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四节 夜语
    梁辰在那痘痘青年起身收拾垃圾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们在看的是今年春季赛比赛视频,听苏冰凝这么说,就笑着点了点头。

    刚刚收拾完垃圾的痘痘青年重新坐下,堆起笑脸问道:“你跟你女朋友都玩LOL吗?”

    苏冰凝听他说自己是梁辰女朋友,忍不住有点脸红,却不说话,偷偷看了一眼梁辰,后者似乎根本没有听出痘痘青年的试探意味,平静笑道:“偶尔玩一下。”

    痘痘青年立马就来了兴趣,换了个坐姿,问道:“你们在哪个区的?我好多区都有号,有空一起开黑啊。你什么段位?”

    梁辰笑道:“我电一的,黄金守门员。”

    “是吗?我黑色是黄金一,电一打到白银一就没打了,坑太多了。”痘痘青年开始滔滔不绝地扯了起来,“你玩什么位置啊?有空一起开黑,我也去电一,带你上分,不然搞不好你哪天就掉白银了。”

    苏冰凝见这人说要带梁辰上分,忍不住想笑,又觉得太不礼貌,便趴在梁辰肩上遮着脸,低低地笑了起来,梁辰倒是很适时地露出一些在女朋友面前听到这种话有点不开心的表情,淡淡地道:“可以啊。”

    痘痘青年总算不太笨,反应过来自己有点装,搞得人家在女朋友面前没面子,就转移了话题,道:“今天的比赛你看了吗?星光战队都四连跪了,遇见谁都是被2:0,快把我气死了。”

    随着曾经席卷LPL的黑暗势力五人集体退役,替补席上的小锋也在春季赛前转会期最后一天选择了重回王族俱乐部,去年因为小锋离去,失去了核心的王族战队即便招来了曾经被拳头评委世界第一ADC的将军,因为风格、磨合问题,也终究没有拯救失去了小锋的王族,惨被降级。

    不过这些老牌豪门,即便一支战队被降级,也有法子继续留在LPL,直接花钱买下另外一支战队改名重组,由最强国产新人打野石宇,史上最强大脑、将辅助游走战术发挥到巅峰的前年全球总决赛一起摘得前年世界冠军的顶级上单选手Lang,以及国产顶级中单小武一起重组第三代王族战队。

    这支各个位置都是顶尖选手的第三代王族战队成立之初便倍受瞩目,春季赛规则改为了分组BO3后,还在磨合之中的王族战队在B组一枝独秀,至今未尝一败,同组的星光战队则恰恰相反,至今未尝一胜。

    失去了原首发五人的星光战队继续坚持全华班,除了曾经为了战队由中单改打野再改上单的原替补选手胡杨之外,其他位置全部都是新人,在排位里面跟梁辰遇到过几次的泡泡如愿进入首发位置,这些新人其实个人水平都不错,但经验、指挥、配合上面却不尽如意,大多数情况下星光战队在前期都可以打出优势,然后再一点点葬送掉优势,进而输掉比赛。

    被誉为天团的星光战队在LPL赛区拥有着极其庞大的人气,十二支战队里,唯有第一代天团红色战队、统治LPL的风暴战队,以及小锋转会之后的第三代王族可以媲美,即便战绩再差,也有一批死忠粉丝……眼前的这个痘痘青年约莫就是。

    “唉,前期领先了六千多经济啊,大龙一波团就直接GG,这个ADC真的太菜了,四保一阵容的大嘴,这么好的装备,居然被对面的老鼠两枪就被秒杀了!”

    提起刚刚下载过来看的比赛视频,这个痘痘青年还是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难怪拿大嘴,输出全靠被动啊!团战一点输出都没有,直接就被秒了……”

    这场比赛梁辰好像有点印象,好像是昨天的比赛,当时正在直播看了一会儿,大龙一波团战,经济优势的星光战队因为ADC选手走位失误,被对面战队成绩不好个人威名却比MV更盛的世界顶尖级韩援ADC老鼠开大直接秒杀,导致一波团战爆炸,输掉了比赛。

    这个新人ADC选手在元旦前的德玛西亚杯上面第一次登场,当时发挥还不错,第一场比赛就带来了金克丝的五杀,很是被人吹捧了一段时间,然后……然后就一直被喷到了现在。

    不过如果说输掉比赛,就把锅丢给一个人,那也未免有点武断,星光战队真正的问题是没有统一指挥,执行力太差,所以越到团战越弱,自然更不用说什么运营,即便没有那一波大嘴的问题,也很难赢得比赛。

    痘痘青年喋喋不休,梁辰却没心思再听这家伙扯下去,拿了两瓶牛奶,一瓶递给苏冰凝,另外一瓶递给斜对面的女孩,一直看视频没有说过话的女孩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手,梁辰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笑道:“别客气,萍水相逢也是缘分嘛。”

    女孩子就笑了笑接过放在了桌板上,转头去看自己男朋友反应,这才终于后知后觉发现了男朋友的心思都在自己对面那个令她有些自惭形秽的绝美女孩身上,忍不住心里有气,当着外人不好发作,脸色却有点不好看,也不看视频了,起身道:“陪我去上厕所。”

    神不守舍的痘痘青年心不在焉道:“你自己去就是了。”

    女孩子有点气恼地提高了声音道:“你陪不陪我去?”

    痘痘青年见女朋友脸色难看,约莫是有点心虚,就赔笑道:“去,去,走吧走吧。”拉着女孩子的手从拥挤过道挤了出去。

    苏冰凝看到梁辰嘴角一丝莫名笑意,恍悟过来,心底忍不住有些欢喜,还有些忍俊不禁,伸手掐了他一下,低声啐道:“你这么喜欢挑拨离间啊?”

    梁辰无奈道:“这家伙从你上车,眼睛就没从你身上离开过,我提醒他女朋友,是为了他们俩的爱情考虑……再说,我什么也没做吧?”

    苏冰凝轻轻哼了一声,感觉到火车微颤,终于开始启动,忍不住又四下张望一眼,见过道上面站着坐着满满的都是人,半晌不说话,梁辰把她垂在椅背上的秀发给理好,笑问:“不习惯?”

    苏冰凝闷闷地点了点头。

    梁辰叹道:“没事,反正你本来也不用看到这些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圈子,偶尔来到圈子转转,权当散心,早晚还是要回到自己圈子里的。”

    苏冰凝道:“可是,也没有谁的圈子就是一成不变的啊。”

    梁辰苦笑。

    女孩儿明眸如水,悄悄往他身上靠了靠,见他不躲也不动,抿着嘴角偷偷露出一丝甜蜜笑容,把头靠在他肩上,轻声道:“我困了,想睡觉。”

    梁辰笑道:“那睡吧,委屈是委屈了点,将就一下。”

    “一点都不委屈。”苏冰凝摇摇头,伸手抱住他手臂,甜甜笑着合上了眼睛。

    对面情侣回来之后,脸色都不太好看,梁辰也没心思去关心,世界这么大,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奇怪,何况眼下真正因为爱情而在一起的人也不多,便是真的互相喜欢,见异思迁或是因为一点小事吵架分手也不是什么怪事,只要与他无关,他哪里管得了那么许多。

    很少有过连续一天都在坐车的苏大小姐这一天应该是累得不轻,本来只是假寐,后来不知不觉就真的睡着了,随着时间推移,嘈杂的车厢慢慢就也安静了下来。

    梁辰其实也有些困倦,不过却没有什么睡意,苏大小姐睡得挺香,约莫是平日里抱着那个她自己直播唱歌赚钱买来的抱枕睡觉习惯了,加上这样坐着睡觉艰苦环境实在是她自小从未经历的不舒服,慢慢把他那只手臂就给抱得越来越紧,隔着两层或者三层衣物依旧能够清晰感受到女孩儿胸前饱满柔腻的梁辰试图把手臂抽出来,结果反倒惹得酣睡中的苏大小姐搂得更紧,便忍着酸麻手臂传来的异样触感不敢再动。

    这滋味实在有点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车厢里大灯已经熄灭,只有柔和昏黄的小灯,并不明亮的灯光柔和地洒在女孩儿细腻如瓷晶莹如玉的脸颊上,泛着莹润光泽,梁辰怔怔看了一阵,更觉手臂触感愈发清晰强烈,艰难地咽下口水,忍不住微微俯身,有一种难以遏制亲吻她的冲动。

    火车铁轨是一段一段的,因而急速飞驰的时候,会伴随着车轮轧过断裂处“哐啷”“哐啷”的声响,梁辰正在天人交战告诫自己既然不愿重蹈覆辙就不要招惹人家的时候,就听一声动静异常大的“哐啷”声响,车厢里似乎不少人都被惊醒了,一阵低微骚动后很快便复又安静下来。

    苏冰凝却迷迷糊糊的眨着大眼醒了过来,呆呆看着梁辰一阵,好似才反应过来还在火车上,慢慢又闭上眼重新靠在他肩上沉沉睡去。

    梁辰微微苦笑,忽觉手臂一松,就见刚刚睡去的苏冰凝眼睛还闭着,就慢慢坐直了身子,眨了眨眼,终于努力睁开,呆呆坐在那儿发了一会儿愣,茫然的眼神缓缓聚焦,见梁辰一脸笑意地看着他,撅了撅嘴,重新抱住他的手臂倚在肩上,轻声道:“我做梦了。”

    梁辰笑道:“梦到我了?”

    “才没有呢!”因为车厢安静,梁辰就都压低了声音,很有江南水乡韵致的苏大校花说话嗓音本就温柔,此时听起来更是别样柔媚,却带着些许怅然:“我梦到那个摔倒的小女孩了。”

    她抬起脸来望着梁辰,疑惑问道:“那个妈妈为什么看到自己的女儿摔倒了,不停下来扶她起来,反而骂她呢?”

    梁辰低头看她一眼,笑着伸手理了理她因为睡觉而有些散乱的秀发,轻声道:“贫贱夫妻百事哀,说得不仅仅是夫妻之间啊!天下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可她一个女人,带着那么多行李,本来就很累了,如果不能够早点找到座位放好行李,就要一直提心吊胆会不会被人踩坏、偷走,怎么照顾孩子?她手里那两个包看着不大,可重量未必就轻了,也许她已经很累了,也许还是满肚子委屈……天下父母心一样,可人还是有别的,每日操劳养家糊口已经操碎了心,哪还有精气神去注意哪些细枝末节,平心静气跟孩子说话讲道理的父母,大概也是随着社会金字塔越往上越多吧。”

    苏冰凝“哦”了一声,沉默半晌才道:“你干嘛总是说金字塔啊?”

    梁辰叹道:“因为确实有啊。”

    苏冰凝有点委屈地睁大那双美丽眸子望着他,气鼓鼓地道:“我怎么没有看到?”

    “当你有那个妈妈为什么会责骂孩子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就说明你已经看到了这个金字塔的层级。”梁辰平静地笑了笑,“这么说吧,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家庭里,在刚刚那种情况下,一百个父母会有九十五个以上,都会是下意识的责骂,而不是马上丢下手里的行李去把孩子扶起来……”

    他微微顿了一顿,平静说道:“包括我爸我妈……不是他们不爱孩子,而是手里的东西太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