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四十三节 韩国路人王
    少了一个惩戒,妖姬的运气也远没有达到逆天的地步,对面的第一个蓝BUFF最终还是被人马惩戒掉了。

    一团光华亮起,人马升到了四级。

    对面大树看到自己家多了一个人,虽然自己一个线上英雄现在才刚刚三级比打野人马还低,可还是义无反顾冲上去抱住了人马。

    妖姬一个Q接E,一个锁链挂在了人马身上,像是一个套马妹子把套马杆扔上去想要降服这匹人马一般,不过这匹人马有点桀骜,根本不搭理,脚踩双BUFF直接就往河道跑。

    梁辰则毫不客气继续就跟爸爸打儿子一样逮着这个大树就是一顿胖揍。

    两个沙兵出现在河道靠近蓝BUFF墙处,己方沙皇终于慢腾腾赶到了,躲在后面操控着两个沙兵一顿“刷刷刷”乱戳。

    人马见此就不管自己身上还被妖姬套着锁链了,直接一挥手里那柄斜挂镰刀的枪刃,打掉了大树一截血量。

    空装备出门只有一瓶腐败药水的大树瞬间就被打到了残血,吓得直接闪现往雷克赛身上跑,梁辰一个滑步,躲开了雷克赛的破土击飞,同时填上了一发子弹,打在了大树身上。

    一点不夸张的说,每个主玩ADC的玩家刚开始玩这个改版后的男枪时,都会有一种牙酸蛋疼的感觉。

    这个填弹真的太尼玛让人纠结了!

    梁辰看到这个大树就剩一丝血量了,偏偏没了子弹,都恨不得把这破散弹枪给扔了,拿拳头上去砸,紧紧跟上了两步,总算填弹完毕,一发散射弹收掉了一血。

    &gt;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男枪还保持着几乎满血!

    见势不妙的妖姬趁着自己W技能魔影迷踪的印记还在蓝BUFF墙外,果断卖掉了打野雷克赛,最初的位置,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中路线上。

    可怜的雷克赛被中单卖掉之后惨遭男枪人马沙皇三人群殴,交了闪现还是被梁辰跟闪杀死,拿了一个双杀。

    回家之后的男枪一柄穿甲匕首,一双草鞋,还有闲钱再买一个萃取来扩大发育,回到线上看到了对面可怜兮兮只够买一个小布甲的大树,这下真的是爸爸打儿子,两发散弹接Q第一段伤害,就把大树打掉了近半血量,吓得这个大树再次灰溜溜逃回塔下,满眼幽怨地看着控线发育还有空在那吐烟圈的男枪。

    六级之后的男枪果断推线进塔,配合人马越塔再度杀掉了这个没有闪现没有装备没有等级的大树……好吧,它还只是一棵小树苗,估计这局游戏到结束都没机会长成参天大树了。

    杀掉大树之后,梁辰没有推塔,直接跟人马一块在对面野区晃悠了一圈,正在打三狼的挖掘机很好说话的就把这块地盘让了出去,自己去下路野区发育。

    妖姬也很给面子的往塔下缩。

    沙皇跟着上野组合一起打掉了峡谷先锋,BUFF毫无疑问给了这个男枪。

    这个版本的峡谷先锋BUFF效果类似于一个削弱版的大龙BUFF,梁辰回家之后直接就靠着这个BUFF效果带着两波小兵推掉了上路外塔,然后传送下路配合人马拿掉了第一条小龙。

    老老实实在下路发育的双方ADC还没有等到自己发育起来接管召唤师峡谷,就发现男枪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主宰世界的爸爸级大腿。

    游戏时间十五分钟,全场补刀最多人头最多等级最高的男枪开着幽梦脚踏三速鞋靠着死亡之舞的减伤吸血配合嗜血天赋,一波一挑四干掉了对面的打野雷克赛、上单大树、辅助布隆,仅剩一个妖姬狼狈逃得一命。

    三杀之后,一声“”响彻召唤师峡谷,对面ADC全屏打字让中推,其他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出门。

    十八分钟,游戏结束。

    整个直播间疯了一样在刷“66666”,不少人都在刷让梁辰不要再玩ADC了,改玩上单上分更快。

    “这局很大程度都是运气成分,对面上单大树打不过我,打野被我反野那一波又太伤了,所以才会让我发育起来,再来一局的话,只要对面上野稳得住,我线上打不出优势,估计就要输掉,因为我不是打上单的,只要进入团战,我就不知道该怎么玩了。再说我会玩的上单英雄也就只有一个男枪,偶尔玩玩上单还行,真主玩上单,肯定俯冲钻一。”

    看到自己赢了一局涨了二十五个胜点的梁辰笑着跟直播间里面的观众解释了几句,继续点开下一局,选择了下路和中路两个位置。

    他现在已经大概摸清楚了主播的套路,很多主播游戏间隔都会找一些别的事情来做,例如玩小游戏、斗地主、读弹幕等等,小游戏梁辰没玩过,斗地主他倒是擅长,别的不说,就单单他那近乎过目不忘的变态记忆力,几乎就能够把牌记得清清楚楚,可他对打牌十分反感,因而极少会主动去碰。

    梁辰兄弟两个从小就是老师眼里的聪明孩子,这种聪明遗传自老爸梁高义,去年刚刚去世的爷爷生前当了一辈子教师,育人子弟,却偏偏不懂得教育自己孩子,老爸兄弟姐妹五个,只有并不聪明的大伯梁高远悬梁苦读考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镇上当了一名教师,而聪明远胜大伯的老爸和小叔却都是初中之后就辍学,开始在家游手好闲的混日子,然后染上了赌博恶习。

    老妈卫玲年轻时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不知是前世的注定还是今生的缘分,大姨嫁给了与爷爷在一个小学里教书的姨夫,又把老妈介绍给了老爸,因而有了梁辰记忆里三天两头父母吵架闹离婚的灰暗童年。

    吵架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老爸梁高义屡教不改的喝酒赌博。

    因而教育儿子时,老妈卫玲甚至对当年年纪尚小的梁辰兄弟两个数次重复着“只要你们兄弟两个敢打牌,我就在饭里下药把你们毒死再自杀”这类话语,可见对赌博痛恨之深。

    梁辰不知道自己原本应该的命运是如何,只知道自己的命运曾被两个女人改变。

    第二个是洛冰语。

    第一个则是老妈。

    梁辰曾经一个村子里的幼年玩伴,如今有人都已经结婚甚至于生子了。

    虽有众生平等的说法,可众生始终是不平等的,梁辰并无鄙夷嫌弃之意,可却牢记着小时候老妈说过的她的愿望。

    老妈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梁辰兄弟两个都考上大学,离开那个村子,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一辈子都不回去显然不可能,可梁辰真没打算继续回到那个自己长大的地方,让自己未来的孩子也在那种环境之下长大。

    “主播在干嘛?”

    “主播在想房东还是土豪妹子?”

    “某男直播发呆,月入百万”

    “思春了”

    ……

    清醒过来的梁辰看到直播间里面各种弹幕,笑道:“谁都没想,就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够打到国服第一。”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战区信息,见王者排行里面,自己982分排在第十二位,前面连续两个人都是一千出头分,差距也就是一局的加分。

    再看国服第一,居然跟国服第二都是一个“King”的英文名,不过第二后面加了一个后缀数字,有点奇怪的梁辰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国服第一第二两个帐号是同一个人吗?”

    “KING!”

    “韩服路人王!”

    “毕竟曾经制裁过**********,单排统治国服”

    ……

    看到弹幕后有点愕然的梁辰问道:“韩国人?国服第一是韩国人?”

    “没错!”

    “何止国服第一,LPL不是一半都是韩国人?”

    “毕竟LCK世界第一赛区”

    “韩媛再多有毛用?整天吹世界第一赛区,结果八强4:0”

    “毕竟4:0,我上真不行”

    ……

    4:0这个梗梁辰听王冲刘铭力他们几个说过,不过后来就没有人再提起了,他对职业联赛并不关注,缺少最基本的了解,有点不解地道:“LPL里面有一半韩国人吗?”

    因为对于联赛缺乏认知,梁辰自然也就不知道韩国统治LOL,已经连续蝉联三届世界冠军的事情,听说国服第一是韩国人,联赛上也有一半是韩国人,就有点本能的抵触,奇怪地道:“不是说当初小锋他们拿到了亚军吗?为什么都请韩国外援?”

    “三中两韩,LPL的标配”

    “如果不是ACE限制了外援数量,估计要五个韩国爹来打中国联赛了”

    “第一年亚军全华班,第二年亚军就有韩媛了”

    “最早引进韩媛的就是王族”

    “没办法,韩国确实强”

    “呵呵呵,一群丑逼自己国家混不下去跑中国来艹脑残粉”

    ……

    弹幕上面很快就有要吵起来的架势,梁辰忙道:“算了,反正跟我也没关系。我听人说韩服比国服水平高,这个是真的吗?”

    “这个是真的,职业选手都去韩服打”

    “汇聚了整个世界的职业选手,当然强”

    “辰慕冰要去打韩服吗?”

    ……

    梁辰笑道:“我还是试试能不能打到国服第一吧,如果能打上去,我再去打韩服,不过我还不知道怎么打韩服呢,回头找人问一下。”

    这边正在闲聊,终于听到了“锵”的一声金属颤音,游戏完成匹配,进入BP。

    梁辰紫色方五楼,中单位!

    “我靠,上句上单,这局中单,什么运气啊!”

    “国服第一估计没戏了,主播开车吧!”

    “单排真的难,尤其还是&gt;

    “ADC上分本来就难,何况还拿不到位置”

    ……

    梁辰也有点无奈,继续打字跟队友商量:“五楼主玩ADC,二楼能去打中单不?”

    可惜貌似最近貌似运气比较差,这个顶着红旗TV前缀应该也是一位主播的二楼ADC很快就打字回复:“对面是KING,我被他打爆过好几次,有阴影了,兄弟你拿个抗压的去中吧,我ADC还稳得住。”

    &gt;

    那位韩国的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