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五十一节 以后我对你好
    寒冰这个英雄的定位是ADC,不过因为技能的关系,她与轮子妈一般,都是比较偏向于辅助性的团队型&gt;

    不过即便是在职业联赛里面的轮子妈,文超也没有见到过谁能玩得像对面这个寒冰一样,有种近乎于主宰整个召唤师峡谷的统治力。

    一般来说,游戏节奏都掌握在上中野的手里,ADC为什么上分难?就是因为带不起来节奏!

    然而在对面寒冰身上,文超看不出一点身为ADC无力掌控节奏的感觉,好像那个平日在排位里面形象孱弱的艾希妹子,真的化身成为了统治布雷尔卓德的女王,如臂指挥地率领着她的子民,水晶箭所指,就是团战开启的号角。

    LPL曾被誉为整个世界上最盛产ADC的赛区,最初的大王,后来的小锋,加上三少、将军,包括韩国的几位顶尖ADC选手,这些顶尖选手都有着属于各自的风格。

    文超在国服韩服都有账号,也遇见过不少顶尖ADC选手,算是见多识广,可还是觉得对面的这个寒冰身上,有一种自己以往遇到那些世界顶尖ADC选手身上都没有的感觉。

    可具体是什么感觉,他又说不出来。

    不过一局游戏,输了就输了,文超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投降之后就直接开始了下一局。

    “寒冰这个英雄在顺风局几乎是无解的存在,因为她的先手能力无人可比,当然,这是大招不空的前提下。”

    梁辰看到游戏结束后的统计几面里自己加的二十多个胜点,再看看对面德莱文0-5的可怜战绩,看了一眼旁边笑意盈盈的苏冰凝,心情舒畅地跟直播间观众分享自己的心得。

    “寒冰大招因为飞行速度比较慢,所以很考验预判,这个得慢慢熟悉大招的弹道,多练练就好了,如果大招放的不准的话,就先让队友控住,后手留人比较好。”

    梁辰的水晶箭会放得那么准,小半是玩多了之后的感觉,大半却都是得益于他恐怖的心算能力,不过这个是没办法教的。

    “我先关一下直播,吃完饭了再继续开,大家也可以休息一下,晚上有时间的话可以继续来看我直播。”

    梁辰说完,就先关掉了直播,游戏界面却没有关,反正晚上吃完饭还要继续玩的。

    跟苏冰凝一前一后出了房间,并肩来到厨房,看了他一下午打游戏的苏大美女心情很不错,脚步轻盈仿佛小松鼠要跳起来的可爱模样,也得亏她这边地方大,不然要是像在宿舍里,她这样走路,没走几步就得撞在床上或是被什么给绊倒。

    “我想吃炒茄子,我觉得你炒的茄子特别好吃。”仿若小女孩汇报考试分数般认真说着的苏冰凝见梁辰嘴角有着淡淡笑意,忍不住嗔道:“你笑什么?我是说真的。”

    梁辰笑着摇了摇头,淘米煮饭,然后打开厨房冰箱拿了一个个头挺大的茄子,熟练切头去尾,清洗后开始切丝。

    厨房是开放式设计,苏冰凝站在旁边笑盈盈地看着他在那切菜,在回头看一眼客厅,有种二人世界居家生活的甜蜜,又忍不住为自己这种念头而有些害羞,已经见过梁辰多次炒菜的她大概也知道了梁辰做菜的流程,见梁辰在那切丝,就跑到冰箱里面拿了三四个青椒,放到水里洗了洗,学着梁辰之前做法想把青椒后边长长的梗给去掉,结果揪了半天也没有揪断,问道:“梁辰,这个怎么弄掉啊?”

    梁辰回头看了一眼,有点无语,失笑道:“你放那吧,回头我来弄就好了。”

    “才不要呢,我也要学炒菜、学做饭。”苏冰凝见他有点小瞧自己的样子,气呼呼地哼了一声,继续努力掰青椒梗。

    梁辰无奈刚刚切成片的茄子,走过去教给她看,苏冰凝眼睛瞪得大大的,叫道:“原来要先往里边按啊?为什么要这样?你是怎么想到的啊?”

    感觉自己在被一个六岁小女孩追问十万个为什么的梁辰耸耸肩道:“我妈教的。”

    “哎呀。”苏冰凝见他手脚麻利一共四个才青椒一眨眼功夫就被他把其中两个梗给掰掉了,急忙拿手推他,哎呀叫了一声,嗔道:“你不要跟我抢啊,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梁辰只好把剩下两个青椒交给了仿佛找到了玩具一般雀跃的苏大小姐,自己回去继续去把茄子切丝。

    “你妈妈为什么教你做饭啊?一般不都是女孩子才学做饭吗?”

    梁辰笑道:“我妈说男生也要学做饭,这样子以后跟媳妇吵架,媳妇不给饭吃,自己也饿不着了。”

    “你妈妈对你这么好啊,连你以后被未来媳妇欺负都考虑到了。”苏冰凝忍俊不禁地咯咯笑了起来。

    梁辰道:“这当然是玩笑话,其实是那个时候我爸整天打牌喝酒,游手好闲,地里家里的活全要我妈一个人忙,有时间忙不过来,大夏天的中午都没有时间回来吃饭,我们兄弟两个要上学,又不能不吃饭,所以就让我自己学做饭,不然就得饿肚子。”

    苏冰凝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问道:“你爷爷奶奶呢?”

    梁辰笑道:“我爸那时候游手好闲,喝醉了常常跑到爷爷奶奶家去吵、闹,我妈独生女儿,自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加上刚来我家的时候,爸妈做生意也赚了些钱,花钱不免有些大手大脚,其实也就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喜欢买些新衣服,或是给我们兄弟两个买点好吃的之类,老人家眼里却是属于不会过日子,奶奶对我妈就有点看不惯,属于那种我妈含笑着脸去打招呼,也懒得搭理那种。”

    “到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爸赌博把家底全给输光了,又欠了不少钱,经常被人堵家门口要债,家里又有俩学生上学,那时候经常家里揭不开锅……我妈对爷爷奶奶始终保持着一个儿媳的本分,可即便眼睁睁看着婶婶一边跟爷爷奶奶吵闹一边从爷爷奶奶那边拿钱,自己家孩子交不起学费被赶出教室,也从不开口拿这事说过一个字。”

    “爷爷多少算个知识分子,去年爷爷去世后,我妈都还说老人家一生都明白事理,不过儿子不争气,爷爷也没有办法,偶尔给我们兄弟俩几毛一块的零花钱,然互最多看我妈为难,给我们把学费交上,其他能做的也就有限了。”

    “那时候我年纪还小,也没有什么自己的主意、思想,什么事情都压在我妈一个人肩上,她也是从小没有吃过苦的没有拿过主意的,可没办法,不敢跟姥姥外爷说,跟别人又没得说,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抗,所有的害怕、茫然、委屈、怨恨、泪水,都知道往肚子里咽,每天还得在我们兄弟俩面前强颜欢笑……长大后听我妈说,当时一直想要离家出走不告而别,可又担心她走了,我和弟弟会学坏毁了一辈子,就那样为了我们两个,在那个最痛恨的家里生生熬过了那几年。”

    “后来随着我跟弟弟年纪慢慢长大,我爸浑噩几年,大概也终于意识到了父亲的责任,外出打工挣钱,我妈在我初中的时候也跟我爸一块去打工了,因为我们兄弟两个以后的花销会越来越大,背井离乡也是无奈之举。”

    “我妈第一年出去打工前,去学校看我,我们班上所有女生都以为她是我姐姐,可到现在也没过几年,我妈就真的老了。”

    提及这些,梁辰一时有点心神恍惚,莫名说了许多不愿与人提及的话来,苦涩一笑,缓缓呼吸了一口气,眨去了眼中泪光,脸色很快便已恢复如常,接下来因为父母在外,自己初中毕业后平生第一次离家来到所谓大城市,结果就仿佛冥冥之中上苍注定一般,遇到了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孩儿……这些话语便没有再说,转头笑道:“不好意思,莫名其妙说了这么多话来。”

    一直怔怔听他讲话的苏冰凝望着他半晌,扁着小嘴,美丽大眼里水雾朦胧,有点要哭的样子,眨了眨眼,眼泪却终究还是止不住地滴落了下来。

    泪眼婆娑的女孩儿望着他,带着哭腔说道:“以后我对你好。”

    梁辰怔怔地看着她,自当初孤身北上归来之后便冰封死寂的心脏仿若被一只巨锤狠狠击碎了坚硬外壳,猛地跳动了一下,一股暖意随着奔涌的血液遍布四肢百骸,不知为什么,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苏冰凝一时忘情,浑然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说出的六个字是多么大胆,可见梁辰怔怔看着她,从无任何感情经历白纸一般单纯的女孩儿即便忘乎所以,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做什么,下意识抬起手来,猛地发现自己手里还抓着一个青椒,怔了一怔,青椒沁凉微硬的触感才让她回过神来,脑里电光火石之间闪过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一张莹白娇颜霎时红的要滴出血来一般,连腮带耳通红火烫,心如鹿撞,怦怦直跳,慌乱、欢喜、茫然……种种感觉一起涌上心头,令初尝爱情滋味的女孩儿有些不知所措,脑中一片空白的她茫然地举起手里青椒放在梁辰眼前,又发觉这动作实在有点傻气,忙又触电一般把青椒往身后水盆里一丢,结果没扔进去,直接掉在了地板上。

    慌乱的苏冰凝忙蹲下去把青椒捡起来,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起身后就把刚从地上捡起来本该扔回水里的青椒直接塞到了梁辰嘴里,看到梁辰一脸呆滞居然真的怔怔张嘴咬住了青椒的滑稽模样,一愣神,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可笑容还没绽放开来,眼泪就又刷地掉了下来。

    完全搞不懂自己在干嘛的苏冰凝终于往下一蹲,捂着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