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一节 带妹挂机
    清泉市位于中国南方,是一座历史底蕴悠久的沿海城市,时值十月,北方一些地区都已经穿上了秋裤外套,这里还都满大街短袖。

    清泉大学前身是清泉师范大学,很好地传承了师范类大学共同的优点——美女多,每到夏季,校道上面短裙长发齐飞,玉臂美腿一色,令人目不暇接。

    梁辰从图书馆沿着校道回到宿舍,还在回想着刚刚看到的哪个美女腿更长更直,到走廊上面就听到了各个宿舍里面一群牲口内容差不多的叫声。

    “卧槽!铁男怎么放出来了?”

    “这局再输就被三比零了,麻痹的中国就风暴战队一个进入八强的好嘛,再输中国就全部淘汰了!”

    “完了,铁男被对面拿了!”

    ……

    梁辰自小品学兼优,谨守着父母老师的谆谆教导,不去网吧,不打游戏,可惜后来还是遭遇滑铁卢,本来清华北大的苗子,高考失败来到了这个普通二本大学。

    宿舍里面六个人,除了他之外,都痴迷于一个叫做“英雄联盟”的游戏,听说这个游戏全球在线人数好几千万,人数超过很多个国家了,是目前全世界最火爆的一款游戏,宿舍里的几个家伙整天五黑开打,骂骂咧咧,他觉得没什么意思,不参与也不关心。

    回到宿舍,不出意外,几个家伙都坐在电脑前看比赛,据说是世界级的大赛,欧美好多国家都有参加。

    他们都是今年大一的新生,开学才一个月,因为这款游戏,另外五个家伙很快就熟悉了起来,梁辰不玩游戏,平日里他们讨论游戏,自个插不上话,因此跟他们还没那么熟悉,有点游离于宿舍小团体之外的感觉。

    见他们都在看比赛,梁辰把从图书馆借来的书放回桌上,自顾躺到了床上。

    舍长王冲是复读生,年纪大一些,平日里为人处世比较成熟,身兼舍长和班长两职,见梁辰进来,就招呼了一声,其他人都在紧张看比赛,没有功夫搭理梁辰。

    梁辰应了一声,他家境不好,刚开学没有带电脑来,就自个在床上躺下玩手机听歌。

    耳机里面是一个空灵悦耳的女孩儿声音,柔柔的,轻轻的,虽然好听,可根本遮不住外面几个舍友大呼小叫的声音。

    “卧槽!小龙被铁男拿到了,这是要一波爆炸的节奏啊!”

    “完蛋了,铁男三杀!”

    就连梁辰心里觉得比较成熟点的王冲也大叫道:“艹啊,输了输了!这波结束铁男装备爆炸,带着小龙直接一打五了,还打个毛!”

    对这款游戏最痴迷的刘铭力更是大骂:“妈蛋的,季中赛风暴战队夺冠不是整天吹着什么LPL是世界第一赛区吗,结果夏季赛后期风暴战队爆炸被淘汰,种子队骨灰战队直接小组赛就被人干掉,现在就一个风暴战队进入八强又被人三比零,打毛打啊!狗屁世界第一赛区全是吹出来的,直接被欧美捞比三比零。”

    梁辰嫌吵,不好说什么,就把耳机声音调大了一些,可过了一会儿,还是听到刘铭力在那大叫:“重赛?这是什么鬼?”

    王冲道:“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一个好事,也许还有机会让二追三呢,风暴战队一直运营那么强,让二追三又不是没可能,去年八强赛打王族不就是差一点就可以让二追三了吗?如果不是小锋的AD小炮连跳救世那一波的话。”

    ……

    梁辰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没一会儿就又被刘铭力给吵醒了:“输了输了!麻痹五局三胜被人四比零,看毛,有这时间还不如自己打一盘。”

    据说整个宿舍里段位最高游戏水平最高的洪泽也叹道:“确实要输了,经济差距太大了。”

    刘铭力就又骂骂咧咧的,说要去微博网上去骂,显得很是激动,王冲劝道:“输就输了,也是没办法,风暴战队已经打得不错了,至少季中赛帮中国拿了唯一一个官方认证的世界冠军。”

    有点沉默寡语的罗峰叹息了一声,说道:“输了也好,我得去参加活动呢,郭远你去吗?”

    两人都报了同一个协会,今天有活动,不过俩人都留在宿舍看比赛,结果还输了,自然是不开心的,罗峰话不多,郭远却也跟刘铭力差不多一阵骂骂咧咧,换了衣服匆匆出去了。

    刘铭力关掉了直播,道:“走走,开一局匹配,虐虐菜爽一下。”

    洪泽笑骂道:“就你那青桐水平还虐菜?不超鬼就不错了。”

    “别bb,赶紧来,王冲你玩不玩?”

    王冲道:“玩就玩呗,刚好昨天苏冰凝说她也玩,让我带她呢,我叫她一声。”

    “苏冰凝也玩?真的假的?”不论刘铭力还是洪泽一下子都提起了精神来,这也难怪,清泉大学男女比例三比七,女生人数是男生的两倍,基数大美女自然也多,苏冰凝更是美女中的美女,学校虽然没有评选什么十大美女五大校花,如苏冰凝无疑是那个级别的。

    在军训的时候,这位大美女就被很多人盯上了,可惜据说家境极好的这位大小姐从没跟哪个男的过于亲近过,王冲多少是个班长,人缘可以,洪泽刘铭力这样的宅男,开学一个月了连话都没有捞得着说几句。

    当然,梁辰自个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

    “当然是真的,我这就给她打个电话。”王冲就拿出自己的土豪金手机来给苏冰凝打了一个电话,“恩恩啊啊”的说了几句,就道:“那好,你叫一下李媛媛,我开一下电脑。”

    梁辰被吵得睡不着,就起来洗簌,拿了一本读了好几年的《红楼》坐在自己桌上看,清泉大学宿舍本是四人间,后来扩招,就全部统一改成了六人间,本来上床下桌的四个床铺,其中两个改成了上下铺,另外两个上床下桌,一张床下面的桌子分成了三个人。

    王冲的桌子就在梁辰旁边,一边开电脑一边伸头看了一眼梁辰手里的书,啧啧道:“看《红楼》啊,可以嘛!”

    张扬笑了笑,“随便看看,反正无聊。”

    “一起来打游戏呗?”王冲笑道,“现在都玩这游戏,你玩的话我电脑借你,反正我平时经常有事情,你跟他们刚好开黑。”

    梁辰笑道:“算了,我不太懂得,也不会玩。”

    刘铭力叫道:“王冲赶紧登陆啊,草,就差你一个人了。”

    “来了来了。”王冲匆匆登陆了自己的账号,又开了语音,说道:“苏冰凝能听到吗?李媛媛你声音有点小啊,把麦调一下。”

    他耳机声音开得有点大,梁辰能够听到耳机里面苏冰凝清脆悦耳的声音:“我能听到,你们都打什么位置啊?”

    洪泽水平最高,这时候带着大美女苏冰凝肯定要装一下的:“我什么位置都可以,我是主玩电一的,这个区号还没满级,你们段位都不高,匹配到的肯定不是什么高手,我打什么位置都凯瑞。”

    梁辰印象里姿色一般不过性格不错的李媛媛娇笑道:“那就躺好等你来带啦,大神。”

    “哪里哪里。”洪泽谦虚两句,神态却极是享受这类恭维话语。

    苏冰凝笑道:“原来你们108宿舍还有大神啊,听人家说电一的人都要更加厉害哎,洪泽你什么段位啊?”

    “啊,我刚掉到白金三,之前打钻石晋级赛失败了开始连跪,被坑下来了。”其实洪泽是打白金一晋级赛就失败了,不过这个时候肯定要装一下的。

    苏冰凝道:“电一白金也很厉害啦。”

    刘铭力叫道:“选人选人,我打野吧,你们打什么位置?”这个游戏打野负责游走帮队友,刘铭力选打野自然是为了可以去帮一下俩妹子,尤其是帮一下苏冰凝,可以刷一下存在感。

    既然实力比不上洪泽,就要动脑子,否则一局游戏打下来苏冰凝就只记得了凯瑞超神的洪泽没他刘铭力啥事,那多失败。

    李媛媛道:“我不太会,我去中路吧,我想玩提莫,刘铭力你要多来帮我啊。”

    “嘿嘿,那是必须的。”

    王冲道:“苏冰凝你去哪一路?”

    苏冰凝道:“我辅助琴女吧。”

    王冲笑道:“那刚好,我拿寒冰下路,咱俩配合,洪泽你去上路吧,等你打穿上路。”

    ……

    三男带俩女很快就分陪完毕,各自选好英雄后开始载入,王冲显得跟苏冰凝要熟悉一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刘铭力和洪泽偶尔也插上一两句,聊得火热,话多了,反倒是平日里骂骂咧咧的脏话少了。

    没办法,虽然英雄联盟被誉为席卷男女老少的全民游戏,妹子比例是所有游戏里最高的,可终究还是男生更多,妹子依旧是受照顾的群体,刘铭力他们当然要照顾自己的形象。

    “欢迎来到英雄联盟!”

    刘铭力电脑习惯性开的外音,这个电脑合成音梁辰听到过很多次了,觉得挺好听的,不过也没在意,自己看着书。

    王冲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正在操作着自己英雄补刀的王冲没工夫接电话,就道:“梁辰我电话,你帮我接一下。”

    梁辰拿来手机看了一下,说道:“是李老师。”

    辅导员李玲年轻貌美,很得人心,王冲一听是她,忙腾出一只手来拿了电话接通,嗯了两声,说了一句“那我现在就过去”,挂掉电话,对着耳麦说道:“李老师说有点事让我现在过去,咋办?洪泽我挂机你还能凯瑞不?”

    刘铭力骂道:“卧槽,这才开局五分钟你就要挂机,凯瑞个毛啊?”

    洪泽无奈道:“对面这上单不知道是会玩的,还是太菜了,太尼玛猥琐了,连补刀都不要的,直接蹲塔里面不出来,我拿不到人头啊,怎么凯瑞?”

    倒是苏冰凝看得很开,道:“反正就是游戏嘛,老师找你,你就去好了,输就输咯,大不了等下二十投了。”

    王冲第一次带妹子就要挂机,搞得有点十分尴尬,无奈道:“要是罗峰和郭远没去参加活动就好了,还能替一下。”

    李媛媛道:“你们宿舍没有别的人了吗?”

    王冲道:“还有梁辰啊,可是这货不玩游戏的。”

    苏冰凝道:“那就让他帮你打一下嘛,就吃经验扔技能,等洪泽凯瑞就好了,坑一点也总比少一个人好啊。”

    “有道理,还是你们俩聪明。”

    王冲恭维俩妹子一句,脱掉耳机,捂着耳麦,堆起笑脸看着旁边已经听到了对话的梁辰,“梁辰帮个忙,真的,你再坑就没事,就躲后面扔大招,不然我这第一次带妹子就挂机,实在说不过去。”

    梁辰左右无事,听他这么说,就答应了下来,王冲拍拍他肩膀,说了一句好兄弟够义气,就拿着手机匆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