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22.家族汇报
    “门客?”

    顾秋愣了一下,这个词让他瞬间穿越回春秋战国时期……一会面前这个人就要突然跪下来,让他去刺杀个谁谁谁……

    然后他就忽然明白了过来,大概是他理解错了,现在的门客和那时候的门客肯定不是一个意思。

    果然,之后面前的男人给他解释了半天,所谓的门客,意思差不多就相当于贵宾,一般是给一些和他们家有着良好关系往来的人的,这些人可以是他们家族自己的势力,但更多的都是别的势力。

    总的来说,其实就是个挂名的,完全不具备古时候那些门客的含义,相当于某些组织的那种干挂名吃白饭的职位,不过那个名还是得挂上去的——虽然男人没说的这么露骨,但是顾秋还是从他话语中的意思总结出来了门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顾秋听了之后,觉得这听起来相当的安全啊,不用担心出什么事,更不用担心有什么责任。

    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挺想接触一下这些人的,没想到三次元里居然也有这种听起来蛮玄幻的人。

    两个人一拍即合,正如男人所说,他们对门客的要求相当的低,本来顾秋还以为需要跟着男人去一个什么地方,再举办个仪式什么的,结果完全不需要,两人就这么口头达成了协议,顾秋对面的男人说他回去之后会跟家里禀报的。

    可能是门客这件事开了个好头,接下来两个人的谈话就十分的顺利了,顾秋和男人达成了交易,他卖给了对方一瓶红药,对方也早有准备,直接拿出了一张卡,告诉了顾秋密码六个零。

    男人看着手中的这个红药,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边,然后又试探着问了顾秋一个问题,“请问,这种药,您那里还有多少?”

    顾秋想了想,虽然现在手头上还剩三个,但是认真来说,他想有的话随时随地都能有,开了电脑,直接生产出来一瓶就是了。不过这么跟人家说,是不是会暴露出来自己?太高调的话,总是给人感觉不好。

    于是,他就很平静的说:“我这里还有一些。”

    这个一些究竟是多少就见仁见智了,男人也没继续问下去,两个人互相沟通完毕之后,男人就想要告辞。他临走之前,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镜子,镜子是铜质的,照人有一些模糊,摸起来很厚实。

    顾秋接过了镜子,男人道,“这是我们郭家的凭证,亮出来就证明了您门客的身份。如果是我们自家的产业,您只要亮出了这个身份,就会知道您是自己人。”

    “我其实想问一下……为什么突然想到要请我当你们的门客呢?”顾秋问。他能看的出来买小红大概是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因为连卡都说掏就掏了,但是这个门客应该是临时起意的,男人提起来的时候就很突兀。

    “大概,是想表达一下对您的谢意吧。”男人说道,他最后鞠了一躬,拿着自己的拂尘,还有顾秋刚刚给他的那瓶小红,走了。

    顾秋看着手中的那张卡,他想了想这个“谢意”是什么意思……一开始还真的没想出来,后来等出了门才突然意识到,不会是谢谢他刚刚没有对他出手,而是只对了那个违背约定的男人出手吧……

    ……所以就因为这个才谢谢他?话说他刚刚没有听错的话,那个男人管他叫什么?妖魔?

    顾秋不知道该不该解释自己现在的种族不是妖魔,而是巨魔……但是想了想,就算是说了他们大概也分不清楚,对外干脆说自己是妖魔算了,反正他也不是天天是。

    他看着手中的卡,走到了附近的一个at机里,也没有把种族变回来,顶着妖魔的那张脸,从上面刷了一下数字。

    一个零,两个零……

    ——顾秋后来回来的时候觉得有点玄幻,短短的一上午时间,他居然可以在一线城市买房了,这是种怎样的感受?

    他晃晃悠悠的回了寝室,刚巧寝室里面的人准备去吃饭,顾秋大手一挥,对室友说:“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走,我请你们去吃海底捞。”

    室友们纷纷又惊又喜,主要惊得是顾秋这个前段时间吃饭都要纠结加不加肉菜的穷逼,突然间表示自己要请大家去吃海底捞……一个室友小心翼翼的问,“秋子,你是不是借了什么贷款还不上,准备临死前爽一顿啊?”

    “滚蛋。”顾秋骂了一句,室友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忽然间集体欢呼一声,跑去换衣服了。

    这边顾秋带着自己的五个室友杀向了校门口的一家海底捞,那边的郭家男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老宅,他手中的那个红药就装在他提的密码箱里,男人觉得自己的手心都在发烫。

    他最先杀回了老宅,在路上就已经用电话和老宅的人进行了沟通,等到出现在老宅门口的那一刻,郭家男人一下子被惊到了,门口站了满满的人,几乎快要把院子挤满了,按照这个人数来说,基本上除了老爷子之外的人,此时应该都在院子里。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男人虽然心知肚明自己手中的这个药可能作用很大,非常的重要,但是看到现在的这个阵仗还是被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对着他笑着说:“今天很幸苦吧?”

    女人很漂亮,男人却没有什么亵渎的心思,因为这个女人是家里的大小姐,平时一直在老爷子跟前尽孝,怎么这次回来是她过来迎接的?

    男人又一次重新认识到了自己手中这个红药的重要性,明明之前也有些认识,但是此时却突然感觉手里仿佛有千斤重的东西,重的他几乎都要抬不起来。

    他被带到了老爷子的身边,准备跟他汇报一下自己今天的所见所闻,女人却没有跟上去,她转头问了一下今天跟着男人一起去的其他道士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们应该都在后面。”有人回答道,“刚刚在电话里面听说,那个妖魔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敢跟过去,后来就看见郭磊一个人和那个妖魔进了旁边的屋子,从头到尾他们都没参与进去,所以……”

    “既然这样,那就告诉他们也不用再来了。”女人的语气很冷峻,“顺便通知一下,让他们最近也不用过来,回自己原来的地方再学几年。”

    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这个女人竟然也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人,远远没有刚刚对待男人的那种温和。

    男人进了屋子,面见了老爷子,老爷子一边观看着手上的这个红色的试管,一边问,“你跟他有了正面的接触,不如来说一下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妖魔?”

    “他看起来应该有一点年纪了,不知道具体年龄如何,但是身上携带的东西看上去都很旧。”男人回答道,“我看见他身上的衣服,还有佩戴的首饰,看起来都不像是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有点像是民国那个时期的人。”

    其实顾秋如果是金发蓝眼,那男人肯定要说他是个外国偷渡过来的洋妖魔了……但是神奇的是顾秋还是黑发黑眼,虽然高鼻深目,长的却还是张很明显的东方人的脸,所以男人推测他活跃的时期,应该是是民国那个时候,受到西方影响较深的那个年代。

    老爷子了然的点了点头,又问,“他说了他手中具体有多少这种药了吗?”

    男人想了想顾秋回答时候的那个态度,略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回答道,“他没有具体的说,只说自己的手中还有一些,但是我觉得……他说话时候的那个态度太云淡风轻了,像是手中还有很多药的样子。”

    他又回忆了一下顾秋说话时候的那个表情,越来越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他只拿出来了这一管,但是他的态度却并不心疼,一般来说这种药都会留着自己用的,而不会想着卖给别人,能拿出来卖,就说明这个人并不担心自己需要用的时候药会不够。而且这个妖魔看起来并不像缺钱的样子,但是我提出想用钱来买药时,他还是答应了。”

    “并不缺钱,却答应了你用钱来买的要求吗?”老爷子对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男人回答,“对,所以我觉得这个妖魔……性格可能稍微古怪一点,在我之前想要攻击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反应,后来也只是对那个男人出手了,但是却半点没有提到过我,甚至就这么放过了我。”

    他对顾秋其实心里是非常感激的,因为以后面顾秋出手时候的那个架势来看,如果他想要对他出手,男人根本躲不过,但是顾秋却压根就没管他。

    有一件事他其实没说出来,但是当时在场的人也都看出来了,那个妖魔当时之所以没有对他动手,倒也不是因为脾气好,而是并没有对他动手的意愿。他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那个“违背了约定的男人。”

    这不像是什么不在乎……这反倒像是性格古怪,认定了一件事,就非做到不可的心情。

    “听说你给了他门客的凭证?”老爷子最后问。

    “对。”男人鞠躬说,他当时没有接到上面的指示,只是突然间觉得应该这么做,门客虽然并不厉害,但也是一个增深郭家和那个妖魔之间关系的纽带,如果现在放过,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到了。

    门客这个身份也正好,那个妖魔的实力深不可测,这样刚好可以防止因为干涉过多,而惹怒他。

    男人心里已经抱着回来后会被惩罚的念头了,谁知道老爷子竟然夸道,“做的好!”

    “你这一次真的是做了件明智的事啊。”老爷子道,“你很有前途,接下来要好好的干。”