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五十六节 男人的自尊,女人的眼泪
    两个妹子ID旁边的金龙数目最终无巧不巧地同时止步于五百二十一条。

    &gt;

    梁辰除了最初两人开始刷金龙的时候,各自感谢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哪怕一个字,不过经常看他直播的人,细心一些,就会发现这局的梁辰打法比以往凶悍了不少。

    韦鲁斯这个英雄打ADC的时候,主Q主E两个技能都有,而打中单的时候,无疑Q才是主加的技能。

    但这不意味着E技能不重要。

    LOL里面很多英雄的技能都有附带效果,这些附带效果有的广为人知,有的却鲜为人知,就以韦鲁斯而言,他的W技能除了被动增加伤害意外,还会附带一个枯萎效果,这个效果最多叠加三层,会被韦鲁斯的技能触发,每一层被动都会造成目标最大生命值的百分比伤害。

    这个枯萎效果很多人都知道,这也是AP韦鲁斯超高爆发、后期AD韦鲁斯可以切肉的缘故所在。

    而少有人知的是,韦鲁斯的E技能恶灵箭雨,除了伤害和减速之外,其实也另有一个附带效果,这个附带效果说不上太强大,但在针对某个英雄,或者某些特定情况下的时候,其作用不亚于一件装备。

    重伤!

    重调之后的重伤效果会减弱英雄所有治疗回复效果的40%,一般当对面有蒙多、树这类恢复性比较强的肉坦,或者是星女、琴女这类奶妈型辅助的时候,中单一般会做出鬼书这个附带重伤效果的装备,而ADC也会早早买出同样拥有重伤效果的死刑宣告。

    韦鲁斯的E技能天生就附带一个重伤效果!

    梁辰之所以一开始看到对面敢拿吸血鬼出来就纳闷对面看到韦鲁斯还敢拿吸血鬼,正是因为这个重伤效果。

    只要E技能用的好,吸血鬼赖以为傲的回血能力将大打折扣!

    靠着例无虚发的Q技能穿刺之箭,吸血鬼虽然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吸血,可血量从来就没有保持在一半以上过,一直被压在塔下不敢出来。

    对面的打野盲僧终于还是忍不住跑来GANK,梁辰直接开盾硬是扛着还没到6的瞎子伤害首先杀死了意图上前勾引的吸血鬼,然后借着吸血鬼死亡经验升级到6,秒点大招把瞎子禁锢在兵堆里面,流畅走砍,小兵卡位,活生生一丝血秀死了瞎子拿到双杀!

    回到线上,抗塔强行把吸血鬼打到残血,最后一发E技能减速,超远距离穿刺之箭精准预判,直接大杀特杀!

    十五分钟,来到下路大招捆住对面小炮,冲塔双杀,推塔拿龙!

    二十分钟,对面蓝BUFF引发团战,一波四杀,直接超神!

    对面选择投降。

    哪怕游戏里一场单方面屠杀依旧难以宣泄胸中压抑的梁辰扫了一眼直播间里前所未见二十七万在线人数,平静地笑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事情,就先直播到这里了。”

    不理弹幕上面各种疑惑纳闷挽留再见,梁辰关掉了电脑,起身离开。

    路过客厅的时候,他顺着空空的楼梯往上看了一眼,脚步不停,自嘲一笑,便穿过客厅,推门离开。

    等电梯的时候,梁辰正望着电梯层数愣愣出神,娇喘微微却脸色苍白的苏冰凝匆匆推门而出,一眼看到正在等电梯的梁辰,忙小跑到他面前,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梁辰若无其事地笑问:“跑这么急,怎么了?”

    苏冰凝苍白的脸色因为他的笑容而微微好转,刚刚见梁辰忽然关直播后便一直慌乱不安的心也微微平复了一些,像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委屈的垂下头来,望着脚尖,低声道:“我以为你生气了。”

    梁辰轻轻呼出一口气,笑道:“有什么可生气的?反正整个平台都是你家的,又没损失什么钱,还帮我炒作了一把,我该谢谢你才对。”

    苏冰凝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却又因为从无任何经历,对男生性格不了解,怎么都不清楚究竟哪里不对来,闻言抬起头来怔怔看着他满是笑容的脸庞,清澈明媚的眸子里,眼神有些疑惑,还有些茫然。

    是她多心了吗?

    “叮!”

    电梯门打开,梁辰笑着向苏冰凝挥了一下手,笑道:“赶紧回去吧,别着凉了。”

    苏冰凝呆呆地看着他满脸笑容走进了电梯,看着冰冷金属的电梯门缓缓合拢,忽然眼泪一下就溢出了眼眶,猛地上前伸手抓住了仅剩一丝缝隙就要合拢的电梯门,哭道:“梁辰!”

    自小就娇生惯养金枝玉叶般的女孩儿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勇气和力气,生生伸手抓住了马上就要合拢的电梯门,使那两块冰冷金属终于留下了最后不到十厘米的缝隙!

    脑中已是一片空白的苏冰凝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把柔软手掌里两扇触手冰冷的电梯门给扒开,却发现这一刻自己竟是前所未有的柔弱,蜉蝣撼树一般无力,电梯门不仅没有被扒开,反而传来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在缓缓合拢。

    仿佛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深渊,天门洞开一线,却又马上就要关闭。

    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关上吗?

    她下意识地用穿着拖鞋的脚抵住了电梯门,空白的大脑里已经浑然意识不到如此举动有多危险,只知借着着力点、用尽了所用力气想要拉开那两扇门,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柔弱的手臂根本无法阻止它的合拢,咬着牙用尽力气的女孩儿发出一阵无助的呜呜哭声,泪水如泉般顺着白嫩如玉脸颊一滴滴滑落,滴落在地板上破碎溅开。

    两只柔软手掌慢慢被挤压在了一块的女孩儿依旧不肯松手,忽觉手上一轻,泪眼朦胧的视野里,就看到了即将要把自己两只手挤在一块的电梯门里伸出了一双与自己手掌一般修长较寻常男生略白一些的大手,用力扒开了电梯门。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泪流满面的苏冰凝就任凭眼泪不住滑落,两只手紧紧抓住了梁辰的衣袖,哭道:“你不要走!”

    梁辰看着她抓着自己的手掌,无奈苦笑道:“我回学校啊。你表姐不是快要回来了吗,一个人在家害怕?”

    苏冰凝两手抓着他的衣袖,仰起满是泪痕的美丽脸庞看着他,一边摇头一边哭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知道不让你走,我不要你走……”

    梁辰平静却不容抗拒地抓着苏冰凝的手臂,抽回了自己的衣袖,向苏冰凝笑道:“别闹,回去吧。”

    “不!”

    苏冰凝一下就又流出泪来,像是知道自己将要被抛弃的孩童紧紧抓着父母不愿松开一般,立即就又紧紧抓住了梁辰的衣袖,似乎是觉得这样还不放心,又伸手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哭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知道不能让你走,唔……呜呜呜,我心里好难受,我不想哭的,可是眼泪总是忍不住……梁辰你别走好不好?你不要生我气……”

    一直满脸笑容的梁辰,笑容终于凝固。

    苏冰凝慢慢止住了哭声,分出一只手来飞快抹了一把脸上泪痕,就又赶紧抓住梁辰的手臂,睁大一双泪眼紧张地看着他,想要说话,却又不敢说话的样子,怯生生的,分外惹人怜爱。

    梁辰默默地看她良久,仿若卸掉了一层面具一般,眼神渐渐柔和了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拭去苏冰凝脸上的泪迹,笑道:“真没怪你,真的。”

    苏冰凝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依旧不肯松开,却不说话,只是仰着脸看着他,用力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不信还是……还、还是不信。

    “滴!”

    “滴!”

    停留时间过长的电梯发出一阵刺耳的警报声,梁辰无奈笑道:“再不下去,电梯要强行关上了。”

    一直站在电梯边缘的苏冰凝还是摇头不说话,手臂却微微用力,想把他往外拉。

    梁辰苦笑一声,轻轻走出了电梯,苏冰凝往后退了两步,依旧抓着他的手臂,脸上却终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梁辰笑道:“现在没事了吧?”

    “嗯嗯。”破涕为笑的苏冰凝点了点小脑袋,却又马上摇了摇头,无奈的梁辰苦笑道:“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没事。”苏冰凝摇了摇头,然后飞快地补充道:“不过你不许走,我不让你走。”

    梁辰的目光忍不住顺着她梨花带雨娇艳无双的脸蛋往下,瞄了一眼女孩儿丰挺饱满的胸部,笑道:“要不我晚上留下来陪你睡?”

    霎时羞得连腮带耳通红的苏冰凝拨浪鼓似的摇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却依旧不肯松开梁辰的手臂。

    梁辰看着她娇羞满面的美丽脸庞,霎时间满腹柔情,滋生出了一股难以抑制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莫名有些僵硬的身体刚刚动了一动,就听“叮”的一声,另外一侧电梯门打开,一身优雅鹅黄裙装的江采萱走了出来。

    苏冰凝触电一般松开了梁辰的手臂,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脸蛋,只觉柔腻滑嫩,并无泪水,这才定了定神,叫了一声“表姐。”

    梁辰平静地向江采萱笑了笑。

    眼神戏谑的江表姐打量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你们继续。”便拎着包包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进了家门,关门前不忘朝两人眨眨眼。

    脸色刚刚恢复晶莹嫩白的苏冰凝立即就又红了脸,梁辰看起来倒是脸皮厚的多,还有心思朝苏冰凝开玩笑:“要不,咱们继续?”

    “去死啦!”刚刚还一副要上演琼瑶剧的苏大小姐立即就红着脸踢了他一脚,丢下一句“我回去了”,逃也似的推门回了家。

    关门前的苏冰凝回头看了一眼梁辰,见他目光温柔,含笑望着自己,就跟方才毫无理由觉得慌乱不安本能地就觉得绝不能让梁辰这样离开一样,看着他的眼神,就也莫名地觉得一阵甜蜜心安,柔柔一笑,有点依依不舍的挥了挥手。

    梁辰也笑着给她挥了一下手,然后走进刚刚江采萱上来的电梯里面,电梯门缓缓合拢,隔绝了倚门凝望的苏冰凝目光后,他在空荡荡的电梯里面微微苦笑。

    一个男人,最不容践踏的是自尊。

    一个女人,最锐利的武器是眼泪。

    男人的自尊还是输给了女人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