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八十四节 带苏冰凝回家
    清泉寒意凛冽,北京已是初雪。

    紫儿匆匆跑到院中,看到洛冰语那辆幽蓝跑车刚刚驶出车库往这里而来,松了一口气,紧了紧身上紫貂裘衣,缓步迎上。

    小雨和小雪携手从屋内跑了出来,一同拦在了车前。

    “冰儿,你别冲动,冷静一点,好吗?”看到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洛冰语那张没有表情的冰清玉颜,紫儿柔声劝道。

    “是啊是啊。”刚刚匆匆跑出来依旧不忘含着棒棒糖的小雪含糊不清地道,“梁辰也没有说那个女孩子就是他女朋友啊!冰儿你先不要着急嘛。”

    外人面前素来冰冷淡漠惜字如金的小雨也道:“宋姨不可能让你去清泉的。”

    洛冰语紧咬着樱唇,颈间如雪般的狐裘领子衬着她苍白的小脸,有让人忍不住心疼的淡然决绝:“我不是去征得她同意的,我只是想要问清楚,当初梁辰来北京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妈她是用了什么办法说服梁辰跟我分开的。”

    小雨一双冰澈眸子平静地望着她,问道:“然后呢?你通知宋姨一声,就学他当初孤身来京一般去清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你该做什么?如果那个不是他女朋友,你能做什么?”

    洛冰语咬了咬唇,半晌说不出话来,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顺着莹白脸颊一滴滴滑落,她呆呆地看着前方,泪眼朦胧模糊视线里灯光昏黄雪花晶莹,仿若当年初识长街雨幕,往事历历在目,可转眼间竟已过去了那么久。

    女孩儿轻轻抹去脸上泪痕,发动车子,咬了咬唇,泪痕犹在的脸蛋上满是令人心疼的倔强,一字字道:“反正我要去。”

    市价高达人民币六百多万已在去年停产的幽蓝跑车发出一阵大异于普通发动机连贯悦耳的声响,却因为旁边小雨淡淡一句话而又重新熄灭:“如果你想知道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问我就好了。”

    微微怔了怔的洛冰语抬眸看着这个从小一块长大的好姐妹,澄净眸子里透出一丝愕然来:“你怎么会知道?”

    小雨抿了抿唇,踟躇片刻,还是缓缓道:“梁辰来京前其实给你打过电话,不过你在练琴,电话是我接的,所以后来紫儿和小雪陪你离京去玩,我有事没去,留在了北京,是故意的……”

    她看着洛冰语霍然睁大难以置信的眸子,轻轻叹道:“你赶回来的时候,梁辰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有什么隐情,那就是他跟你分开的原因……以前你们两个人异地相恋,都忽视了这些差距,所以我把这些差距清晰地摆在了他面前,明确地告诉了他。”

    ……

    梁辰自来苏冰凝这儿开直播后,还是第一次来到二楼,当然按照第一次来这里参观时所说,应该也是第一次有男人来到二楼。

    与楼梯相连的是一个比楼下规模要小不少却也足有四五十平的客厅,客厅右侧通着内廊,内廊左手边第一间便是江采萱的房间,第二间自然是苏冰凝的房间。

    苏冰凝带着梁辰来到了第四个房间。

    楼下房间已经让当初王冲洪泽他们感慨比六个人住的宿舍还大,楼上房间却比楼下还要大出一半多,十分宽敞。

    一路上看着苏大小姐峰峦起伏诱人娇躯有点心猿意马心跳加速的梁辰看到房间场景时,顿时就有一种“尼玛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感觉。

    二胡、大提琴、小提琴、长笛、吉他……目光扫过一件件乐器,最后定格在中央架着的古筝上面的梁辰苦笑道:“你跟我说的惊喜,就是这个?”

    “对呀。”苏冰凝一脸欢喜笑意,把他按在一旁沙发上,自己来到古筝前端正坐好,抬手轻轻拨了拨弦,发出一阵悦耳的筝音,笑道:“这些都是表姐的,我喜欢音乐就是受表姐的影响,不过她比我要厉害,几乎什么都会,可我就会钢琴、古筝、箫和吉他。你上次不是说想听《渔舟唱晚》吗?我弹给你听。”

    梁辰摸摸鼻子,心想就说嘛,苏大小姐肯定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人,怎么可能做得出来那种事情?再说就算苏大小姐肯以身相许自己就是那种色令智昏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吗?别的不敢保证,可这种事情,我肯定!肯……肯定是要挣扎一番的!

    刚刚把心思收起来的梁辰看着苏冰凝鲜嫩红润的两瓣樱唇,忍不住又有点想歪:“你会吹箫?”

    苏冰凝道:“是啊,我学了很久呢。以后我再吹给你听,《渔舟唱晚》我以前弹过,不过后来只顾着弹钢琴,搁置好久了,前些天练了一下,刚好弹给你听。”

    梁辰看着她纯美无邪的笑容,终于抛开了自己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想,笑道:“那我洗耳恭听。”

    女孩儿抬眸一笑,玉指纤纤,素手拨弦,“叮咚”的筝音很快便如清泉一般在指尖流泻而出。

    如今整个世界上通行的音乐系统都是建立在西方音乐基础上,由西方音乐完成的,因而钢琴在所有乐器里面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被称为“乐器之王”。

    而古筝作为中国传统乐器之一,其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的战国时代,一直流传至今,自然有其独有的魅力,在现代被誉为“东方钢琴”的古筝与钢琴相比各有犹胜之处,但中国古典乐器所独有那种伴随着华夏五千年文明沉淀下来的典雅意境,却是整个世界任何一种乐器任何一种音乐都难以企及的。

    苏冰凝一曲弹罢,含笑问梁辰:“好听吗?”

    苏大小姐钢琴方面造诣非凡,便是与被梁辰戏称为小妖女的洛冰语相比也不差,但古筝确是差了些火候。梁辰高三那年把洛冰语以往那些录制的音乐都给删除之后,没过多久便又后悔,想听时只好去网上下载一些古筝名家的曲子,几有过耳成诵之能的他其实听出了刚刚那首《渔舟唱晚》里两处滞涩之处,但眼下自然是不会说的,笑道:“好听。没想到你钢琴弹得好,古筝居然也不差。”

    苏大小姐显然极是开心,欢喜笑道:“还好啦,其实刚刚有个地方没弹好,不过还好你没有听出来。”俏皮地眨了眨眼,笑问:“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猜猜是什么?”

    恋爱中的女孩一颦一笑,本就别有一番娇媚,苏大小姐更是天然便从骨子里有种诱人媚态,这般稚嫩风情煞是诱人,梁辰刚刚被她一曲平复的躁动忍不住又有点蠢蠢欲动的趋势,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苏冰凝嗔道:“笨死啦,你忘了你直播是为了什么了?”

    梁辰道:“记得,赚钱啊。”

    苏冰凝笑道:“对啊,你的工资要发啦!怎么样,是不是打算请我吃饭?”

    梁辰苦笑,这个事情他当然不会忘,至于请客……想想苏大小姐一晚豪掷近四十万的豪放大气,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是自己请客。

    微微苦笑的他蓦然瞥见苏冰凝笑盈盈脸上眼神里一抹怯生生的隐晦不安,恍悟过来苏冰凝为何说这个,笑道:“行啊,反正本来也答应要请王冲他们,不差你一个。”

    苏冰凝见他没有说要还她钱的事情,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容便愈发娇媚了起来,皱皱鼻子,不满地哼道:“那也太没诚意了吧?我每天给你弹琴弹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就没有别的奖励?”

    梁辰笑道:“你想干嘛?”

    苏冰凝甜甜笑道:“你帮我一个忙。”

    梁辰一本正经地做出古时士为知己者死的凛然无畏姿态:“若有略尽微劳之处,九死不悔万死不辞!”

    苏冰凝却没有如意料之中那般被逗笑,只是一脸奸计得逞小狐狸般的狡黠笑意:“真的?”

    有点不好预感的梁辰警惕地看着她:“假的。”

    苏冰凝差点没忍住上去一脚把他从楼上踹下去。

    梁辰谨慎道:“你先说什么事情。”

    苏冰凝一下子就红了脸,扭捏半晌,才支支吾吾地道:“还不是我哥,回家之后口没遮拦的乱说,我爸妈……要我寒假回家去相亲。”

    梁辰脸上笑容霎时凝固。

    苏冰凝低头不敢看他脸色,小声说道:“所以嘛,我寒假不想回家了,我……”

    刚刚瞬间感觉心脏被人大力握紧有点窒息的梁辰听到这句话,僵硬的脸庞总算恢复了正常,见苏冰凝手指紧捏着衣角,兀自一副羞涩难当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奇怪问道:“所以干嘛?”

    苏冰凝抬眸看他一眼,飞快又低下头,脸蛋更红了,声如蚊呐地问:“寒假我……我去你家,行吗?”

    梁辰不由怔了一怔。

    带苏冰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