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七十六节 江采萱的初恋
    “今天就先直播到这里了,明天我换回国服的号,继续冲分。”梁辰看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就先关了直播,关了电脑伸个懒腰起身,见苏冰凊神色古怪,奇怪地道:“怎么了?”

    “有点搞不懂,你一个刚玩这游戏两三个月的家伙,怎么会强到这个地步。”苏冰凊往椅背上面一躺,习惯性地伸手从兜里掏出烟来,刚抽出来一根还没点火,就苦笑一声,重新把烟塞回那个金光灿然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烟盒里面去,看着梁辰道,“听冰凝说,星光战队邀请你去试训,干嘛不去?”

    梁辰笑道:“我想不到去打职业的理由。”

    苏冰凊挑了挑眉,笑问:“冰凝跟我说你这人挺有才,怎么,瞧不上打游戏的?”

    梁辰苦笑道:“我十八岁,又不是八十岁,哪有什么玩物丧志瞧不上职业电竞的顽固想法。”苏冰凝曾提起过,说他爸妈一直觉得哥哥苏冰凊不务正业,其实说白了,就是觉得跑去打游戏,哪怕说的再好听是个职业选手,其实也就是一个打游戏的,在老一辈眼光里,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这种想法其实并不奇怪,对于像梁辰这种出身的人来说,打职业是一个前途璀璨钱途无量的星光大道,但对于苏冰凊这种家庭出身的人来说却是截然相反,就像是古代书香门第的世家子不去靠科举做官,反而跑去唱戏,哪个家长能够看得惯?

    玩电竞的富二代当然不是没有,例如那位国民老公张思远,LPL最早的豪门俱乐部骨灰战队就是他创办的,说起来还是LPL先驱级别的人物,可人家那是老板,怎么也不是一个花钱买来的职业选手能比的。

    从苏冰凝口中不难得知这个从小就很疼她的哥哥没有什么事业心,否则以他的家境搞出来一个俱乐部并非难事,但苏冰凊就是单纯希望打游戏,不想做其他的,给家里的理由也是趁着年轻打两年职业,保不准就能够打到世界上给老苏家长长脸,回头退役了再接家里企业,反正老爹正是壮年,也轮不到他来发愁,老老实实过几年二世祖的生活再说。

    苏冰凊有点吊儿郎当的性格,可绝不是傻,他开玩笑一般问得很随意,可梁辰却不能真的就随意对待,道:“在中国,像清泉这种二流大学数不胜数,毕业之后也就每个月拿个两三千的工资熬日子,趁着大学这几年,我还是老老实实打直播赚点钱比较好,这样就算过两年反应跟不上了,还能存下一点钱,到时候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就不错。”

    苏冰凊仔细审视了他两眼,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大少爷姿态,也不靠着椅背了,坐起身来,皱了皱眉头,然后又笑了起来,说道:“听你这意思,压根就没把冰凝放在心上啊?”

    梁辰苦笑道:“蛤蟆飞不了天的。”

    苏冰凊奇怪道:“什么蛤蟆飞不了天?”

    梁辰就笑着把江采萱当时告诉自己的那段话给说了出来,苏冰凊听罢就道:“这番话是采萱跟你说的?”

    梁辰笑了笑,没有接话。

    苏冰凊还是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燃,想了一想,缓缓说道:“采萱高中时谈过一个男朋友,她那时是个不学无术的大小姐,那男生是个学习尖子,长得帅、有才华,很招一些脑残小女生喜欢,后来不知怎么他俩就走到一块去了,后来我舅妈……就是采萱她妈知道了,找采萱谈了两次,这丫头当时正满脑子琼瑶爱情偶像剧,什么都听不进去,闹得家宅不宁,最后还是老谋深算的二舅不动声色就摆平了这件事。”

    他咬着烟蒂,挑了挑眉,问梁辰:“知道怎么摆平的吗?”

    梁辰平静笑道:“不知道。”

    苏冰凊笑道:“二舅给那男的弄来了一个保送名牌大学的名额,好像还是一个外国什么大学,然后那男的就飞走了。临走前跟采萱说了一番话,就是采萱跟你的说那番蛤蟆天鹅论,让采萱等着他……哦,这番蛤蟆天鹅论其实是我二舅的原创。”

    梁辰笑了笑,却没有马上说话。

    苏冰凊又掏出来了银灰色很有质感的打火机来,打着了火,正要点烟,忽然动作顿了顿,问梁辰道:“回头冰凝问起来,就说是你抽的,成不?”

    梁辰哑然失笑,“她知道我不抽烟。”

    “回头我教你。”苏冰凊无奈地把烟和打火机都放在了电脑桌上,继续说道:“采萱一门-心思(我晕死这词为什么要被和谐啊)的守着那个我二舅原创的蛤蟆天鹅论,等着她的初恋从猴子变成齐天大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她,结果去年那男的在英国勾搭上了一个另外富家千金,就断了联系。我家老头挺有商业头脑,虽说骂我不务正业,可还是觉得直播行业挺有前途,就投钱弄了一个金龙TV,采萱约莫是爱情失意,一下开了窍,开始懂事了起来,又或许是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主动要求帮忙,因为二舅和舅妈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不舍得她去上海,所以金龙的总部才会设在清泉,不过过两年也许还会搬到上海去。”

    梁辰还真没想到看起来那么理性的江表姐居然还有过这样的往事,笑了笑还是不说话,这种事情苏冰凊能说给他听,可他真不方便开口说什么。

    苏冰凊又把烟拿起来闻了闻,道:“我是个当哥的,跟老爸老妈他们那一辈人不一样,我不在乎什么门当户对,可不说让你养我妹,至少你得不能够让她陪你吃苦吧?二舅那蛤蟆天鹅论虽然有点歪,可歪也有歪的道理……职业选手总归跟主播有点差别,你是找不到去打职业的理由,还是说没有想飞的心思?”

    梁辰摸摸鼻子,轻轻咳了一声,正等他回话的苏冰凊见他不说话,忍不住就挑了挑眉,正待说话,却见梁辰往自己身后使了个颜色,下意识心里一突的苏冰凊回过身来,就见失踪半晌的苏冰凝瞪大了一双美丽大眼,磨着银牙气鼓鼓的瞪着他。

    “呃……”完全不知道苏冰凝啥时候过来的苏冰凊干咳一声,苏冰凝已经上前一步抢走他手里的烟,瞪眼道:“苏冰凊你又在我房间抽烟?”

    苏冰凊干笑一声,刚刚一副语重心长的好哥哥模样、吊儿郎当的大少爷范儿全然不见,变成了一副满脸谄媚地奴才笑脸:“没抽,真没抽,我就拿出来闻闻……不信你问梁辰。”

    有点忍俊不禁地梁辰笑道:“真没抽。”

    “闻闻也不行!”苏冰凝把电脑桌上的烟盒、火机一把抓了起来,“我没收了,回头等你什么时候回上海了,我再还给你。”

    “别别别……我躲房间抽去行不?”

    “不行!”

    “厕所抽行了吧?”

    “不行!”

    一脸无奈地苏冰凊跟梁辰一块走出了电脑室,偷偷问梁辰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完全搞不懂他一个哥哥怎么在妹妹面前有点像孙子的梁辰低笑道:“你刚说完她就来了。”

    “那还好。”苏冰凊松了一口气,前面的话没有被听到那还好。

    前面的苏冰凝回过头来,狐疑地道:“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梁辰笑道:“冰哥一晚上没碰过烟,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烟瘾,偶尔抽一根解解闷没什么大碍,没有烟瘾就好……回头还给他就是了。”

    苏冰凝想了想,道:“那好吧。”把烟跟火机都还给苏冰凊,不忘凶巴巴地威胁道:“不准多抽啊,不然以后我一根烟都不准你再碰!”

    “没问题,我保证!”苏冰凊一副古时候平民百姓得到了太后封赏一般的感恩戴德表情,偷偷给梁辰竖了一个大拇指,也不知道是说他够意思,还是佩服他能让苏冰凝言听计从。

    梁辰觉得这个大舅子其实不该去打职业,去混娱乐圈应该不错,就他这变脸的功夫肯定是个好演员。

    江采萱不知是洗澡还是休息去了,客厅里没有人影,梁辰道了别就回学校,王冲他们几个应该是晚上看了他的直播,等他一回宿舍,就开始各种讨论闪现治疗就LOVE,单杀大师兄,神意识大招刮死贾克斯的事情,还问梁辰跟未来大舅子关系处的怎么样。

    梁辰想起苏冰凊的一番话,只是苦笑。

    苏冰凊也没有在清泉留多久,好像是德玛西亚杯年度决赛快要开始了,红色战队是八强之一,过一段时间就要准备打比赛。

    苏冰凝自从来这边上学,就没有回过家,第二天苏冰凊回上海,她就也找辅导员请了两天假,跟苏冰凊一块飞回了上海。

    所以第二天梁辰中午去苏冰凝那儿的时候,家里就只有江采萱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