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28.工地出事
    这是个啥啊……顾秋抓着刚刚孵出来的小家伙看,看样子应该像是个毛球……或者说这就是个毛球,一坨毛,加一个肉球。

    他捏了捏毛球,毛球身上的肉就开始跟着变形,一松手,毛球瞬间变回圆形,十分的有弹性。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长相的生物。

    他又抓着毛球的两个小腿看了看,毛球努力的开始蹬,顾秋在它的爪子之间,看见了两个小小的肉球,瞬间安慰自己,赚了赚了,有肉球血赚。

    毛球的毛是纯灰色的,摸的话可以摸到温温热热的皮肤,就像是摸顾秋家的猫一样,不过他家猫没这么圆,五官也没这么省事,整张脸就只能看见一对蓝色的大眼睛。

    这对大眼睛现在正盯着顾秋看,顾秋去哪它看哪。

    话说这是个公的还是个母的……顾秋忽然间想道,他拉开毛球的小腿,从中间发现个小小的辣椒,瞬间明悟——哦,是个小男孩。

    不知道顾秋的这个动作究竟哪里刺激了毛球,毛球忽然之间放声大哭,它哭起来的声音听起来又尖又细,就像是小婴儿的哭声一样,哭声瞬间传了老远,这附近全都是教学楼和宿舍楼……

    “什么声音?”顾秋看见有人已经开始打开窗户朝外面看了,连忙抱起毛球,找出那个钥匙就躲到了城堡里面,他躲得时候都在肉疼,这钥匙耐久度不多了,干嘛这么浪费啊?

    怀里的小毛球一进了城堡,就安静下来了。顾秋整个人叹了口气,拿着小毛球,颠在手里面感受着那个毛茸茸又暖呼呼的手感。

    不过他好像发现了一个毛球的死穴……就是绝对不能看它的小辣椒,一看就哭。

    顾秋在外面躲了一宿都没敢回去,第二天才终于回了寝室,一进寝室,室友们各个都松了口气,说顾秋要是再晚回来一会就糟糕了,辅导员一会过来查宿舍。

    顾秋问辅导员大早上的过来查宿舍干嘛?室友说昨天听见有小婴儿哭的声音了,学校估计是害怕学生藏小孩。

    顾秋心想净扯淡……哪有人在宿舍楼里藏小孩的,结果老大凑过来说这就不懂了吧,看美剧不也有人生了小孩之后扔到厕所里面去了的剧情吗。

    室友们马上把兴趣转移到美剧上面了,顾秋没什么心思去跟他们扯,直接打开了电脑,趁着上课之前的这段工夫看了一下自己孵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蛋没孵出来之前顾秋也想过自己孵出来的最好是一个稀有宠物,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那种,但是新手蛋估计不太可能。他搜了一会,就搜到了毛球的具体信息,这东西算是蛮常见的一种宠物蛋,生长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上的黑暗森林里,是一种比较亲近自然的小生物。

    不过由于亚特兰蒂斯大陆是被诅咒的大陆,所以这种生物同样受到了诅咒的困扰,有时候它们性格会变得格外嗜血起来,会攻击周围路过的行人,并把他们迷迷糊糊的引向丛林深处,使他们出不来,然后困死在树林里面,比较喜欢团队运动。

    这种生物的官方名称叫做小树灵,限定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上的玩家才能获得。顾秋心想树灵要是都这个德行的,那真的是太黑暗了。

    目前小树灵的技能一共有三个,一个是普通攻击,一个是防御,还有一个是树灵特有的一种技能,叫做黑暗魂引,也就是它们把行人带向丛林深处的那个技能。

    顾秋看了一眼,发现这个黑暗魂引一般都是用来引怪的。这种宠物算是低级宠物,会的技能不多,但是游戏官方尽量弄得实用一点,这个黑暗魂引就可以减少玩家寻找怪物的时间,使用了这个技能之后,限定范围内的任务怪会自动的找上门来。

    他转头看了眼帐篷里面的小毛球,小毛球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了他一眼。

    顾秋又低了头,看着官网上面对小树灵性格的介绍

    骗人。

    顾秋把毛球抱了起来,心想起个名字吧,名字应该起什么……有比毛球更适合的吗?

    虽然他也想起个类似于摩可拿或者是qb这样的名字……问题是这货战斗力不够啊,除了哭之外还会干点啥?

    顾秋点着小毛球的脑袋,问,“你说你还会干点啥?”

    小毛球不吭声,顾秋从宠物商人那里买了低级宠物需要用到的饲料,撕开袋子之后从里面掏东西出来给它,小毛球两个短短的爪子捧着饲料啃。

    顾秋看了一会,捧住了自己的胸口。

    算了,有肉球血赚,有肉球血赚。

    他把毛球放到一边,之前在网上问谁有感应的事情也算有了着落,一个黑暗牧师找上了他,称他手上有两本,可以匀出来一本给他,对方出了一个相对而言还算公平的价格,顾秋跟对方交易完,将感应从电脑里拿了出来。

    学会了感应之后,顾秋尝试着感受了一下周围人的心情,他闭上眼睛,喊了下老大,“老大,你现在干嘛呢?”

    “没事,写作业呢,你想干嘛?”老大道。

    顾秋的眉毛皱了起来。

    他隐约的感觉到老大的心情不是很好……是错觉吗?还是真的?

    如果说别人的心情不好他还比较信,但是老大……成天就傻乐傻乐的,基本不和人起什么冲突,他怎么会心情不好呢?

    顾秋现在是在实验自己的技能,实验结果在他看来有点迷,所以他先把自己心里面的那点想法压了下去。

    后来进寝室的另外几个室友基本都没什么太大问题了,顾秋可以从他们身上大致的感受到“累”,“不想动”,“咸鱼”等等一系列的心情,很符合顾秋对他们的一概印象。

    经过最初的测试,他大致的觉得自己的这个技能应该是蛮靠谱的,那么现在让人关心的事情就只有一个了——为什么老大会突然间不开心呢?

    老大什么都不说,顾秋虽然憋得难受,却也没办法问。他把自己的那点疑问压在心底,想着以后有机会的吧,既然这么长时间老大都没透露出一星半点来,那就是真的不想让他们知道的。

    这件事暂时被放下,顾秋依旧恢复了相对而言比较平静的生活,接下来就是期中考试什么的,他作为他们寝的学神,成功的替一寝人保驾护航,顾秋最近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拼一把弄个奖学金什么的,本来上大学之前他从来都没想过奖学金这件事的。

    同时小毛球也被当做了一个店内的吉祥物,虽然毛球没有摩可拿那么牛逼,但是卖个萌还是可以的。顾秋也不指望它能做出点什么,别动不动哭就行。

    这天顾秋闲的没事躺在床上,目前来说他对金钱的需求其实并不是很大了,所以一开始的那个赚钱的想法现在应该是可有可无,不过人架不住无聊,一无聊就想找点事情干。

    那就趁着放假这两天出去再当次老板吧。顾秋抬起头来,心想自己这应该是去哪呢?究竟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呢?

    其实这附近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虽然有好几个大学,相当于大学城了,但是地方其实挺偏僻的,如果真的想玩,南古那边还算不错,比较繁华。

    顾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出门了,他的室友们集体在床上躺尸,也没人关心他究竟去了哪。

    顾秋从学校大门走了出去,顺着一马平川的大道朝着前面走,没什么目的,也没什么方向,与其说是去开店,倒不如说是去散散步,能找到也行,找不到就算了。

    街道两边都被打扫的很干净,大家都很平静的在街道上面走,顾秋走了一会却隐隐的觉得有点不舒服,每一个行人经过他的身边,他就能大概的感受到他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难过的,伤心的,开心的,愤怒的……这些情绪倒是影响不了他,但是冷不丁接收到这么多,一时间有点适应不了。

    就好像面前的世界忽然间变成了一个个头上顶着感叹号的人一样,感觉有点失真,不太像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

    顾秋皱着眉,又走了一段路,忽然转身挑了个小道,附近来了几个月,顾秋已经差不多摸清楚哪里是哪里了,所以走小路也没担心走丢,小路上面的人明显就少了很多,而且住户们也都不喜欢探头朝着外面看的样子,所以顾秋一下子就清静了不少,他渐渐地松了口气。

    然而小路上虽然没有什么行人,但是偶尔还是有几个经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

    走到一条街道上的时候,旁边是一个正在修建的大楼,蛇皮袋子堆了满地,尘土飞扬,有工人正在烈日下面干活。顾秋忽然间敏锐的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强烈的感情,那种感情是由一种悔恨,惊恐和痛苦等等掺杂在一起的,让他有点说不出来的情绪,顾秋猛地抬头,看向了头顶。

    只见在高高的建设工地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在他的视线里,忽然间一跃而下。

    这么远的距离,顾秋甚至都看不清那人究竟是什么模样,只听见“扑通”的一声响,然后四周惊叫声一片。

    顾秋也愣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工地上面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