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四十二节 上单男枪
    回到宿舍已是十一点,几个家伙都还没有睡觉,话说梁辰他们宿舍算是作息比较规律的,这得益于刚开学时梁辰提议王冲力荐的强制熄灯规定,其他宿舍哪怕第二天早上有课,凌晨两三点熄灯的也不在少数,大多数时候,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整栋楼就只有他们一个宿舍灭了灯。

    梁辰也开始玩LOL之后,这条强制规定有过好几次差点被废除,不过很快晚睡的几个家伙就都尝到了熬夜后第二天犯困无精打采的苦,慢慢又恢复了起来,梁辰偶尔直播晚了点回来,也曾遇见过已经熄灯的情况。

    苏冰凝作息还是比较规律的,晚上十一点之前肯定要睡觉,这时候就会给他发一个消息说她睡了,反正梁辰手里有钥匙,也不用担心要关门或者干嘛。

    今晚梁辰关直播的时候才九点多,从苏冰凝那儿离开,顺道在操场跑了几圈,一身汗的回到宿舍,就被几个家伙给围住了,七嘴八舌的质问知不知道打赏的那土豪妹子是谁,是不是苏冰凝之类。

    梁辰再聪明,也不可能想象得出因为小雪刚玩这个游戏,被某个职业战队的老板介绍了姜珞樱给她认识,姜珞樱知道小雪玩寒冰后又推荐了让她去看梁辰直播,绕了一大圈结果洛冰语看到了他在直播,才发生了刚刚打赏的一幕,这么曲折的过程真没几个正常人能想得出来。

    所以他只能实话实话赌咒发誓自己真不认识那个“我未来媳妇”,当然更不是苏冰凝。

    话说苏大小姐貌似还不知道这事吧?

    一群家伙兴奋半天,又吵着要梁辰请客,这个梁辰倒不会吝啬,不过眼下手上没钱,只能承诺拿到钱后请大家一块搓一顿,然后卧谈就开始各种提议,说什么都要梁辰把苏冰凝她们宿舍带上,这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第二天上午有课,梁辰近来虽然慢慢喜欢上了这款游戏,也尝到了打赏的甜头,可还没有达到逃课打游戏的地步,中午在学校吃了饭后,就去了苏冰凝那儿直播。

    苏冰凝有雷打不动每天午睡的习惯,梁辰虽然至今都没上过二楼,可对她的生活习惯已经相当了解,自己拿钥匙开门直接进去,进门就看到江表姐一身白色雪纺衫配白色紧身牛仔裤,外罩一件天蓝色针织小外套,抱着笔记本翘着修长美腿靠在沙发上面,不知是在处理工作还是在娱乐,见梁辰推门进来,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么不巧,冰凝刚睡。”

    “没事,我直接去直播就好了。”

    梁辰自小沉默孤僻,虽说成绩优异,可平心而论,也就只懂得看书、听话而已,直到初中毕业那年与洛冰语意外邂逅,那个如精灵般的女孩儿影响了他整个青春成长的过程,大到三观理想,小到兴趣爱好,甚至于严重到连审美都以她为标准而建立。

    江表姐虽然年长几岁,不论身材气质都是绝佳,堪称对任何男人都是杀伤力十足,可梁辰打心底不喜欢短发的女孩子,所以对她差不多完全免疫,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笑着说了一声,从她身边走过,去所谓的电脑室。

    如果换了是苏冰凝这般姿态展露自己纤腰美胸长腿的诱人身段,梁辰绝不敢保证自己能表现的这么淡定,哪怕是装出来的。

    江采萱自然不知道这些缘故,见他平静自若去了直播房间,就那么翘着长腿抱着笔记本在那怔了一会儿,然后笑容玩味地笑了笑,莫名自言自语地念了两句诗来:“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这世界上还有柳下惠吗?”

    这两句诗出自白居易七言律诗《放言五首-其三》,全诗是“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这首诗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末尾的颈联尾联四句“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周公辅佐成王的时候很多人怀疑他有篡位野望,结果历史证明了他的忠心;王莽在代汉继位之前谦恭下士,朝野好评,结果最后篡位使得西汉灭亡。

    这诗句的意思大概就是说日久见人心,不过意味更加深远,一个人装的越是谦恭温良,可能是表里如一,也可能是放长线钓大鱼,野心更大,就像是很多电视剧里面的许多阴险配角。

    梁辰自然不知江表姐因为他刚刚正人君子的模样,反而更起疑心,不过即便知道,也只是一笑罢了,易地而处,或许他自己也会把自己当成处心积虑想要接近苏冰凝妄想少奋斗三十年的可笑穷小子。

    不过江表姐显然更加聪明,知道苏冰凝自小到大第一次对一个男孩子有了好感,贸然反对可能只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与其激烈反对将她推向梁辰怀抱,不如以静制动等梁辰自己露出狐狸尾巴。

    梁辰虽不是什么心胸狭窄之辈,可也没有胸怀宽广到以德服人的地步,所以自第一次见面,江采萱拿称呼的一次隐晦试探后,就对她仅仅保持着表面的基本礼仪。

    打开直播,梁辰先把直播间名称改为了“单排冲击国服第一”,然后问好开始匹配,大概是受了昨天土豪妹子打赏的影响,直播间人数涨的飞快,这边还没匹配到人,在线人数就破了三万,还在蹭蹭上涨。

    有点奇怪的梁辰看了一下弹幕,恍悟过来,昨天那位“我未来媳妇”离开时,说过今天会继续来打赏,很多人都是特意跑来蹲点等那位疑似白富美的妹子的。

    有点哭笑不得的梁辰继续打开了音乐,播放了一首洛冰语的《》,这是洛冰语唯一的一手英文歌,节奏感十足,很适合打游戏的时候听,他一边听歌一边打开官网浏览视频,自从上次看了小锋集锦视频后,他闲着没事就会去看一些集锦视频。

    排了十多分钟还没排到对局,有点无奈的梁辰只好重新换了位置,一选AD二选补位,这次倒是匹配的挺快,没两分钟就进入了扳选,不过分给他的位置却不是意料之中补位必辅助,而是上单位。

    有句话说的好,在LOL这个游戏里面,打上单猛如虎的,打ADC必定死成狗;ADC玩得好的,玩上单必定怂成狗……没办法,一个负责开团扛伤害,一个负责猥琐打输出,天生就冲突。

    所以一看到梁辰补了一个上单位,直播间里面很多人就都开始刷这局要输了。

    梁辰苦笑一声,打字说道:“四楼只玩AD,一楼会上单吗?”

    可惜一楼很不给面子的回了一句:“不会上单,主玩下路。”

    梁辰只好摸摸鼻子,开始搜寻自己会的能打上单的英雄,他虽然还没买过皮肤,可是英雄却不少,看到对面拿了一个上单大树,目光从刀妹、瑞文、盖伦一一掠过,最后定格在一个大胡子男人身上。

    法外狂徒男枪!

    这个本来定位ADC后来被重做之后转战野区一度火爆的英雄在上路同样强势,带着天赋嗜血,配合被动的超高伤害,双舞一出,简直就是扛着一群人打输出还不掉血的节奏,加上重做之后依旧保持400码的射程,在上路对线差不多可以欺负大多英雄。

    对线打大树,只要不被打野无脑照顾,基本没有什么压力。

    梁辰敲定了这个满脸胡渣的男枪之后,信心十足地对直播间里面已经涨到了五万多的观众说道:“对面上路已经崩了,看我直接打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