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二节 伪君子
    人们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总会充满好奇和期待,所以自幼锦衣玉食的苏大小姐帮忙做个饭都能像找到了新玩具的孩童一般兴奋,所以她才会觉得春运期间坐火车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如果真要坐火车,从清泉回家要近一天一夜,梁辰当然不会真的傻乎乎全买火车票,从清泉买了动车票,下午抵达杭州,然后晚上一夜火车第二天早上抵达彭城,这当然不是终点,接下来还得做大巴回家。

    有春运期间坐过火车的人应该知道那种过道里面都挤满了人上个厕所排队好几个小时的滋味,梁辰本没有想过要买硬座,卧铺睡一夜就过去了,也算让苏冰凝过了一把坐火车的瘾,这本是两全的事情。

    可他看到了卧铺还有余票,最后还是偏偏买了两张硬座。

    有句俗语说,一样米养百样人。

    自古也就有君子和小人的说法,孔夫子曾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但在君子和小人之外,还有一种人叫做伪君子。

    受洛冰语影响而深爱传统文化的梁辰其实很想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君子,当然此君子非人们潜意识里想到的那种古板君子,实际上古时对君子的定义也绝非传统文化断层之后,人们所认为的那么浅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君子劳心,小人劳力。

    君子有“九思”、“四不”。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些都是梁辰曾经想要成为的君子,不过后来渐渐发现,他好像做不了君子,这个社会,这个环境,也不适合君子。

    所以他慢慢变成了一个表面坦荡荡,内心常戚戚的“伪君子”。

    因为出身、经历,他的内心其实远比表面看起来要阴暗、复杂的多,他并不觉得这是坏事,这个社会对男女不同性别所赋予的责任、义务、角色永远都是不同的。

    有句话说,越是不缺少爱的女孩子,越是惹人爱。

    这话其实道出了古今很多名人轶事的真谛,俗语说女孩富养,男孩穷养,其实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苏冰凝无疑就是自小含着蜜糖被富养着长大的,鲜活可爱,纯真善良,这样的女孩子无疑非常招人喜欢。梁辰自认只是一个普通人,当年少时期的梦被现实撞的粉碎,曾经的一切飘散如烟,就像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做过的梦,越来越远,面对苏冰凝,他也曾动心也曾动情,只是有些事情哪怕已经过去,但始终还是留下了印痕,挥之不去。

    而且,当初的洛冰语与现在的苏冰凝,何其相似!

    同样出身显贵,同样美丽可爱,同样的开始,会不会还是同样的结局?

    所以梁辰同意了带她回家,甚至买了两张火车硬座,这种心理与江表姐同意让苏冰凝跟他回去的缘故,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苏冰凝提前一个多星期就开始收拾行李,随着一科科科目考完,放假时间临近,原本的欢喜就慢慢开始被莫名的紧张不安给取代了,梁辰打到了国服第一之后,就买了一个韩服账号开始打韩服,考试期间晚上也会去直播,苏大小姐曾两度要打退堂鼓不跟他回家了,可最后不知怎地,还是坚持了下来。

    至于苏冰凝的父母是否真的给她安排了相亲,梁辰并未深想,也未细问,反正既然苏冰凝说了,他就当作是真的便是。

    不过料想苏大小姐也做不出来编出这么个谎话骗他,只为跟他回家的事情来。

    梁辰行李不多,一个小行李箱足矣,另外背了一个双肩包,装了些吃用东西,苏大小姐前后收拾了一个月星期的行李,自是少不了,足足三个大箱子,梁辰看到时差点没被吓趴下,带着这仨箱子估计等明年开学都回不了家,便让快递寄回去。

    家里那边快递只能送到镇上,且效率很低,苏冰凝听说要等他们人到了之后再等个三五天,就非要梁辰带上其中一个箱子,这个梁辰自然答应,毕竟家里兄弟两个,也没有什么姐妹,苏冰凝肯定要带些自己日常所用的东西。

    江采萱开车把两人送到车站,一路上言笑如常,只是送梁辰进站的时候才叮嘱梁辰一句要把苏冰凝照顾好,对苏冰凝则反倒没有什么嘱托……就算有,估计这些天早也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进了车站之后,路上还欢喜雀跃的苏大小姐就莫名沉默了许多,脸蛋红红的,偶尔偷看梁辰一眼,不等被发现就飞快移开目光,反倒没有了平日里的亲昵。

    梁辰举一反三,从自己当初孤身北上的体会,就大概猜出了女孩儿既是欢喜又是紧张、羞涩的复杂心理,与正常回家的情侣不同,梁辰跟老妈的说法是有个关系不错的同学闹离家出走,无处可去,便跟他回家过一段时间,很有点修炼成了婆婆经的老妈问了一句是男是女,得知是女孩子,就没有再问什么了。

    老爸此前赌博,欠了不少外债,去年考虑到梁辰兄弟两个年级渐大,弟弟梁飞无心学业,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工了,眼看着同龄人都已经娶媳妇,老妈自然也没少念叨,娶媳妇自然要先盖房子,加上国家推行新农村,土地政策改革,得抓紧盖房,所以就也借钱盖了新房,远近亲戚新旧外债加一块也有二十多万……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来还的话,大概也有得十年八年的还。

    贫贱夫妻百事哀,爸妈没少为钱的事情吵过,因而前些天爸妈回家梁辰网上订票时,知道爸妈会先一步到家,就说了自己手头有二十多万的事情,说已经转到了老妈卡里,没有舍得每月两块钱去开银行短信通知的卫玲不知道账户余额变动,却也相信儿子不会说谎,追问半天,梁辰如实相告,特意让弟弟梁飞网上搜索辰慕冰的名字找出新闻来给老妈看,总算没有被怀疑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

    知道老妈肯定把苏冰凝当成了儿媳看待的梁辰想象着回头到家的情况,再看看旁边等车脸蛋微红眸子晶亮的苏冰凝,忍不住笑了笑,可笑着笑着,就觉得有些苦涩。

    随着很多同龄人一个个订了亲甚至结了婚,老妈就没少提这事,素来开明的老妈也不像其他家长一样疾声厉色如临大敌反对早恋,只是说不能耽误学习。

    可老妈大概是觉得是洛冰语毁了自己儿子,很不喜欢这个自己儿子口中她见了一定会打心眼里疼爱的女孩。

    “你在想什么?”女孩儿疑惑的问话令有点神思不属的梁辰清醒过来,见苏冰凝一脸狐疑,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就是在想你就这么跟我跑了,真不怕你爸妈着急啊?”

    苏冰凝哼道:“谁让他们逼我去相亲的。”

    梁辰本想说去看看也无妨,何必惹爸妈生气,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就笑了笑,见她只穿了一件羊绒毛衣,外搭一件浅灰长款风衣,伸手给她拉了拉衣领,无奈道:“不是跟你说了……算了,反正到了晚上,也该在火车上了,还会更热,下车前再加一件衣服吧。”

    苏冰凝有点脸红,眸子里却满满的都是欢喜甜蜜,轻声问道:“为什么火车上更热?是开暖气吗?我还没有见过暖气呢,跟空调是一回事吗?”

    “不知道,我家那边没有暖气,得再往北才有。”梁辰笑着摇了摇头,“火车上也不是开了暖气,而是人太多,又是封闭空间,时间长了,自然就热了起来。”

    苏冰凝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自然对这个也是没有概念的,梁辰笑了笑也就不再说这些,换了个话题聊聊天,很快便上了车。

    虽说家境贫困,可不论梁辰还是弟弟梁飞,都没有养成斤斤计较的性格,这一点都很像年轻时候的老爸,不过后来生活拮据,老爸自然也就慢慢不得不处处节省,还曾一度为了省下烟钱而去戒烟……当然,失败了。

    此前梁辰坐车从来都是自己带些吃的,从不在车上买快餐,不过那是对自己,对苏冰凝自然不会小气,不说眼下不缺这些钱,便是以前每月仅有一千块生活费的时候,也不会心疼这些,可惜苏冰凝没吃两口就吃不下了,梁辰倒是觉得既然花钱了能吃别浪费,自己一份吃完还把苏大小姐剩下的菜给划拉掉不少,不过也没那个肚子全给吃下去,也就不为难自己,浪费了一把。

    清泉到杭州五个多小时的车程,下午五点到了杭州,离开杭州东站奔赴杭州站,带着中午没怎么吃饭终于饿了的苏大小姐在车站快餐店里吃了一顿,就只能无聊的去等火车。

    从没来过火车站的苏冰凝在梁辰寻找候车室的时候,一直眨着大眼好奇宝宝模样东看西瞧,因而一路上没少惹人瞩目,当然这不是说有人在车站东看西瞧就会成为焦点,帅哥美女就算是闭着眼睛走路同样也招人眼球……好吧,不帅不美闭着眼睛走路也同样招人眼球。

    苏冰凝自不必说,清纯脱俗娇俏明媚的苏大校花到哪都是吸引眼球的焦点,梁辰身材挺拔卖相同样不俗,毕竟老妈年轻时可是十里八乡数得着的美人,基因不差,再说长得丑也不可能先后让洛冰语苏冰凝两个大美女青睐,说不上什么大帅哥,也算有模有样。

    火车的候车室是很多列火车共用一个候车室,跟动车不同的是,火车本就人多,加上又是春运期间,候车室里面几乎就没有空出过地方,梁辰他们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来到候车室的时候,已是人满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