛?”苏冰凝奇怪地眨眨眼。

    “怕你不开心。”梁辰笑着揉揉她柔顺长发,笑道:“知道我在那首《折桂令》下,原本想写的是什么吗?”

    梁辰对古诗词曲的造诣显然不是爱屋及乌的自己能比的,这一点苏冰凝心知肚明,因而那首《折桂令》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她当然知道他一看就知,听他忽然说起,忍不住有点害羞,转过脸面向西边残阳,红着脸不敢看他,撅着小嘴道:“我哪里知道,你不是写的‘已阅’嘛。”

    梁辰轻轻把她一缕秀发缠绕在指尖,温声笑道:“我原本想写的,是秦观的《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夕阳余晖下,路边孤零零的公交车站上,女孩儿明亮双眸眨动,一抹欢喜明媚的笑颜几令旖旎春日天际残阳斜照失辉。

    梁辰忽然想起不久前网上看到的一句小诗,是现代诗人冯唐写在《三是六大》里面的: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