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31.郝家别墅
    顾秋在工地这边问清楚了不少消息, 其中得知的一条消息就是这个工地的负责人应该是郝家的哪个远房亲戚, 叫郝冰, 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 但即使是这样, 都敢做出这样的事, 就足够证明这家人究竟有多有钱有势了。

    然后顾秋又向自己的室友打听了一下这个郝家的具体情况,才算是稍微摸清楚了一点。郝家在当地做房地产已经有十年了,但是郝家在十年前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这跟郭家有着本质性的不同, 郭家算是三代有名的, 郝家相对而言, 就有点暴发户的意思了。

    因为发家快,所以这郝家的发家路子就有点野, 大家的说法不一, 但是有人说郝家像是傍上了什么厉害的人物,所以才能这么快的发家。

    顾秋特意的打听了一下这个“厉害人物”的具体情况, 但是没人能说的清楚, 但是这个厉害人物的存在是肯定的。

    郝冰虽然在郝家算是无名小卒,但是对外名气还是有点的,附近的工地基本都由他接手, 有时候他坐着他的那辆车从旁边经过,都由工人拍顾秋让他看。顾秋又蹲了几天, 这才大概的摸清楚了郝冰一天的规律——他每天晚上都要去郊外的一家小别墅过夜。

    这一天, 郝冰又像往常一样, 坐着车去了自己的小别墅,他很喜欢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每天晚上,他都会坐着自己的车子,让司机给他开到郊区的别墅里,那里有个娇滴滴的小情人在等着他,这是他最近最为上心的一个情人。

    对于郝冰来说,情人这种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的,但是这个情人却不一样,郝冰一想起来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顾秋看着那辆车离开之后,也迅速的打了个车跟上去。郝冰的小别墅所在的位置不算是这边地段最好的别墅区,来来往往的人还是挺多的,顾秋觉得挺欣慰,要是他住个再好一点的别墅区,顾秋再打车跟着去,就很有可能会被盯上了。

    郝冰下了车,进了自己的屋子,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小情人现在就站在门口,满脸媚笑的看着他,他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把门一关,别墅的大门被关上,里面立刻一点东西都看不到了。

    顾秋抱着小毛球坐在外面,看着屋子里面的情景,低下头来问毛球,“里面有多少人啊?”

    毛球低下头来数了数自己的手指头,最后举起来两只手和一只脚丫,毛球的手和脚都只有四个指头,顾秋数了数,一共十二个人。

    也就是说除了郝冰和那个女人外,还有十个人,这些人是厨师,保姆甚至是月嫂,这些顾秋都无所谓了,但是他其实挺担心这些人其实是保镖的。

    十个保镖,顾秋觉得自己可能打不过,不过幸好他还有毛球。他双手举起毛球,在太阳的照射下,毛球两个萌萌的大眼睛眨啊眨,然后小手对着别墅一顿乱挥。

    过了一会,毛球安静了下来,顾秋低头问毛球,“好了?”

    毛球“嗷!”了一声。

    顾秋抱着毛球翻了进来,鉴于他在别墅的外面看见了摄像头,所以是开着隐身进来的,隐身下摄像头也拍不到他。

    别墅的正门被关着,但是一楼刚好开着落地窗,顾秋很轻松的就翻了进来,进来之后发现屋子被装修的很好,但是现在寂静无声,明明屋子里面有十二个人,却像一个人也没有的样子。

    一阵细微的声音响了起来,顾秋竖起耳朵听了听,抬头朝着通往二楼的楼梯那里看了看。

    哦……人在二楼。

    顾秋继续抱着自己的小毛球,蹑手蹑脚的走了上去。

    郝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整个人都带着一种享受的感觉。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现在的人生真是完美了,有钱有势力,有房子有女人,几乎不缺什么。这世界上能有几个男人像他这样呢?

    前些天有个看起来年纪挺大的女人过来跟他要帐,他看着就来气,当时正因为上头派下来的事情有点烦心呢,结果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撞在了枪口上,当时他一生气,就叫了几个人把她打了一顿,顺带着威胁了几句,这几天再也没看见那个女人了,想必应该是害怕了。

    郝冰直接仰躺在了沙发上,对着那边的一个房间喊,“娜娜!娜娜,快点出来啊。”

    他又喊了几声,那边也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他稍微有点不耐烦,平时那个女人都是喊一声一定会回话的,今天竟然胆子肥了,郝冰的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

    女人不过来找他,郝冰也没有亲自去找的习惯,索性就坐了下来,想着一会要怎么女人过来补偿他。

    他正这么想着呢,忽然间觉得面前的天色好像是黑了下来,就好像是有片乌云遮住了他的视线。他有点奇怪的朝着那边看了过去,莫非是天阴了吗?

    朝着天阴的地方看了过去,他刚好看见了窗户前面站了一个不知名的人,身穿着一身黑袍,黑袍的帽子扣了下来,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见他雪白的手指还有袍子上繁复的花纹。

    郝冰被吓到了,他看着那边那个穿着黑袍子的人,手上不禁抖了一下,接着烟灰掉到了他的身上。

    他赶紧把烟灰拍了下去,接着开始对着顾秋喊,“你谁啊?私闯民宅?你怎么进来的你?”

    顾秋缓缓的走了过来,他的脚步很轻,如果不是屋子里面的光线变暗了,根本就发现不了他。

    他整个人笼罩在一个巨大的黑袍子里,脸还没有露出来一点,看着格外的吓人,郝冰瞬间就知道来者不善,他赶紧朝着身后喊,“来人啊!快来人啊!”

    这屋子里面有几个保镖,他们平时负责郝冰的安全,郝冰这么多年来没少得罪人,但是现在依旧活的这么潇洒,就是因为这些保镖的缘故。

    他喊了几嗓子,这下就算是再迟钝,他也已经意识到了,那些人估计不会听见他的求助声了,不知道面前这个人用了什么手段。

    那几个保镖都不是简单角色,有几个是他自己招来的,但是有两个则是从老家派过来的,那两个保镖这些年来帮他挡了多少刀,他实在不敢相信居然还有人能伤的了那两个人。

    未知的东西总是特别让人恐惧的,郝冰开始不断的朝着后面躲闪,一边躲一边色厉内荏的问,“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屋子里没人说话,只能听见沉重的呼吸声和疯狂的心跳声,对面那个连脸都看不见的人,默默地从手中拿出了一把刀。

    刀上面刻着各种各样的花纹,呈现出一种暗红色,盯得时间久了,竟然会隐隐的觉得花纹正在缓缓的流动着,就像是一汪水一样。

    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十分凝重,可以说是一触即发。

    顾秋看着手中的这把刀,这其实不是什么武器,只是一种契约道具,游戏里面可以签订很多的契约,例如玩家互相结为兄弟或者是师徒时,就需要用到一些契约,那些契约一般是由npc来下的,还有另一种情况,是前几天顾秋在无意之间发现的——玩家间交易的买卖也需要签订契约。

    之前顾秋从来都没发现商人双方买卖还需要签订什么契约的事情,因为游戏里面从来都没有过这个概念出现。直到前天顾秋去卖自己刚刚挖出来的一堆乱七八糟的草药时,他无意间按住了那个交易的按钮,当时手抖,连续点了两下,然后电脑里面就冲出来这么一把刀来……差点把他的大腿割下来。

    同时电脑上面的交易页面忽然间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对面那个想买草药的人一脸懵逼,两个人尝试了无数次之后,那个交易页面就再也跳不出来了,最后顾秋只能采取了一种“非法交易”的形式——用邮件把东西给对方邮过去,对方再把钱给他邮过来。

    然后顾秋就捧着这把刀发呆。

    这把刀其实顾秋也没有对别人用过,但是这给他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游戏里面的一些隐藏设定其实是要自己去发掘的,需要把游戏看成一个真实的世界,那样会从里面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就像这个买东西居然要签契约的设定……如果不是这次突然抽风谁能知道啊。

    他拿着这把刀走了过去,其实在此之前他以为契约应该都是卷轴一类的东西,结果居然是一把刀……果然是他们风流不羁的亚特兰蒂斯大陆,这是谁违反契约谁就被刀捅死的意思吗?

    顾秋拿着刀缓缓的走了过去,男人被吓得一直往后推,可能是害怕顾秋一刀捅死他,其实顾秋是想和这人签订个契约,

    他其实是想把这人直接送到警察局的,但是听说这家势力比较大,可能去了警察局也管不了多久,而且他现在根本找不到什么证据,所以一时间也就采取了这么一个方法。他想用一些比较强力有效的契约来制定一些束缚,手中的这把刀由于是第一次使用,还不知道具体效果如何,所以顾秋心里还是很激动地。

    就在顾秋绞尽脑汁的想着这把刀的使用原则时,忽然间身后传来了一阵风声,同时他坏里面的毛球忽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

    “嗷!”

    顾秋一转身,忽然看见一个壮汉朝着他袭来,他赶紧一躲,堪堪避开了攻击,一声在他听来宛如炮仗闷炸的响声响了起来,顾秋的瞳孔一下子就收缩了。

    是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