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十六节 焚稿断情
    苏冰凝虽不知道梁辰说的“大结局”是什么意思,可还是乖乖地穿了衣服任他拉着自己出了房间,到了梁辰房间,见他把床头柜里一摞笔记本全都抱了出来,奇怪道:“你要干嘛?”

    梁辰翻箱倒柜又找出一个打火机,把哪些高中三年一笔一字写下的一摞笔记抱在怀里,示意苏冰凝往外走去,笑道:“红楼里宝黛钗三人的结局还记得吗?”

    苏冰凝道:“当然记得啊,宝玉娶了宝钗,黛玉焚稿断痴情……”一语未毕,便霍然睁大了眸子,吃惊地拉住了他的手臂:“你要……”

    梁辰回身压低了声音“嘘”了一声,苏冰凝也忙压低了声音,低声道:“你要烧掉啊?”

    梁辰拉着她轻手轻脚下了楼,来到院子里,但见空中月光如练,洒落在满院积雪之上,亮如白昼一般,来到东墙墙根蹲了下来,笑道:“这些东西留着也没用,反倒是你以后见一次哭一次,我妈还不得骂死我?烧了干净。”

    “谁见一次哭一次啦?”苏冰凝想到他刚刚那句“你以后见一次哭一次”的深意,忍不住有点害羞,见他随手去了一本,犹豫了一下,便那打火机点燃,忍不住伸手去抢来抱在怀里,急道:“你真烧啊?”

    梁辰笑道:“记得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等我想好了就会告诉你吗?现在我想好了。”

    苏冰凝“嗯”了一声,蹲在那儿两手抓着抢来的那本笔记,忍不住还是有点紧张,望着脚下积雪,耳边只听得梁辰缓缓道:“你记得上次评价小锋说过什么吗?诺贝尔沉溺于炸药研究,父亲弟弟都被炸死;梵高与人争论艺术,激动到割掉了自己的耳朵;米开朗琪罗沉溺于艺术不洗澡;小锋是沉溺于游戏,过于重视胜负,因而很容易忽略到很多东西。”

    “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很多天才在某一个领域惊才绝艳,在专注于某一个领域的时候,必然也会在其他地方失去一些什么,就像刚刚说得哪些例子。”

    “我们兄弟两个从小都很聪明,在这方面来说,梁飞智商还要超过我,但他却没有像我这样有几乎过目不忘过耳成诵的恐怖记忆力和心算能力,所以梁飞只是一个聪明的正常人,而我则跟小锋类似,是一个有缺陷的天才。”

    苏冰凝忍不住抬头吃惊地看着梁辰,后者淡淡一笑,重新打着火机,把一本笔记点燃,在幽幽的火光里轻声说道:“我以前没有深想过这些问题,也没有觉得自己比平常人而言有什么缺陷,直到去年我从北京回来,发誓要忘掉冰儿,我才发现,关于她的一切,好像都已经深入到了我的骨髓里,伴随着我的血液流淌而存在我身体里,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呼吸而存在我脑海中,如影随形,根本摆脱不掉。”

    梁辰笑得有些淡淡的自嘲:“我能过目不忘,大概就是因为我很容易就可以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一件事上面去,对于做事来说,这无疑是好事,但对待感情的话,过于深陷投入,只会害人害己。就像前几年的我,眼里心里只有冰儿,越陷越深,连爸妈都忘到一边去了,否则我也不会为了写歌词写小说荒废了所有的一切。”

    梁辰把曾经一字一字写下的笔记一页页撕下投入火中,有些无奈,有些苦涩地道:“性格健全的人都有感情自愈能力,这一点在情商越高的人身上,体现的就越明显,我自认不是情商很低的人,可我没有任何一点感情自愈能力。跟冰儿分开了之后,我就像是一个染上了毒瘾病入膏肓的病人,随着时间推移,毒瘾越来越大,明知是错,可却无力自拔,不愿想起她,但总会难以遏制地想起她,明知是饮鸩止渴,可还是忍不住一直听她的歌。”

    一番长述之后,一摞笔记也被烧得差不多了,梁辰把苏冰凝怀里那本《堇澜》也给拿来,撕下一页投入怀中,歉然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有点自私的人,所以在对待你的事情上,少了些磊落。因为你的出现,让我在黑暗里看到了一些希望,所以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这些话,就是怕你得知了这些之后,会抽身离去,带走我整个世界里唯一的一线光亮,这对你其实很不公平。”

    梁辰一边说着,把手里最后几页笔记也轻轻投入火中,感受着纸张熊熊燃烧的温暖热浪,轻声道:“出身是没有选择的,小时候我曾怕过,哭过,却真没怨过,怪过,不论是对我爸还是我妈,他们都倾尽自己所有,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

    他终于抬起脸来望着苏冰凝,看着她那双明净纯澈如清泉一般的晶亮眸子,一直以来不急不缓的语调终于有了波动,轻声说道:“我忘不掉她,所以我给不了你任何保证。今晚这出‘焚稿断情’,是我给自己初恋写下的结局,也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一个承诺:我会努力戒掉自己的毒瘾,不论是需要换血换骨,还是浴火重生。”

    梁辰看着眸中水雾氤氲似乎又要哭出来的苏冰凝,微微迟疑片刻,方才说道:“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也挺无耻,可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愿意再等等,等我戒掉毒瘾吗?”

    苏冰凝眼中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不住地点头。

    梁辰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轻柔帮她擦泪,笑道:“乖,别哭了,都哭一晚上了,明早真不打算见人了啊?”

    苏冰凝点了点头,又忙摇摇头,然后茫然地眨了眨眼,似乎是在想到底是该点头还是摇头,梁辰看着她娇憨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就要把她搂在怀里,手臂动了动,却又马上放了下来,起身把苏冰凝拉起来,笑道:“在这蹲半天,腿都麻了,先上楼吧。”

    这次苏大小姐知道是该点头了,甜甜笑道:“嗯。”

    梁辰拉着她轻手轻脚回到楼下,上楼梯的时候,忽觉苏冰凝停步不前,奇怪回头看去,就见楼道灯光下,刚刚还乖乖听话的苏冰凝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瞪着他,奇怪笑道:“怎么了?”

    苏冰凝哼道:“骗子!”

    爸妈都睡在楼下,梁辰唯恐惊醒了他们,因而声音压得很低,低声道:“怎么就成骗子了?”

    苏冰凝把脸扭到一边,不敢看他,莹白俏脸却已是微红,声如蚊呐般嘀咕道:“刚刚说了半天,害我白白哭了一顿,一句喜欢我都没有说……”

    梁辰哑然,拉着苏冰凝到了楼上,回到她房间里面,本想说相互不说喜欢,才没有约束力,这样若是苏冰凝以后反悔,就不必有什么心里负担,可看着她明净美眸,想起刚刚自己一时冲动,还是问出了她愿不愿意等自己的话,接下来这番话就显得有些自欺欺人的无耻了,便捏着她的鼻子笑道:“喜欢不喜欢,爱不爱,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呃。”

    见苏冰凝俏脸绯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刚刚才袒露心扉的梁辰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可还是很快就压下了心中的绮念,换了一个话题道:“你来这里也有些天了,你爸妈还没发现吗?”

    苏冰凝摇头道:“没有,他们还以为我在表姐那儿。”

    梁辰道:“那也应该一直在催你回家了,反正来也来了,过两天就回家去吧,不要让你爸妈担心。”

    说完见苏冰凝鼓起香腮,忍不住笑道:“不要多想,我没有想要赶你走的意思,可你真要留我家过年,就不怕把你爸妈给逼急了,也杀过来啊?”

    苏冰凝也知道自己爸妈真着急了,保不准真能直接飞过来,就撅着小嘴不说话。

    梁辰笑道:“明天陪我去趟姥姥家吧,至少得先给她老人家见一见,不然回头少不了又得唠叨我,然后我送你回家,放心吧,没几天又能再见面了。”

    苏冰凝委屈道:“开学还要好久呢。”

    梁辰把她拉到床边坐下,抚着她柔顺秀发有点爱不释手,笑道:“不用等到开学,我去上海找你。”

    “啊?”苏冰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惊喜道:“真的假的?”

    转而脸蛋一红,刚刚因为惊喜而提高的音量飞流直下三千尺般降了下去,就这一脚支吾道:“你要去见我爸妈啊?那……那我回家先跟我爸妈说,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才行。”

    梁辰哭笑不得地道:“不是去见你爸妈,是去试训。”

    苏冰凝怔道:“试训?什么试训?”

    梁辰道:“你忘了有职业战队邀请我去试训加入的事情了吗?”

    苏冰凝吃惊道:“你愿意去打职业啦?”

    梁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以前一直想着靠诗词小说出人头地,眼下看来,实在有些异想天开,不过好在我打游戏还有点天分,再说你爸既然投资了金龙TV,肯定对电竞行业发展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如果未来真有登门那一天,我不想再重演当初北上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