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零二节 计算机应用基础
    听着电话里面苏冰凝支支吾吾的问题,梁辰忍着笑意,依旧一副茫然的语气:“哪个?”

    “就是……那……那个啊……”

    苏大小姐声音越来越小,梁辰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声音里也终于忍不住流露出来了些许促狭笑意:“哪个?”

    “我不想理你了!”已经知道他明白自己意思的苏大小姐羞得脸颊火烫,如果不是隔着电话,估计又要像当初一时忘情说出那句“以后我对你好”后的鸵鸟模样了。

    梁辰不再逗她,却也说不出什么露骨的话来,想了想,轻轻一笑,“你放心。”

    苏冰凝“嗯”了一声。

    然后便是半晌的沉默。

    隔着电话,听着相互之间平缓轻微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苏冰凝轻轻说了一句:“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梁辰“嗯”了一声。

    挂掉电话,苏冰凝放下手机,坐在柔软大床上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穿着睡衣赤着雪白脚丫,就下了床,推开门来到门外内廊上,右手边就是江采萱的房间,左手边是客房,再隔一间,便是江采萱的乐器室。

    她赤足推开了乐器室的门,关上门,来到了中央古筝前坐了下来。

    “咚……”

    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抚过铮弦,一阵清泉般的筝音缓缓荡漾开来。

    。

    占有欲是人们对喜爱珍惜的人或事物自然而然产生的本能情绪,它是一个中性词而非贬义词,每一个人都有,没有人能够例外。

    苏冰凝当然也不例外。

    自己喜欢的人为了他的前女友吃醋不开心,她当然也吃醋也委屈,可她还是先把真相告诉了梁辰,因为她怕他会难过,那样她会心疼。

    梁辰无疑是一个很聪明也很懂得体贴的人,她一直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以为等他解开心里抑郁的时候就会哄哄她的。

    可他没有。

    他是不是心里念的脑里想的都是洛冰语,所以就忽视了她?

    三段,苏冰凝早已烂熟于心,这段时间她不知弹过多少次,然而这次刚刚进入第二段欢快旋律,她就再也弹不下去了。

    筝音戛然而止。

    她愣愣坐在筝前,眨了眨眼,有点想哭。

    一层水雾蒙上了她明亮澄净的眸子,氤氲了视野,一片迷蒙的模糊。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明明没有生他的气,为什么还会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和难过,为什么眼泪总是不听话想要落下来?

    大一下学期课业骤增,很少再有上学期那么清闲的时候,周三上午有两节计算机课,初尝恋爱滋味的苏大小姐一晚辗转,第二日不免起得晚了一些。

    因为金龙TV准备迁移上海,江采萱工作量骤增,一大早就起床去了公司,也没有做早餐,离开时给苏冰凝发了消息。苏冰凝起床后看了一下时间,便自顾洗漱梳洗,因为昨晚没有睡好,加上心情低落,镜中的女孩儿虽然清甜美丽如昔,可若细看,便能发现有些憔悴。

    反正那个家伙又不在,苏冰凝也不在意,简单梳洗后便换了一身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外搭小外套的简单黑白搭配,捧着计算机课本就出了门。

    作为清泉市最顶级的几个高档小区之一,月亮湾环境极美,此时又值春季,阳光和煦,流水清澈,栈桥曲廊亭台相连,花丛草木掩映成荫,让人一望便觉心怡。

    苏冰凝低落的心情微微好转,看着这一幕春日美景,蓦地想起里的两句诗来。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这两句诗出自,原句为“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意思是说春天来的很慢,但到来之后,草木花卉生长的很快,形容的是春天莺歌草长生机勃勃的景象。

    因为期待,所以觉得来的太慢么?

    歪着脑袋怔怔出神的苏冰凝嘴角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恋爱应该也跟春天差不多吧?来的很慢,但如果来了,会不会也是一下子就被幸福包围?

    东海边的风有些大,她轻轻拢了拢秀发,瞥见小区里面偶尔几个身影看到自己时的惊艳眼神,也不放在心上,微微垂了垂眼帘,便抱着书本往距离学校最近的小区侧门走去。

    “嗨!美女,能认识一下吗?”

    刚刚走过溪上栈桥,她便听到身旁响起一个听着就有些轻佻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对于这类搭讪早已免疫的苏大校花头也不抬,淡淡地说了一句便继续往门口走去。

    走出两步,她忽然脚步一顿,身子在那僵了约莫有一两秒钟,这才慢慢转过身来,一双眸子霍然睁大,有些难以置信,却掩饰不住那双澄净美眸里的惊喜光彩。

    一脸笑意的梁辰左顾右盼:“你男朋友呢?”

    “讨厌!”女孩儿娇美容颜上绽开了甜美欢喜的笑容,娇嗔一句,可惜一句娇嗔刚刚出口,便莫名其妙地觉得心中酸涩,眼眶一热,眼泪刷地一下就落了下来。

    正为自己千里奇袭奏效而自得的梁辰笑容僵在脸上,忙几步上前,手忙脚乱地抹去她脸上泪珠,不曾想越擦越多,苏大小姐眨着一双泪光朦胧的美眸看着他,眨啊眨,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梁辰看着她泪眼婆娑娇弱委屈模样,终于忍不住伸出手臂,轻轻把她搂在了怀里,抚着她柔顺秀发,柔声哄道:“乖,别哭了。”

    “唔……”

    被他突如其来大胆举动给弄懵了的苏冰凝柔软娇躯微微一僵,脑中一片空白的她迟疑了一下,终究是许久不见的思念与惊喜战胜了女孩儿的羞涩和矜持,慢慢伸出了两条手臂环住了他腰间,僵硬的娇躯慢慢放松下来,任他将自己紧紧抱在了怀里。

    于是原本被苏大小姐抱在怀里的那本,就砸在了梁辰的脚上。

    但凡是用过那本的人,大概都知道它的厚度与重量,至于砸在脚上什么感觉……估计见过它厚度与重量的人,没有人愿意去试一下。

    梁辰穿的是鞋面柔软的平底鞋,根本无力阻挡化解掉那本厚厚苏大小姐胸口掉落下来的重量和冲力……

    可怜的梁辰软玉温香在怀,刚刚被苏大小姐身上清新香味包围,还没来得及去感受女孩儿丰盈胸脯抵在胸膛的饱满柔软美妙触感,就觉得一股剧痛自脚下袭来,直冲大脑。

    那一瞬间,什么体香啊什么饱满啊,全然不翼而飞,只剩下了那股令他差点跟苏大小姐一样哭出来的剧痛……

    “我草草草草草!”

    他在心中狂爆粗口,表面上却不敢露出半点异样,然而肌肉的僵硬根本不受控制,苏冰凝很快就发觉了他的异样,轻轻推开他退开一步,抬起红红的脸蛋看了他一眼,奇怪地道:“你怎么了?”

    梁辰吃力挤出一个僵硬笑脸,感觉自己的脸部肌肉都在抽筋似的:“没事。”

    “你笑得好奇怪啊?”苏冰凝歪着脑袋狐疑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然后也不知道从他僵硬的表情上想到了什么,原本就红红的脸蛋霎时间羞得犹如火烧,做贼般飞快低头往下瞟了一眼,似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奇怪地再次抬起羞得通红的俏脸看他一眼,然后再低头。

    然后她终于看到了地上的那本,“啊”的一声惊叫,终于明白过来梁辰怎么回事这副表情,急忙问道:“砸到你了吗?砸哪里了?疼不疼?”

    梁辰笑着摇摇头:“没事。”

    只能一只脚用力的梁辰蹲下来捡起来了这本他恨不得马上拿去撞石头的,轻轻拍了拍并在干净小道上并没有沾染什么尘土的封面,苏冰凝就忙把他拉了起来,扁着小嘴委委屈屈地道:“对不起啦,人家不是故意的……没有砸疼你吧?”

    梁辰笑着捏捏她鼻子,笑道:“没事,先去上课吧。你吃早餐了吗?”

    “没有……真的不疼啊?”

    “不疼。”梁辰一边被苏大小姐搀着一瘸一拐往小区门外走去,一边云淡风轻带着轻松笑意道,“一点都不疼。”

    他偷偷看了眼手里这本,厚厚书本装订起来硬度堪比木石的一角,如果没看错的话,是变形了吗?

    梁辰看了一眼扶着自己往外走去、听到自己几次确认真的“不疼”后才松了一口气的苏大小姐。

    她真的是一时忘形松开了书本,而不是故意用尽了所有力气砸下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