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十五节 大结局
    在进入大学之前,梁辰的朋友其实很少。因为常年不在家,他跟村庄里曾经的玩伴、同学,联系也都不多,但今晚做东的钱承无疑是他在心底认可的一个朋友。

    两人是小学同桌,关系的建立完全是由于梁辰自小学习成绩就好,而钱承则属于什么都不会,只能拿他作业来抄的,一来二去,就抄成了朋友。上了高中之后,梁辰跟家中这些幼时玩伴联系近乎为零,之所以还没有为零,差不多就是因为钱承了。

    晚上一桌子大多都是同庄最远也就隔壁村上的,小学时都在一个学校,就算联系不多,也混个脸熟,梁辰从小家教严,极少喝酒,如今虽然已经进了大学,但在村庄眼里还是在上学,也没人非要他喝,就闲吃闲聊,从七点到十点多才散。

    梁辰回到家,关了门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梁飞房间已经关了灯,苏冰凝房内却还有光亮,因为时间太晚,梁辰也不好去敲门,就自己回了房间。

    开了灯,刚把外套脱下来,梁辰就发现了房间里被人动过了,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书本位置,然后目光就下移,打开了下面的柜子,把里面的本子随手打开翻看了一下,点点泪迹浸湿了纸页,连字迹都有些走形。

    梁辰坐在床上怔了怔,微微苦笑一声,起身出门,来到了苏冰凝房间外,伸手敲了敲门。

    “干嘛?”房间里传来苏大小姐略带鼻音的问话。

    敲门之后默数了十五下的梁辰轻叹道:“不让我进去再说吗?”

    一。

    二。

    三。

    四。

    ……

    这次足足默数了四十多下,房间门才打开,苏大小姐身着米白色立领毛衣和黑色打底裤勾勒出的凹凸有致诱人身段儿在门缝里一闪,便又不见了。

    梁辰笑了笑,自己推门进去,关上了门,转身见苏冰凝双手交叠坐在床头,抿着唇一语不发,就自己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嗅到女孩儿身上一抹淡淡清香,含笑伸手按着她平削香肩把她身子给转过来,看到她微微红肿的眼睛,便觉心里一疼,轻柔抹去她脸上残留的泪痕,柔声笑道:“如果我今晚不来,你就打算在这里哭一晚上啊?”

    苏冰凝瞪他一眼,明媚眸子里水雾凝结,却咬着唇倔强地不肯说话,扭过脸去继续看着一旁。

    梁辰笑道:“未经别人允许,私自翻动别人东西,偷看别人日记,这可有点侵犯隐私啊。”

    苏冰凝头也不回,赌气道:“那你把我赶走啊!”

    梁辰再按着她香肩把身子给搬过来,笑道:“我哪敢啊,你现在可是我妈眼里儿媳妇的不二人选,我把你赶出去,她不得把我也给扫地出门啊?”

    苏冰凝听他说“儿媳妇”,脸蛋微微一红,瞪他一眼,继续板着脸不说话,却不再挣动或者扭脸了,就睁着那双澄净明眸,一眨不眨地望着梁辰。

    梁辰笑着眨了眨眼,见苏冰凝又气鼓鼓地扭过脸去,抚着她黑如墨染柔顺如瀑的秀发,克制着拥她入怀的冲动,含笑问道:“看到哪里了?”

    苏冰凝头也不回,冷冰冰地道:“看完了。雨中邂逅,异地相恋,长街初雪,惊艳校园,还有你做梦梦到跟她……跟她……”说到这儿,支吾半晌,轻轻啐了一口,满脸晕红,再也说不出口了。

    梁辰笑问:“像不像小说?”

    苏冰凝没有说话。

    梁辰笑道:“如果把这当成章回体小说来看,日记里面应该缺少了很重要的一章,叫做‘孤身北上’,想听听吗?”

    苏冰凝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嘴长在你身上,我又没给你堵上。”

    梁辰哑然失笑,见她情绪平复了许多,轻轻捏捏她的脸颊,便不再逗她,轻声说道:“她妈妈发现了我们的事情,要她分手,冰儿不肯,跟她妈妈几次沟通无果,吵了起来,冰儿为了表明决心,就搬到了外面去住,最后她妈妈妥协,要我去一趟北京,如果对我满意的话,就不再强制干涉,但是冰儿依旧不同意,所以她妈妈就直接给我打来了电话。”

    “冰儿的妈妈是一个很有大智慧的女人,她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说服不了冰儿,所以才会打电话给我,想要从我这里打开缺口,那时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听她委婉的告诉我说冰儿吵架离家,想让我过去,面对面谈一谈这件事,就答应了下来。”

    说到这儿,梁辰怔了一怔,看了一眼已经不知不觉凝神听他讲故事的苏冰凝,迟疑了一下,苦笑道:“如果换了现在,我应该还是会去吧,很多事情可以磨掉一个人的棱角,但是改不了本性,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去面对原本就该两个人去抗的压力的。”

    下意识抓着衣角的苏冰凝默然不语。

    梁辰继续道:“我爸妈都不在家,我在学校住宿的,就跟我们班主任请假,他不准我也软磨硬泡,最后干脆先斩后奏,从同学那里借钱凑够了来回路费,就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上车前,我给冰儿打了一个电话,她在练琴,没有听到,是她一个好姐妹接的……就是我那时笔名‘雨雪紫冰辰’里的小雨。”

    “她叫秦洛雨,是冰儿从小一块长大亲同姐妹的闺蜜,我下了火车后,也是她亲自到火车站去接的……”

    苏冰凝看到了他说到这儿是嘴角的自嘲与苦涩,忍不住问道:“她为难你了?”

    “不仅没有为难,反而处处周到。”梁辰满嘴苦涩,轻叹道:“你能想象出那种场景吗?八成都是温饱家庭出没的火车站广场,坐了一夜硬座神态狼狈、浑身上下算上内裤袜子一身行头加一块也不值200块的我,面对着有专职司机,从一辆我后来网上查询才知道市价千万的宾利雅致上下来优雅脱俗贵气逼人的秦洛雨……”

    他双手交叠枕在脑后,躺在了苏冰凝床上,眼望天花板,平静说道:“然后秦洛雨在带我去位于以亿为计量单位北京第一豪宅东山墅区的冰儿家路上,聊起冰儿,家长里短,很不经意的告诉我说,我家四口人一年的生活费,买不起冰儿身上一件衣服,她去年很喜欢的那件生日礼物,是一个紫水晶蝴蝶坠,仅充当蝴蝶眼睛的两颗钻石,就足够在我家买一套房子了。”

    “然后到了那个据说住着都是金字塔顶尖平民百姓看都看不到的阶层的东山墅,冰儿的妈妈很热心的带我参观了那个不知道价值几个亿的家,留我吃了一顿饭,温柔可亲的跟我谈起了冰儿从小怎么聪明,怎么固执,怎么为了当明星学唱歌学弹琴学跳舞又是多么辛苦……”

    虽然已经隔了一年多,可当日情景,却还似就在眼前,历历在目,梁辰呆呆望着天花板,缓缓深呼吸了一口气,忽觉苏冰凝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便坐起身来,见刚刚还满腹怨气的苏大小姐扁着小嘴,眸子里氤氲着水雾,红着眼睛好像又要哭,浑若无事地笑了笑,伸手揉揉她柔顺秀发,笑道:“然后是冰儿的爸爸,在吃饭的时候很平易近人的问我有没有什么难处,不要见外。”

    他看着面前忍着泪珠却又瞪大眼睛表情有些愤怒的苏冰凝,笑问:“你觉得我当时应该怎么做?”

    苏冰凝眼中泪水还是忍不住滑落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当然是马上拍桌子走人啊!他们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呆的下去啊?”

    梁辰一边帮她擦去脸上泪水一边叹道:“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大小姐一个,不知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苏冰凝立即就睁大了眼睛气恼地瞪着他,一副你要敢接受那种施舍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的模样。

    梁辰笑道:“我这人不贪心,再说这也不是演电视,真敢几百万几千万的张嘴,估计我都未必能活着回来,所以我让冰儿她爸给我报销了来回的火车票,一共两百一。”

    正为他孤身北上屈辱之行难过流泪的苏大小姐怔了一怔,然后没忍住哭着哭着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大概又哭又笑的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就迁怒到了梁辰头上,用力掐他一把。

    梁辰笑道:“当时觉得自己挺牛比的,你们不是要补偿我我不收下不安心吗?那我就收下,感觉很有骨气,给自己守住了最后一点尊严,可后来想想,那也只是太幼稚的赌气罢了……不过我想,在那种整个人自尊都被踩在了脚下的情况下,也没有谁还能过完全保持理智吧?”

    苏冰凝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实在想象不出当初他年仅十七岁的他孤身一人,究竟是以怎样支离破碎的心去面对那种无形无相却沉重到足以令人窒息的社会阶级压力的?

    不论古今中外,这种社会阶级差距地始终都存在,如天堑鸿沟一般横亘人间,自古至今,不知多少震惊历史改朝换代的大事都是因为这种阶级差距而发生的,它从未消失,也不可能消失。

    妄想跨越这种社会阶级而结合的痴情男女,不论现实世界还是文学作品里,都鲜有善终!

    梁山伯抑郁而死,周平举枪自尽,孙绍安和田润叶各自嫁娶,金燕西和冷清秋婚后反成陌路,露伊丝被爱人裴迪南亲手毒死……

    泪眼婆娑的苏冰凝忽然想起梁辰叙述里少了一个主角,抹着眼泪哽咽问道:“洛冰语呢?”

    梁辰无奈道:“再哭你眼睛就真的肿了,明天我妈看到还不得找我算账啊?乖,别哭了。”一边把她擦拭眼泪,一边含笑说道:“她不在北京,赶回来的时候,我刚好从她爸手里接过那报销火车票的两百一十块钱,然后她送我去火车站的路上,我跟她说了分手。”

    渐渐止住了眼泪的苏冰凝眨着水雾氤氲的眸子问:“然后呢?”

    梁辰抚着她滑嫩如玉的脸颊,温柔笑道:“然后啊?然后就是另外一个人的故事了,那个浑噩一年的家伙在高考前被老妈的眼泪唤醒,悬梁刻苦,聪明绝顶,金榜题名,遇见了另外一个美丽可爱却傻得让他心疼的女孩,还把她带回了家里,你知道《天仙配》吗?就‘夫妻双双把家’的那一段,衣锦还乡,全剧终。”

    他抚着苏冰凝披肩秀发,学黄梅戏的唱腔笑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戴发间……”

    没忍住脸上笑容的苏冰凝眉眼含笑,羞得掐了他一把,娇嗔道:“讨厌!”

    梁辰见她笑颜如初,这才起身给她拿来外套,笑道:“跟我来。”

    苏冰凝奇道:“干嘛?”

    梁辰笑了笑,“雨中邂逅,异地相恋,长街初雪,惊艳校园,孤身北上,现在还有最后一章大结局,要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