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37.怪刀
    关何初落日, 霜雪下穷冬。

    这是唐朝的黄滔在送友人的时候做的一首诗。

    ……当然顾秋本身没这么文艺, 他第一时间看到这个外号的想法就是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的怪?

    后来他又查了一下穷冬的意思, 再结合的自己的“悬赏令”看了看, 才大概意识到, 这个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

    花大概是指自己意外留下来的那朵白色小花……所以他们用了“花”字作为结尾,至于这个穷冬, 网站补充说明了郝冰被“诅咒”之后的症状, 一是觉得冷, 二是身上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斑纹。

    跟斑纹相比,这个名字突出了冷这一个特点,顾秋看着这个名字, 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给他起的名字, 他也不好说什么。

    其实这个名字是这个网站里面的管理员商量了一阵之后, 才决定给顾秋加上去的。郝家人才没那个闲心, 不过这个网站为了增加一些流量,同时还为了好区别,所以经常会给榜单上面的人编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外号来。

    这些外号有的干脆就直接成了那个人最广为流传的外号了。顾秋有一点没想错, 这个网站的流量是真的特别大。

    目前他几千万的价格在这个网站里面还排不上什么名号,这个网站顶头的那几个都是亿做单位的, 只不过郝家比较有名,所以关注的人才稍微多了点。

    顾秋觉得这个网站或许可以帮自己打开知名度, 但是他还是有点低估了这个网站的威力。他现在考虑到的问题只有一个——当时在现场无意之间留下来的那朵小白花, 现在竟然被如此大张旗鼓的说出来, 为了扩张一下自己的生意……他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多摘点这种小白花过来?

    ……

    于是,在一片平静无波的湖边,就看到一个穿着法师袍的角色,吭哧吭哧的挖着小白花。

    顾秋不是不想直接去买的,这种低等级的小花又不贵。但是最近他跟玩家交易的页面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一直点不开的样子。

    他刚才刚好找到了一个正在市中央摆摊,想要出售自己的小白花的玩家,两个人谈好价钱,顾秋小心翼翼的问对方能不能用邮件给自己邮过来,他出邮费。

    对方的顾秋的要求弄得一愣,顾秋看着对方半天没有反应,最后又说,“这样吧大哥,我把价钱给你邮过去,你直接把东西扔在地上,过完一分钟的保护时间后我再捡起来……这样行不?”

    对方回了他一句“神经病”,顾秋在原地站了半晌,忽然间提上自己的小锄头就跑去河边了……

    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如果是比较贵的东西,那么卖家说不定还可以考虑一下顾秋的要求,但是顾秋买的比较便宜,所以很多人都不会卖给他。

    游戏里面正常玩家的交易界面虽然看起来就是一手交货一手交钱的样子,但是却是最安全的交易方式。如果这个交易界面没有,那么这种交易其实是挺不安全的,谁知道你拿了东西会不会跑?

    顾秋咬牙切齿,心想明天他直接去某些游戏装备二手交易网站算了,虽然挺不安全的,但是总比现在这样要好,到时候他直接用软妹币交易,这样算是躲过了游戏系统的一个漏洞。

    但是不管哪个二手交易网站……估计这种低等级的小白花都肯定是没有的。顾秋只能一心一意的挖,当然如果他一个个店家问过去,肯定是有人会卖他的,只不过顾秋不想费这个劲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来练一下生活技能。

    顾秋挖完了小白花,带着自己的东西回了主城,去npc那里买了一个新的锄头。虽然跟玩家的交易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和npc的交易还是完全正常的,这让顾秋不禁想私信问问官方,他们是不是设定了什么奇怪的背景让玩家和玩家与玩家与npc的交易系统分开了。

    上次从郝冰那里拿来了一堆的金子,顾秋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金子,拿在手里的时候心都在乱跳,这些金子上都有着编号,应该是银行登记过的金条,顾秋不能把这些金子就这么拿出去,所以又学会了一个技能——法师的烈焰术。

    他周末打车带着金子去了荒郊野岭,然后试验了一把自己的烈焰流星,当他口中念出一段特别庄严神圣但是他完全听不懂的咒语后,天空中猛的降下来几个大火球,把地面砸出了一堆大坑。

    那个三次元现实版的场面真是太刺激了,当时把顾秋吓了一跳,事后心里竟然隐隐的有点想再来几次的感觉,这火球一下来威力可比子弹强多了,要是上次的那个场面,他肯定一点都不会慌,直接放个火球带走。

    但是放这个烈焰流星还有一些限制,首先第一点,就是手上要拿着对应的法杖,顾秋拿的就是一个45级元素法师法杖,没有法杖的话,这个法术根本放不出来。

    其次第二点就是跟蓝有关的问题了……现实生活中当然没有蓝条这种东西,但是顾秋在连放了两个大招后,想放第三个时忽然觉得全身发冷。

    烈焰流星算是目前这个阶段顾秋能弄到的最好的一本儿技能书了,它其实是元素法师前期的一个大招。所以耗蓝特别大,一招打掉半管儿蓝都不奇怪。

    那种冷真的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顾秋当时都受不了了,而他放出来的那个技能跟前两次的威力相比就差了很多。

    这个现象让顾秋瞬间就想起来了“穷冬”两个字,忽然间竟然对郝冰这个人产生了一丝钦佩之情,兄弟,这么冷居然还能挺了这么多天,不容易啊,他才挺了几分钟都觉得受不了了。

    也是这个时候,顾秋才隐隐约约的意识到郝冰身上的问题应该和缺蓝有关,但是那些咒印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只是听说那个人身上有各种各样的咒印,但是网站可能是因为顾及到个人隐私,也有可能是郝家不想把照片往外传,所以顾秋现在还不知道那些咒印长什么样子。

    顾秋试完了技能,看着面前的火焰慢慢地退下去,庆幸自己找的地方真的是个荒郊野岭,还没有树,不然就要放火烧山了。

    他走到了一个大坑前面,等着温度稍微降下来之后,拿着水系元素水晶,戴着手套,从坑里面刨出了一个被砸的扁扁的还有融化迹象的金饼。

    光看这个金饼都能想象出来这招威力有多么强大,顾秋又转身去了金店,拿出被压的实实的金饼,剪下了一小块儿,去打了几个首饰。

    然后他又去了另一个金店,把这些首饰卖了个钱。

    金子果然是人类中最靠谱的流通物,处理起来比软妹币要轻松多了,不像上次顾秋还是特意跑了半个城,然后又幻了形去at取得钱。

    不过即使是这样,顾秋依旧跑了很多个地方,等到他去看好久不见的小姑娘和她的妈妈的时候,她的妈妈已经快要出院了。

    “阿姨,最近还好吗?”顾秋拿着楼下买的果篮推门进来,小姑娘的妈妈看见他就笑了,“顾秋好久没来了,今天居然想着来看阿姨。”

    “大哥哥!”小女孩跑过来抱住了顾秋的腿。

    顾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然后坐下来跟小姑娘的妈妈聊天,小姑娘的妈妈坐了一会,忽然对顾球道,“顾秋,你知道吗?今天上午有人往医院寄了一封信,里面竟然全是钱……我看名字也看不出来这人是谁,寄件的地方竟然也是空白的。”

    “那好事啊。”顾秋说:“阿姨,你不知道,其实前几天我们给你搞了个募捐来着……这可能是哪个好心人看见了之后给你寄过来的吧。”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呢?募捐也不跟阿姨说?”阿姨一边数落着顾秋一边念叨着,“哎呀,这怎么办,送信的人是谁啊,我得给人家退回去啊……”

    “给你你就拿着,先付医药费,然后再付学费,别想那么多,反正你想退也没有地方退……对了,还有,既然人家没留名字,就别大张旗鼓的跟别人说了,跟我说说就行了。”顾秋劝到,旁边的小姑娘跑了过来,仰着头看顾秋。

    顾秋看着小姑娘,摸了摸她的辫子,小姑娘道,“大哥哥,你吃苹果不?今天有人新拿来了很多,可脆了。”

    “吃。”顾秋看着小姑娘,心里缓缓地说,妹子,咱俩交易完成了,哥可跑了半个城,全都帮你处理好了。

    就在他刚刚闪过这个念头时,忽然间,小姑娘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顾秋一愣,他瞬间就认出来,那闪过去的东西,竟然就是他从游戏中无意间带出来的那把刀上面的花纹。

    小姑娘丝毫没有察觉,顾秋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急匆匆的跑进一个隔间,掏出自己的刀,看着上面的花纹。

    上面的花纹竟然隐约间像是发生了改变。

    ……真是把怪异的刀,顾秋心想,看着花纹挺奇怪的,摸起来也很奇怪,不如就起个名字,叫做怪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