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34.送白花的神秘人
    顾秋虽然逃走以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被他留下来的这些人则是陷入了一种恐慌中。

    郝冰先是脸上出现了无数的像蚯蚓一样的印记, 这些印记一开始还是运动着的, 后来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在脸上形成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花纹。

    所有人都能听见郝冰在喊冷……从早喊到晚, 这真是人如其名的“好冰”了。

    他开始感觉到极度的寒冷, 就算是时刻烤着火也没有办法缓解,甚至已经达到了每时每刻都需要抱着暖炉的程度,现在眼瞅着已经到了秋老虎的时候,郝冰却还是冷的要死。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能查出来吗?”郝冰坐在别墅里冻得瑟瑟发抖, 周围的人虽然毕恭毕敬, 但是都不怎么敢看他, 他脸上那些奇异又古怪的花纹十分的吓人,找了许多医生也没有办法解决, 有的医生干脆进来看了一眼就走了, 这压根就不是病。

    郝冰想起来顾秋临走之前对他看的那一眼,他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然后又挥了一下手中的那把刀, 郝冰一开始没看出来他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些天他日思夜想,才忽然想了起来。

    ——他脸上的那些花纹和那人刀上的一模一样!

    郝冰一想到这一茬, 就恨的牙痒痒,他心想, 果然是那个人搞得鬼!

    只不过目前还不知道那个人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除了脸上的这些花纹之外,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有什么病能让人浑身上下一直冰凉。

    其实郝冰这种病在游戏里有个俗称叫做肾亏……再说的详细点就是封蓝。

    游戏里有很多奇怪的惩罚,例如说这个封蓝,玩家如果被封蓝了,那么他的蓝条上面会出现一个大大的封字,无论是1级蓝条只有100的小号,还是满级蓝条堪比npc的神号,他们的蓝条通通都会变成死条,连个最简单的技能都放不出来。

    郝冰作为一个普通人,可能没有蓝条这种东西,所以他被封了蓝条之后就换成了另一种表现形式——冷。

    这种封蓝的惩罚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前段时间就有一个玩家在游戏里不幸获得了这个惩罚,那是个亚特兰蒂斯大陆的玩家,但是他获得这个惩罚的方式神奇一点。

    那个倒霉的玩家据说只是接了个任务,然后不幸触发了什么条件,被传送到了一个上古的陵园里,满陵园都是各种各样的传奇装备,虽然不知道这陵园里埋葬了谁,但是这个玩家快乐疯了。

    然后他把手伸向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古怪的刀上,那把刀的主人不知道是谁,应该是个比较偏向于黑暗技能的人,结果这把刀收到了背包里,玩家就从系统提示里得知获得了这个诅咒。

    ……这个倒霉的玩家因为没了蓝条,连副本都传送不出来,就这么硬生生的困死在了那个副本当中,据这个玩家回忆,当时系统还给他一个十分嘲讽的提示——

    事后玩家在网上发出了自己的游戏截图准备问官方怎么解决,官方很淡定的说,那能怎么办,等下一个人过来解救你,或者弃号呗……

    后来官方又稍微提了一下那个陵园,貌似是某个传奇黑暗牧师的陵园。那个黑暗牧师生前就属于神一样的人物,去世之后给自己建了一个陵园,陵园里面放了一堆自己生前收集的宝物。

    玩家沸沸扬扬了一会,由于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进入那个陵园,那个倒霉的玩家又天天的在论坛里嚎着吓人,所以这件事的热度又慢慢的下去了。

    郝冰抱着自己的暖炉,身后站着的是他的情人,用那双柔软的手替他捏肩,郝冰心里稍微有了点安慰,这个时候他的情人也没有离开他,但是他没有看见,身后的女人低垂着的眼睛里全都是一种厌恶。

    郝冰身上的这些纹路倒是没什么危险,其实只是破坏契约的一种表现,但是看着就无端的让人觉得害怕,这花纹无端的透露出一种邪气,让人根本不敢去碰触。

    他正坐在沙发上面,骂着各种各样的人泄愤时,忽然间门被敲响了,心情不好的郝冰直接冲着门喊了句,“谁啊?”

    “是我。”一个听起来很冷静的男人的声音响起,“开门。”

    郝冰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他一屁股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周围的人偷偷的看着郝冰,不知道他突然这个样子是怎么了。

    外面那个人的声音对于郝冰来说十分的耳熟,一直都藏在他的心里,但是他其实只听过两次,一次是很久以前他参加了一年家会的时候,还有一次是因为一件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说出来的事情。

    但是这个声音却已经牢牢的印在了他的心里,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人说话的声音。

    郝冰毕恭毕敬的开门,把人迎了进来,这个人能亲自来到这里,可以说是他的荣幸。因为众所周知的是这个人几乎不会出现在外面的场合,除非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或者是那个人对他有恩。

    门被打开,一个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人走了进来。

    虽然从头发上来看这个人应该年纪很大了,但不看头发,却会觉得他十分的年轻,脸非常普通,但是眼睛十分的幽黑,就像是两口古井一样。

    他比郝冰高了一个头,郝冰看他需要仰头来看。

    “难得您大驾光临,请问有什么指示?”郝冰毕恭毕敬的说,他其实心里有点忐忑,虽然这人能来是无上的光荣,但是郝冰心里却不希望看到这个人,因为看到这人就说明出了事,而且还是很麻烦的事。

    面前这人在郝冰脸上的印记上不留痕迹的扫了过去,没做什么停留,郝冰的内心正在忐忑的时候,忽然间听见面前这人说,“听说昨天你们这里忽然来了一个神秘人……本家让我来了解一下情况,谁来给我好好讲讲?”

    郝冰恍然大悟,原来这位是为了昨天的这件事来的!

    他的心里突然间有了种兴奋感,那个人他没有能力去对付,但是面前这个人一定有能力的!竟然连本家都知道了这件事,那么是不是说明,他报仇有望?

    郝冰心情一下子变得好了起来,他甚至开始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想着报复的手段。

    如果抓住那个人……一定要先把他的胳膊弄断!再在他的身上留下乱七八糟的伤痕,最后再把他推进冰库里,在那里活活的冻死他。

    郝冰赶紧把人请了进来,他让女人去倒茶,女人赶紧进了厨房,本家来的这个人坐了下来,郝冰赶紧坐在了他的对面,笑的一脸谄媚。

    “说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刚刚进来的男人说到。

    郝冰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开始对男人描述,先是从那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开始说起,然后又说起了那个可以挡子弹的蓝色屏障,又说起了这个人奇怪的衣着打扮和让人过目难忘的脸,刚进来的男人一边听一边打量着四周,忽然间把目光转移到了桌子上面的一束白花上。

    “这是什么?”说的正开心的郝冰忽然间就被打断了,他赶紧回过神来。就看见了男人手中的白花,于是向男人解释道,“这是昨天那个人留下来的……不知道是什么花,就知道昨天他拿着这束花对着我的一个保镖吹了一下,然后我的保镖就昏死过去了,直到昨天半夜才醒过来。”

    男人听了之后慢悠悠的看了郝冰一眼,郝冰忽然间就有点害怕,然后闭了嘴。他忽然间觉得男人可能是在怪他为什么不一进门就说出来。

    不过男人很快就不再看郝冰,郝冰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又重新回过了神来。他头上冒出了汗珠,拿起旁边的手帕擦了一下,再也不敢像刚刚一样滔滔不绝的说话。

    男人看着这束花,游戏设定里,这是一种生长在湖边的花,有着一个听起来带着点北欧忧郁风的故事,所以这花自己也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花和叶子都很凌乱,就像是被风吹乱过一样,却又有着一种莫名的协调感。

    这花看着挺像假的,在一天之后也没有枯萎的意思,依旧在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拿它来拍照片其实挺好看的,如果有一只雪白的手握着,这只手有着好看的骨节,那么应该是很漂亮的一个场景。

    “你收拾下东西,马上跟我走。”男人忽然说道。

    “嗯?去哪?”郝冰楞了一下。

    “回本家。”男人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率先走了出去,郝冰楞了几秒后,忽然后背发冷,立马也跟了上去。

    就在郝冰跟着男人上车的时候,交大的郭雨迷迷糊糊的接了个电话,从那边听见了什么,然后从床上忽然爬了起来,“什么?你说郝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