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六节 近家情怯
    梁辰叹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我算是一个很没有理想的人,以前想写歌词、小说什么的,是因为一个人,后来高考失败,到了我们学校,浑浑噩噩的,也没想过自己以后要干嘛,反正先把大一过完就是了,早晚都能想明白……不过不论怎样,我都没想过自己会玩游戏,更不用说拿游戏当职业。”

    柔和灯光之下,车厢座位、过道里面都七横八竖各种睡姿睡满了归途疲惫的人,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敢动过的梁辰半个身体都麻木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两人身量都是比较高的,大半天不能伸腿极是难受,苏冰凝也学着他的样子伸了伸腿,却不小心踢到了对面女孩腿上,苏冰凝吓了一跳,见那女孩趴在男朋友腿上兀自沉睡,朝梁辰吐吐舌头,靠着一侧把腿伸了过去,然后继续把头靠在梁辰肩上,虽然长时间坐着身子疲惫,可心里却极是欢喜。

    梁辰低头看着她嘴角含笑的娇美容颜,笑道:“说起来跟你也有关系,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在,我应该也不会接触这游戏。”

    苏冰凝眨了眨晶亮眸子,娇声笑道:“什么意思啊?”

    黑暗总会给男女之间提供一种朦胧的氛围,加上陌生旅途只有眼前一个熟悉的脸庞,自然无形之中就拉近了距离……这也是很多人追女孩都会选择单独出游的缘故,一路上孤男寡女的相处,梁辰不自觉之中也就有些难以像平常那般压制着内心的感情毫不外露,右臂被苏冰凝抱着,便抬起左手带着些恋人之间的宠溺捏了捏她晶莹嫩白的脸颊,笑道:“天下间没有哪个男人不是外貌协会的,我那时话虽不多,眼可没瞎,班里有个95分级的大美女,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说起来,当时如果不是有你在,我也未必会打第二局……”

    苏冰凝眨着愈发明亮柔媚的眸子:“真的?”

    梁辰点了点头,笑道:“因为没人会像你这么耐心教我,第一局肯定会被人虐,自然就没有兴趣打第二局了。”

    没有得到想要答案的苏冰凝气呼呼地掐了他一把。

    两人低语半宿,苏大小姐渐渐犯困,便靠在梁辰肩上沉沉睡去,梁辰看了一下时间已是凌晨四点,六点半就要下车,定好闹钟,嗅着苏冰凝身上淡淡清香也沉沉睡去,没睡多久,就觉怀里一沉,睡得迷迷糊糊的苏大小姐直接趴在了他怀里。

    梁辰苦笑一声,见苏冰凝睡眼惺忪,满是困倦,忍不住有点心疼,便也不再避讳什么,把她搂在怀里,昏昏沉沉的苏大小姐睁开眼迷糊地看他一眼,就搂着他的腰,伏在他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梁辰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五点多,便没有再睡,怔怔看着苏冰凝娇美睡颜,最后还是没忍住,鬼使神差般低头在她白嫩脸颊轻轻亲了一口。

    火车“咣当”“咣当”的声响里,苏大小姐酣睡沉沉,浑然不觉。

    夜间行车,每逢到站都有人报,以防有人睡觉过了站,苏大小姐睡得倒是很香,期间一次都没有再醒过。

    火车正常性晚点,七点多才到彭城,车厢里不少人都准备下车,有些人还在睡,有些人就忙忙的收拾了起来。梁辰算着时间把苏冰凝给叫醒,有点起床气的苏大小姐扭着身子嗯哦了半天,最后发现自己趴在梁辰怀里,才红着脸起身,眨了眨眼,眸子里的朦胧睡意渐渐褪去,重新恢复清澈明亮,转头四下看了看,感觉到火车在减速,还有些迷糊地问道:“到站了吗?”

    梁辰笑着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使血液重新恢复流动,这才把行李箱拎下来,背上包,带着小妮子去排队等下车。

    穿过过道人堆经过车厢尽头厕所的时候,排队上厕所的人都比下车的人还多,梁辰微微一笑,忽觉身后苏冰凝扯了扯他衣袖,回过身来,见她满脸晕红,欲言又止,笑道:“等下了车,去车站吧。”

    苏冰凝红着脸“哦”了一声。

    火车缓缓停站,排着队一下火车,冷风迎面一吹,苏冰凝就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梁辰笑道:“我下车前看了一下,今天这边还不太冷,就没有让你加衣服……冷的话,就先加一件衣服吧。”

    苏冰凝笑道:“还好,不冷。”

    带着苏冰凝先去车站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从出站口来到广场,在旁边一家早餐店里吃了早餐,然后再坐公交去汽车站。

    虽然一夜都没有睡好,苏冰凝却显得心情一直都很好,只简单洗了脸,却也是娇艳明媚不可方物,一路上周围惊艳眼神就没有断过。

    坐上班车,驶出了彭城,周围的景象就慢慢变成了苏冰凝自小没有见过的了,这里地处华北平原,对于出生于上海流连于江南的苏冰凝来说,一望无际的平原并不是没有见过,可黄土垄上油绿麦田、破旧公路两旁老柳歪杨、田边干涸水沟填满垃圾这些景象,却让自小出入要么是高楼林立现代都市,要么是山明水秀名迹胜景的苏冰凝惊奇之余,还有些沉默。

    两个多小时的巴士到了镇上下车,周围就多是三五层新旧参杂的楼房了,苏冰凝站在镇子中央古旧灯塔下面,无视了周围形形色色居民打量自己的眼神,迎着晨起朝阳望着梁辰,踩着来时新买不久换上的鹿皮短靴来到他面前,欢喜问道:“接下来去哪?”

    梁辰笑道:“别急,还要再转一路车。”

    “啊?”从昨天上午上了车,之后脚就没有怎么沾过地的苏大小姐苦着小脸道,“还要坐车啊?去哪坐?”

    梁辰笑道:“别急。”把行李箱放在这儿,让苏冰凝看好,走到一边一辆三轮摩托前,说好了价格,这才走过来,对自始至终都眨着好奇眸子看着他的苏冰凝笑道:“走吧。”

    苏冰凝跟着他来到三轮摩托前,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印象之中好像还没见过的交通工具,开摩托车的是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妇女,穿着厚厚棉衣,跟大多农村妇女一般皮肤粗糙,打量着娇俏甜美气质脱俗的苏冰凝,用一口家里话问梁辰:“这是女朋友啊?大城市里来的吧?真俊哎,跟电影明星似的。”

    梁辰笑了笑,把行李箱放在到摩托车厢里,拉着苏冰凝的手先让她进去,狭窄车厢里两侧对着两个窄窄的长座位,一侧放了行李箱,两人并坐一侧,别说伸腿,能放下去就不错了。

    电力发动的三轮摩托发出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开始发动,车子骤然前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苏冰凝脑袋就直接往后面车厢上撞去,梁辰眼疾手快地把她给搂了过来,给苏大小姐免去了脑后勺起包的厄运,一边把她身体扶好,一边轻声笑道:“差不多半小时能到。”

    苏冰凝轻轻“嗯”了一声,便矮着身子透过小小的模糊玻璃车窗往外看去,苏大小姐这辈子也没坐过这种车,有点好奇很正常,梁辰也没让她老实坐着,听到前面开车那中年妇女问了一句“你是在外地上大学的是吧?”,就笑着应了一声。

    颇为健谈的中年妇女问道:“你住梁庄哪里?我弟媳妇也是梁庄的,她家住东边,孙艳琴闺女,你认得不?”

    梁辰小时候沉默寡语,又是初中开始寄宿,对庄上也就周边四邻比较熟悉,没有印象也就如实道:“我一直在外边上学,不太熟。”

    苏冰凝听他跟那妇女聊天,就端正坐好认真地听着,此地江淮方言跟普通话只差了些声调,很容易就能听懂,并无沟通障碍。

    妇女问道:“你爸叫什么啊?”

    这边十里八乡差不多都能扯上亲戚,梁辰也没有什么不耐,笑道:“梁高义。”

    “噢!那我知道,你爸你妈前几天不都回家了吗?”妇女前面开车,声音在后面听起来有些含糊,“我住马楼,跟你大姑还是邻居呢……你是家里老大是吧?梁辰?我知道你,今年大一是吧?你姑常提起你呢。”

    梁辰还真没想到能被人叫出名字,见苏冰凝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干笑两声,笑道:“是吗?那还挺巧。”

    苏冰凝抿着嘴在他耳边低笑道:“你还挺出名的啊?”

    梁辰苦笑着解释道:“我把前些年十里八乡有名的不过日子,我沾了他的光……不过也不好说,我爸恶名远播,我妈可也是出了名的好媳妇,当然,我差不多也是很多家长教育子女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苏冰凝忍不住抿嘴偷笑。

    一路说笑,很快就到了梁庄,梁辰家本来住在村北,是爸妈结婚时的老宅,红墙灰瓦,盖房子的时候算是不错,可十多年来没钱修葺,从梁辰初中时就开始漏雨,后来爸妈都在外打工,弟弟梁飞辍学,梁辰自己在家也是寄宿,这房子就更加没人管了,破旧不堪……新房盖在村南,去年就都搬了过去。

    早上到了彭城之后,梁辰就给家里打了电话,农村孩子回家除非是没车过来,否则没有什么要人来接的说法,都是自个回家,梁辰就让这个聊了一路还不知道怎么称呼的妇女给送到了马路边上的家门口,自己先下车把行礼拎下来,见苏冰凝还在里面坐着,便伸过手去笑道:“来。”

    苏冰凝却没伸手给他,反而往角落里躲了躲,刚刚还在兴致勃勃听他跟开车妇女家长里短聊天的苏大小姐眨着大眼可怜兮兮地带着哭腔道:“梁辰,我腿软……怎么办啊?我好怕,要不……你送我回去吧?我不去你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