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四十一节 雪桃
    “还好,总算没有对不住妹子刷的礼物。”

    六级之后,寒冰大招配合打野盲僧上单刀妹一块越塔杀掉了对面下路组合,又顺手干掉了前来支援的对面打野,梁辰拿了一个双杀,一边清兵回城一边庆幸匹配的队友都不错,不然人家妹子在这边刷金龙砸钱,自己这边再被人给杀了,那得多丢脸?

    双杀之后,弹幕上面又是一片“66666”,梁辰本来还以为是直播间里面观众并没有被土豪礼物迷惑,为自己游戏内高超表现喝彩,结果就又听“嗷呜”一声,金龙盘旋礼物特效又出现了。

    两百零一条!

    两百零三条!

    两百零八条!

    ……

    梁辰看着一条条金龙网上刷,脑袋里面自动换算成“五百块”“五百块”,虽然自己是收钱的那个,可还是莫名有点心疼,这种败家娘们谁能养得起啊?

    金龙数目最终停留了在两百五十条,这个数字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那位“我未来媳妇”最后发了一条弹幕:“我要去学打游戏了,明晚再来刷。”

    弹幕上面立即就是整齐一片“妹子再见”、“土豪再见”、“妹子明晚不见不散”“土豪明晚不见不散”类似话语,梁辰也说了一句再见,又忍不住吐槽道:“我说要关直播的时候,都没有见过你们这么整齐刷弹幕说明晚不见不散啊。”

    “哈哈哈,主播又惨遭妹子抢镜”

    “心疼一波,好不容易房东妹子不来了,又冒出来一个土豪妹子抢镜”

    “天生被抢镜的命”

    “十多万啊,还不许人家抢个镜?”

    ……

    土豪妹子挥一挥衣袖,留下了十多万,脚踏祥云而去,整个直播间依旧一片沸腾,很久都没平息下来,梁辰倒是有点自己都意外的淡定,不过估摸着毕竟是没亲眼见着钱,还有点对于所谓直播赚钱的不信任。

    苏大小姐一开始他直播时图新鲜,没少跑来抢镜,虽说弄得梁辰这个正牌主播有点不上不下的尴尬,可还真吸引了不少人气,后来总是跑来结果被江表姐给说教了一顿,从那之后就很少在梁辰直播的时候跑来抢镜了,这两天偶尔过来,也只安安静静呆在一边看他打游戏。

    得益于那位土豪妹子二百五十条金龙的打赏,梁辰直播间人气暴涨,一直到晚上关直播,在线人数都保持在五六万以上,如果在一些虚报人气的平台里面,显示人数就都是在七八十万的,说是一线主播有点虚,可稳居二线肯定没有问题。

    当然,他这人气有点虚,如果以后没有了土豪妹子的打赏,这份人气能保持多久,还真不好说。

    梁辰关掉直播,出了房间,见一晚上都没露面的苏冰凝又在琴房弹琴,就在门前默默听了一会儿。

    一身明黄丝绸睡衣的苏冰凝看到了站在门前默默听音乐的梁辰,修长白嫩的手指微微停住,歪着脑袋望着他,一头秀发瀑布一般流泻而下,铺散在丰盈胸前,精致柔美的脸蛋上绽放出了一抹甜甜笑容,“干嘛站在外面,进来坐啊。”

    梁辰之前只觉得苏冰凝很漂亮,却还真没有去认真观察过她,今晚不知为何,打量着端坐钢琴前的女孩儿,意外发觉她以往自己印象里的清雅气质之余,还别有另外一种天然柔媚韵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着睡衣的缘故,哪怕笑容清甜,也有种让人看着就心里痒痒的诱惑,总是不由自主有点忍不住想要扑上去肆意享受那种娇媚的冲动。

    天生尤物,说的是这种清纯妩媚并存的极品吗?

    有点浮想联翩的梁辰正要说琴房里没有座位,就瞥见门内靠墙一侧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单人沙发还有一个小茶几,茶几上面还放着一个水果盘。

    微微怔了一怔的梁辰抬脚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大概没有人别人进来过的琴房,在靠门一侧沙发上坐了下来,想了一想,拿了一个形状奇怪的橘子剥了开来,抬头见苏冰凝正睁着美丽大眼看着自己,笑道:“干嘛?”

    苏冰凝摇了摇头,甜甜一笑:“这次是什么曲子?”

    “贝多芬的《致爱丽丝》,而且你还弹错了一个音符。”梁辰笑着说了一句,低头剥橘子,见这不知是橙子还是橘子的玩意儿头顶凸起,随手剥开,笑道:“这是橘子还是橙子啊?长这么丑。”

    “你还真能过目不忘过耳成诵啊?你真没学过钢琴?没骗我吧?”苏冰凝对于他听一遍就能记住钢琴曲的说法一直存有怀疑态度,有点狐疑地打量着他。

    “真没学过,第一我没音乐细胞,第二这玩意学起来太贵,也学不起。”

    梁辰把那模样古怪不知是橙子还是橘子的玩意儿递给苏冰凝一瓣,她却摇了摇头,想起来梁辰刚刚问的问题,笑道:“这家伙叫什么‘凸顶柑’,我不太记得了,好像也叫丑橘,嘻嘻,确实挺丑的吧?你尝一下,还有那个雪桃,你上次不是说很喜欢吃桃吗?我特意让我妈给我寄来的呢。”

    心中波澜起伏脸上依旧不动声色的梁辰只是笑了笑,尝了一口,笑道:“确实挺好吃的。”看了一眼水果盘里面那个个头挺大看起来也很诱人像是传说中天庭蟠桃一样的桃子,奇怪道:“这都入冬了,怎么还有桃?”

    “我也不知道,好像雪桃就是这时候成熟的。”总觉得自己有点邀宠嫌疑的女孩儿说完刚刚让妈妈特意寄来的话语后有点脸红,不愿多说这个话题,笑问:“你想听歌吗?”

    梁辰笑道:“你上次不是说以前在歪歪唱过歌吗?能点歌不?”

    苏冰凝微微扬起脸来,哼道:“你点。”

    见苏大小姐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梁辰反而不知道该点什么歌,主要是现在她守着钢琴,他却不知道什么歌可以直接用钢琴来伴奏,只好道:“还是你自己唱吧,实在不知道点什么。”

    苏冰凝就笑着按了两下琴键,伴奏一起,梁辰就听出了她要唱什么歌。

    洛冰语的《老照片》。

    柔缓的旋律在琴房里荡漾开来,弥漫出了一种淡淡的悲伤,苏冰凝一边弹琴,一边看了一眼梁辰,轻轻启唇开唱:

    书中珍藏着你小时候的老照片

    看着你熟悉陌生的脸

    是不是前生我们就曾遇见

    也如今生一般结缘,坠入爱的深渊

    只恨相见太晚,未来太远

    ……

    不知是不是刚刚才后知后觉发现苏冰凝有点天生媚骨浮想联翩的缘故,梁辰总觉得相较于洛冰语的清澈空灵,她的嗓音听起来更加柔媚,因而这首歌本身的悲伤情感被冲淡了很多,更多的却是情人一般的温柔情愫,不像是情殇的悲歌,倒像是表白的歌曲一般……不过,确实很好听。

    苏冰凝一首歌唱完,见梁辰怔怔发呆,嗔道:“你在干嘛?”

    梁辰回过神来,往嘴里塞了一块橘瓣,确是甘甜可口,笑道:“很好听,也很好吃。”顿了一顿,又望着苏冰凝说道:“冰凝,谢谢你,真的。”

    “你以为一句谢谢就能打发我啊?”苏冰凝起身在茶几另一侧沙发上坐了下来,一手支着下巴,眨着一双明净大眼看着他,眼神里透着欢喜和期许,笑盈盈地问:“我唱歌好听吗?”

    梁辰笑道:“堪比原唱,虽然风格不同,不过真的很好听。”

    苏冰凝歪着脑袋问道:“哪里风格不同?”

    梁辰道:“她唱的是情殇和回忆,这也是这首歌本来的意味,你嘛……唱的是心情。”

    苏冰凝拿起水果盘里那个雪桃,作势要砸他,娇俏地哼了一声:“哼!你还是说我唱得没有洛冰语好听……不过本小姐大度,不跟你一般见识,毕竟她是洛冰语,公认的音乐天才嘛。”

    睡衣袖子滑落,露出了一截晶莹如美玉的白嫩肌肤,女孩儿举着桃子给他递了过来,“就剩这最后一个了,你要是把它浪费了,我跟你没完。”

    梁辰耸耸肩三两下把手里丑橘吃完,接过那个大如蟠桃的雪桃咬了一口,含糊道:“唔……不愧是冬天的桃子,味道不错。”咽下果肉,又道:“是不是音乐天才不好说,不过她经历过失恋,肯定比你这个感情世界一张白纸的家伙更能唱得出味道,回头慢慢唱就是了。”

    苏冰凝奇道:“你怎么知道洛冰语失恋过?她出道的时候才高三好不好,没恋爱过很正常吧?难道唱失恋情歌,就非得自己先失恋啊?”

    梁辰一时语塞,随口搪塞一句“猜的”,就起身打算回去,一手拿着那个啃了两口的雪桃,顺手又捞了一根香蕉,“我回去了,你早点睡。”

    苏冰凝跟着他来到了门口,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今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哪里不对劲?变能吃了?”

    见苏冰凝忍俊不禁地点了点头,梁辰笑道:“晚上有土豪给打赏,发现当主播确实挺有前途的,心情好当然胃口好。”顺手把刚刚啃完桃核递给苏冰凝,“帮我扔一下,谢谢。”

    “你真恶心。”女孩儿伸手把那个湿腻腻可能还带着这家伙牙印甚至口水的桃核给接了过来,满脸嫌弃地瞪他一眼,“讨厌。”

    梁辰哈哈一笑,说了一声拜拜,苏冰凝捧着那个沾着他口水的桃核在门口看着他上了电梯,这才关上门。

    突如其来的土豪打赏的确让梁辰相信了主播这个行业可以赚钱,可心情好更多原因却绝不是这个,更深层次的缘故,梁辰不愿去深想。

    清泉大学因为建在海边,风大一直是这里特色,因而很多外地学子回家后有亲朋好友问“你上学那边有什么特产?”都会回答说:“风特大”。

    路上夜风凛冽,梁辰紧了紧外套,仰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夜空,脸上一直不知不觉挂着的笑容慢慢收敛了起来。

    “现在王者九百多点了,目前国服第一好像是一千三百多点,还差四百点……打上国服第一,能多赚点钱吗?”

    他一个人在那喃喃自语,想起刚刚苏冰凝说的那个什么雪桃,就拿手机上网查了一下,在百度百科就看到了介绍:

    雪桃,是桃子的一种,系世上稀有的蔷薇科属变异晚熟品种,其果实在立冬前后(10-11月份)成熟,收获时已值下雪季节,故名雪桃。

    雪桃又名仙桃、寿桃,产于玉龙雪山下的自然保护区域。

    雪桃果型硕大、色泽红艳,最大的重达1600克,平均果重为500克左右,口感爽脆、桃味浓郁,被国家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认定为绿色食品,并荣列为60周年国庆人民大会堂国宴指定用品,其800克左右一只的价格约人民币1000元……

    再搜“凸顶柑”,随手划了两下,看到了“世界上最贵的八种水果”的新闻,就懒得再打开去看了。

    他不知这段资料的真假,也不知道刚刚被自己啃下去只觉得好吃的那个雪桃有多重,不过料想能让自己打饱嗝的桃子应该不小,再说苏大小姐特意让老妈从上海寄来的水果,怎么也不是什么便宜货色。

    梁辰苦笑一声,“真是穷有穷的活法,富有富得活法,老子受宠若惊以为别人送错礼物的五万块打赏分成,估计在人家眼里,也就几个水果一顿饭吧?”

    这种想法未免偏激,可梁辰自高三那年义无反顾孤身北上又黯然回来之后,性情大改,虽然高考后来到清泉,随着大学生活开始,尤其是苏冰凝的出现,让他慢慢有点回复原本性格的迹象,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遭遇过的打击,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抹去的,一旦受到类似刺激,例如江采萱的试探、苏冰凝的示好,都会让他重新想起当初义无反顾孤身北上前往北京后的可笑遭遇。

    所谓的首都,在他心里早已经被牵连拉黑了,甚至曾发誓此生绝不再踏足那个地方。

    否则也不会远赴数千里,选择来到南方的清泉来上大学,为的不就是离那个见证了他可笑天真想法的地方远一点吗?

    所有人都知道《灰姑娘》的童话故事里,灰姑娘跟王子在一起了,可又有多少人还记得古今中外有多少不同阶级相恋的悲剧?

    《梁祝》里面梁山伯与祝英台,《雷雨》里面的周朴园与侍萍、周萍与四凤,《平凡的世界》里面的孙少安与田润叶,《金粉世家》里面额金燕西与冷清秋,《阴谋与爱情》里面的裴迪南与露伊丝……

    哪一对妄想跨越社会阶级的爱情有幸福结果了?

    便是在童话里面,灰姑娘嫁给了王子,给了所有人童年一个美好的爱情幻想,可若深想,一个平民女子嫁给了王子,就真的能当得了王妃?先不说王子的爱情多久能被消磨光,想想《红楼梦》里面家族宅院勾心斗角,一个没有手腕没有机心没有城府的平民女子想要站稳脚跟?

    等着各种无形压力活生生把你逼死吧!

    因为整个社会对于男女不同的定义,赋予不同的家庭指责,在这个方面身为男性要承担的压力无疑要更大,古时多少穷书生和富家千金的爱情故事?可哪怕是在胡编乱造的故事里面,哪个不是书生金榜题名后才有的结果?

    真正能金榜题名的又有几个?

    落榜的后果是什么,又有几个人想过,真正经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