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29.幸运吊坠
    顾秋飞快的跑了过去,手里面拿着一瓶红药,他想着要是过去的时候人还有一口气,说不定就能给救回来,结果真的过去才知道彻底没用了。

    地面上一大摊的血,顾秋心想这幸好是去年在老家也看见个跳楼的,要不然现在说不定能吓尿到这里……他是附近第一个到了的人,其他人都在他的后面,陆陆续续的才有工地上面的工友赶过来。

    一圈人围在四周,顾秋听见有人窃窃私语,说这是不小心掉下去的,赶紧给家里人打电话什么的,那种乱七八糟的情绪又开始上来了。他看见有人在打电话,貌似是报了警。

    顾秋准备转身离开,但是突然有人把他叫住,说他是第一个目击者,等会再走什么的。顾秋揉了揉头发,心想算了,送佛送到西吧。

    于是顾秋就坐在一边,先跟寝室那几个还不知道起没起床的说了一声别等他了,然后刷了刷微博,过了不一会,就听见了警车的声音,实际上这种只能说是病急乱投医了,人要是失误掉下来的,那就算叫警察也没用啊。顾秋被拉过去做了笔录,一直做到下午才结束,完事的时候都饿晕了。

    做笔录的时候,顾秋也大致的了解了一下这边的情况,他看见一个女人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很憔悴的样子,周围的工人拦着她不让她进去看。

    “那是谁啊?”顾秋问。

    “老李他老婆。”旁边有个工人跟他说到,老李就是刚刚出事的那个。

    顾秋都不敢凑到那边去,普通人旁边还可以,像是那边的那个女人,他能感觉到特别激烈的情绪,太混乱了,但是终究都是种很负面的情绪。

    以前看鲁鲁修的时候,里面有个男人的能力就是能无差别的听见别人心中的声音,后来那个男人就被折腾的有点不正常……顾秋倒还没那个男人那么悲惨,那个男人是已经被打扰到正常生活了,顾秋倒不是,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有点烦。

    但是尽管不会被打扰到正常生活,也不代表顾秋就愿意往负面情绪浓的人身边靠。他开始思考一件事,以后自己不会要变成别人眼中的自闭症吧……因为照目前这个状况来看,他以后肯定会尽量减少跟内心戏有点多的人的接触了。

    顾秋做完了笔录准备回去,负责给他记录的应该是个刚毕业的小警察,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可见警察都没觉得这是个多大争议的案子。顾秋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巧听见几个工人商量,女人现在估计暂时走不了了,一会还有的忙,得找个人代替女人把她的女儿接过来。

    有一个看起来是熟人的工人站出来,准备去接人,不过他貌似不太清楚地方。顾秋又听了一耳朵,发现女人她女儿赫然就是在他大学里面的一个附属幼儿园上学。

    “我带你过去吧。”顾秋突然说,“我是那的学生,正好要回学校。”

    “行,那真是谢谢你了。”那个工人赶紧对着顾秋道谢。

    两个人又回了顾秋的学校,顾秋带着他们去了幼儿园的门口,此时幼儿园刚好下课,顾秋看见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跑了出来。

    顾秋不知道那个工人给小姑娘说了什么,小姑娘朝着他们揍了过来,工人想了想,说:“先别过去了,吃完饭再说吧,她妈今天不一定有时间管她。”

    “小妹妹今年多大了啊?”顾秋蹲下来问小姑娘,他妹妹跟这个小姑娘差不多大,不过比小姑娘熊了不止一个程度。这小姑娘看起来跟他妹妹挺像的,顾秋不由得就动了点恻隐之心。

    “五岁了。”小姑娘躲在工人后面跟顾秋说话,顾秋一路上一直在逗小姑娘笑,他和那个工人谁都没跟她说具体怎么回事,有说有笑的吃饭。

    临走的时候,顾秋看着小姑娘,从怀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叶子形状的挂坠,挂在了小姑娘的脖子上。

    这是之前他想卖给客人的,不过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卖出去,这东西的作用其实只有一个,就是增加人的幸运值,一般都是挖宝或者做某些任务的时候用的,虽然名字叫幸运四叶草,但其实摸起来是一种玉石一样的质感。

    小姑娘摸着自己脖子上面的挂坠说谢谢大哥哥,抱着小姑娘的工人一个劲的夸顾秋好人,今天在这边被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也没什么抱怨,现在还送给小姑娘小礼物。

    顾秋拿着崭新出炉的好人卡,摸了摸小姑娘脑袋上面的羊角辫,然后就回寝了,回寝的路上一直有点不舒服。

    其实刚刚吃饭的时候他连肉菜都没敢吃,一直啃白菜和芹菜来着,现实里面看到没有被打上马赛克的东西,那才叫做难受。对生理和心理都是双重打击。

    他一推门就看见室友们拿着小喷壶在他的身上洒水,顾秋沉默了一会,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你们在我身上洒了什么?”

    “柚子水啊,驱邪的。”老大淡定的回答。

    “……柚子哪来的?”

    “昨天洋子喝剩的半瓶果粒橙。”

    顾秋仰天一声哀叹,赶紧跑过去换衣服去了,他的室友们在他身后调侃他,大周日的出门竟然还碰上这种事,这种已经不能说运气衰就能碰上的了,这得是衰神才能有的体质。

    顾秋心想他也纳闷呢,怎么就偏巧被他碰上了?明明就想着出去溜个弯。他把今天碰见的事和室友们说了一下,室友们各个唏嘘了一会。

    工地出事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少有的事情,他们寝老大的爸几个月前就在工地上出了事,不过没生命危险,但是腰伤到了,估计以后很难再干重活,最近才出院。

    老大家里的条件本来就不算很好,寝室其他人都心知肚明,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是大家平时聊天说话都会注意一点,听了这件事之后最愤慨的人就是老大,一边骂工地上面的防护措施,一边可怜小姑娘这么小就没爸了。

    寝室里面的其他人还没问过老大他们家现在的状况如何呢,趁着这个机会就问了一下,老大说现在他们家状况还算稳定下来一点了,不过工地老板那边的钱一直没有要下来,就算是他们家接二连三的去要,老板也是一直躲着,不肯出来见他们。

    顾秋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什么老大最近心情一直不好,前段时间听见老大说他爸已经出院的时候,顾秋还以为没事了呢,谁知道后面竟然出了这么一堆幺蛾子。

    大家拍了拍老大的肩膀,也都没说什么,这种事虽然近些年来好了很多,但是终究还是存在点问题的,老大这人也要面子,要不是今天这事的缘故,他也不会说这么多。

    顾秋本来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后来第二天又去看了小姑娘,原本只打算离老远的看两眼,也没有多凑近,但是谁知道小姑娘发现了他,自己跑过来了,顾秋愣了一下,蹲下来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

    “大哥哥,谢谢你昨天送给我的那个吊坠。”小姑娘对顾秋说。

    “没事,你喜欢就好。”顾秋道。

    两个人一来二去的见了几次面,顾秋有一天甚至还碰见了她的妈妈,来接小姑娘,虽然看起来瘦了不少,但是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专门过来跟顾秋道了谢,还问他要不要去她们家吃饭。

    顾秋连连摆手,人家家里人的头七没过呢,最近肯定忙死,就算人家是真的想让他过去,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给人家添麻烦。

    又过了一天,顾秋习惯性的过去看小姑娘怎么样的时候,忽然间敏锐的察觉到小姑娘的心情有一点不好,这是头几天他过来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的。

    顾秋现在已经可以察觉到别人的心情是什么样子了,头几天都是很活泼很天真的一种感觉,比较符合这个年龄段小孩的样子,但是今天却忽然间一下子有点不一样了,小姑娘阴沉了下来。

    他心里面一紧,紧接着想,莫非是小姑娘已经知道她爸爸的消息了?前几天见面的时候,他曾经偷偷的和小姑娘的妈妈聊过,她妈妈说暂时还没有告诉过小姑娘她爸爸出了什么事,毕竟年纪还小,就算是说,估计她也听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准备她长大了之后再告诉她。

    顾秋赶紧跑了过去,想看看小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结果今天小姑娘居然在躲着他,但是顾秋毕竟是个大人,找了小姑娘的老师,老师最近眼熟的顾秋,于是就去问小姑娘出了什么事。

    过了会,老师说,“她说把你的东西给弄丢了……所以不敢过来见你。”

    “什么东西?”顾秋一愣,“那个吊坠吗?”

    他又去找了小姑娘,这回小姑娘终于不躲他了,但是一看见他就哭。

    “没事,没事,不哭哦。”顾秋摸小姑娘的脑袋,想跟她说吊坠丢了就丢了吧,不要放在心上,谁知道小姑娘突然间说,“大哥哥,昨天,昨天突然出来一群人,打我妈……”

    “嗯?打你妈?现在你妈在什么地方?”顾秋心里一紧,赶紧问到。

    小姑娘虽然说的不清楚,但是顾秋还是知道她爸爸之前的那个工地的,那里应该有不少认识这娘俩的人,不一会,顾秋就抱着小姑娘,急匆匆的跑向了前几天去过的那个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