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八节 2/3 一副球拍
    苏冰凝对这个身高长相都与梁辰相仿的弟弟却很有好感,低声笑道:“你弟弟好可爱啊。”

    ……好吧,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梁辰算是明白这个道理了。

    昨晚都没睡好,梁辰回到家后跟老妈说了一声,就先带苏冰凝上去睡觉……各自睡觉,中午被打牌回来的老爸叫醒,梁高义有四大爱好一个习惯,四大爱好分别是:打牌、喝酒、武侠……还有吹牛,一个习惯却是在梁辰兄弟睡觉的时候把他们叫醒,他不赖床,每天起得早,只要在家,起来就要一趟一趟的往楼上跑,来一趟喊两声,然后下楼,再上楼喊两声,属于那种就算叫不起来你,也不让你睡踏实的类型。

    刚刚到家的梁辰,又是在老爸熟悉的“梁辰,起床啦”“梁辰,吃饭啦”“梁辰,快点起来啦”一遍遍催魂似的节奏里爬了起来,梁高义见他起床,满脸笑容指了指隔壁:“你去把那女孩叫起来,饭做好了。”

    还没睡醒的梁辰“嗯”了一声,刚

    刚还满脸笑容的梁高义见他一脸不情愿,马上就又是梁辰熟悉节奏的那般变了脸色,板着脸道:“看看你那样?人家到你家,你就这样子,大白天的懒床,成什么样子?”

    梁辰无奈道:“行,我知道了。”

    梁高义马上就又恢复了好老爸的温柔笑脸:“那行,抓紧穿上衣服,去叫她吃饭。”

    梁高义的性格有点让梁辰都捉摸不定,简单来说,现在这样转眼翻脸只是最表面的一层,如果刚刚板着脸骂梁辰的是老妈,那么梁辰可以保证,老爸转头就会骂老妈:“他刚刚下车你不知道啊?昨晚没睡好知不知道?你叫什么叫,能不能让人孩子多睡一会?”

    梁辰喜欢琢磨人心、性格,养成这习惯一方面是因为洛冰语,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有这么个老爸。

    家里天冷,不过今天温度还不错,梁辰穿上衣服就跑到隔壁苏冰凝房间门口敲门,苏大小姐应该是真困了,睡得正香,梁辰敲了半天才听到她软绵绵地应了一声,又过了一会儿,苏大小姐才开了门,梁辰见她睡意朦胧,笑道:“我爸让我叫你下去吃饭。”

    苏大小姐茫然地眨了眨眼,朦胧睡意霎时就不见了,“你爸?他喝酒了吗?”

    梁辰直接就无语了,还好老爸先下楼了,不然听到这句话肯定就先找他算账……没他在背后说坏话,苏冰凝怎么也不至于会对梁高义喝酒有这么大阴影。

    老妈手艺不错,不过梁辰跟苏冰凝都是刚刚睡醒,没什么胃口,南北饮食本来就有差异,加上农村家里,也没那么多菜式,老妈知道苏冰凝自小吃惯了米饭的,馒头之外另备了米饭,结果苏冰凝只啃了一个馒头,梁飞倒是差点把米饭给扒光。

    除了饭菜之外,因为梁辰兄弟两个喜欢老妈每日三餐必做的地瓜稀饭倒是让苏冰凝很是喜欢,吃罢了饭还说甘甜好吃。

    午饭后无事,梁辰奉老妈之命带苏冰凝出去转转,其实他真没觉得有什么可转的,不过也大概明白老妈的意思,见苏冰凝也兴致盎然,就带她出门转悠一圈。苏大小姐想去村北看梁辰以前长大的那个家,一路上梁辰以前同学、玩伴,也有叔叔大爷婶婶大娘,见面打招呼不免打量几眼苏冰凝,梁辰觉得他们还没到村北,他带女朋友回家的消息估计就传遍了。

    不得不说,苏大小姐这步棋走得确实漂亮,虽说有名无实,可这“名分”是彻底定了下来。

    苏冰凝跟梁辰一块并肩走在村庄中间的公路上往北而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低声道:“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梁辰笑道:“我叔?”

    苏冰凝轻轻点了点头。

    梁辰拉着她往路边走了走,又帮她把刚刚出门前围上的围巾给紧了紧,挡住了冷风,这才平静笑道:“我爸兄弟三个,大爷属于自学成才,我爸有点伤仲永,小叔却是自小就被宠坏了,初中都没毕业就辍学,跟我爸、爷爷一样喝酒打牌,后来结婚,因为他年纪最小,什么事都有爹妈、姐姐哥哥帮衬着,没经历过什么挫折,几年前借了钱,大概一共投了一百多万买了大型的挖掘机,跟族里许多我爸那一辈的人到山西去帮人挖地去了。”

    外边风有点大,梁辰出门没有戴围巾,呼啸的冷风吹进衣领,有点刺骨,梁辰也不在意,轻叹道:“一直长在农村,跑到大城市去,手上又赚了不少钱,小叔大概就是有点被外边精彩的花花世界给迷了眼,吃喝嫖赌,那两年赚了不少钱,没还账,全都给糟蹋了,银行那边催贷款就再找家里要,婶婶从娘家借了不少钱,也还不上,后来听说好像在外边找了女人,还打算带到家里来,吵了好几年……”

    他看了一眼睁大了眸子有点不可思议模样的苏冰凝,笑道:“有点混账,是吧?其实我们族里,有外心的男人这还真是头一个,其他人……就像我爸,虽说那几年不过日子,可对我妈还真没有过什么二心。不过,也许小叔在外面也没那么夸张,兴许也有吹牛的成分在,但毕竟无风不起浪,整天吵。”

    “爷爷去年冬去世之后,小叔跟婶婶吵得就更加厉害了,弄那个什么挖掘机好像是机器磨损比较厉害,前两年挣钱快,后面就少了很多,可小叔前面挣的钱就打水漂了,后来很多族里叔叔伯伯都回了本就撤了,他还不愿意,估计是当老板上瘾了,不但不愿意撒手,还继续借钱另外买了一辆,越陷越深……我大学开学前,他回家来借钱,可早就没人敢再借给他,筹不到钱,银行就要把机器扣押拖走,他就逼婶婶去借钱,自然又是继续吵。”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村庄中间的一处旧式平房外,梁辰指着褪色的红漆木板大门淡淡地道:“这是我叔原来的家,去年夏天,就在这里上吊了。”

    苏冰凝怔在了那儿。

    梁辰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也没有什么,估计每个村庄都有不少类似的事情。”轻叹了一口气,“从当时的情况来推算的话,小叔应该是已经打算把机器卖掉就抽身了,可是筹不到钱,银行贷款还不掉,机器就被银行拖走,大爷家里我堂哥结婚买房,我家在筹我开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拿不出钱来,爷爷生前的积蓄也早被小叔给败光了,婶婶娘家都被借钱怕了,还欠了几十万没还,自然都借不到钱。婶婶本来农村妇女,自己也的确性格太急,又没什么眼光、分寸,说话的时候有点过火,大概就是类似于男人活成这样子这么窝囊还不如去死,小叔喝了点酒,就真的寻了短见。”

    苏冰凝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脸庞犹显稚嫩的梁辰,这个年纪不大却被表姐和哥哥都称之为“颇有城府”的大男孩,究竟经历过了多少事情,才能由他自己口中只知听家长老师话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孤僻学生,蜕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梁辰一副什么事情都云淡风轻的模样,见苏冰凝怔怔发呆,捏了捏她翘挺琼鼻,笑道:“这些事情你听听就罢了,不要放在心上,现在婶婶也外出打工,守着俩孩子,其实也没什么。”

    往前指了指,笑道:“我家就在前面,快到了。”

    往前再走几十米,果然就见一破旧院墙,低矮外墙满是饱经岁月风雨后的沧桑旧恨,一推就倒似的,梁辰拿钥匙开门的时候,从中断裂门框差点没有倒下来,进门后就见三间堂屋,门板破旧,院内当中垒着一道矮墙,杂草丛生。

    梁辰耸耸肩,笑道:“这儿就是我长大的地方了。”

    他指着一处处破旧地方,含笑说着小时候发生了什么趣事,又找到小时候跟弟弟一块种草莓的地方告诉苏冰凝……

    逛了旧宅,再去村庄后面的那条小河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庄南家里,老妈正在接电话,见梁辰跟苏冰凝回来,笑着点了点头,口中说着“嗯嗯”两声,说着什么,梁辰带苏冰凝去楼上,听到老妈在说“是挺漂亮的”,低声苦笑道:“大姑还真快。”

    苏冰凝奇道:“什么?”

    梁辰笑道:“忘了我们从镇上来的时候,开摩托车那女的说是我大姑邻居了吗?这肯定是回家后跟大姑说了什么,大姑打电话来跟我妈确认呢。”

    苏冰凝这才红着脸“哦”了一声。

    苏大小姐这一波“深入虎穴”,梁辰的确是有点说不清楚,爸妈摆明了就是把她当儿媳进门了,如果不是碍于苏冰凝也说只是同学,估计都要给发红包了,晚饭后在楼上客厅看电视,老妈旁敲侧击的探问苏冰凝家里情况,迷糊了半天的苏大小姐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清泉花了一周准备的礼物,赶紧跑回自己房间拎了大包小包出来,给老妈准备的是一套护肤品,给老爸准备的是两条烟两瓶酒,给奶奶准备的是一只手镯……

    这些东西的价格梁辰也不清楚,其他人自然都不了解,不过苏冰凝从梁辰这儿打听到梁飞除了喜欢打游戏之外,就只喜欢羽毛球,特意送了一副羽毛球拍,梁飞打开羽毛球拍的时候翻到了这些礼品里唯一一个标有的价格标签。

    自小到大用过羽毛球拍价格最多也就二三十块钱的梁飞看到那个三千多的价格标签下意识就叫出了声来:“我靠,这么贵?嫂……”

    梁辰直接把这家伙嘴巴给捂上,飞快撕下标签,见老妈看来,平静笑道:“我让冰凝随便买一副便宜点的了,没想到还是这么贵,一百多块买副球拍,是有点亏了。”

    苏冰凝吐吐舌头,没有说话,老妈听说是一百多块,也就没有说什么,等跟苏冰凝聊了一晚上打算睡觉的时候,却又埋怨梁辰:“这些东西得花好几百块吧?人家女孩子还在上学呢,你不是打游戏挣了那么多钱吗?怎么还让她花这个钱干啥?”

    梁辰笑道:“她一番心意,您收下就是了,第一次登门……不是,说叉了,真是同学……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反正您收着就行了。”心里却在苦笑,几百块……恐怕最多也就只能买羽毛球拍附送的一只羽毛球罢了。

    帮老妈把她眼里花了好几百块的礼物给带了下去后,梁辰刚回到楼上,就被梁飞给拉回了他房间里面,他正拿着那羽毛球拍翻来覆去的看,兀自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问:“哥,这不会是假的吧?三千多块钱买一副羽毛球拍?我靠,嫂子家里干嘛的?”

    梁辰看了一眼被梁飞放在床上的羽线和球,没好气道:“有得用就行了,问这么多干嘛?记得,这件事不要告诉爸妈。”

    梁飞道:“嫂子家很有钱?这也要瞒着爸妈啊?不过话说,哥你真打算娶这个?我第一个嫂子呢?人家现在可是大明星啊,你就这么放弃了?”

    梁辰骂了一句“滚蛋,以后少提这事!”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路过苏冰凝房间的时候,隐约听到苏大小姐在里边打电话,好像是她爸妈的电话,正撒娇说要在表姐这里在住几天。

    梁辰笑了笑,自顾会房间睡觉。

    苏大小姐带来的这个行李箱里面装的大多都是给梁辰家里的礼物,自己的衣物反而不多,都在后边寄来的那两个行李箱里面,这俩行李箱比他们晚了两天才寄到镇上,卫玲担心自小在城里长大的苏冰凝在这儿住不惯,就让梁辰带着苏冰凝去逛逛,刚好梁辰那边高中同学聚会,梁辰本不打算去,可被老妈逼得没法,苏大小姐也一副新人出道要多炒作自己刷存在感的敬业态度,恨不得让所有梁辰认识的人都见一见自己,也在旁架秧子要去参加同学聚会。

    俗话说娶了媳妇忘了娘,但当娘和媳妇联手的时候,受气的往往就是老公了。

    梁辰只好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苏大小姐坐上了唯一一班早上六点多经过村庄前往县城的班车,去参加自己人生里第一场同学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