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七十七节 等
    人与人之间的印象往往很奇怪。

    拿江采萱和苏冰凊来说,江采萱对梁辰与苏冰凝的事情只是在第一次相遇的时候用“表姐”的称呼来一个隐晦的带着些调侃意味的试探,梁辰从此就对她印象不佳,总有一种下意识的防备心理,哪怕实际上江采萱什么也没有做还帮他在金龙一直都给了直播间推荐位。

    而苏冰凊昨晚是真的语带弦音给了梁辰一些敲打和警告,可梁辰偏偏对苏冰凊印象不错。

    这种心理梁辰自己也无法解释。

    直到得知苏冰凝跟着苏冰凊一块回了上海,他来到这个实际上在江采萱名下的房子门前,考虑到眼下就江采萱一人在家敲了敲门后前来开门的江表姐笑吟吟说了一句:“怎么,觉得就我一个大美女在家多有不便,又开始敲门了?”

    梁辰苦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这位江表姐了。

    两年前那个十五岁的女孩儿曾经说过一句话:“真正聪明的女人都懂得装傻,因为她们知道太聪明的女人不招男人喜欢。”

    江采萱显然就是不懂得装傻的聪明女人。

    当然,也许江表姐不是不懂得装傻,而是她在梁辰面前没有必要装傻,因为她不需要讨梁辰的喜欢,只需要表现的足够聪明、强势,能够震慑的住梁辰这只癞蛤蟆,让他不要打着轻易就能把苏冰凝这只天鹅叼走的主意就够了。

    梁辰跟在穿了一身宽松居家装扮依旧难以遮掩凹凸有致诱人身材曲线的江表姐身后来到客厅,江采萱正在吃饭,没有想象之中的大餐,只是简简单单地一碗米饭,一荤一素两个菜。

    “你没吃饭么?那一块吧。”见梁辰目光望来,江采萱笑着便要去拿碗筷。

    梁辰忙道:“不用了,我在学校吃完来的。”

    江采萱扑哧一笑,灿若花开,“其实我也猜得到,你肯定会吃完饭才来,不然要跟我在一块吃饭,很尴尬的,对吧?”

    梁辰笑着摇摇头,道:“我以前对江小姐有点误会,不过自从上次听你说完那个蛤蟆天鹅论之后,就没了。”

    江采萱还是给梁辰拿了一副碗筷,放在自己左手边,笑道:“冰凝一直说你炒的茄子很好吃,今天趁她不再,我特意找来好几份菜谱试着做得,肯不肯指点一二?”

    梁辰苦笑一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拿筷子夹了几根与青椒一起炒的茄丝,笑道:“指点不敢,我炒茄子是跟姥姥学的就是你们叫的外婆。”尝了尝,道:“糖放多了点。”

    江采萱见他尝了一口茄子就把筷子放了下来,自己也不急着吃饭,笑道:“你这人真的挺有意思的。昨晚苏冰凊拉着冰凝问了好半晌你的事情,我看倒不像是担心自己妹妹被你拐走的样子,貌似对你印象不错,不会就是因为你开口给冰凝求了情让他能抽烟,就对你感恩戴德要把妹妹许配给你吧?”

    梁辰无奈叹道:“江小姐何必说话都要带刺呢?”他很想直接说不是每个男人接近一个女人都是处心积虑,可又怕这话会触动江采萱的初恋,昨晚苏冰凊提起江采萱的初恋经历,并没有细说,可梁辰从来不吝于以最大恶意揣度人心,那个所谓江采萱初恋的男生既然出国留学没多久就勾搭上了另外一个富家千金,想来要么就是真的金子到哪都会发光,要么就是一个心机派他当然愿意相信后者。

    而且从江采萱对他如临大敌几番试探的表现来看,应该也是后者,她自己曾被人处心积虑的欺骗过感情,因而才很怕苏冰凝会步了自己后尘。

    梁辰甚至怀疑眼下她跟自己多说了这些话,都是为了试探自己会不会看到更加有成熟女性美丽江表姐就换了目标。

    江采萱的两道菜是炒茄子和荔枝肉,没有回答梁辰问话的江表姐夹了块荔枝肉,细细咀嚼咽下,问道:“要不要再尝尝这个?”

    梁辰摇了摇头。

    江采萱道:“你家境不好,以至于你来到这儿冰凝给你拿水果,很多水果你都没有吃过见过,所以你只吃你苹果橘子香蕉,所以冰凝那傻丫头才误以为你很喜欢这几种水果,就跟你做饭时跟冰凝说很多菜你不认得一样。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很奇怪你怎么会懂得钢琴,甚至于连冰凝弹错了一个音符你都听得出来?而且,你很喜欢古筝我并无歧视的意思,可一般而言,一些不太富裕家庭出来的孩子,是很少有几乎接触到音乐的,毕竟在大多数情况下,它属于一种奢侈的东西而很少是一种生存技能,不是吗?”

    梁辰笑道:“你说话真是够伤人的。”

    江采萱也笑道:“我这人是有点刻薄,不过反正你本来对我印象也不好,破罐子破摔吧。”她说完,就发现梁辰莫名怔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了一个让她有些看不懂的笑容,平静地道:“没有关系,更刻薄的话我也听过,自己心里想开就好。”

    江采萱问道:“冰凝说过,上次洛冰语演唱会,你听洛冰语唱那首老照片的时候哭了,她也玩笑说,你们第一次在聚会上聊天,你开玩笑跟她说,洛冰语那首老照片的词是你填的”

    她眼神古怪地看着梁辰,“洛冰语多才多艺,诗词、音乐、画画,都很厉害,她钢琴弹得很好,最喜欢的却是古筝,而且我听说过一个小道消息,洛冰语曾经谈过恋爱,甚至曾因为这个跟家里闹翻过”

    把这些蛛丝马迹最终汇总到一块的江表姐一脸狐疑问出了一句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的话:“你不会跟洛冰语有过什么瓜葛吧?”

    梁辰笑道:“你觉得呢?”

    江采萱道:“我又没病,当然是觉得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瓜葛了,说真的,一开始冰凝跟我说你自己说老照片那首歌是你填词的时候,我大概是电视剧看多了,下意识就想也许是真的呢后来自己也觉得好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可实际上,现实往往比电视、小说,更加戏剧化,就像冰凝,如果当初不是小姑和姑父反对她考电影学院,你觉得凭她就能够成为明星吗?她不是也喜欢你吗?”

    梁辰笑道:“江小姐问我这些话是为了什么,告诉冰凝?”

    江采萱道:“冰凝说她感觉得到你喜欢她,可是你又犹豫不定,尤其是那天她给你那么明显的暗示,你却让她听了一首歌,洛冰语的等。”

    她轻轻笑了笑,眼神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她认为那是你在告诉她,让她等你忘掉了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我却有点怀疑,你会不会在未来有一天翻脸说从没喜欢过冰凝时,告诉冰凝你让她听这首歌的真正意思是说,洛冰语在等你。”

    她轻轻放下了筷子,望着梁辰,从容说道:“我问你那些话,只是想确定一下,你让她听那首歌,究竟是给她的一个承诺,还是给自己以后负心留了一条后路,方便你到时候可以问心无愧的告诉冰凝说你从没有对她有过什么承诺?我记得洛冰语那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写的是:你说男儿当自强,女孩儿乖乖等做美娇娘如果洛冰语这首歌是因为你写的,那就是说你曾经给过洛冰语类似于蛤蟆会努力靠着自己飞起来娶天鹅的承诺,对吧?”

    “所以呢?”梁辰轻轻叹了一口气,“只怕江小姐心里已经认定我就是一个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人渣了吧?那又何必再跟我说这些。”

    江采萱笑着摇摇头,道:“如果我刚刚猜的是真的,那我只能够确定一件事:冰凝的感觉是对的,你真的喜欢她。”

    梁辰怔道:“什么意思?”

    江采萱没有回答,只是重新拿起筷子继续吃饭,淡淡说道:“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去打职业的事情,昨晚苏冰凊说你玩游戏天生就有一种职业选手的素养,不打职业可惜了。抛开这个因素不说,站在你的角度来考虑,你好像有点才华,但还没有达到写诗词写文章能够一鸣惊人的地步吧?再说现在社会靠才华出头不容易,既然你在游戏上面有天赋,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对你、对你的家庭,对冰凝,亦或者对那个洛冰语,都是好事。”

    “不论最后你发现你喜欢的是谁,跟谁在一起最合适,两只都是天鹅,你都需要飞起来哪怕最后你发现两个都不适合你,不是最终能够陪你走到最后的人,飞在天上跟趴在地下,无疑也是天上的选择余地更多吧?”

    见梁辰不语,江采萱又笑道:“我这么劝你,当然是有私心的。最近冰凝有点越陷越深的趋势,如果你打职业的话,那么势必就要休学,这一段时间足够让她冷静下来,如果到时你们依然互相喜欢,而你又能够在职业圈子里打出一片天地,那么对你们两个都是好事毕竟不论小姑还是姑父,都不可能会让冰凝去受苦,而你的性格显然也接受不了靠着他们的帮助或者寄人篱下。”

    “如果到时候冷静下来,冰凝发现其实她没有那么喜欢你,或者说你还是忘不掉洛冰语,那就只能够说你和冰凝有缘无份我这么说,你能够接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