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六十二节 性格缺陷的天才ADC
    “中推”和“”一般常见于各大服务器黄金以下的对局里面,这种情况发生的流程一般是某一路一直被打野抓,或是自己发挥不好,打得比较坑,然后队友开始埋怨、喷,接着吵架,然后某一个人全屏打字说:“求中推。”

    到了高端局里面,大多只会在前期崩盘,局势差距太大难以逆转的时候,才会全屏打字说让中推。

    当然至于是真的让中推,还是说一个心机套路,这就不好说了。

    可是到了王者局,还有人打字让中推?

    梁辰怔怔的还没回过神来,就见发条继续全屏打字道:“没见到下路打出了什么优势,一直bb个不停,不想打了,速度中推!”

    “小锋又喷人了”

    “这局发条确实坑”

    “发育不好,也不怪他的”

    “毕竟跟村长直播都洗澡挂机,喷个人算什么”

    梁辰扫了一眼弹幕,大概明白了是因为小锋觉得自己家中野太坑忍不住说了一句,所以导致了发条心态爆炸,才会全屏打字让中推。

    因为涉及到了别人,尤其还是一位貌似争议挺大的职业选手,梁辰就没有再说话,心里却忍不住有点嘀咕:有这么风骚走位这么细腻操作曾经连续两年为摘得系列赛最高荣誉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的心态?

    对面发条说到做到,果然不再出门,女警出门之后,惨遭惨遭辛德拉、千珏、诺手三人围攻,风骚走位强行换掉了一个辛德拉,然后被诺手一个大斧头劈死,也就再也没有出门了。

    两个不愿意出门的,接下来推塔几乎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五分钟之后,梁辰他们就把对面基地给推平了。

    看到对面基地爆炸,自己又家了二十六分胜点,梁辰淡定点开了下一局游戏,笑道:“这局其实打到后期还真不好说,对面女警真的厉害,如果拿四保一的打法,等女警再出一两件装备,估计我们家都得被他一个个点死。”

    虽然清楚这位国产最强为什么据说打了三年职业联赛,心态还会如此不成熟,可梁辰对他的技术还是很肯定的,尤其是线上激进的打法,给了他不少启示。

    说真的,这局如果不是对面下路辅助不太会一直空技能的话,稍微能配合女警压一下走位,或者消耗一点血量,下路不说被压爆,至少补刀也会被压不少。

    一个职业选手搭配一个路人辅助,就给了他这么大的压力,如果换了经常配合已经打出了默契的世界级下路组合,自己还能过扛得住这种压力吗?

    不会被打爆吧?

    脑中浮现出了以往那些被自己压在塔下挂机的可怜,梁辰忍不住苦笑一声,要真是这个小锋再搭上一个跟他同等水平的辅助,如果辅助不能够帮自己分担压力,那估计还真会被打爆。

    趁着正在匹配的功夫,梁辰又打开了金龙,看了一眼直播列表,并没有看到小樱在直播,眼下还是上午,人流量不多,整个平台也就他这里人比较多,现在都已经五万多快六万了,其他能有过万的都是少数。

    不知自己是什么心理的梁辰苦笑一声,扫了一眼没有找到什么可以看的,就打开了自己的直播间。

    很多主播在开直播的时候,为了防止被人窥屏,都会开个十几秒的延迟,梁辰以前不懂没有开过,后来就懒得再开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可在直播间里面看到自己,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梁辰还没来得及品味自己什么感觉,就看到直播间下边的自己脑袋旁边冒出了一张清甜娇美的脸蛋来,把身后墙上那张巨型精美寒冰射手艾希的壁纸跟挡住了。

    不过苏大美女论颜值,还是要比欧美美女风格原画的艾希要高一些的。

    直播间里面一群没节操的观众一看到苏冰凝,就刷刷刷开始各种打招呼:

    “房东好!”

    “房东好!”

    “主播让开,你挡着房东妹子了”

    “辰慕冰别挡着房东”

    当然还有许多没有见过苏冰凝的人,也跟着各种“卧槽,好漂亮的妹子”“这美女是辰慕冰女朋友?”“求问这妹子是谁”之类弹幕刷的飞起。

    梁辰一转头,就见苏冰凝凝脂白玉吹弹可破的脸蛋近在咫尺,长长的睫毛轻轻眨着,美丽眸子里倒映着他的脸庞,澄澈明净,如一汪清澈山泉,一眼就能够望到底一般。

    苏冰凝立马就往后仰了仰身子,睁大美眸,满是戒备:“你想干嘛?”

    梁辰见她一副防备色狼姿态,直接就无语了,没好气地道:“我能干嘛?人家直播露胸造人,我还能直播非礼啊?”

    “你”苏冰凝没有想到素来给人以沉郁冷静感觉的梁辰会说出这种话来,霎时羞得满脸晕红,忍不住就要伸手掐他,忽然想起他在直播,就抬起小腿狠狠踢了他一脚。

    苏冰凝一副躲避色狼的姿态后仰,就离开了摄像头的范围,从直播间观众的屏幕里消失了,但弹幕却因为梁辰一句玩笑调侃疯狂刷了起来。

    “色情主播,我要报警了!”

    “超管吗?我要举报辰慕冰直播调戏妹子”

    “房东害羞了”

    “凑不要脸的辰慕冰!”

    “辰慕冰果然国服第一撩妹”

    “不是说辰慕冰诗词信手拈来吗?怎么这套路跟我差不多啊”

    梁辰终究不是为了直播效果就会夸张表演的资深主播,不懂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制造节目效果,苏冰凝红着脸踢了他一脚之后,就先气呼呼地跑出了房间,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梁辰知道她的性格最多也就害羞一阵,断然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放在心上,也就老老实实继续直播,看到弹幕上面很多人都还在刷要看房东,就笑道:“房东走了,大家不要再惦记着了,老老实实看我怎么冲击国服第一吧。”

    上午算上遇见小锋的一局,一共打了三把,又是三连胜,梁辰关直播去做饭前,在官方助手上看到自己已经十二连胜了,忍不住也有点欢喜,笑着说下午再接再砺,就先关了直播去做饭。

    出了电脑房,就看到斜对面琴房里,苏冰凝正在弹钢琴。

    余光瞥见了他站在门外的苏冰凝歪了歪脑袋,笑问:“你想听什么?”

    梁辰也就不见外,抬步进去,在沙发上面坐了下来,笑道:“渔舟唱晚。”

    苏冰凝蹙了蹙眉,说道:“这是古筝曲啊,你很喜欢听古筝吗?”

    梁辰笑道:“还好吧,我只是天生对中国古典东西有好感,钢琴不是一样能弹渔舟唱晚吗?”

    苏冰凝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我下次用古筝弹给你听。”

    梁辰奇道:“你会古筝?”

    苏冰凝眨了眨晶亮美眸,笑嘻嘻道:“那你就不要管了,反正我下次弹给你听。我饿了,去做饭吧。”

    梁辰随口一说,本是想听听钢琴弹的渔舟唱晚,见她坚持要用古筝弹,还一副过几天给自己惊喜的模样,也就不再坚持什么,去厨房做饭,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苏大小姐继续跑去“帮忙”。

    两人相对而坐,吃饭的时候,梁辰忽然想起了上午遇见的那位小锋来,夹了一根土豆丝,问道:“我经常听你提起你哥哥来,好像从他那里知道了不少电竞圈的事情,你知道小锋吗?”

    苏冰凝跟他一样刚刚夹得土豆丝,不过苏大小姐身材纤秀樱桃小口,可吃饭却不像他一样,吃土豆丝只夹一根,细细咽下了口中饭菜,才奇怪道:“你指哪方面?”

    梁辰道:“上午那局,其实打到后期差不多就是他们家赢定了的,我们家的优势也没有大到就可以把他们推掉基地的程度,为什么他会忍不住喷队友导致发条挂机?这么好的技术,为什么心态好像有点差?”

    苏冰凝想了想,说道:“听我哥说,小锋十五岁就辍学打职业了,他是一个天才类型的选手,初次亮相就在一场大赛上面拿到了五杀,还是灭掉了当时国内很强的老牌强队骨灰战队,后来跟大王对线,丝毫不落下风,慢慢就很受关注了。”

    “他对游戏的求胜**很强,谈到游戏的时候可以夸夸其谈,但别的方面话就很少,再加上小小年纪就开始打职业,技术也好,一直以来王族战队都是以他为核心,人情世故方面可能就差了一些,心态容易爆炸,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他太在乎游戏胜负了吧。”

    苏冰凝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你知道有很多专注于某个领域而忽视了其他一切的那种极端狂人吗?例如诺贝尔为了研究**硝化甘油,父亲弟弟都被炸死了梵高与高更争论艺术,激动到割掉了自己的耳朵米开朗琪罗沉迷于艺术,从来都不洗澡,臭的没有人愿意靠近他我觉得小锋大概跟他们也有点类似,不过他是沉溺于游戏里面去了,所以无形之中就会忽视一些东西。”

    梁辰失笑道:“你倒是挺会举例。”

    苏冰凝嗔道:“我就是打个比方嘛,而且那个小锋才不到十八岁,整天打游戏,不懂事一点有什么可奇怪的,满大街不懂事的多了,不过谁让他名气大呢,这就只能怪他自己了。”

    梁辰笑道:“我是说,你为什么举例的都是外国人?”

    苏冰凝道:“我一时想不起来嘛,不过中国也很多啊,例如明朝的徐霞客,出身显贵,却为了写一本徐霞客游记,在古代那么艰苦的交通环境下走遍了整个中国,到了五十多岁都那么大年纪了,都还跋山涉水,最后在云南染病回家后没几年就去世了,中国旅游日定在5月19号,不就是因为这一天是徐霞客游记开篇之日吗?”

    梁辰没有想到看起来受现代西方文化影响很深的苏大小姐不仅会弹古筝,居然连这个比较冷门中国旅游日都知道,笑道:“还有呢?”

    苏冰凝想了想,道:“三痴顾恺之算吗?”

    “还有呢?”

    “贾岛骑驴推敲算吗?”

    “还有呢?”

    “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算吗?”

    “还有呢?”

    “蒲松龄草亭路问算吗?”

    “还有呢?”

    “宋濂冒雪访师算吗?”

    “还有呢?”

    心中明白自己早已离题万里的苏大小姐见他没完没了一句又一句追问,恼羞成怒,差点没把饭碗扣到对面满脸戏谑笑意的梁辰脑袋上面去:“复读机一样不停追问还有呢连饭都忘了吃的梁辰算吗?”

    梁辰终于忍不住一阵狂笑出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